抗战先锋 第三十二章名将归来 第四节不一般的老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侦察继续潜伏不动,白天机动是最危险的,况且油料也支撑不了多久,他们要去能到达的最远点监视美军行动,装甲侦察营走远了一班长才问:“张参谋,过去的坦克是什么型号的,我在国内怎么没见过。”

“那是M24轻型坦克,老蒋也有这个坦克但是不多,不是专业装甲兵没见过也不希奇,不过我听说美军还要换轻型坦克,他们只有装甲侦察营、侦察连、装甲骑兵侦察连使用轻坦克,小车扛大炮,虽然不怎么结实但是对我们来说也很难打掉,在等等,如果能遇到小而轻的部队就干他一下,要不没汽油我们只能靠两条腿走。” 张学义潜伏在树林里往过熬这一白天,士兵们都分波监视公路其他的都去睡觉。

时间不大六台吉普车风一样的顺着公路开了过来,车速非常快,显然他们是知道前边有装甲部队开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被袭击,头车上坐着四个美国兵东张西望的,后边五台车几乎没什么警惕,就是一味的往前跑,张学义刚想休息一会就看到了吉普车队,他计算了一下也就是不足三十人的侦察排,一班长立即对吉普车表示出浓厚的兴趣,他拿起望远镜观察着吉普车,大概计算出了速度和接近自己武器射程的时间,他放下望远镜拿过自己的M1半自动步枪,这枪是他在辽沈战役中从国军侦察兵手里缴获的,他立即打开保险想用自己的好枪法干掉敌人的头车,希望敌人刹车不急时全部撞在一起,然后利用敌人的混乱和惊慌继续击毙其他没死于车祸的敌人。

张学义也把自己的武器拿出来,他从情报处筹集到的武器里选了一支M1半自动狙击步枪,听说这枪不是三大战役缴获的,是从国民党伞降的特务队手里搞来的,很多人都不认识这东西,特务从飞机上跳下来一落地就进了民兵和地方部队的包围圈,特务死之前保险打开过但没在实际战斗中用过,这也是目前最好的狙击步枪,可以连续击发不耽误时间,子弹也好找,打死美军以后到处是美制步枪子弹。

“一班长你知道来的人是那的?”

正要干掉美军补充油料的一班长看看张学义,“张参谋,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们这几个人,连这几个疏忽大意的敌人都消灭不了,我们还叫什么尖刀组,进来了还不打他一下,也对美军战斗力有个实际的了解,总听你讲我感觉有点悬。”

张学义鼻子里哼了一下,“这是装甲师里的坦克营的侦察排,他们后边大概有一个营,其中三个中型坦克连一个轻型坦克连,每连还有十七辆坦克,还有几门自行式榴弹炮,即使他们被拆开用,身后也可能是一个坦克连,我们捅了马蜂窝就很难利用公路机动,他们必然提高警惕,这惊动了装甲部队我们再继续渗透就难了。”

“那就看他们这么过去?恐怕再捞不到什么可打的,我知道装甲师有不少装甲步兵营,他们全营一千多人,几百台半履带车,估计装甲步兵营也跟在坦克后边,再放走他们我们只能打炮兵牵引车和运输队。”一班长不甘心放弃这次机会。

“美军的特点是机械化能力强,部队机动速度快,电台数量多通讯发达,打不好了人家电台一叫上边飞机下边坦克立即夹击我们就麻烦了,要打必须打掉靠近电台的人,并不能让他们开车逃跑,动手必须控制住局面,要快打快撤,搞到油料就立刻走,现在走有点危险。” 张学义把情况分析完了侦察兵们都不说话,白天行动可是十分危险的,唯一的办法就是从新化装,不穿朝鲜人民军的衣服,干脆把吉普车上画上白色五星冒充美军,带上美军的头盔穿上美军的衣服,这些侦察用的东西他们有的是,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可前提是要打好,打不好很难冒充美军,美军会派宪兵侦察兵封锁这一区域,那可就麻烦了,另外打的时候还要有好运气,让侦察机看到你打美军车队那不找死,几架F51战斗机过来一扫射他们就会完蛋。


吉普车逐渐进入狙击步枪的射程,一班长抓起脑袋上戴的帽子,把朝鲜人民军的野战帽扔到一边,戴上美式钢盔,“阻击美军吉普车队,机枪手准备。”

张学义打开枪的保险,“电台附近的人我对付其他给你们,最好别把车都打着火,车上的油我们要留着用,美军在二战后装备了新吉普车,我们的车都是四五年以前生产的,要能缴获新车也不错,大家准备战斗,敌人车一撞我们就一起打。”

侦察兵姑且信一次这个带队的老参谋,大家都琢磨他为什么不是师长团长呢,吉普车快速靠近到步机枪的射程内,张学义不想打坏车,他瞄准第一台吉普车上的驾驶员,他估算出风速和汽车速度,把提前量计算好了瞄准车前边的位置,M1半自动步枪瞄准后就发出一声清脆的枪响,这声枪响也是战斗开始的命令。

从吉普车上搬下来的M2、M1919机枪以及BAR机枪全部准备好,几支半自动步枪也子弹上膛,狙击步枪准确的打中头车的驾驶员,子弹打进驾驶员的胸部,开车的美国大兵抖动了一下身体就歪在一边,失去控制的吉普车速度非常快,一头撞在路边的石头上爆炸起火,后边吉普车上的兵看到前边的车出事他们紧急刹车或者规避路边翻倒的吉普车,头车后的四台车先后撞在一起,第六台车刹车后滑出去十几米才停下。

路上发生的交通事故,二十来个美国兵摔出去爬不起来,张学义脸上挂着笑,啪啪啪几声枪响子弹带着风奔美国大兵打过去,最后一台车上后座的两个兵正打算用吉普车上的电台叫救护兵,两发子弹先后击毙车后座上的士兵,刚稳住车的驾驶员回头看自己的伙伴脑袋中枪尸体靠在座位上,副驾驶座上的军官回头看着死去的部下,驾驶员死了以后军官手脚冰凉,他是战后进入西点军校的学员,繁荣的时代和平的时代只有穷人才上不收大学学费的西点军校,年轻的少尉军官在部队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书本上没告诉他具体怎么办,他提着卡宾枪从车上站起来,他想看看是谁枪打的这么准,比传说中的西部牛仔的枪法都好,他睁大两只蓝眼睛看着子弹射来的地方,可M1半自动枪继续发出悦耳的枪声,一发子弹穿过少尉军官面门,血向喷泉一样从脸上的黑洞里喷出来,

三挺美式机枪一起扫射从车上摔下来的美军士兵,美军士兵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有自己人这么残忍的向他们开火,是韩国军队?他们在大后方训练呢,是其他盟军?难道他们瞎了眼睛看不出六台车上全是美国兵么,难道是美军,他们也不疯也不傻为什么要打自己人,还下手如此利索?

到死美军也不会明白这是为什么,已经换上美军制服的侦察兵提着美式步枪跑了出来,他们拿着软管和空油桶,迅速的把油从美军的吉普车里抽出来,驾驶员干脆把车开出来从美军车上抽油,干涸的备用油桶很快的灌满。

张学义忙着从美军吉普车上找武器弹药,反正还有一台美军吉普车没受伤,他可以亲自开一辆车继续走,这个组里除了他再没会开车的,他把成堆的弹药包扔到后排座上,他目前还希望能搞到火箭筒。坦克不是无敌的,只要彻底打掉它的行走装置就可以,最好是在狭窄的路上打坏两台坦克,这样可以轻松阻塞一条公路,张学义看着地图寻找着山隘口,多山的朝鲜有的是这样的地形,他很明白自己打的越好走在大部队前边的儿子越安全,以前在东北打鬼子他总是想儿子可以过太平日子,可现在好日子到了美国鬼子来了,曾经的战友朋友又要再这个多山的半岛上玩命,儿子也没如自己所想的吃上太平饭,连儿子都在战争中熬成营长,太平盛世的新中国离自己还是那么遥远,曾经对未来的美好期待也在战火中化为遥远的梦,为了这个梦他战斗了十几年,怎么打也打不出来太平盛世。

打扫完战场的侦察兵重新发动吉普车,他们把自己折腾的更像美军,吉普车发动起来,拖斗车里堆着新增加的战利品,被打成蜂窝的美国大兵和他们的吉普车都在路边上老实的呆着,张学义拿着缴获的文件看了几眼,他感觉手纸用完了可以拿这东西顶替,有价值的情报可以用电台发回去。

“张参谋,我们都准备好了现在要出发么?”一班长的吉普车上多了白色五星的标志,车上还挂着小国旗,车上的侦察兵立着衣服领戴着手套,脸都用黑灰摸过,即使跟美军擦身而过也可以适当欺骗一下。在侦察机抵达出事地点之前吉普车队已经离开公路,从另一条崎岖的岔道上继续向南开开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