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狙击手 第一章 抗日烽火 十一 战斗,战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3/


河间城的宫崎联队长气得可谓暴跳如雷,自从侵略中国以来,27师团一直打得是顺风顺水,与国民党的军队在正面战场上较量都没遭受过大的损失,整个部队难免是将骄兵狂,现在居然在这个破地方被一群小小的“土八路”给修理了顿,这让宫崎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来人,快快地集合部队,我们要给那些土八路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咱们大日本皇军的厉害。”宫崎已经是恼羞成怒了。

“大佐阁下,现在天色已晚,城外敌军动向不明,八路狡猾狡猾的,尤其擅长夜战,现在贸然出城追击恐怕容易中了埋伏。”身边的参谋长慌忙阻止道。

“恩,有理,明天就把情报课派出去,务必找到八路的踪迹。”“是,大佐阁下。”

对于鬼子急于报复的心理,特务团早有准备,当晚就埋伏在城外的小树林里,如果是小股部队就准备一口气吃掉,如果是大部队就暂避锋芒,结果狡猾的敌人没有轻举妄动,快天亮的时候部队撤出了阵地。

“敌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一定会来报复,报复的地点可能就在曹家庄附近,这样,你们团迅速赶往曹家庄西南4公里的大曹村,那里是从河间城通往曹家庄的必经之路,咱们就在那给鬼子们再上一课。”第二天贺老总听了特务团的战报后及时给予了指示。

趁着夜色,部队悄悄地疏散了大曹村的村民,然后紧张地构筑起了工事。

4日拂晓,天还没亮,负责监视敌人动向的侦察员就回来报告:大约1000余鬼子从河间城出发了,方向正是冲曹家庄来的,兵力编成有步兵约700人,骑兵200人,炮兵100余人,携带有41式75mm山炮2门,最新式的97式90mm轻迫击炮4门,掷弹筒若干。

特务团战斗人员有1500多人,除开重武器的差别,战斗人员素质比日本鬼子不会差,想完全吃掉这队鬼子不现实,不过突然袭击打鬼子个措手不及绝对没问题。现在再向上级请求增援,等分散在其他地方的兄弟部队赶来已经来不及了。团长皱着眉头考虑半晌,终于下定决心:“打这些狗娘养的!”

部队迅速进入了既设阵地,迎面而来的鬼子越来越近了,300米,200米“打!”随着团长一声令下,各种武器欢快地竟相发言了。(因鬼子队伍里有骑兵,不能放得太近了打,否则骑兵很容易冲破我军阵地)

杨思成早从对面的目标中找到了一条大鱼:一个鬼子少佐。那家伙正行进在队伍中间,听到枪响慌忙地从高大的东洋马上爬下来,将马缰绳匆忙丢给身后的随从后,就地趴下,正举着望远镜观察动向呢。

鬼子兵也算训练有素,没有惊慌失措,就地展开了战斗队形,开始还击起来。“哒哒哒。。。。”“咚,咚,咚”鬼子的重机枪和迫击炮先后开火了,凶猛的火力立即对八路军形成了压制。

“狙击手选择目标的优先顺序依次为:1。对方狙击手;2。对方高级指挥员;3。敌人重炮观测员及重武器操作人员;4。资深士官或军士长5。敌方电讯兵,掷弹筒兵和工兵。”伊万的话杨思成一直记在心里。

擒贼先擒王!我没有理会炮弹就在自己身边不远炸响,依旧死死地盯着500米外的鬼子少佐,看样子他应该是个大队长级别,那家伙正疯狂地命令后面的迫击炮兵快点装定射击诸元。

杨思成轻蔑地笑了笑,端起“卡佳”瞄向他的头部,那家伙正不知死活地拔出腰间的指挥刀狂妄地向着八路军的阵地挥舞着。

“砰”的一声,那家伙的脑门上突然又长出了个“眼睛”,手中的指挥刀顿时无力地掉了下来,鬼子少佐身体一歪象个破麻袋一样“啪嗒”一声倒在了地上。

群贼无首的鬼子兵顿时慌了手脚,就在这时候,原本跟在后面的鬼子骑兵队上来了,骑兵队的指挥官迅速接收了指挥权,原本象没头苍蝇般混乱的鬼子兵重新安静下来,杨思成又想故伎重施,不过这家伙狡猾地混在鬼子中间,一直没法把他找出来。

鬼子在头目被击毙后陷入了疯狂的状态,首先是骑兵队对八路军阵地发起了冲锋。鬼子骑兵挥舞着雪亮的马刀,将身体躲藏在急速奔跑的战马后面,向着阵地恶狠狠地扑来。

不能让对方骑兵冲过这中间的200米!一旦这段距离被突破,在战马高速地冲击下,八路军伤亡将急剧增加,更可怕的是趁着八路军战士和前面的鬼子骑兵纠缠的时候,鬼子的步兵上来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杨思成飞快地举枪射击着,很快弹仓里剩余的4发子弹就打光了,4匹战马应声而倒。没时间装子弹了,敌人已经冲到距八路军阵地不足50米远的地方了,50米,对短途冲刺的战马来说不过是一息之间。

杨思成抓起一个手榴弹,拧开盖子,拉着火对准冲在前面的鬼子骑兵扔了过去,战友们也拼命地对着敌人射击,投弹。

“轰 轰 轰。。。。”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和一股股腾起的烟雾,大量的战马被杀伤,或轰然倒地,或发出凄厉的惨叫,将鬼子兵抛下战马,负痛的战马人立而起,碗口大的马蹄拼命地往骑兵身上践踏着,很快鬼子的骑兵就变成了肉泥。

密集的手榴弹雨在鬼子冲锋的路上留下许多的深坑,冲在后面的战马根本来不及反应,或是踏进坑里被扭断了马脚,或是被前方的尸体拌倒重重地摔下成为新的障碍物。

由于距离太近,山炮无法射击八路军的阵地,只有迫击炮在战斗的开始阶段给骑兵提供火力掩护,当骑兵靠近八路军的阵地时,敌人的重火力就在步兵的保护下趁着骑兵进攻的时候慌忙向后撤退,而八路军因忙于应付鬼子的骑兵冲锋,也无法抽出力量给予打击。

仿佛有一年的时间那样漫长,当所有的骑兵都倒在伏击阵地前方时,战士们终于可以喘口气了。面对骑兵冲锋带来的铺天盖地般的杀气,所有人都会忘记去想其他,脑子里只有拼命的射击!射击!战斗!战斗!

战斗残酷地进行着,退到1500米外拉开距离的鬼子炮兵发了疯一样往八路军的阵地倾泻着高爆弹,炮弹不断地在我们头顶上空爆炸,大量的弹片象雨一样洒落在伏击阵地上,很多来不及隐蔽的战士倒在了血泊中,当鬼子观察到八路军战士躲藏在村子里,高爆弹杀伤效果不理想时,又丧心病狂地向我们发射“海牙公约”禁止使用的毒气弹。

鬼子先往村子里面射入了大量的瓦斯弹,随着一声声轻响,一个个“哧哧”冒着白烟的毒气瓦斯落进了村里的房屋,顿时一股浓烈的让人无法呼吸的刺鼻气体弥漫了整个空间,闻到一点都会让你剧烈的咳嗽,直咳得你翻江倒海,恨不得将肺里所有的空气都挤出来,把肠肝肚脯都咳出来。眼泪,鼻涕,口水完全不受控制地滴落下来。

有些实在忍受不了的战士冲出了房间,外面宽敞的空间毕竟要好一些。这时候鬼子又往村里发射了芥子气毒气弹,芥子毒气弹是一种糜烂性毒剂,专门破坏人的神经系统,因其巨大的杀伤作用而号称“毒剂之王”,对眼,呼吸道,皮肤均有作用,有大蒜气味。当时特务团的战士并不知道这些,大蒜气味虽然难闻也比闻催泪瓦斯好呀,不慎吸入了芥子气或皮肤上沾染了毒液的战士很快就出现呼吸困难,皮肤瘙痒,浑身长出了水疱,轻轻一挠就破了,流出的黄水沾到哪里哪里就开始红肿,接着就溃烂,让人惨不忍睹。

团长赶紧命令大家都躲进屋里,用打湿的毛巾捂住口鼻继续坚持战斗。不能再让鬼子往村里发射毒气弹了,“团长,让我去干掉鬼子的炮兵吧!”中毒战友的痛苦呻吟声声撕扯着杨思成的心。

“不行,村子外面那么多的鬼子,你一个人去太危险。”在团长眼里,一个普通士兵就凭着一枝步枪去和近千人的鬼子战斗无疑是去送死,因此断然拒绝。

“团长,你放心,我是一名狙击手,我能够完成任务。再说,老让鬼子往我们阵地上扔毒气弹总不是个事啊,同志们的伤亡也太大了。”

团长看着杨思成坚决的眼神终于同意了,“千万小心!”“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