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3/


天很快就亮了,杨思成被鬼子的起床号惊醒了,醒来后先例行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北边是鬼子的3个碉堡和2个炮楼,碉堡群后面明显是个军营,看来平日里小鬼子就呆在军营里面,遇到打仗就能迅速地进入阵地。身后的南边200米处还有最后那道铁丝网,过了铁丝网约200米处就是江边了。鬼子动静没有异常。暖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杨思成略微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身体,又进入了假寐状态。

“作为一个狙击手,你必须要知道什么时候该保持绝对的清醒,什么时候该适当的休息。人毕竟不是机器,不可能不吃饭睡觉的。”杨思成牢记着伊万的话。

下午1点左右,正在朦胧中的杨思成听见一阵脚步声正向他这边靠近。他迅速警觉起来,从纷乱的脚步声可以判断,来的大约有10个人左右。他心里一紧,“鬼子的巡逻队!难道他们有所发现?”杨思成赶紧将脸埋进臂弯,只露出双眼睛时刻观察着周围,“但愿他们巡逻的时候没带军犬,不然我将在劫难逃。”杨思成心里暗暗祈祷。

幸运的是他们确实没有带着军犬巡逻,可不幸的是这队鬼子兵走到土堆附近就停了下来。“会不会是他们发现了土堆附近的我?”杨思成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暗中握着猎刀,随时准备和敌人拼个鱼死网破。可到底是哪里漏出了破绽?他百思不得其解,但看鬼子们的神色又不象是即将投入战斗的样子,几个鬼子兵或许是走累了,他们到了土堆旁干脆一脸轻松地坐了下来,有人掏出了香烟开始分发给其他人。

几个家伙边抽边嘻嘻哈哈侃着大山,足足10来分钟后,几个才把烟抽完,或许担心耽误太久被长官骂,终于又站了起来。“抽完烟该走了吧”,可一个家伙居然走到杨思成的身旁对着草丛开始小便起来,当时鬼子的牛皮军靴就在他头部左边不足10厘米!当这该死的家伙终于完事跟着他的同伴一起走远后杨思成那颗悬着的心才重新放了下来。

下午4点来钟,杨思成突然被一阵急促的哨声惊醒了,有情况!他迅速观察起周围的变化:大量鬼子从炮楼和碉堡里匆匆跑出来集合,难道鬼子发现铁丝网被破坏,准备开始大规模搜捕了?

他立即做好了战斗准备,可看外面的鬼子忙活了半天,不象是有军事行动的样子,他们匆匆忙忙将四处晾晒的衣服被子收拾起来,有些鬼子兵慌慌张张地四处洒水,有些拿着大扫帚清扫着地面,其余的则开始在营区门口列队警戒起来。

“有大家伙要来!”他直觉地从鬼子的反常推测道,“怎么办?杀还是不杀?”犹豫再三始终没有下定决心。杀吧,距离太远,没有绝对的把握保证一击必杀,而且开枪以后如何脱身?必须要事先考虑周全;不杀吧,万一让一个恶贯满盈的大刽子手从他眼前溜掉,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自己的。

思虑半晌,他终于决定视目标官衔而定,若官衔等于或高于中佐(相当于中校)就算牺牲性命也不惜一博,若军衔太低就不值得冒险了。

有了决定,他迅速考虑起退路来:前面400米还有道铁丝网,如果强行翻越以他的身手来说大概需要2秒钟,加上这400米蛇形迂回跑动,大概有1分钟左右的时间将暴露在敌人的火力打击下,扣除敌人反应时间,至少还有20秒对他来说是绝对危险的时间。20秒时间足够射空一个机枪弹匣了,想到身上千疮百孔,实在有些不寒而栗。

管他的,杀一个够本,要是运气好碰上个大佐以上的就算意外收获,大赚特赚了。关键是要保证首发命中!补射一枪的话将进一步降低生存几率。他仔细地通过瞄准器观察着敌情,1000米外的营区大门在瞄准器里看起来是那么遥远。

虽然“莫辛纳甘”步枪的有效射程是2000米,可当过兵的都知道,有效射程并不是最佳射程,普通的士兵在战斗状态下要用步枪准确击中100米以外的目标都是很困难的,受过训练的优秀射手可以准确击中400米以内的低速移动目标,要想准确击中1000米以外的活动目标,用伊万的话来说就是:“你还不如直接射月亮算了,就是射月亮打中的机会或许都还大一些。。。。。。。”

这话当然是在开玩笑,可算上战场态势,各种客观条件的制约,对于600米以内的目标杨思成可以保证百发百中,要用步枪击中1000米外的目标,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啊!

为了尽可能地准确击中即将到来的“大人物”,他暗中将门口的卫兵瞄了又瞄,精确地调整了瞄准器上的密位线,然后仔细地计算了风速,将可能遇到的风速及修正值牢牢地记下后,开始了安静地等待。

4点半的时候,营区门口突然驶入了2辆车头架着机枪的三轮摩托,后面又来了3辆满载着鬼子兵的军用大卡车,卡车中间是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大人物”终于出场了!杨思成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只是静静地等待目标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

门被殷勤地打开了,一双铮亮的军靴从车里伸了出来,他将“十”字线对准了车门上方,为了保证首发命中,他选择了目标的胸部位置。车里的人终于揭开了他“神秘的面纱”。

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总部为了尽快全面占领华北全境,抢夺重要的粮食,煤炭,重金属等战争资源,自然对目前这种僵持局面大为不满,华北司令部特别派出以陆军少将浅野嘉一为首的前线督战团今天来这里视察,并部署作战计划,以期待能够快速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

当杨思成看到瞄准器里面出现了一身笔挺的日本陆军少将军服以及军服肩章上那颗亮煌煌的金星时,一贯冷静的他也不觉感到喉咙发干。暗下决心:“一定要干掉他!”能够担任少将军衔的人,手里绝对沾满了中国人的血!干掉他对华北方面的日军士气绝对是个沉重的打击,哪怕是击伤也好,总要让小鬼子知道在中国的土地上就算是重兵保护下也没有安全可言。

“稳住,稳住,你只有一次开枪的机会!”在心里默默地给了自己这个心理暗示后,轻轻地吸了口气,杨思成略略闭了下眼,用感觉“嗅了嗅”目标,他是如此真切地感受到目标的存在。

上天眷顾,现在吹的是北风,对弹道无影响!在两次平缓的呼吸间隔里,他稳稳地抠动了扳机,“砰”,子弹承载着希望欢快地蹦出了枪膛,子弹以800米/秒的初速,带着巨大的动能瞬间就钻进了目标的胸口。杨思成的右眼从瞄准器里清晰地看到目标的右手痛苦地捂在了正在渗血的左胸,左眼则迅速捕捉到了目标周围人员的慌乱,由于事出突然,周围的人还没发现将军已经中枪。目标没有被遮挡,还有机会!“哪怕牺牲自己也一定要补上一枪,确保可以杀死对方。”杨思成没有丝毫的犹豫就选择了再补一枪。

他飞速腾身而起,“砰”第二发子弹也准确地钻进了那具摇摇欲坠的身体里面。杨思成使用的子弹都是被他刻意用锉刀磨去了弹头尖端金属外壳的,也就是俗称的“达姆弹”。看似普通的一粒子弹却能够带来足以塞进一个拳头的巨大创口,根据“海牙公约”达姆弹是被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的,不过可以用来狩猎。鬼子本来就禽兽不如,“狩猎”还算抬举它们了。中了2枪的“大人物”这下不死都要脱层皮!

没时间多看,杨思成把“卡佳”往背上一背撒开腿开始了他的“生死时速”。从小练就的武术和每天10公里的武装越野让他飞快地跨过了没有任何隐蔽物,最危险的300米距离。

经过短暂的30秒慌乱后,敌人的轻重火力终于对着这个正翻越铁丝网的“稻草人”疯狂地咆哮起来。子弹“嗖嗖”地从他身旁掠过,激起炙热的空气仿佛想和他来一次亲密的接触。

偏西的太阳严重影响了后面鬼子射击的精度,杨思成一个漂亮的鱼跃,身体没有任何地停顿,轻盈地飞过了铁丝网,刚刚落地就势一滚,就开始往前拼命的匍匐前进起来。原来人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爆发出来的潜力是如此地巨大。他一边感叹一边庆幸自己没有被疯狂的子弹亲吻到。

很快就到了光秃秃的河滩,杨思成没敢逗留,连滚带爬地钻进了岸边的芦苇丛中,茂密的芦苇荡给他提供了足够的藏身之处,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只要到了天黑他就能够借着夜色的掩护泅渡过河了。

显然他低估了如丧栲妣的鬼子们想要报复的决心,4,500个嗷嗷嚎叫着的小鬼子疯狂地在草丛,河边扫荡着,任何可疑的地方都被他们用乱枪和刺刀梳理了一遍。芦苇荡实在有些大,无计可施的小鬼子只好放弃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打算,不得已到处点起了火。

深秋的芦苇一点就着,借着呼呼作响的江风,火势迅速蔓延开来,伴随着烈火而来的是滚滚的浓烟,就算没有被火烧死也要被烟雾呛死,时间紧迫,眼看着步步进逼的烈火,已经来不及建立防火带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