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学贼做卧底的一次经历

俗话说:“长工短工,二十四满工”。好不容易盼到单位放假,我归心似箭般收拾起行囊加入众多打工者回家的队伍中。……坐了一天的车我感到特累,从汽车站下了车后我便有点心神恍惚,川流不息的人群让我感到有点头晕,我沿着人行道东张西望、边走边看,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离家一年多,家乡变化真大)。


“喂!哥们儿,是那个山头的?今天收入如何呀?”突然我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毛小伙。


“什么?你啥子意思哟!(家乡的土话)”我不解的问


“满啥子满?我还不知道你?你一下车我跟踪你好久了,都是“一家人”还说啥子两家话”说完他伸食指和中指做了一个钳的动作。


噢!原来,我遇上好吃懒做的贼娃子了(丫丫地,这位仁兄凭什么说我像他的同行?我长得尖嘴猴腮?不会吧,单位同事都认为我长得一表人材……恩,倒是有可能刚下车时我那东张西望的眼神有点引人注意) 我吃惊的看了看身边这位“同伙”,心想:“要是在外地,人生地不熟我绝不会与陌生人多搭言,可到了家门口,面对这些小地痞、小流氓我还会阴沟里翻船?想想在公安局派出所当所长的哥们儿狗娃子,我心里便有了底气”(狗娃是我“青屁股”长大朋友,从小玩到大,彼此再也熟悉不过了,还记得我俩小时候经常和同院子的小伙伴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倒不想今天有机会玩真资格的警察抓小偷的游戏……)


“有什么好看的,我脸上又没有贴钱………..”这位“梁上君子”不耐烦的说道。


“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是你跟到我屁股在走嘛!”我假装生气的说道


“瞧你家丧家狗的模样,我看你今天就没搞到着(没有进帐的意思),不如咱们合作一把咋样?”这位仁兄有意的讥笑我道。


我假装思酿了半边,吞吞吐吐的说道:“二个人不好搞钱,我再喊我一个哥们儿差不多……”


“好嘛!不过先说好,你喊来的人和你加起来只能算一股”这位梁上君子心里打着小九九对我说。


我灵机一动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狗娃子的电话,装模作样的对狗娃子说:“喂!你小家死到那里到去了,还不快过来,老子请你喝酒(故意说要喝酒,因为警察中午有不得饮酒禁令,这样聪明的狗娃就不会穿那身警服了),我在步行街……”


不一会儿狗娃子穿着便服便来了,不过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才知道我那个电话让他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还真以为我要请他喝酒哩!所以脱下警服便打的赶来了


“这位是我刚认识的道上一个朋友”,说完我便偷偷的对着狗娃子对了个钳的动作。


在派出所工作了八年的狗娃子当然见过“世面”,头脑灵活,连忙与这位仁兄一边握手,一边递上一枝香烟说道:“失敬!失敬!感谢兄弟赏口饭吃”。


“好说,好说,你们两个等一下“做业务”的时候一个放哨,一个给我打下手(协助的意思)”这位梁上君子猛吸了一口烟后瞅着我俩说。


“好嘛!不过得手了不许溜,不然我们哥俩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你“虾子”找出来”狗娃好像略懂此道的警告道。


就这样我们三人一路走一路寻找下手目标,在第一个路口东张西望的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人碰了我一下,一看是狗娃,神色凝重的狗娃子向我使了一个眼神


呵!这位仁兄这么快找到一位下手的“目标”了,对方还是一位带着孩子的妇女,她挎着手提包,怀里抱着一位一岁多的婴儿,对于这样的目标,道上称之为“人肉包子”。


“梁上君子”跟在这位“人肉包子”后面足足有五分钟,终于这位“梁上君子”的手伸向了妇女的口袋,很快这位妇女放在羽绒服包里的手机被洗劫一空。正当这位梁上君子想再次下手偷挎包里的钱包时,跟在他后面打下手的狗娃子下手了,他拿出了捌在屁股后面的手拷一把拷住了这位有眼不识泰山的仁兄。


你你你!是搞啥子的哟!这位被仁兄面对冰凉的手拷不解的问。


你“虾子”谁叫你狗眼瞎了,该你倒霉……我拍了拍狗娃子的肩膀说道。


这正是:


窃贼拙眼认同伙


灵机一动把贼骗


呼来警察演双簧


现场逮住偷包贼


友情提醒:春节期间小偷确实很多,大家一定要随时注意,手机钱包什么的一定贴身放好,我现在都有点神经质了,走在大街上老是往回看,有人近了马上就警惕起来,手机里面的资料也最好经常做一下备份(如智能手机电话本可以随时和电脑的outlook保持同步,就算手机丢了电话号码还能保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