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房钱中招

我是一个事业不成功的男人,不管怎样拼命努力却始终得不到上司的青睐,一直是小科员一个,就靠每月那点有数的薪水过日子。



我这人好朋友,没结婚那会儿,常呼朋唤友去大街上潇洒,或吆五喝六到小饭馆嘬一顿解解嘴馋,结了婚,持家有方的妻子掌管了财政大权,我的工资除去烟钱便都如数上交,再也潇洒不起来了。



朋友们笑我怕老婆,终日沉溺于温柔之乡里,把从前要好的穷哥儿们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光吃哥儿们蹭饭的我也顿感脸上无光理屈词穷,从不敢理直气壮地为自己拨乱反正恢复名誉。



我其实也是有机可乘的,因我时常写一些小文章在报刊上发表,稿费虽然不多,却也说得上是源源不断。疼定思痛,为消除影响,改变如此尴尬境地,我只有瞒着妻子截留一、两篇稿费以备它用,日积月累,数目竟然很是可观,虽然不能象以前那样大手大脚,但却没人再嘲笑我了,可没想到大意失荆州,眨眼便又一穷二白了。



回想起来,这还怨我去郑州参加的那次故事笔会。



那天上午,我们正在下榻的黄河大酒店分组讨论,手机响了,妻子惊慌失措地告诉我,不好了,今儿上午小区遭贼了,咱家也没有幸免,偷去了五百块钱,公安局查过后让各家上报失窃清单。



我的头“嗡”地一声就大了,变脸失声地叫道:“快快快,书架上层右侧那本《神曲》你看到了么,快打开看看,里面夹了我五百块钱的稿费。”



听筒里传来妻子哗啦啦慌乱地翻书声之后,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没有,我翻遍了,什么也没有!。”



我急眼了:“还有,还有那本《人间喜剧》,里面也有五百块!”



哗啦啦慌乱翻书声之后,急切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没有,还是没有!”



我嘴唇一个劲哆嗦:“那那那,快搬起在电脑显示器,看看底座下有没有透明胶粘着的一张拆叠纸片,那是二千八百块活期存折,是我平时隐瞒的零星稿费。”



妻子又是一阵手忙脚乱,紧接着喘着粗气说:“没有哇,老公,你是不是记错地方了?”



我说:“绝对没记错,我临走前还刚刚存了两百块哩!”



妻子焦急地说:“老公,除此之外,别处还藏的有没有了?”



我气极败坏咬牙切齿道:“什么也没有了,这该死的小偷,我那可怜的私房钱藏得那么妙,他还是找得这么准!这小偷难道会神机妙算,眼睛有透视的特异功能不成?”



话音未落,话筒里立时传来妻子得意的嬉笑声:“老公,别伤心了,告诉你吧,我今天看了一本杂志,里面有一篇教你一招的文章,题目是《如何获取老公私房钱》!老公,你中招了!哈……



在妻子幸灾乐祸的笑声中,耳旁竟回响起刘德华歇斯底里的“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不如好好把握这个机会痛哭一回……”,此时此刻我肠子都悔青了,嗨哟,我还真想大哭一场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