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狙击手 第一章 抗日烽火 四 打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3/


在杨思成满10岁的时候他收到了一件令全村人都羡慕的礼物:一枝崭新的莫辛-纳甘狙击步枪!是伊万送给他的,杨思成也学伊万给这把枪取了个俄国名字“卡佳”。

虽然杨思成不知道卡佳长得是如何的漂亮,不过听伊万说着倒好象卡佳是俄罗斯人的大众情人一样,他便毫不犹豫地给他的爱枪取了这个名字。

伊万对杨思成的爸爸说:“你儿子是个好猎手,这把枪是我以前当兵的时候用的,现在我准备回到我的家乡了,因此我想把它送给小思成,作为这么些年你们对我照顾的感谢!”果然,他在暗中守护杨思成完成了他的第一次狩猎后悄然回到了苏联。

杨思成跟随伊万学习狙击技术以及伊万猎狐的事情始终没有让其他人知道,他们只知道杨思成经常跟着伊万学俄语,在这个靠近苏联和朝鲜的地方学习俄语和朝鲜语简直太重要了。

伊万送给杨思成的当然不是他的“别林娜”,而是一枝全新的莫辛-纳甘1891/30式狙击步枪外加200发M1908式步枪子弹。(这种子弹是如此的优秀,解放后中国仿制了被命名为53式步枪弹,著名的56式班用枪族就是使用的这种子弹,不出意外,这种子弹至少会使用到2030年左右!)

枪和子弹可是伊万花了2张完美的狐狸皮才换回来的。枪上配备的是4倍率的PE瞄准器,虽然视野相对要小点,却能够看得更清晰,更远,而杨思成射击时依然能够睁开的左眼完全可以弥补视野减小的损失。

杨思成的爸爸第一次看到他打到的猎物也高兴坏了,足有130公斤重的雄野猪居然被一枪击毙,从200米外射出的子弹钻进了它双眼之间将脑浆搅成了团糨糊。连杨思成老爸也承认在当时的视线情况下他都无法做到。

那是杨思成10岁那年的夏天,一只大野猪窜到了他们村子附近,不但把村外的地瓜啃坏不少还将大片的地瓜刨了出来嚼得稀烂,让全村人的粮食颗粒无收,有次居然闯进村子里面大摇大摆地踢垮村民的猪圈想抢圈里的母猪回去当“压寨夫人”。

村里的成年男人都进山打猎去了,看着村里的大婶大娘着急得要哭的样子杨思成坐不住了,当他去找伊万请他出手的时候伊万拒绝了,“小子,你去把它干掉就行了,这么笨的大块头,一枪就搞定了。还需要劳动我老人家出手吗?去吧,干得漂亮点。”

当晚9点杨思成拿着“卡佳”悄悄地出了村庄,野猪只在晚上活动,穿着“吉利服”的杨思成安静地趴在村外的小树底下。

这件伪装服是他很用心地用了半天的时间“装扮”出来的,衣服上点缀的草就来自于小树周围的草丛,完全可以保证让人从他身边走过而不被发现,野猪的嗅觉很灵敏,因此杨思成现在的位置离山上到村外田野的必经小路有整整250米的距离。

到了夜里1点15分,村庄里的人早都进入了安静的梦乡,杨思成依然趴在这里纹丝不动,2年的训练让他很有耐心,每隔一会他都会悄悄地将左手食指放进嘴里蘸了点口水轻轻地往上竖一下,微微的清风温柔地拂过湿的指尖,“现在风速是0.2米/秒,风向西南,我正处在下风方向,完全不必担心野猪会闻到我的气味。”杨思成想道。

他迅速地计算起风对200米外目标可能出现的方位所带来的影响,这是多年严格训练养成的习惯,虽然现在的风速带来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可是如果是大风的情况下,不修正风偏你会惊异地发现本该命中目标的子弹却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了。

远处的路口出现了个矮矮壮壮的影子,专门接受过夜间射击训练的杨思成已经看清了来的正是他今晚期待的目标,大野猪目前离他大约还有450米,杨思成轻轻地打开了保险,然后静静地等待他进入他标尺装定的200米处。(光学瞄准器在夜里无法使用)

“野猪奔跑迅速,机灵凶猛,警惕性很高,尖锐的獠牙在高速奔跑中带来的杀伤力极大,由于喜欢在泥水里洗澡,在松树上蹭痒,因此在鬃毛和皮上形成了一层由树脂和泥浆混合的坚固‘铠甲’,猎枪子弹难以击穿对其造成伤害,遇到愤怒的野猪或猪群时一定要小心!”杨思成想起了他爸爸以前的告诫。

杨思成知道愤怒的野猪很可怕,不过他对自己的枪法有信心,野猪越来越近了,借着淡淡的月光,已经能够很清晰的看清它的样子,体重应该在100公斤以上,浑身的鬃毛硬硬的往外张着,两根长长的雪白獠牙凶狠地露在嘴外,仿佛两柄尖锐的刺刀,野猪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睛一路哼哼唧唧地走了过来。

“放松,放松。”他暗暗地对自己做着心理暗示,第一次狩猎大型凶猛动物心里难免有些紧张,轻轻的吸入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吐出。

“告诉自己:你只有一次开枪的机会,射击的时候什么也别去想,只需要做你该做的事就够了!”杨思成想起了伊万对他说的话。

野猪已经走到了距离他200米的地方了,杨思成最后一次确认了距离和风向风速后对准野猪双眼之间轻轻抠动了扳机。

“砰”睁开的左眼看到野猪的眉心迸出了一朵碗大的血花,野猪呆了呆,发出了一声巨大而凄惨的嘶嚎就轰然倒下了,这情形让已做好第二次射击准备的杨思成惊愕莫名。

就这样结束了?虽然白天已经用锉刀将弹头仔细地锉过,好让子弹进入目标体内由于失去平衡而不规则翻滚以利于造成更大杀伤,可他还是不相信这么个庞然大物会这么轻易地被一粒小小的子弹击倒。

“小子,干得不错!子弹准确地击中了位于双眼之间的大脑运动神经反射区,野猪的脑袋虽然大,可是真正能让它瞬间死亡的致命部位只有直径不超过6公分的狭小区域,人和动物都一样,能够瞬间毙命的只有这里!心脏中枪的人仍能存活8-12秒,而在这时间里由于手臂神经和肌肉不由自主的痉挛抽搐都将有可能对你或别人造成不可避免和无法挽回的伤害!”

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的伊万端着他的“别林娜”小心地查看了野猪的尸体后转头对杨思成说道,随即又没入了夜色中。临走还没忘记给他上一课,看样子伊万一直暗中跟在杨思成的身后随时准备保护他,杨思成的心里感到无比的温暖。

“我已经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说实话,你确实很优秀,很多方面你已经超过我了。”伊万认真地对杨思成说道。

这些年严格的训练让杨思成成为了一个沉着冷静的猎人,用伊万的话来说他现在只能算一个出色的猎手,但还不能称为狙击手,因为杨思成还有最重要的一关没有过,那就是真正的杀人。伊万说:“当你的目光能够很冷静的看到被子弹击碎的脑袋,四处迸射的鲜血和脑浆而手依然能够很稳定的对准下一个目标抠动扳机的时候,你就合格了。”

杨思成觉得这一切很残忍,毕竟生命都只有一次,不是吗?

伊万讥笑他道:“是的,残忍!可是1931年‘9。18事变’以后日本人占领了你们的东三省,掳掠了你们无数的财产,屠杀了无数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强奸了无数的妇女,这些难道不算残忍?”

“他们为什么要侵略我们?”

“因为他们想要土地,而你们国家的军队又太弱,就象一个弱小的儿童却占着栋豪宅,屋子里面有数不清的金银财宝却没有大人守护一样,在一旁有个恶棍正贪婪地觊觎着小孩的财宝,恶棍自然希望把小孩杀掉自己住进去。他们想永久占领这些土地,就只有杀光你们!当别人手里的屠刀已经高高举起的时候,你要么选择死亡要么反抗,没有其他的办法。”这是伊万临走的时候和杨思成的对话。

杨思成哑然,“9。18事变”他从大人们的口中听说过,这些年间所发生的日本人肆意屠杀中国人,令人发指的惨闻我也在山下的小镇里面听人谈起过,可他小小的脑袋真没想明白,为什么人会做出这种连禽兽都不会做的大规模屠杀同类的行径?

伊万回国了,小杨思成也长大了。。。。。。。

PS:因为是第一次写作,文笔难免粗糙,速度也慢,每天只能保证一更,不过二中真的是用心在写,有时候为了一个数据都会很仔细地查半天资料。我会尽量贴近史实,当然错误难免,希望兄弟姐妹多给意见,多多支持,谢谢你们的收藏和推荐,真的感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