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投降内幕


一九四五年秋,我站在东京富丽堂皇的美国大使馆门前,一辆黑色轿车驶到路边停下。

一位戴眼镜、穿战前式样早礼服和高纽扣皮鞋的日本人神情紧张地下了车。我严肃敬礼,刚

把手放下,他已走到我跟前,和我紧紧握手。我们相互寒暄,转身并肩走进大使馆。当时我

是以麦克阿瑟将军军事秘书身份、正式欢迎日皇裕仁。后来从他和他的内阁官员口中,我获

悉几乎难以置信的日本投降真相。在第一枚原子弹投下日本前差不多六个月,麦克阿瑟的军

队开进马尼拉不久,裕仁即有投降决定,并首次请苏联调停。


一九四五年二月十四日,他召见近卫公爵。近卫曾三任日本首相,比较倾向主和派。在

宫内会议中裕仁踱着步,显然在颤抖,他直言相信难免战败,但主战军人却仍要打下去。他

们争辩说盟方要求无条件投降,一定是要废除天皇制度。近卫告诉裕仁,他不相信美国仅是

为了要消灭日本皇朝而继续作战。裕仁表示同意,但说,由于主战军人控制所有通信工具,

无法和美国直接打交道。裕仁特地问近卫是否愿意帮助他谈判投降。近卫一口答应。裕仁便

马上开始加紧向主战军人施压力。裕仁告诉他们,他正命令外相广田,透过苏联驻东京大使

馆从事非正式的和平谈判。主战军人极感惊骇,但勉强表示同意,希望苏联参加调停而不致

攻击中 国东北。苏联驻日大使马立克对广田异常冷淡,商谈拖延了几个月。裕仁从驻苏大使

佐藤方面获悉苏联对各平态度极为冷淡,虽然不是和日本交战,但除了等于无条件投降的求

和外,别的都不肯讨论。


日皇再接再厉突然任命七十七岁的铃木贯太朗出任首相,向盟国表示日本希望和平。但

盟国并未提议谈判,裕仁和铃木大感诧异。从四月拖到五月,裕仁的停战决心与日俱增。B

-29型轰炸机某次轰炸东京时,伤亡达十八万五千人;裕仁抑郁之际,在宫院散步,亲手拾

到美国的传单,声明将有更多的轰炸。但主战军人仍继续争辩说,盟军侵入国土时,他们可

在滩头获胜,又说美国登陆时的惨重损失,足以加强日本在求和中的形势。裕仁和铃木在五

月和六月秘密寻求可接受的投降方式时,炸弹不断地摧毁日本各主要城市。铃木在最高会议

艰苦奋斗,终于通过初步协议,直接和莫斯科接洽以谋和平。饱受折磨疲惫不堪的裕仁,对

这样的拖延忍无可忍。等了几天后,令最高委员会立刻采取行动。


六月二十二日,裕仁命令日本各广播电台播出一项声明,措辞虽是东方式的委婉,但显

然说明裕仁打算亲自掌政,超越国会,不受陆军及海军控制。所有通信设备都由军方严密控

制,无法与美国直接接触。裕仁遂在七月七日命令铃木请苏联允许日皇派遣私人特使前往莫

斯科。裕仁已选定近卫担任此项任务,并授予全权不惜任何代价求和,愿向盟国无条件投降,

届时裕仁将不待主战军人获悉即公开批准决定。但这计划也失败了。七月十日向莫斯科发出

无线电报,要求苏联政府接待近卫,但拖延多日,未获答复。电报到达后四天,斯大林和莫

洛托夫离开莫斯科前往波茨坦。七月二十二日,莫斯科终于要求“对近卫任务的目的,作更

明白解释”日皇复称,日本要求苏联斡旋和平,但这第二封电报杳无回音。七月二十六日,

波茨坦宣言发表。裕仁和自由派日本人士认为似乎可以根据这项基本原则投降,但最高委员

会并不同意。随后原子弹于八月六日及九日投下,苏联也对日宣战。


八月九日,最高委员会投票接受波茨坦条件,但有四点保留——延续日本皇朝,日本不

得被占领,日本自行裁军并撤退军队,自行处置负责战争的人士。裕仁肯定这些条件根本连

促使盟国停炸的作用也没有,因此下令最高委员会午夜前在他的临时皇宫——日本一座最深

防空避难室上面建的一幢小舍——再度开会。这时东京一片瓦砾,全市日夜冒烟焚烧,没有

灯只有火光。在临时皇宫内,展开日本历史上对国运关系最重大的一场辨论。时值促夏,夜

里溽暑逼人;从皇宫护城壕死水里飞来的蚊虫,带着嗡嗡声狠狠地骚扰会议桌,周围坐着汗

流浃背、颤栗发抖的日本领导人物。出席者包括裕仁、最高委员会六名委员和枢密院大臣平

沼骐一朗男爵。最高委员会三名主要主战分子——陆相阿南惟几、陆军参谋长梅津美治郎大

将、海军参谋长丰田副武大将——先后发言反对投降。他们都失去往日那样的缄默及冷静,

痛哭失声。投降是不可想象的事。打下去!他们要求拖延战事时,尖声狂叫。年迈的铃木首

相断然要求投票,他既激动又疲惫,脑袋颤抖不已。他晓得主战派杀人不眨眼,很容易演成

一场政变,所有反战者均将被置诸死地。但是铃木绝不姑息。各委员逐一投票。三名主战分

子坚持日本自行裁军,不受占领,否则反对投降。七人中有四人——铃木、外相东乡茂德、

海相米内光政、平沼男爵——投票主张投降,唯一条件是不得更动皇朝。根据从未打破的严

格惯例,最高委员会的决定必须全体一致。


一直缄默的日皇这时开始发言了。他沉着而冷静地指出,从战争伊始,军事计划一直远

离事实。他说,“牺牲生命财产继续作战,实在无益。反对结果战争者的论调我已听过了,

但我的见解并无改变;我信任盟国和它们的条件。我打算全盘接受那些条件。他停了一下;

然后以命令语气——最高委员会首次接到日皇的旨意:”我希望你们都同意这一点“。会议

已经进行几小时,快近深夜三时了。裕仁讲完话后,最高委员会的委员们满面泪痕,鞠躬致

敬。陆相阿南打破沉寂气氛,他跪下爬向裕仁。裕仁鄙夷地转身不理。阿南高声嘶叫:”我

们有个计划,请陛下不要投降!“他爬得更近,拉着裕仁的上衣,但裕仁不屑一顾地转过身

去。隔了一会,裕仁又说:”我希望你们都同意我的话。“随即走出房间。


破晓时委员们动身离去,遵照裕仁的指示,向瑞典和瑞士发出一封电报,转给中、美、

英、苏四国。如果日本皇室及国家主权予以确定,日本即无条件接受波茨坦宣言。但对只是

暂时慑于日皇威严、不敢妄动的主战派军人的争斗仍未终止。三天后,盟国复称“日本政府

的最终形式,须由日本人民自由表达的意志决定。”最高委员会愤慨辨论,陆相及陆海军参

谋长再度要求继续作战、争辩说盟国的答覆是要废除天皇制度。这时美国飞机在日本全国散

发波茨坦宣言和日本的答复。裕仁亲信之一、宫内大臣木户侯爵把一张传单亲自递呈裕仁。

君臣二人都担心日本陆军——主要部署于沿岸地带,大部分不晓得都市地区惨遭破坏——如

获悉日本已同意投降,可能叛变。狂热的军官甚至会告诉士兵说日皇接受投降条件消息是捏

造出来的,要他们继续作战。但是裕仁知道日本人民对于轰炸已经受够了,且早已自空投传

单中获悉战局的真相,将乐于投降。为免发生不可收拾的混乱局面,应该立刻广播一篇终止

战争的诏书。


八月十四日晨,裕仁再度召集最高委员会。两位参谋长和陆相激烈反对投降时,裕仁怒

目而视。“我并不是轻率决定接受波茨坦宣的,”他宣称,“这项决定根本没有改变。如果

战争这时不结束,不仅日本国体毁灭,日本国民也将灭亡。今后日本将完全弃绝战争利器,

永享真正和平。我希望国民明了我的意旨,替我草拟一件诏书。我要求(讲到这里他再度怒

视主战派人物)全体在座者同意。”当晚,诏书拟妥。深夜十一时,裕仁完成录音,一名信

差已经准备送往东京广播电台播音室,向全国广播。但这时突有近千名乱兵侵入皇宫内苑。

在他们闯进作为临时皇宫的小舍之前,录音带早已锁入裕仁的保险箱。乱兵曾六度侵入小舍,

搜寻录音带和木户侯爵;他们认为木户主和,决定要杀害他。木户躲在秘密地道里,日皇也

担心遇害,躲在小屋的另一部分。这时候,其他军队纵火将铃木住宅夷为平地。凌晨四时,

陆相阿南鉴于阴谋政变失败,反对日皇又无济于事,只好自杀身死。八时许东部防卫司令田

中静一大将赶至,劝散乱兵。乱兵中有两名军官引枪自戕。田中随后走进他的办公室,饮弹

自尽。当天晚间诏书播出,全国人民都听到了裕仁亲口宣布日本最后投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