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六 出剑 191、危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91、危机

在06年中国春节的大地上,和春节的喜庆一起迅速传播到全国各地,特别是各地朝廷官员耳朵里面的,是关于光绪返京的消息,最早参加东北军的记者招待会的申报记者潘文生香港公报的记者由于见证了东北军的异军突起,经历了那些惊心动魄的过程,写出了大量的稿件而成为华人中最为著名的记者。同样高兴的是报社,因为报纸的销量借着东北军的成功一路猛涨,现在的发行量居然达到了创记录的每期上万份,这在那个时候是非常的不可思议的。

这时候的各地官员面前,都放了一份申报或者公报的报纸,一些边远地方更是想方设法的获取报纸。这期的报纸上,正是报道的关于光绪返京的消息,而更让老百姓感兴趣的是关于俄雇佣军的事。几十年来,洋人特别是洋人的军队在中华大地上横行无忌,如入无人之地,所到之处,朝廷军队无不所向披靡,这东北军大败洋人就已经让老百姓惊讶了,居然还能让洋人为中国人卖命!这让很多的老百姓见到洋人的时候也不再那么诚惶诚恐了,民族自信心上升不少,这倒出李至的意料之外,算是个意外收获。

湖广总督张之洞正在书房内修养,他的心腹幕僚张福禄正在给他念刚送来的《申报》:“本报记者潘文生发自北京的报道:光绪皇帝今日返京,随行数千俄国士兵护卫!……这次光绪返京,太后的心腹大臣已经被追查关押,所剩无几,朝廷的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读书人认为这次是个天大的机会,皇上一定会开科选才。但根据东北的一贯传统,旧式读书人应该是没有什么机会,现在的政府,需要的是新式的人才……根据消息人士透露,皇上将委托黄得福大帅处理军政事务,各部门的空缺将会在全社会公开招考,条件为懂新学,有留洋经历最佳……另据消息,东北军将在不久时间为光绪举行亲政大典。”

张之洞听了一会,对张福禄道:“福禄啊,给我找找那个俄国士兵是怎么回事啊?”

张福禄把报纸翻了几下,对张之洞道:“都督,后面有呢,我念给你听。文章标题为俄雇佣军的来历!根据调查和东北军相关人士透露,这些俄国士兵为雇佣军,来自于去年俘虏的俄国战俘,据悉东北军方面俘虏不低于20万的俄国战俘……东北军方面根据在美国签订的条约,要求俄方支付经济赔偿才能释放战俘,但由于俄国内乱不止,政府无力支付赎金……后经过民间交往,部分战俘由亲属支付赎金后回乡,但仍有大量俄军战俘找不到亲属或亲属无力支付赎金而滞留……俄军战俘按照自愿的原则加入雇佣军,领取军饷。据俄雇佣军自称,东北军方面提供的待遇超过俄国政府,且相当宽厚,故此数万俄国战俘加入雇佣军行列,成为东北军的作战力量。”

“高人行事,出人意表啊!”张之洞叹息道:“我也办了一辈子的洋务了,见不到什么起色,没料到这黄得福有如神助,连洋人都败在他的手下。”

“是啊,都督”张福禄小心翼翼的补充道:“这黄大帅不是凡人呢,民间都传说他是天神下凡,来解救我华夏的苦难百姓!刚接到京城的消息,说皇上要在三月初三搞亲政庆典,都督如何决定?”

张之洞听了,摇摇头道:“什么狗屁亲政庆典,还不是想让各地督抚表态!看来是要变天了,我看啊,这东北军不会再搞什么朝廷了,而是要实行洋人的那一套,搞什么民主共和!”

“那都督去吗?”

“去!怎么不去?我搞了一辈子的洋务,不就为图个富国强兵吗?如今他黄得福做到了,我怎么都该去恭贺他下的!至于个人的地位荣辱,我都是古稀之人,年月不多,何必在意?”

张福禄连忙道:“都督英明!不说别的,就说那袁世凯吧,几万新军,国内那个督抚有那样的实力?结果还不是灰飞烟灭?那几十万如虎似狼的东北军,两洋人都忌惮几分,所到之处,还不是望风披靡?”

张之洞笑道:“你这样想,可别人不这样想啊!那些地方大员,有几个能舍弃自己现在的地位和权势的?这新的要代替旧的,旧的岂能心甘情愿?福禄,你马上去帮我发封电报,恭贺皇上返京,并说我张之洞一定准时赶到,为皇上庆贺!”

正当张福禄答应着准备出去发电报的时候,张之洞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叫住道:“传我命令,湖广总督辖下所有巡抚及军队,不得擅自行动,也不得受他人蛊惑违抗圣命,违令者立即开缺。”

福建巡抚劳禄也在自己的书房看着今天的报纸发呆,光绪和黄得福都是搞新政的,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朝廷在以后将会实行新政,自己这样的官员是注定被淘汰的结局,该怎么办呢?又接到了京城发来的通知,要他在三月到京城恭贺皇上亲政,这一去吉凶如何还不得而知,况且京城里面审讯太后亲信,敲榨钱财的事早就传遍了全国,自己去,会不会是羊入虎口呢?

正当劳禄为这事大伤脑筋的时候,师爷洪林走了进来,这洪林是落地的秀才,考了一辈子都没考出个名堂来,家里又穷,没钱去捐个官,无奈之下只得帮人做幕僚维持生计,几经辗转,到了劳禄这里。见劳禄正在发愁,连忙堆出笑脸道:“大人为何发愁啊?”

劳禄把报纸向洪林一丢,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为京城的事啊,如今还叫我们各地巡抚及以上官员进京恭贺皇上亲政!这京城的局势是明摆着的,怕是去得回不得!”

洪林捋下自己的几根山羊胡须,点头道:“大人考虑的是!这东北军进京之后就大肆迫害朝中大员,敲榨钱财!这么多年,那个官员没有点迎来送往的?这样下去,怕是全国的官员全都要被关押审查呢。”

劳禄郁闷的道:“我自然知道,这些年我虽然也置了些家当,可孝敬上面,四处打点的花销也不少,朝中的官员还可以花钱买命,我拿什么保自己?”

洪林的贼眼转了几转,靠近劳禄低声道:“大人,我有个想法,不知讲的讲不得?”

“讲!”

“大人,朝廷到现在,官员是人人自危,举国上下,就没有几个不贪的官员!他们怕也是和大人一样的想法,莫如我们四处联络,积蓄力量,将那黄得福赶回东北去!”

“可东北军人多势众,况且战力强悍,连洋人都不是对手,如何能打得过?”

“好汉也敌不过人多啊!”洪林连忙劝导:“只要大人登高一呼,保管全国各地群起响应,到时候那东北军也兼顾不到啊。”

“可时间不够啊,”劳禄苦恼的说道:“还有二个月时间就必须进京了,如何能联络完毕?”

“大人不必着急!”洪林贼笑道:“小人正为此事而来的,刚才正想报告大人呢!进来全国各地都发现了革命党人的活动,我们这里也有。”

“革命党人早就发展到各处了,还谋杀朝廷大员,兴兵造反呢,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个理由怕说不过去。”

“大人,这和从日本等传回的兴中会等革命党人不一样!”洪林连忙解释道:“小人原来在浙江做师爷的时候就留心了,这个革命党叫进步党,经过二年多的调查,发现事实上和进来发展到全国的强国体育会是一伙的!为首的正是当年山东拳匪余孽头领朱红朝,这朱红朝是朱红灯的嫡亲兄弟!”

“什么?”劳禄惊讶起来:“强国体育会会员遍布全国,若真是如此,一旦举事,大势危也!”

“可不是吗,大人,那个兴中会就只是由那些留洋的学生为主,在国内的老百姓里面没什么影响力。可这强国体育会就不一样了,人多势众,一旦起事,必定全国不安,这事想必那黄得福也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所以大人可以借此留下,一是可以立个大功,至少可以将功折罪!二是争取时间联络,我们来个双管齐下,不怕对付不了京城的人!”

劳禄听了,拍掌道:“好主意!师爷,此事就交付与你了!只要办成此事,将来荣华富贵、金银财宝不在话下!”

洪林听了,立即跪下高呼道:“小人感谢大人栽培之恩!小人已经探听清楚,匪首朱红朝不日就将达到大人辖下,小人这就安排人手,一举擒获这个大患!”

“好!我给你写个手令,你去找康总兵,叫他派兵协助与你!”

强国体育会在发展的时候,为了安全和保密,在任何地方都不设固定的聚会场所,一般都是各地的师父或教练临时通知,这天,泉州府的主要成员都接到通知,要求他们在正月初八的上午到府外下河庄龙王庙集合,商议开拳会的事。强国体育会的活动模式都是寻找各地练习功夫的人士,互相切磋,然后邀请一些正直、热心的拳师加入成为教练。有了教练后就在各地宣传,每月至少开展两天的教学活动,任何愿意加入体育会的人都可以来免费学习,当然,各地的拳师也可以经常性的开展教学活动,扩大影响。由于武术的神秘性和实用性,吸引了很多的老百姓参加。体育会也经常开展道德和思想教育,主要的思想就是各成员要互相帮助、爱国自强、团结友爱。体育会中的许多拳师都秘密的加入了进步党,成为进步党的秘密党员。这次在下河庄活动,就由下河庄的拳师胡东来负责安排和接待。

在泉州府有个拳师叫曾富强,年轻时练习过几年拳脚功夫,平日在泉州以杀猪卖肉维生,人也比较正直,就是少个心眼,心直口快,口没遮拦的,所以一直没有被发展成进步党成员。这天接到通知后早早的收了摊,回到家里面,准备练习下拳脚,免得拳会的时候被人比了下去。

这曾富强有个妻弟,是个小地痞,游手好闲,一直在泉州混,这天花光了手里的钱,想到姐姐那里打点秋风,来到曾富强家后发现姐夫正虎虎生风的练习拳脚,心里面有些害怕,这个姐夫平日就对他看不上眼,凶神恶煞的,可来了又不甘心走,只好陪着笑脸道:“姐夫,今天怎么这么有雅兴啊?”

曾富强鄙夷的看了下自己的小舅子,没好气的道:“是不是又没饭吃了?你姐姐在屋里,去找点吃的,吃了快走!”

小地痞听了,灰溜溜的跑到屋里面,找到姐姐,低声说道:“姐姐,我手头实在紧,快给我点。”

“你就是不学好,每次都来要钱,你姐夫都有些冒火了!没有!”

“姐姐,给点嘛!对了,姐夫今天怎么不做生意,在家练拳脚?”

“哦,那个体育会的叫初八去下河庄开拳会呢!给你说了,没钱,快走,给你姐夫知道了,少不得要揍你一顿!”

小地痞听了,虽然不甘心,可又害怕姐夫的那双铁拳,只好灰溜溜的走了出去。正走到街道上没多远,却被人一把抓住,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泉州衙门的捕头曲三。

“土狗子,干什么呢?”

小地痞见是捕头,顿时全身软了半截:“原来是秦大爷,大爷有什么事吗?”

“上司通知,要严密注意强国体育会的情况,你姐夫是里面的拳师,有什么情况没有啊?”

“这个,这个,小的不知道啊!我姐夫对我可凶着呢,怎么会告诉我。”

“是吗?”秦捕头放开土狗子,从兜里面掏出两个大洋:“大人吩咐了,立功有奖!最多可奖励1000大洋呢,怎么样?”

土狗子一把抢过两个大洋放紧紧的捏在手里面:“秦爷说真的?我告诉你,初八在下河庄有拳会,好像泉州府的体育会教练全都要去呢!”

这次到泉州联合开拳会的为一个进步党的创始人,曾经参加过姚镇会议的陈有才。由于东北军已经入主北京,看来进一步控制全国,然后以最少的留血实现全国的改革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所以进步党和体育会正提前筹备,拟在合适的时候配合东北军夺取全国政权,完成改革。在通知各地的拳师后,陈有才就在下河庄胡东来的家,等待拳师到齐之后开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