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0.html


一个女人孤独的坐在房屋前面的台阶上,目不转睛的望着远处的星空,脸上的泪水依然挂在脸颊上,出征的男人何时才能归来,她心中没有答案。

天亮了,李德忠焦急的望着西南方向,仔细聆听着有没有炮弹爆炸的声音,令他失望的是什么声音都没有,李德忠惋惜的叹了口气,回头告诉王参谋长:“突围计划不变,立刻执行,全军向217高地突击。”经过前一阶段的战斗后,二十军团的损失只得到了百分之六十的补充,五十二军的这两个师的实力早已经不是开战前那么强大,不过部队的武器装备损失不大,二十军团的每个班都装备了一挺轻机枪,一个连装备了九挺机枪和三门迫击炮,一个团一共装备了一百挺机枪,九门迫击炮,虽然武器装备较强,但是补给不足,囤积的弹药所剩不多,由于二十军团后勤团的全灭,二十军团各部队痛感弹药的不足。

十八旅团在东乡的指挥下全力以赴的围攻罗汉镇,虽然关麟征手里还掌握着三个师的部队,但其中两个师是从前线刚撤下来的,部队损失十分惨重,关麟征原本打算重整这两个师之后,带领他们向北进攻,解救包围圈内的五十二军,但他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实摆在那里,日本人的总兵力多达15万人,二十军团总共才5万左右,以此刻中国军队的战斗力而言,15万人打鬼子5万人也不一定能够取得胜利,何况现在敌众我寡,单靠五十二军自身力量,恐怕无法解救被包围的五十二军,而如果关麟征还在执着于解救五十二军,耽误了最后的突围机会,被十八旅团攻进罗汉镇,谁也不用走了。

“前进,弟兄们,无论前面有什么,都不能阻挡我们光荣的五十二军前进的步伐,今天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身为五十二军一员感到骄傲,让我们为了自己的尊严而战,前进吧,为了中国人的尊严前进。”李德忠对部队做了最后的总动员,亲自带领部队冲上了217高地,防守217高地的日本部队在夜晚已经得到了补充,足足两个大队的日军士兵乘坐卡车经过一夜狂奔终于赶在中国军队发起进攻前补充到了战壕里,近一千名日本士兵不顾舟车劳顿迅速投入了战斗,他们平衡了原本倾斜的双方战力,五十二军倾尽全力投入了一个整师的部队进攻217高地,缘由是担任后卫的十九军部队多处阵地已经遭到突破,师长已经战死,按照副师长的话说,中午左右,自己的部队就会全面崩溃,突破十九军阵地的日本人如果全速追赶,一天左右就会追赶上五十二军,五十二军可以利用的时间只有一天半了,就算突破了217高地,还需要急行军两天左右才能赶到罗汉镇,按照李德忠的预测,关麟征一定会尽弃前嫌带领其他部队全力接应五十二军突围,到那时候,兵和一处,一起冲出重围。

问题是关麟征尽弃前嫌了吗?是的,关麟征早已经从心里原谅了李德忠,不过关麟征此刻手里那点兵力用来抵抗十八旅团的进攻都十分吃力,那里还有多余兵力来接应五十二军,关麟征焦急的给经国维国两兄弟发电报,要求派出援兵救援二十军团,经国维国两兄弟手里也是空空如也,对此无能为力,而我的后羿师也在向商丘转移的途中不断的和四面八方杀来的日本军队搏斗,没有能力来救援二十军团,不过我本人带领一个混编营向着关麟征的司令部罗汉镇不断的进发,沿途歼灭了不少日军小部队,引起了日军高层官员的注意,从后羿师的阵地前吸引了不少日军部队前来堵截我这支部队。

太原城下,一场更大的灾难即将发生。

几架日本飞机呼啸着从一条公路上扬长而去,从路边废墟中爬出来的卫立煌上将和卫士长心有余悸的望着远去的日本飞机,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一辆高级军官专用的小轿车正在冒着黑烟,几十个大洞触目惊心的从车头一直排列到车尾,驾驶员的尸体还横躺在离轿车残骸不远的地方,也就是差一步的距离他也可以躲入废墟中逃过这一劫了,卫立煌让卫士长把驾驶员的尸体拖入路边小沟中,在他头上覆盖了一件军衣,也算是不让这位跟随自己好几年的驾驶员爆尸野外。

他们在路上走了几个小时之后,一辆过路的军车捎上了堂堂国军上将,这辆军车一路把卫立煌送到了阎锡山的司令部,阎锡山为了协调总攻太原的部队把司令部设在了距离太原不远的台峰岭,此地易守难攻,树木茂盛,就算鬼子使用飞机侦察,也不容易发现。

等灰头土脸的卫立煌步入了阎锡山的司令部,阎锡山正在冥思苦想何时能够进入太原重新做山西王,看到卫立煌这幅模样,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卫立煌几步来到阎锡山面前,焦急地说道:“阎长官,你别笑了,大事不好了,日本人在南面动手了,二十军团已经陷入了重重包围,鬼子第七师团从阳泉发动了进攻,防御寿阳的刘南平军已经放弃了寿阳,向晋中撤退了,阎长官,鬼子这次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亚,咱们已经顿兵坚城,在太原城下和鬼子打了半个多月,部队都打疲惫了,实在是不能再和鬼子纠缠了,还是趁着有能力全身而退尽快撤离太原吧,一旦被鬼子第七师团攻占了晋中,咱们再想走可就走不了了。”阎锡山吃惊的望着卫立煌,说道:“什么,小鬼子的第七师团从阳泉出动了,立煌呀你的情报准确吗,太原城近在眼前,难道我就这样看着太原城不入,我看就算第七师团出动了,要打过来没有半个月过不来,我们还有时间,在坚持最后五分钟,一定能够拿下太原城。”高宜峰参谋长非常重视这个情况,对阎锡山说道:“阎长官,兵贵神速,日本人第四师团长时间困守太原,第七师团始终不来救援,这次南面的二十军团突然被日本人大部队包围不是个单独的时间,第七师团这个时候突然从阳泉出动,一定是想和困守太原的第四师团来个里外夹击,一举击灭我们晋军主力和卫长官的第二集团军,在北线战场打开一个缺口,东渡黄河,向绥德、榆林进击。我们不能够拘泥于区区一个太原城,如果耽误了时间,被鬼子把我们合围在太原城下,那后果不堪设想,阎长官,这些将士可都是三晋的子弟兵,阎长官,下决心吧,不能够白白损失这些子弟兵亚。”卫立煌也点了点头,说道:“高参谋长说的一点也不错,阎长官,下决心吧。”阎锡山看了看卫立煌,又看了看高宜峰,说道:“真的要从太原撤退,额的太原城呀,可怜它还在鬼子手里遭受着蹂躏。”卫立煌望着太原的方向说道:“只要我们部队还在,太原城我们一定会夺回来的。”高宜峰说道:“就算要撤退,我们也要做好周全准备,因为日本人肯定不会让我们顺顺当当的撤走,我们必须要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迅速从太原城下脱身而走,同时还要有一支部队守住晋中,为部队撤退争取时间。”卫立煌请缨道:“我亲自带领一支部队进驻晋中,一定会坚守到阎长官撤到安全地带,请您放心吧。”阎锡山动容的握住了卫立煌的双手连声说道:“立煌,辛苦你了,你一定要保重,安全回来,我们日后再见呀。”卫立煌给阎锡山和高宜峰敬了个礼刚要走,阎锡山对高宜峰说道:“宜峰呀,带卫长官去我们军需库,领上三百支冲锋枪和一万颗手榴弹,立煌亚,我这些东西有点拿不出手,不过别嫌少,带上再走。”卫立煌又给阎锡山敬了个礼说道:“阎长官,我代弟兄们谢谢了。”

日军从阳泉出击的第七师团以主力沿公路全速前进,前头部队击溃了防御寿阳的中国军队后长驱直入,一天之内就抵达了晋中城下,他们不知道城内还有没有中国士兵,带队的日军大队长狂傲的连侦察兵都没有派出就率队直扑城内,试图在行进间一举拿下晋中,直到他们进入城内也没有遇到任何中国士兵,日军大队长洋洋得意地和属下军官开着下流的玩笑,到处寻找花姑娘的时候,突然周围如同火山爆发一般,无数的中国士兵从房屋和房顶向他们射出了密集的子弹,尤其是一个装备了晋造冲锋枪的步兵营,沿着主要街道一边射击一边前进,压迫日本人后退,日军火力明显敌不过这个步兵营,沿途还遭到从房顶上投下的大量中国手榴弹轰炸,损失惨重,约有三分之二的日本士兵随同大队长一起到在了血泊之中,推出城外的日本士兵也没有逃脱死神的追击,两个骑兵连从后方包抄过来,一顿刀砍枪挑,把这些鬼子并全都收拾掉了,日军士兵残留下的那些车辆和武器弹药,中国士兵挑选了一些可以使用的全都装备了中国部队,加强了中国军队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