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战思想是战争理论的灵魂,是作战方式变革的风向标,是推进军事训练转型的助推器。未来的陆军将如何作战,取决于其作战思想向哪些方向演变——

编者按:世界军事变革一经启动,似乎很难停顿下来,其锋芒所向,不断向敏感领域逼近。这就使军事学术前沿大大向前推进了,理论攻坚的任务更加繁重而艰巨。理论研究必须牢牢把握最新动态,紧紧盯住学术前沿,把紧迫而且具有现实意义的重大问题,作为理论创新的主阵地。为此,我们特开辟“前沿视点”专栏,对当前的理论热点展开具有前瞻性和可操作性的探讨。欢迎赐稿。

陆地是人类最重要的活动空间,无论战争如何发展,陆地永远是承载战争的起始点和终结点。陆海空天各个空间的交战,最终都将在陆地聚焦。但是,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各军兵种作战功能的变化,陆军力量的战略运用和作战方式也在发生着重大变化。作为“战略主宰”的陆军,适应战争形态发展的要求,发挥其实现战略企图和达成战略目标的关键作用,首先要确立新的作战观。

作战目的的“重心”在迅速转移

“消灭敌人,保存自己”反映了战争基本规律。但不同的时代条件,作战“重心”是不断变化的。工业时代,人类在将自然资源转化为大量工业产品的同时,也将战争推进到了大规模掠夺和野蛮屠杀的阶段,作战的“重心”是消耗和毁伤。人类在享受工业文明的阳光雨露的同时,也在饱尝着工业文明带来的血腥和痛苦。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高新技术的发展,一方面能使战争得到更有力的技术支持,人类可能面临着更大的威胁;另一方面,也为有效控制战争规模和杀伤破坏程度提供了技术和物质基础。在人类共同利益和生存环境越来越不可分割的大趋势下,战争指导者们不得不寻找能够有效控制战争强度的途径。

当今战争,已经出现了逐渐摆脱高消耗、高毁伤和大量歼灭有生力量的趋势,最大限度地限制战争对人类文明的毁灭性破坏。在这种背景下,陆军作战思想在体现战争和作战目的“重心”上,也由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重点向摧毁敌人抵抗意志为重点的方向发展。

克劳塞维茨认为,敌人“整体所依赖的重心”,才是“打垮敌人”的具体军事目标。信息化战争表现为作战力量体系的对抗,瘫痪敌作战力量体系在信息化战争中具有突出的战略价值。瘫痪作战力量体系,破坏整体作战功能,能以较小的代价和附带毁伤达成战争目的。在信息化战争中,“歼敌”的内涵发生了深刻变化:

作战目的——强调摧毁敌人的作战能力与抵抗意志,注重“攻心为上”,在精神上征服敌人;强调依赖信息技术实施精确作战,准确打击敌军事目标的同时尽可能减少战争的附带毁伤;强调政治目的与军事目的相统一,注重运用灵活的战争指导艺术达成战争目的。

作战手段——信息化战争展现出融整体性、联动性、高技术性于一体的诸军兵种联合作战;以夺取制信息权为核心的信息作战;以征服民心军心和打击敌士气为主要目的的心理作战;注重毁伤效果的超视距精确作战;强调发挥不同军兵种优势的非对称作战……

上述变化,都反映了“人力”已不是进行战争的主要力量,“歼灭敌有生力量”已不是达成战争目的最有效的途径。信息化战争,作战的“重心”从歼灭敌有生力量转移到瘫痪其作战体系、摧毁其抵抗意志上来。陆军作战贯彻体系破击的作战思想,把作战“重心”指向敌作战体系结构和系统运行的关节点,势在必行。

“机动控制”成为基本作战形式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阵地攻防一直是陆军作战的基本形式。近期局部战争中海空力量的突出表现,表明诸军种在战争中的功能作用发生着重大变化。随着战争形态的变化,陆军的战略作用和遂行任务的基本作战形式,也将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信息时代,陆军攻城略地的攻坚任务,将大量地被其他军种的远程精确火力打击所取代,其战略作用主要表现在快速反应、快速机动,通过控制战场和战局达成对敌人的全面控制,进而摧毁敌人的抵抗意志。近期局部战争实践说明,“地面力量在战时和平时都是达成战略目标的核心力量”。地面作战的速战速决得益于远程精确火力打击的效果,但陆军对战场和战局的控制,才是迫使敌人放弃抵抗的关键力量。

从未来陆军作战功能和作用看,陆军在作战思想上改变了从前沿至纵深逐层、逐点进行阵地争夺、逐个击败敌人的传统作战模式,用“机动控制”思想取代消耗战和歼灭战思想。

机动战旨在通过机动获得时间和空间位置上的优势,进而控制战场态势,置敌于被动和不利地位,迫使敌人放弃抵抗。这与对峙交战的阵地消耗战相比,作战胜负的决定因素不再是人和物的损耗,而是置敌于无法抵抗而放弃抵抗。这才是信息化条件下达成作战目的的基本作战形式。

机动控制作为未来陆军的基本作战形式,把陆军从阵地的桎梏中解脱出来。未来联合背景下的陆军作战,夺取胜利的关键取决于陆军部队快速反应、快速部署,并以强大的实力快速突进到敌战略纵深,夺取战略要点,控制战场和战局。首先,陆军的机动和投送将与战略性联合火力打击同时展开。这一阶段,为使陆军实现快速机动投送和进入战区,其它军种战略战役作战力量,要为地面部队免遭敌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攻击,提供可靠支援和保障。地面部队行动的重点不再是传统的阵地攻歼,而是致力于选择敌人防线上的薄弱点和联合火力突击形成的缺口,力求多点同时突破敌防御。空中机动突击部队直接攻占敌战略战役纵深防御薄弱、但具有重要价值的目标。在地面和空中突击力量突破敌防线后,根据战场态势,歼灭或绕过防守之敌,沿多路多方向快速扩张,割裂敌整体部署,摧毁敌大规模毁伤武器,夺取重要目标,占领关键地域,控制并稳定冲突地区。整个陆军作战的过程,其主体行动就是一个在联合背景下的快速反应、快速进入、机动制敌、占领控制的过程。

静态部署集中让位于动态聚能

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强调:“战略上最重要而又最简单的准则是集中兵力。”信息化条件下,“集中”的本质已不局限于克劳塞维茨从时空意义上强调的“在决定性地点上能够集中多大的兵力”,而是尽量分散配置下的战斗效能的集中。陆军作战思想适应这种变化,正由传统的静态部署、静态集中向动态部署、动态聚能转变。

以往,由于受信息传输技术和编制体制、机动能力、打击距离等限制,陆军主要依靠战场空间上的集中和规则的配置,即通过“作战队形或限制性战场几何图形等物理手段”,实现整体效能。由于信息化条件下战场侦察能力和远程精确打击能力的提高,这种静态部署形式已不适应战场生存和作战方式的变化。与此同时,未来信息化战场上,一体化信息系统的建立与运用,将使处在战场上任何部位的作战单元,都可以通过覆盖和渗透于整个战场空间的战场信息系统,实现战场信息资源的共享、互通和对战场情况的“共同感知”,各种作战力量乃至单兵和单个武器平台,都具备通过战场信息系统实时获取情报、受领任务、快速机动、灵活打击和申请支援、协同作战的能力,从而实现诸军兵种作战行动的实时一体化。

基于战场信息系统支持的陆军,将放弃以往作战力量预先编组、集中配置、呈线式规则部署的方式,而采取非线式的动态部署形式。此时,高度合成化、小型化、模块化编组的陆军作战部队,战前将尽可能以不规则、非线式、松散的形态进行部署,作战过程中根据战场态势,围绕预定或临时选定的打击目标,依托战场信息系统强大的信息互通与共享功能,使部署于不同空间、不同方位、不同地域的作战力量,实时进行效能聚合。这种部署形式,各力量单元在空间上是高度分散的,形成的态势是不规则的和非线式的,效能的聚合是瞬时实现的。

“动态聚能”是集中兵力思想在信息化条件下的新发展,其内容和形式均不同于以往的集中兵力。首先,“动态聚能”强调作战能量的综合集聚。未来联合背景下的陆军作战,由于体系对抗的特征更加突出,各种作战力量和作战单元之间的相互依赖、相互配合、相互支援的特征更加明显,如果某一领域的作战力量不足或缺失,作战体系的运行便会失去平衡。因此,在作战中贯彻“动态聚能”的思想,必须通过科学筹划,把不同空间、不同地域的机械和化学能量,与信息能量、电磁能量和心理能量集聚成综合作战能力。其次,“动态聚能”需要在机动变化中完成。由于信息化战场的透明度高,双方作战力量战场反应、机动和远程精确打击能力明显增强,相对静态的、较大规模的集中兵力易被对方发现,不仅集中兵力的目的难以达成,而且会遭敌大规模的火力袭击。因此,“动态聚能”要在多变的战场上,把握集中的有利时机,通过适应战场态势变化,灵活机动完成力量汇聚,在机动变化中释放集中的能量,达成作战目的。

“并行联动”逐步取代“顺序作战”

工业机械化大生产的特征反映在作战中,就是把诸军兵种按照相对固定的作战时序和空间,区分为前沿、纵深、后方,一梯队、二梯队、预备队,排成长长的“流水线”,按顺序投入交战。不同于“顺序作战”的“并行联动”,是指在网络化的信息系统支持下,分散部署于广域空间的诸军种部队,能够同步感知战场态势,按作战需求优化配置和使用作战资源,快速准确机动到位。各军兵种,战略、战役、战术各级作战力量,按联合作战统一筹划和分工并行作战,对敌全纵深实施能够产生整体共振效应的同时打击。

实时的战场感知、灵敏的战场机动、精确的目标打击、严密的综合防护,是信息化战场整体行动的基本要素。这些行动要素互为条件,通过战场信息系统而紧密衔接,构成一体化作战“并行联动”的闭合行动链路:基于联合战场信息系统支持的陆战场侦察与监视系统,实时获取战场情报信息,及时地向各级指挥控制系统、作战单元、武器系统分发相关情报信息;各作战部队和武器攻击系统能够共享战场态势、接受上级的行动指令,及时、全面地了解战场态势的最新变化,并根据任务的需要,实施快速灵活的机动,在机动中捕捉战机并实现动态防护;各作战单元和武器系统一旦占据有利的阵位,并形成了综合作战优势,则会在最佳时间对预定目标实施精确的综合电子、火力打击,并及时评估打击效果,确定是否需要继续对目标实施攻击及何时再次攻击。当确定新的作战任务与打击目标,或对原来目标实施二次打击时,则又进入一个新的战场感知、机动、打击行动的闭合链路周期。

在战争形态演变的重要历史时期,陆军作战思想的变革体现出了较大的前瞻性,即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探讨未来发展的结合中,超越原有的观念体系和实践,把陆军建设和作战训练推向新阶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