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缨枪 第三卷 21、盗马牵羊

学林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8/[/size][/URL] 沙英他们几个都不愿意往水井里跳,等金大蛋走了以后,沙英四下里一看,就见东屋门前有一堆木柴,木柴一旁边扔着一把板斧,西屋门前有一堆棒子,旁边扔着一个箩筐。看样子刚才有人在这里干活,听见枪声,人都跑了。 沙英说:“海龙,你和我去劈柴禾,广友、来锋,你两个去剥棒子。”各人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8/




沙英他们几个都不愿意往水井里跳,等金大蛋走了以后,沙英四下里一看,就见东屋门前有一堆木柴,木柴一旁边扔着一把板斧,西屋门前有一堆棒子,旁边扔着一个箩筐。看样子刚才有人在这里干活,听见枪声,人都跑了。

沙英说:“海龙,你和我去劈柴禾,广友、来锋,你两个去剥棒子。”各人就去忙各人的去了。

佐滕见了他们几个,问金大蛋:“小孩的,什么的干活?”

金大蛋说:“太君,小孩的,我的短工的干活。”

佐滕见海龙抡起宽刃板斧,咔咔地劈木头,剁的地上一道道深沟,干的十分卖力,笑嘻嘻地道:“小孩,你的,大大的好,大大的好。”

海龙心里骂道:“你这个无恶不作的豺狼,我恨不得一板斧劈死你。”心里这般骂着,将那木头当做鬼子的头,抡起板斧,咔的一声劈下去,尤不解恨。

佐滕又连连地夸奖他,然后又到屋里去搜查,柜子里,床底下,各个角落里都搜查了一遍,也没有搜查出什么结果。到浪金花屋里,浪金花指指床底下,手比着一个“八”,说:“八路。”吓得佐藤向后一跳,让两个鬼子进去搜查,床底下只有一把尿壶,什么都没有。

浪金花笑的哈哈的,对佐藤说:“你看你吓的那个熊样,真有八路,把你吓死。”

金大蛋说:“我媳妇逗你玩,逗你玩。”

佐藤说:“你的,逗我玩,我的和你睡觉。”

金大蛋说:“太君,太君,到前边屋里去喝酒,喝酒。走走走。”拉着佐藤走了。

浪金花在后边恨恨地吐了一口,“让八路杀了你个王八蛋才好。”她恨佐藤,也是恨得吱吱的。因为他把金大蛋的钱诓去了,把金大蛋的县长撤了。


小野一郎在屋里坐着,佐滕对他哇哇地说了一阵子,小野一郎“哈一哈一”地答应着,到西屋里去了。西屋里是一帮伪军,堂屋里全是日本人,等一会儿上菜的时候,也有好坏之分。

佐滕本是个乡下人,来到中国以后,穷凶极恶,特别能杀中国人,被提拨当了宪兵队队长。小野一郎平时连枪都不带,更不杀人,佐滕认为他无用,给大日本帝国丢脸,就把小野一郎打发到西屋里去了。

酒菜做好之后,沙英、海龙帮着端菜。先上了四个盘子,随后再上六个大豌,四六的酒席。酒是“兖州老窖”,玉液琼浆,甘醇清香。金大蛋视日本强盗为上等贵宾,好酒好菜款待。

沙英、海龙一趟一趟地端菜,丝丝缕缕的香气直往鼻子里钻,匝一匝嘴,舌头根子底下汪汪的口水。在自己家里终年吃糠咽菜,大鱼大肉一年到头吃不上一回。如今,香喷喷的鱼肉端在眼前,你说馋人不馋人。

一豌辣子鸡,端在海龙的手上,又香又辣的热气直扑到海龙的脸上,馋的海龙直呱嗒嘴。心里说,这么好吃的辣子鸡叫日本鬼子吃了,岂不是喂了豺狼,操他奶奶,不能给日本鬼子吃。这么想着,脚步就放慢了,手就痒痒了。捏一块尝尝,香啊,辣啊,辣的海龙咝咝哈哈的。鸡是小嫩鸡,嚼一嚼,连骨头都咽了。吃了第一块,还想吃第二块,吃了第二块,还想吃第三块。

沙英送菜回来,见海龙偷吃辣子鸡,怕惹出事端,就拿眼睛瞪他。海龙以为沙英也想吃,把豌端到沙英面前,示意他也吃一块。沙英不肯,海龙就捡一块肥的往沙英嘴里送。沙英真是想吃,可是,这里不是闹着玩的地方,一旦弄出麻烦来就坏大事了。海龙见沙英不肯吃,就放在自己嘴里嚼了起来。

海龙一边吃鸡一边走,又想起广友和来锋,急转身就往后院里跑,将热气腾腾的辣子鸡送给了他们俩。都是要好的小朋友,有了好吃的,不能忘了他们。回来时见沙英又端来豆腐炖大肠,海龙又想吃,沙英不让,海龙就拿眼瞪沙英,沙英也瞪他。这时,大门外走进来一个小孩,他们曾经抓住过的小探子凤鸣。

小探子站在院子里喊:“姐夫,姐夫。”西屋里走出来一个矮个头黑脸膛的人,他是警备队队长杨万山。

杨万山问凤鸣:“钱给奶奶了?家里有事吗?”

凤鸣说:“给奶奶了,家里没事。”

“你到厨房里吃饭吧”,杨万山向凤鸣使了个眼色,凤鸣就向厨房里走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