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三集 交锋 第三集 交锋 七、侠心乡谊

秋林先生 收藏 38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6/[/size][/URL] 十五、战火留情 离开长杰的陵墓后,在占东东和樱子的不断请求下,他们向山脚下的洞口找去。 路上,大郅轻轻在占彪耳边说:“彪哥,当年在长杰牺牲那天晚上我犯了一个错误呢。这些年一直想和你检讨呢。” 小玉忙用手指触着大郅:“你还有脸说,儿子孙子都在这儿你敢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顺着山路再往前一点,就到了长杰的陵墓了。圆圆的水泥墓顶,周围还围着一圈汉白玉的石栏。

占彪面对着长杰的墓碑深深鞠了三个躬,把带来的酒洒在墓前,然后闭上眼睛无语地站了一会儿。郅县长按照当地人的习惯点着了一根香烟要放在碑前,占彪眼未睁说了声:“他不抽烟。”郅县长忙把烟收了回去。

军人的泪是不轻弹的,占彪在长杰的墓前没有落泪,尽管心情是那样的激动。他绕着墓走了一圈,问大郅:“这墓是哪年重修的?”

郅县长接话道:“已经修过两次了,第一次是刚解放时,三德副司令员带人来修的。第二次是前年县里修的。两次修墓,我爷爷和爸爸都在场。”

占彪感慨道:“还记得,是袁伯那天晚上给我们送来的寿材……”

*********************************************************************

谭营长他们一听到占彪来了,屋里人全站了起来迎了出去。占彪和袁伯从院外走了进来,身后是雄纠纠纠挎着两支快慢机的强子,慢慢开着那辆显得很沉重的摩托车。

占彪向迎上来的谭营长们敬了个礼,谭营长一步上前把占彪拥抱住:“兄弟,你打得太漂亮了!快给俺们说说,用的啥战术?”

占彪有点不太习惯这种热烈的拥抱,挣脱开轻描淡写地说:“也没什么,只是先下手打他们的重机枪了,没让他们展开火力。对了,单队长,为了再次感谢游击队和新四军对我们的关照,我们给游击队的队员们送来50把手枪,打游击能方便些。”

说完他向强子一瞅,强子抬手把摩托车挎斗上盖着的军毯掀开,满满一下子的带着皮带和枪套的手枪,枪堆下面还露出手枪子弹箱的一角。

单队长和桂书记对视一眼,两人同时走过来各握占彪的一只手,桂书记点点头说:“我还是那句话,国人要都这样,中国就有救了!”单队长用力摇晃了下占彪的手抿下嘴角道:“啥也不说了兄弟,俺们以后都好好玩鬼子吧。”单队长手下的人欣喜若狂地把手枪和子弹从摩托车上搬了下来。

单队长看着摩托车发问:“你们这伙兄弟真适合打游击,刚才在山脚时我就注意找这台摩托车和那台飞车,居然踪影全无,你们把这么大家伙藏哪了呢?”

强子憨笑了下,看看占彪见无反对的意思便说道:“其实很简单啊,我们家乡冬天放红苕的地窖为了用车拉运方便是沿地面斜着挖进去的,地窖盖上没有入口,用竹筏盖上然后铺席盖草,出入是从斜坡下来进入的,挂个布帘子就行了。我们只是把那个地窖搬到这儿变成汽车库用了,就在人们能看到但又少去的山壁下面。平时把地窖和斜道都盖上,只不过盖子更结实些,人走上去都觉不出来,需要时把斜道上的盖子向侧面一移车就开出来了。现在我们都挖了五个‘库眼’了,彪哥想让我们机械化呢,说将来归队时不想抬着重机枪走。本来今天想再缴获几辆卡车没来得及。”

谭营长打内心钦佩地向占彪竖了下大拇指又指着那些手枪说:“既然兄弟这样深明大义,我当兄长的也愿意和你敝着怀交往。我明说吧,你那些重机枪可不可以支援我们两架?”屋里的新四军干部一听都渴望地看着占彪。

占彪马上点头道:“这个我们想到了,是想给你们两挺,是每连配两挺!只是这92式重达63公斤,会不会影响你们部队的灵活性啊。”

谭营长一听兴奋地举拳击在占彪肩上:“好小子,果然慷慨,果然义气,没让我白张一回嘴。哈!6挺鸡脖子!全新四军我的家底最厚实了。我呀,大不了向你学习挖个枪库啊。对了,那我看这样,老弟你就好人做到底,我的人没有会摆弄这玩艺的,我给你留下一个排给我培训一下,一个月后连人带枪接走。如何?”

占彪一听看了一眼强子,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了头。单队长一看忙说:“把我的人也带上几个吧。”

占彪对单队长说:“你们游击队用重机枪不太方便的,我给你们准备了6挺,是轻机枪,你随时可以派人去取。”单队长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看下桂书记,桂书记笑着点点头,颇为感动地赞道:“中华儿女,侠心义胆啊!”谭营长高兴地搓着大手转头问袁伯:“袁伯有酒没有,太开心了,我们庆祝一下。”

占彪又向强子一招手,强子像变戏法似的掏出两瓶洋酒来。占彪接过来,但没有给谭营长,而是递给了袁伯。占彪郑重地向袁伯敬了个礼说:“袁伯,送您两瓶薄酒不成敬意,还有事想请袁伯帮忙。”

袁伯接过酒来呵呵道:“占班长啊,自从你们去年留在山上我们就知道你们不是坏人,你们一冬天没进村打扰我们,而且几次帮我们打鬼子,救老乡。这次你又劝说我们把百姓疏散,还把俺家俩丫头接山上保护起来,我们还有什么帮不帮的,乡里乡谊了嘛。快说说,有啥事?”屋里众人都静了下来看着占彪。

占彪眼圈发红,沉默半晌后低沉地说:“那袁伯,能帮我们找一具寿材吗?我的八师弟长杰这次……”大家一听都肃然挺直了身子。袁伯正色道:“他彪哥,你还要节哀,这打起仗来哪有不伤人的。你师弟是为保家卫国阵亡的,是为国捐躯的烈士。你放心吧,还真有一口现成的柏木棺,一会套车给你们送过去。”

当晚,抗日游击班的全体士兵在山脚下为长杰举行了葬礼。占彪师兄弟八人祭送老八长杰,小宝在前面当着司仪。月光里,哀风阵阵,满天星斗似乎格外明亮在为英雄送行。

占彪师兄弟出来当兵后就很少论排行了,这时按着排行站在长杰墓前。老大占彪站着最前面,身后是老二小峰和老三成义,第三排是老四刘阳、老五强子、老六正文、老七二柱子和老九三德5人。八挺92式重机枪分两列摆在旁边。

再后面是谭营长、桂书记、单队长、迟玺和袁伯五人站在一起默立着。他们刚刚在靠山镇旁也安葬了牺牲的新四军和游击队战士,为烈士们修了坟。

大郅领着参军一个月的24名新兵列队站在后面。今天这一天的鏖战24名新兵居然没有一个受伤的,这也是占彪创造的一个奇迹。打过今天这一仗后,他们再不是新兵了,他们也实现了一种蜕变。他们都开了枪,投了弹,闻到了硝烟,见到了鲜血……他们每个人都亲手打死过日兵了。小玉也站在这个队伍里,紧紧依在大郅身边。

最后面分着三列整齐地站着前来学艺的新四军一个排的战士,站在前面的精瘦汉子是排长叫彭雪飞,刚才已和占彪师兄弟正式见过面了。

随着小宝轻轻一声:“为长杰鸣枪送行——”,占彪八人冷着脸挂着泪缓缓走到重机枪前,每人在一挺重机枪前站定,枪上都插着30发子弹的保弹板,枪口斜向天空。八人相继蹲下后,占彪长呼一声:“长杰——你一路走好——”然后紧握92式重机枪的八字手柄扣动了板机,后面七人同时随呼“长杰走好”也扣动了板机。八条火焰吻向了天空,每人30发弹板连射而空。

夜空里这枪声格外响亮厚重,带着控诉和愤怒,传遍了方圆几十里,震得县城里准备第二天去收尸的松山和吉野心惊肉跳,面色更加阴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