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二十九章 兴山之变 第一节

gazelle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房陵,新城郡太守府。申耽正坐在堂中沉思,偌大的厅中只点了他面前一支灯烛,火光映在他的脸上,如鬼怪般狰狞可怖。 侯知远则侧着身子坐在他对面,也是一言不发,两人同时盯着案上的一张信札已有两个时辰了。 还是侯知远打破了沉默,他躬身道:“实在不行,卑职就亲走一遭?”语气中透着试探和一丝不易察觉的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房陵,新城郡太守府。申耽正坐在堂中沉思,偌大的厅中只点了他面前一支灯烛,火光映在他的脸上,如鬼怪般狰狞可怖。

侯知远则侧着身子坐在他对面,也是一言不发,两人同时盯着案上的一张信札已有两个时辰了。

还是侯知远打破了沉默,他躬身道:“实在不行,卑职就亲走一遭?”语气中透着试探和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情愿。

申耽斜了他一眼,仍是不吱声。侯知远开始出汗了,他知道,自兴山之耻后,自己在申耽心目中的地位急剧下降,已经从以前的言听计从沦落为看别人眼色行事了,而让他看眼色的那个人,就是从一个小小军侯一跃升为破虏军司马的王如。也不知太守看中王如哪儿了,王如不但长相瘦小枯干,其貌不扬,而且年轻气盛,好夸大其词,最重要的是,他只是庶族出身,哪比得上自己世代名门?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要想保住自己的地位,还得继续对申耽表示忠心才行。毕竟,侯家那一族人还都得指望自己啊。

想到这里,侯知远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挺直腰杆,气宇轩昂地说:“恳请府君大人允许知远前往兴山处理此事。”

其实申耽心中等的也正是他这句话,因为兴山之事,是侯知远的主意,现在已到关键时刻,你再龟缩在后面,如何能行?见侯知远应诺,他脸色当即开始由阴转晴,温言抚慰道:“知远若去,吾却放心。凭汝这张利口,定能马到成功,至时吾定为汝申明朝廷,富贵只在目前。”侯知远再拜道:“全凭府君栽培。”

申耽又道:“知远此去,事关机密,不宜多带随从,就让一小队亲兵护送吧。”

侯知远心里大骂“老滑头”,因为他知道这次去兴山凶多吉少,是以申耽不想投入太多兵力,但是,虽然自己答应了此事,也需多要筹码才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安全。

他想了想,躬身道:“若兴山事成,当需我军为后备,才能达到最大效果。府君大人可否将破虏军推进至兴山一线,以为接应?”

申耽眼神闪动,立刻知道侯知远这是在讨价还价,他明白铁山军不好惹,但为了安慰一下侯知远,使他尽心尽力地完成使命,申耽还是在口头上答应了侯知远的这个要求:“知远所言极是,我即刻命令丰谋将防线推至兴山一带,你就放心去吧,我是绝不会放弃自己的智囊的。”最后一句话又给侯知远扣上了一顶“智囊”的大帽子。

侯知远虽知道申耽的话不可信,但目前已别无选择,遂谢恩退出。


兴山,原属秭归,后来才一分为二,南部仍是秭归,北部即新成立的兴山。县治包括大巴山的西南部、黄连山的西部和香溪河流域北部,境内几乎全是山地,且林木茂盛,沟壑纵横,地势十分险峻。县城东几十里处有一高岭名火石岭,因盛产火石而得名,所产火石行销天下。但近来形势却不太好,因为有一群自称“绿林义军”的猎户占据了山岭,封锁了各进山通道,并且屡次打败前来征讨的官兵。这帮人的首领,就是绰号“抓地虎”的兴山第一猎户皇甫松。

兴山境内约有人口一万左右,绝大多数世代以打猎为生,近几年来,由于战事频仍,皮毛等物销售渠道不畅,致使猎户们生计困难,常有小股义军啸聚山林,但都没形成气候。

自姚远任宜都郡太守后,特别是实行对蜀毛皮贸易以来,猎户们的生活有了一定改善,但政策的执行却出现了问题。本来宗预下达的命令是让猎户们以毛皮代替粮食缴纳赋税,但到了兴山,却变了样,被兴山县令朱忠改成猎户家的全部毛皮都要由县衙统一收购,而且价格压得极低,但转手卖出的价格却很高。其中差价产生的利润,都被朱忠等人独吞了。这就激起了民愤,本来一开始揭竿而起的只有以皇甫松为首的一百多名猎户,但朱忠怕自己的罪行暴露,压住不报,自以为只要出动县兵就能把义军们镇压下去。但接连几次“剿匪”却都被皇甫松打败了,于是义军声势大振,可以说是应者云集,不几个月的时间,就在火石岭聚集了七八百人的队伍,由于皇甫松纪律严明,又有“杀富济贫”的古风,附近的村民也都抱着同情的心态,暗地里资助义军,兴山县遂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县城在义军的威胁下也岌岌可危。

姚远是在接到急报后快马赶回秭归的。此时,陈震和魏延已经率一半铁山军随刘备入蜀,宜都剩下的铁山军有五千多人,由新任宜都郡都尉薜丰率领。

一回到府中,他就沉着脸,把宗预、盖顺、薜丰、张举等人叫了过来。众人还从没见姚远脸色这么难看过,全都立在堂中,谁也不敢落座。

宗预最为局促不安,他心知,无论是谁的过错,但政事由自己负责是毫无疑问的,朱忠也是奉自己的令行事,虽然执行时变了形,但自己也难逃失察之责。于是,他迈前一步,施礼道:“都是属下失职,请府君治罪。”

薜丰也忙道:“属下身为都尉,郡内治安混乱如此,罪责难逃。”其实他刚接任都尉之职不过几天,如何能承担责任?

姚远道:“为今之计,非是争论责任在谁,应速速拿出解决方案来。德艳不必自责,此事与你干系不大。”

盖顺道:“贼势已成蔓延,不早作打算,将殃及临县,不如且发一文,免去宜都郡一年徭役,以安民心。”

姚远点了点头,道:“此事由德艳先行办理,承德草拟一疏,上报军师知晓。”

薜丰道:“属下可否率铁山军即刻前往弹压?迟则恐县城有失。且飞奴军报言,申耽已遣破虏军推进至兴山一线,倘其趁火打劫,实为心腹大患。”

姚远道:“事关重大,吾当亲往。”

他抬手阻止了众人的进谏,冲门外大声道:“奚里,让亲兵们速速扎束整齐,我们这就出发赶往兴山。”

奚里跨进门来,全装贯束,施礼道:“回府君大人,亲兵们已准备完毕,但听将令!”

姚远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对薜丰道:“吾与亲兵们先行一步,文郁率铁山军随后跟进,不得有误。”

薜丰急道:“兄长荷国之重,轻履险地,一旦有失,将动摇全郡根本。万万不可!”

姚远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薜丰默默施了个礼,快步出门准备去了。

姚远走到张举面前,上下打量着他因劳累而略显削瘦的身材,轻声问道:“子纯可知本府今天让你来何意么?”

张举道:“想必因郡中兵力单薄,有用得着屯兵之处。”

姚远道:“正是此意。现铁山军全军将赴前线,郡中治安就要托付子纯了。”

张举神色不变,铿锵有力地答道:“请府君放心,有张举在,就有宜都郡后方在!”

见张举就要告辞,姚远叫住他道:“子纯记住,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严密控制住朱忠的住宅,只许人进,不许人出。”张举应诺,快步走出去了。

临行之时,盖顺提醒姚远道:“兴山之事有些蹊跷,先生需提防申耽混水摸鱼,于中取利。”

姚远闻言心中一亮,知道盖顺说的极有道理,极想带他一块到兴山去,心中反复权衡了几遍,还是说了一句话:“府中之事,有劳承德了。”因为他知道,宗预虽为理政干才,但临机应变确不如盖顺,在这非常时期,太守府中有他两人坐镇才能让人放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