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京京——金陵双雄》 第六集 12月17日 大闹夫子庙 第三十六章 一路施救杀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


第三十六章 一路施救杀敌

车撞日兵后楚绍南一直没说话,这时他对燕京说:“京京,我们走点小道,看看街巷里的情形。”

燕京吩咐张铁成,到前面的街口向右拐:“我们从明御河路过八宝街上龙蟠中路然后沿长乐路到夫子庙。”

胡大奎缓解下刚才的紧张空气说:“京京你可是南京的活地图啊。”

刚拐进明御河路,张铁成不由得慢下了速度,只见街口一棵大树上钉着一个身无寸缕的年轻女孩儿,两只手高举手心被两颗大钉子高高钉在树上,乳房被剜去,露出了肋骨,小腹被剖开,肠子都流在身前。树上还钉有一张木板,上面写着:“不从者!”

树旁还仰着一个女尸,下身里插着一个粗粗的树棍。

众人都呼呼地喘着气没有作声。

车开到八宝东街,突然看到一个老太太跪在门前怀里抱个孩子在向天哭着磕着头,地面咚咚作响,老人的头上磕出了血。

梦绍南说:“停下,问问怎么回事。”这是他们在安全区外很少看到的活着的老百姓。因为现在安全区外的城区已经是十室九空了。

燕京先过去问道:“老大娘,我们是国军,你家里怎么了?”

老人老泪纵横也没有睁开眼睛,还是在磕着头,也不管对方是谁,哭诉起来:“日本皇军在里面,三个人在弄我的孙女啊,还逼着我儿子和儿媳妇按住我孙女的双脚,不然就杀这个孩子……作孽呀!老天,作孽啊!”

楚绍南在旁边脚步都没停,直入院内,张铁成留在车上。

踹开房门正看到两个只穿上衣的日兵用枪逼着脱下衣服的父亲趴在奄奄一息的女儿身上,父亲不从被一个日兵一刀刺在腰上,刀尖透了过来。另一个日兵正压在那女儿的妈妈身上。

三个日兵被踹开门进来的四个军官吓得都蹦了起来,腿间的那团丑恶在晃着。一个日兵反应挺快,敬了个礼就说:“几位太君在哪里住,晚上我送去几个花姑娘。”

罗维汉手急眼快拣起了强奸妈妈那个日兵扔在一旁的三八大盖,用刺刀对着三个日兵。楚绍南干脆没说话,拔出双枪,三声枪响三个日兵都嚎叫起来弓着腰捂着下身,枪都扔在地上,胡大奎也拣起一只上着刺刀的枪来。

楚绍南眼光似剑扫了一眼转身就出去了,燕京忙扶起那个妈妈披上衣服也走了出去。留下胡大奎和罗维汉,刚出门口鬼子的尖利的嚎叫声传了出来但瞬间都没声了。


车开上了龙蟠中路了,燕京告诉张铁成三人:“我们这里还有个军用战备洞,叫惜春阁。”

张铁成戏说:“没想到这金陵十二钗在今天救了我们这么多人。”

胡大奎则说:“等打完仗了我要重读《红楼梦》。”

刚拐上长乐路,看到一小队30多日兵荷枪实弹向一个小学校跑去。领头的是一个中国人,后面跟着几个伍长还说着韩国语。

楚绍南忙令张铁成:“跟上去,问问。”

车开到带队的小队长身边,车缓缓地跟着胡大奎用日语问小队长:“前面有什么情况?”

小队长缓下脚步指下中国人说:“他举报这个小学校的二层楼房里有16个带着武器的支那兵。”

那个看上去很穷酸的中国人过来媚笑着补充着:“他们这些人是中国的川军,还穿着裤头,打着绑腿呢。我刚才给他们送的水。

燕京用汉语问他:“你这么做想得到什么奖赏?”

那人讨好地说:“我不要什么奖赏,我是皇军驻南京情报机构的情报员,前段时间一直给皇军的飞机打信号弹来的。”

楚绍南几人都狠狠地看了他一眼,标准的汉奸啊。日军轰炸南京有时目标很准确的,有次宪兵队的驻地被炸,死伤上百名精兵。从8月15日开始轰炸到现在,平民被炸死了数千人,房屋倒塌无数。

楚绍南对日军小队长说:“你们快快地去吧,一会我回来给你们照相。”

看到日军旁若无人地进入小学校,楚绍南告诉张铁成:“快去惜春阁取机枪。”


这里离江宁路口的惜春阁非常近,不到二百米。燕京领众人进了惜春阁洞。楚绍南没让张铁成三人欣赏这个洞,直接领大家到放枪的洞舍:“这里有三挺机枪,我们要把这个小队的鬼子收拾了,把这批川军接到这里来。你们谁抱机枪?”

燕京和胡大奎、罗维汉二话不说一猫腰一人一挺。张铁成说:“我是鼓捣炮的,我还是用短枪吧。”

胡大奎说:“啥时弄具小炮来你给我们表演一下。”

楚绍南嘱咐大家一句:“把弹匣带够,还有,争取把那个汉奸捉回来。”

吉普车开回小学校时,日军已分三面围着小学的校舍,正在往二楼的窗口射击着,这个小学只有一栋二层教学楼和操场旁的食堂和厕所。教学楼的房盖大部都被炮弹掀开了,可能这正是没被日军细细搜查的原因。二楼上不时有回击的枪声。那个汉奸和日军小队长站在一起在树后面喊着话。回击的子弹大都是冲那个汉奸打的,说明人们对出卖是多么地愤恨。

楚绍南一看笑了:“正好,三挺机枪一人负责一面,同时开火。”

三挺机枪对付三十名没有防备的日军是很容易的,像一阵旋风般解决了战斗。张铁成直接冲着日军小队长冲过去,两枪击中小队长,捉住了那个汉奸。楚绍南站在吉普车上端着双枪严密控制着场面,保护着冲上去的四人。按他的枪法,全体日军都在他的控制范围中。但那四人却没有给他开枪的机会,胡大奎几乎只扫了一梭子10多个日军便都放倒了。

楼上的川军都下来了,共是16人,是个少尉排长领队。他们在这12月的寒风里还穿着单衣短裤,饿得直打晃。那排长过来向楚绍南敬礼说:“五十七军112师39团三营六连少尉排长马向东。”他接着说:“我们这些天看到日军在天天杀人,出去也是死,莫不如躲在屋里或许能杀死几个垫背的。”有几个川军士兵在毒打着那个汉奸。

楚绍南回过礼后握着他的手说:“你们是坚强的军人,是国军的骄傲,大家快去换上日军的服装和全套装备,我们要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

这时突然一声枪响,只听日军死尸堆里的日军小队长“啊”地惨叫一声,半欠起的身子倒了下去,手里指着楚绍南的枪也掉了下来。原来张铁成没打中他的要害,让他在苏醒后想顽抗一把,却被飞来的子弹一枪打中。

大家寻找这声枪响的出处,从操场旁的食堂里出来一名国军军官,很疲惫向这边招着手,身后出来一个少校,还有一只黑色的黑贝大狼狗。

燕京和胡大奎跑过去,原来食堂里有个地窖,里面满满地藏着24名宪兵团的宪兵。怪不得刚才那一枪打得那么专业。

20多名宪兵拥着那个少校走过来,楚绍南迎过去一个敬礼:“上尉参谋南南,来接大家。”

少校一个立正说:“我们都看到了,你们是英雄好汉。本人是宪兵团少校营长洪彬,愿听南南指挥。”

实在是不能再巧了,刚才的日军是三个班的兵力,一个班13人加上小队长共40人,日军一个小队全员应该是54人,是那个掷弹筒班没有跟过来躲过了一劫。而这边宪兵和川军加起来也正好是40人。转眼之间,一个新的“日军小队”成立了。但武器却明显增多,机枪就是六挺。那24名宪名除了人手一只三八大盖外,腰上都别着一把手枪。川兵也是背着三八大盖,手里还提着汉阳造。

胡大奎指挥众人把40具日军尸体都拖到教室,把食堂里能找到的豆油和学校的桌椅等易燃物都堆在一起,一把火烧了起来,黑烟也汇入四处燃烧的南京城的上空。后来有人数过日军入城仪式那天全城有14处大火,可能就包括楚绍南这堆火。

一个列队的日军小队随着吉普车出了学校,生的希望给大家注入了精神。那只黑贝也被宪兵们牵着,洪彬说:“多亏这只狗一直在食堂晃,日兵没太敢细搜。”

汉奸被押在车上,燕京把他的眼睛蒙上了,他嘟囔着和汉奸说:“你小子要是看到了我们去哪里,你就死定了。”

全队进入了惜春阁,官兵们都放松下来。宪兵们守着食堂基本没有断粮,但川军十多人却三天没有吃东西了,真不知他们又冷又饿地在没有房盖的教室里还能挺多久。而他们两队又都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燕京和胡大奎、罗维汉先把身上带的炒米和压缩饼干分给他们,然后又急忙组织他们点火做饭,有做大米饭的,还因为面多宪兵们开始烙饼。

楚绍南忙把洪彬营长和马向东排长叫过来,告诉他们外面的大致情况,任命他们为南京战时特别队第九小队的正、副队长,嘱咐他们保证安全为大家服务。并告诉他们负责审问那个汉奸,挖出日军在南京的情报机构。洪彬和马向东都立正接受了任务,洪彬补充一句:“把那个汉奸和黑贝放在一些,让狗看着他。”

楚绍南然后和洪彬、马向东说:“我们还要出去闹闹今天日军的入城仪式,你们先好好休息。”

洪彬少校说:“用不用我们挑几个人跟你们去?”

楚绍南回答说:“现在先不用,你先把这些人里有没有枪法好的,会日语的,会开车的……,会各种技能的都给我统计出来,日后都会用上的。”

洪彬哈哈一笑:“你这几条本人都具备,其它人会日语的没有,但会开车的有十多个吧。枪法都还可以,今天在地面值班的叫程晓乐,就是个神枪手。哦,还有十几个会国术的。”

马向东说:“我们也有两个会国术的,我也玩过十多年的。”

楚绍南高兴地说:“那太好了,我们一会要闹一闹夫子庙,需要的时候要回来搬兵的。”

这时,大米饭先做好了,大家就着咸菜饱餐了一顿。洪彬再三要求出战:“南南,京京,我这几天猫在地下表现得太差了,和你们相比,真是愧对宁城父老……”

楚绍南感慨地拍了下洪彬的肩:“国人皆如此,何惧倭患乎!换上日军少尉的服装吧。”

洪彬高兴得也拍拍楚绍南的肩:“我这身不就是小队长的皮吗?”

燕京笑扯着他身上的几个枪眼:“这洞太多了,而且还小,这边还有几套日军的军官服,是我们12号扒下来的。”

下午一时正,南京战时特别队六人小组向大家告别出发了。目标,夫子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