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黑道权欲财色之舞--《天诏》 (十六) (十六)3

鹤鸣悠悠 收藏 2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size][/URL] 周子敬疑问:“你这样做,劳动局没找你麻烦么?” 郑天龙下意识地表现出狂傲的神态:“他们到我这里来只图喝个酒,如果敢找麻烦,连酒都不给他们喝。” 周子敬无言以对,思忖片刻,忽然游离话题:“老郑呵,前些年有个日本电视剧叫做‘野麦岭’,你看过么?” 郑天龙困惑地摇摇头。 周子敬说:“那个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


周子敬疑问:“你这样做,劳动局没找你麻烦么?”

郑天龙下意识地表现出狂傲的神态:“他们到我这里来只图喝个酒,如果敢找麻烦,连酒都不给他们喝。”

周子敬无言以对,思忖片刻,忽然游离话题:“老郑呵,前些年有个日本电视剧叫做‘野麦岭’,你看过么?”

郑天龙困惑地摇摇头。

周子敬说:“那个剧表现的是日本战后复兴经济时期资本积累的过程,剧中的资本家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劳动力成本,也是从偏远贫困的农村招募工人,给予非常低廉的工资报酬,却逼迫他们从事长时间繁重的生产劳动,以达到企业利润最大化的目的。”

郑天龙听出周子敬在指桑骂槐,脸色十分难看。

周子敬突然加重语气:“老郑呵,我们是共产党,不是资本家!”

郑天龙如遭雷击一般浑身打个冷颤。

万主任也似有震动。

齐伟却是情绪激昂。

“这个问题很严肃,你老郑要重视。”周子敬板着面孔。

郑天龙假意顺从地点点头。

“好了,咱们言归正转吧。”周子敬收住话题。

在座各位洗耳恭听。

“我们今天来,主要是为了企业改制的事情。”周子敬道出主题,“老郑呵,你们原来搞的改制方案我看了,但是,我这个新局长不能搞官僚,不能不做任何实际核查就在别人搞的方案上签字。所以呀,就要重新走一遍流程,也就是说,从第一步资产评估开始重搞改制方案。”

郑天龙大吃一惊,这个周子敬果真是来者不善,一招直戳要害。原以为,自己搞的改制方案已然是生米煮成熟饭,只欠伸手揭锅的最后一道程序。既使周子敬有所异议,也不过就是在具体数字上进行纠缠。如是那样,韩市长在上面压一压,自己在下面挤一挤,最多作一些象征性的让步,也就可以大功告成了。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周子敬居然借新官上任为由,要另起炉灶,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且不说具体方案的指向,就是清产核资和资产评估这二项躲不开的程序就会让自己原形毕露,不仅原来的美梦会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很可能会由此引火烧身,惹来灭顶之灾呵!

郑天龙强作镇静:“周局长,没有这个必要吧。先不说重搞方案劳民伤财,就是原来的方案也是上了市常委会的,韩市长和其它一些领导同志都给予了充分肯定。如果我们推翻重搞,怕是不好交待吧?”

“没有什么不好交待。”周子敬反驳,“只要我们工作程序正常,只要我们搞出的方案附合实际,任何人也要实事求是嘛。”

“韩市长亲自指示我只是补充些材料,并没有说要推翻重来。”郑天龙不得已搬出了自己的后台。

周子敬轻描淡写:“韩市长那么高层的领导是抓大事的,如果这些具体工作也要韩市长操心,那我们这些人就是失职喽。”

“不管怎样,我们也不能违背韩市长的指示呀。”郑天龙以势压人。

“老郑,你这个说法欠妥。”周子敬沉下脸色,“且不说你同韩市长之间不存在直接的工作关系,既便有沟通渠道也只能是一知半解。你不可能全盘了解上层领导的真实意图吧?你根据什么判定我的做法就是违背韩市长的指示呢?我同市领导商议的某些决策没有必要向你汇报吧?况且,我还是市委常委嘛!”

一连串的斥责既冠冕堂皇又义正辞严,让郑天龙如鲠在喉有苦说不出。

这个周子敬实在厉害,讲官话也讲得如此无懈可击。这家伙抓住了自己不敢公开暴露同韩市长私人关系的弱点,又利用职务层次的优势,大而化之地罩住了真实的内情,寥寥数语就把自己置于欲诉无语、欲争无力的窘境。

郑天龙阴郁地垂下头。

“你们还不了解我这个人。”周子敬缓和了口吻,“在工作上我是不含糊的,要我闭着眼睛签字是不可能的。因此,改制方案必须重新搞,要搞得明明白白。”

郑天龙沉默不语。

周子敬正重道:“企业改制是我们进行经济改革的必由之路,中纺集团是我们搞企业改制迈出的第一步,要改出成效,改出经验,要为我们中州市数百家国营企业改出一条成功之路。因此,国资局专门成立了企业改制办公室,委派齐伟同志挂帅,负责具体指导和参与企业的改制工作。”

郑天龙又吃一惊,这个周子敬真是环环相扣,步步紧逼,不仅仅理直气壮地发号施令,还设立了专门机构直接参与企业改制的具体操作。最他妈的令人头疼的是,偏偏派出齐伟这头犟驴任此要职。面前的局势已经十分明显,周子敬是举着明晃晃的利剑要拿自己开刀呵!哼哼,你这个外来户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老子在中州是何许人也,想搞我的名堂那是太岁头上动土。走着瞧,鹿死谁手未必可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