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中的四位灰色将星

朝鲜战争是美军战史上不堪回首的一页。在这场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没有捞到任何好处,反而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其中包括几名将军的被俘与丧生……


“第一俘虏”:迪安少将


在志愿军和人民军所管辖的庞大战俘营里,享有“第一俘虏”美誉的是美王牌24师师长迪安少将。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李承晚军在人民军的打击下溃不成军,望风而逃交战双方几乎变成了猫捉老鼠的游戏。这样一支不争气的“鼠军”让后台的美国老板们坐不住了,迪安少将就是其中的一个。远在美国的他急得坐卧不宁,几次三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7月3日,机会终于来了,时任美第24师师长的迪安奉命率领24师出征。他的主要任务是:在尽可能远离釜山的地方阻止住朝鲜人民军的进攻,以掩护麦克阿瑟的“大赌博”——仁川登陆。出征的誓师大会上,迪安少将踌躇满志,讲得唾沫星子乱飞,叫嚷着要“为韩国军队的指挥官做出榜样。”然而,到了战场上,迪安才知道他的大话讲过了头,这支曾在太平洋战争中由新几内亚转战到莱特,由莱特挥戈吕宋,以英勇善战闻名于世的王牌部队,在朝鲜战场上却毫无王牌军之相,与英勇的人民军刚一交战,便一败涂地。起初雄心勃勃、大言不惭的迪安很不争气,当士气低落的韩军都翘首注视着他时,这名“斗士”的表现却令人大跌眼镜。在大田战斗中,迪安及其麾下第24师被人民军包围,一场激战几乎导致全军覆没,迪安本人也在8月25日成了朝鲜人民军的俘虏。


大田战斗结束后,美军以为迪安少将已经阵亡,遂于1951年2月16日授予其殉国荣誉奖章。当迪安被授予这枚奖章时,“殉国”的迪安却正置身于战俘营里。三年后,双方停战交换战俘,迪安得以“复活”,于1953年9月4日在板门店被朝中方面移交给美军。“复活的俘虏”事件马上轰动了美国,日本的《朝日新闻》当即以《迪安少将在平壤收容所喜出望外的迪安夫人》为标题报道了此事。回到美国后,迪安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颇有感受地撰写了一本自传《迪安将军的故事》,一时还成了美国的一部畅销书。


凋谢的“虎头狗”: 沃克中将


“虎头狗”沃克中将在朝鲜战争爆发后,被麦克阿瑟任命为美第8集团军司令,前往朝鲜负责指挥驻朝美军,并被授权指挥韩国陆军。他在朝鲜战场坚持了半年时间,华盛顿打算晋升他为上将,但他没能等到这一天,就步了他的老上司巴顿将军的后尘,在车祸中丧生了。


沃克在一战中曾担任机枪连连长,并因建立了战功而得到破格提升。在二战中,沃克曾在巴顿将军手下供职,先后任第20军军长、装甲军军长。作为战术家,他在欧洲战场曾获得了“攻势权威”的美名,并被冠以“虎头狗”的美誉。美军还以他的名字为M—41轻型坦克命名,称这种性能良好的坦克为“沃克虎头狗”。


可在朝鲜战场上,沃克将军的运气却不那么好了,在他担任美第8集团军司令官的半年时间里,他的人员数量几乎是对手的一倍,而且拥有空军、炮兵、坦克等优良装备和强大的后勤补给的绝对优势,却几乎处处被动挨打。幸运的是他守住了釜山,配合了麦克阿瑟的仁川登陆,为此,美军又送给他一个“守势权威”的称号。但就是这位“守势权威”,在我志愿军的强大打击下却一筹莫展,甚至不知道把战线退到哪里。在我志愿军进行第二次战役时,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沃克亲自开着吉普车逃命,谁知情急之下撞到了韩国的卡车上,当场车毁人亡。无独有偶,他的老上司巴顿将军也是因车祸丧生的,而且美军也以巴顿将军的名字命名了美M—26坦克。然而,两人不同的是,巴顿将军参加的是反法西斯战争,并且看到了最终的胜利;而沃克却是作为一名因落荒而逃而丧生的侵略者被载入战争史册的。


“汉江沉尸”: 穆阿少将


继沃克在车祸中身亡之后,美第9军军长穆阿少将又成了坠机悲剧中的主角。穆阿少将是个很不走运的人,他满怀雄心壮志地挥师踏上朝鲜的土地后,连一天好日子也没过上就送了命、在抵达朝鲜的大部分时间里,第9军主要负责后方的“剿匪”,即专门对付令“联合国军”头疼的朝鲜人民军游击队。可穆阿少将也实在战运不济,他率领的整编第9军昼夜搜剿,却总是无功而返,有时还“偷鸡不成蚀把米”,被游击队打个伏击,造成不小的伤亡。极其恼火的李奇微不断给他增加兵力,甚至把第l陆战师都用上去了,仍无济于事。身为军长的穆阿自觉脸上无光,当然上司那里更没有好脸色给他看。眼见提升无望的穆阿终日长吁短叹,在夹缝中过着非常不得志的生活,在与我志愿军进行了三次战役之后,“联合国军”痛感一线兵力不足,不得不把第9军送上了前线。


但这一变化并没有给穆阿带来好运。第9军到前方参战时,正值朝鲜战争转入阵地战时期,闲来无事可做的穆阿一日心血来潮,乘坐直升机前往战场视察,却因座机发生机械故障,坠落在波涛汹涌的汉江中,穆阿的死在美国朝野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并进一步激发了国内的反战浪潮。虽说穆阿既没有沃克中将那样大的“战功”,也没有他那么大的名气,在朝鲜战场上充其量只能算个配角,但他毕竟是“联合国军”中屈指可数的“将星”里面的一颗。这位“灰色将星”生前很不得志,死后却牵动了国内同胞的厌战神经,也算是为结束朝鲜战争尽了自己的微薄之力。


“孤鬼游魂”: 金白一少将


在“联合国军”损失的四名将军中,沃克与穆阿虽然丧生,但还能落个全尸;相比之下,韩国名将金白一的下场就更惨了。金白一少将是一位韩国将军,毕业于伪满洲国军官学校,在朝鲜战争开始时,任韩国作战局上校局长。朝鲜战争爆发后,这位局长以其出类拔萃的军事素质得以扶摇直上,美军仁川登陆时,他已登上了韩国第7军少将军长的宝座,并被授权指挥东海岸的韩国军队。由于他较有胆识且作战勇敢,所以颇受美国老板的青睐,因此在作战行动中也能经常得到美军舰炮和舰载机的支援和海军的补给。鉴于这些有利条件,金白一在韩国的几名将领中最是春风得意,前途无量,这位将军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在等着他。


“虎头狗”沃克中将毙命后,继任第8集团军司令官的李奇微为了破坏中朝人民军队的春季攻势,决定发动“狂暴行动”先发制人,企图通过破坏中朝军队的作战准备来达到阻止中朝军队进攻的目的,可事与愿违,足智多谋的彭德怀已洞悉其奸,将计就计地制定了战役方案,给“联合国军”以沉重打击。这次“狂暴行动”行动的结果是美军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仅未能达到作战企图,反而搭上了金白一少将这个得力的助手-正是在这次“狂暴行动”的准备过程中,金白一在亲临一线布置作战任务时,其座机突然从三千多米的高空坠落下来:在轰然巨响和冲天的烈火中,金白一少将也随之灰飞烟灭,尸骨无存。事后,韩国军方想收殓一点金白一的尸骨为他料理后事,但百般搜寻却连一点残骸都未找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