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不笑生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几天之后的一个清晨,得到通知的朱聿键带着自己的人来到了码头之上。五艘“怒潮级”护卫舰停在码头之上,而宇文绣月已经带着自己的手下候在码头之上。

“三爷!请上船。”宇文绣月见了朱聿键依然是旧称呼。

“请”心情不怎么好的朱聿键简单的拱拱手、点点头,稍稍寒喧了几句算是打过招呼,当先向船上走去,他这可是第一次登上神州军海军的“怒潮级”护卫舰。

先前看见这只小舰时,只觉得它并不如何起眼,只是形状奇怪。直到这样的小舰战败了荷兰人的战列舰编队之后,他的心中才明白这种“小舰”的威力,这才一跳上舷梯,身后就传来陈嫔与宇文绣月的说话声。

“呀,绣月妹妹,好长时间不见了呢!”

“是啊,陈姐姐我好想你呢,前一向小敏萱的‘丽人坊’里可是出了好多漂亮的衣衫呢,只是一直不曾见你……”

很快五艘“怒潮级”护卫舰来到大海之上,今个有着晴郎的天空。碧空上朵朵白云之下五艘战舰顺风在海上疾驰。

才一上船的时候,绣月抽了一小会空陪在朱聿键身边,给他说了下神州城对于此事的安排。原先护卫老城主府的一个连的神州军士兵,依然留在老城主府,并监视福州方向的动静,随时将信息传送到台湾。

同时,他们将会和王忠孝率领下的新军保持密切合作,随时出动平息一切叛乱。保证朱聿键出访期间福州城附近的安全,所以请朱聿键放心。

“那位婧雯夫人会和我谈些什么呢?”朱聿键问。

“姐姐送的信里没说太清楚,只是说要请你去两处新城市参观,至于如何谈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三爷,不和你说了,这些事好没趣,我去找陈姐姐聊天去。”

看着宇文绣月婀娜的背影,朱聿键稍稍停留了下目光。是啊,美丽的绣月在哪个男人的眼中又不值得留恋呢!

“这小子……”朱聿键骂了一句,他想骂的是岳效飞这小子把天下最好、最美的东西已经据为已有,怪不得他不想当皇帝。

“皇……三爷,你好……”下在朱聿键无聊之中,瞎想乱想之时,一旁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

“你,你是肇基!你现在……快别这样,如此引起别人误会……你父亲……”

郑肇基身上空了一件崭新的灰色海军作战服,外面是蓝白色相互配合的海军专用战甲,此时正规规矩矩的向朱聿键敬礼,依然是稳重谦和的声音。

“三爷,没事的,我父亲是我父亲,我是我。而且神州城这里有言论自由。”

朱聿键欣赏的看着他,一如当年看姜勇一般。他就搞不懂,这些优秀的战将,一个、两个全都投入到岳效飞的手下,他就那么大魅力不成。

“那你现在,你是这艘船的……?”

岸上军队,什么师、团、营、连之类的称呼早把朱聿键搞晕了,到了船上更加不知道该称呼什么样的怪称呼。

“我不是这艘战舰的舰长,我是神州军海军护卫舰队的舰队司令。这次奉军部命令撤退我们在岸上的剩余人员,另外就是护送您了。”

朱聿键大度的哈哈一笑,“撤退他们才是你的任务吧,护送我只怕才是捎带的任务呢!”

其实他这么想也没完全错。军部写的命令就是撤退老神州城遗留的神州城市民,同时护送朱聿键来岛上。而且神州军的军令书写时是有规定格式的,如果两条命令并列书写,那么就有同等轻重级别。如果分上下书写,那么下面一条不能影响上面一条的执行,好在这次是并列书写。

“肇基,在这边你感觉如何?”

“嗯!”郑肇基摸了下鼻子,对这个问题稍感难于作答。

“哈哈,不为难你了,这个问题你不答也罢!”

“其实也没什么为难的,三爷,我直话直话您也别在意。过去,我也在父亲军中待过,就我的感觉而言,福州那边待百姓与神州城相比确实是差得远了。”

朱聿键一向认为自己还称得上“爱民如子”,怎么就能得到这样一个评价呢?

“难道你们那个城主就待百姓有那么好么?”

郑肇基知道朱聿键会意错了,解释道:“三爷,其实并非是岳城主对大家有什么好的,而是神州城对百姓好,或者说百姓自己对自己好,而城主……岳城主对于无论是神州城、温州城几乎是放手的,他主要只管神州军,只管一个大的方向。只要不出大乱子,根本就很少见得到他。”

“怎么会这样?难道真如外间传闻那样,他的事全由老婆作主?”朱聿键简直不敢相信,郑肇基的话。固然他也曾听人说过,岳某人其实是甩手掌柜,他的事全都是由婧雯夫人作主的,这不犯了妇人干政的弊端么!

“不是这样三爷,婧雯夫人固然能干,她实际主要管的是他岳氏集团的事务,以及城主不在时,代城主执行一些城主交待过的事务。神州城的事务实际是由神州城市民议会自己管理,大多的事情都是由他们做决定。”

“百姓管自己,他们连官都不是,而且人多嘴杂,又怎么能管得好呢?”

“我们有官,首席执政官徐老爷子不就是城主以下最大的官了,平时大多的事情就是他来管的,再大些的事尤其是关系全城的事,还得要按议院的表决,然后他按着议院的表决来办。”

听郑肇基的话之后,朱聿键才恍然大悟一般:“哦,我知道了。他徐家的小儿子是师长,徐家老大是警局的局长,他自己又是首席执政官。哼!还说岳家小子任人唯贤,看来不过是任人唯亲罢了。他徐家的权势才是如日中天,难道这样他们也能管得好的神州城吗?”

历来家族式的贪官,在中国是绝不少的。尤其是依靠师生、裙带、关系,导致的贪案如三秋之草,再大的反腐之火烧过,来年小风一吹自然又春风吹又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