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辛这几天遇上了烦恼的事,整天摔锅撂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

在这个不大的基层派出所里,老辛最有警察气质的人。他个子不是很高,却极为壮实,可称得上是虎背熊腰,如果单挑,全所的人,包括年轻的协警,还真没有谁有全胜的把握。最关键的一点,老辛长的很凶,紫脸膛,粗眉毛,连鬓胡,厚唇黄牙,满脸的麻子,看着都让人瘆的慌。好几次,没事干的老辛穿着不挂衔的警用大衣,坐在值班室看电视,把报案的都吓的不敢进去。遇上嘴硬的坏小子,老辛一声:打他!能把对方吓个哆嗦。所以啊,老辛对只能动嘴,不敢动手的警察们,很是不屑。

但老辛不是警察,也不是协勤,他是所里食堂的大师傅。派出所每天中午总有十几口人要吃饭,老辛上午就得开始忙,蒸米煮面,炒菜烧汤,挺累的,却不落好。正式民警毕竟有些阅历,不至于和老辛过不去,联防队的小孩们可不管那么多,当面吵吵饭难吃的有,背后骂老辛手艺差的有,还有嘴损的,怀疑老辛把好吃的都藏起来,一家独享了,话传的久了,有鼻子有眼。现在,分局盖好了新办公楼,好些人员要搬过去,而新的食堂用不用老辛,是个未知数,领导们也听到了许多对老辛的评价,明白大家吃得不顺心,自然影响到工作,所以考虑是不是换个厨子。老辛不想走,这里的工资不低,活不重,关键是一家子都耗在这儿,一下失业了,真的没个着落。但这是个不善表达的人,把烦恼挂在本来就凶巴巴的脸上,让人们看得很清。

仔细想想,老辛挺难的,他家在山里,几亩薄田刚够糊口,就指靠着做饭这门手艺进城打工养家了。老辛今年有四十多岁,一儿一女,儿子刚从护校毕业,找不上工作,在所里临时干着,姑娘身体不好,还在上学,老辛的负担可不轻。过年这几天,老辛没回,把老妈接来,一家人挤在所里厨房旁边的小屋凑活着,难免把单位准备的肉食多给自家留出来点,也是能理解的。他老婆在食堂打工,给老辛洗洗菜,打打下手,一个月下来,两口挣的钱加一块,和我的工资差不多。我已是这座城市里收入不高的阶层,老辛要养活一家子,过得自然要艰辛。但就是这份工作,也不好找,当初老辛来的时候,还是托关系介绍的。这样,老辛才能干到现在,不至于像前几任大师傅,没几天就干不下去走人了。派出所的小孩们,挣的比老辛少许多,每月还得交一百块饭钱,感觉不公平,加上厨子的活,永远众口难调,所以怨气都往老辛身上撒。至于厨艺,老辛能来这儿做饭,自然不是烹饪大师,又是外地人,做不了本地口味,有人不爱吃时正常的。加上老辛不会来事,说话不中听,嫌小孩们不尊重他,有时就吵起来了。

这几天,大部分的人,都希望借搬到新楼之际,让老辛走,话越说越难听,老辛的不满也表现得越来越明显,照这个样子,老辛估计干不长久了。今天中午,看着老辛拉邋拉遢的样子,把盘子重重放在饭桌上的手法,我也有些讨厌他。回到办公室,大家都一肚子火,有人评价:一个厨子,给脸不要脸,他以为他是谁!我恍然大悟,原来许多人的出发点仅仅在于老辛的身份,是啊,如果是局长亲自下厨,哪怕再难以下咽,也会一片喝彩。其实,包括我在内的大家,潜意识里,就是这样去评价和对待别人的,是对人不对事的。老辛,真的不干了,我不会庆贺,但也不会不开心,他的痛苦,我无心分担。

我忽然觉得,如果把单位看作社会的缩影,警察的角色定位,也类似于食堂的厨子,每个人都会在吃饭时来食堂,就像有了事情要找警察一样,明知道生活中离不开这一行,却人人都想骂两句。你要面对口味不同的大众,永远不会让所有人满意,因为你的职业关切大伙利益,所以总会有人骂你;你还有些小便利,所以不管你是不是得到了好处,就像老辛是不是私藏了鸡腿,都会有人骂你。最关键的还在于,骂了你又如何,你还没混到没人敢当面骂你的份上,对大官不敢发火,你一个警察,骂就骂了,你能怎样?其实我们和老辛一样,出门在外,不过为了谋个生活,受点气也不算啥,但砸饭碗就过分了。要知道,换个厨子,你们还是要骂的,想起老辛常说的一句话:嫌我做的饭不好吃,你下饭馆去!是不是可以引申一下,嫌中国警察不好的,你们可以到美国去?!

本文内容于 2008-2-22 13:16:36 被鱼缸养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