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05/


第六回 救一个女的


12月13日,日军从南京坍塌的城墙缺口蜂拥而入,日军开始持续六周的南京大屠杀,强奸、抢劫、焚烧,注定了这个中国六朝古都的哭泣!


城里基本没有听到成建制抵抗的枪炮声了,只有稀稀拉拉国军战士作微弱的抵抗,鬼子的炮也向江边延伸。王果夫和赵同提着装了6倍望远瞄准镜的毛瑟98K狙击枪,一手拿毛瑟自来得手枪(人称,二十响)专捡小巷往金陵女子大学方向赶。

金陵女子大学由美国***八个教会1911年开始筹备,1915年在南京绣花巷临时校址正式开学。1919年夏,校长德本康夫人在美国筹集建校基金, 于1923年7月学校迁入新校。两旁建筑依坡而建,错落有致,被誉为“东方最美丽的学校”。

学校门口也没有了原来的门卫。因为毕竟是学校,王果夫得尊重!把枪支交给赵同,要他在对面的一颗大树上等,此时妇女儿童开始来到金陵女大设的难民收容所,躲避了,一个个惊恐万分,哭喊声不断。

王果夫拔腿就往里面冲。

“你是谁?干什么?这是美国人办的学校,不能进去”门口一个美国女人阻止了要进去找人的王果夫,此人就是著名的人称“华小姐”的施特琳。(救了大量的南京人)

“哦,不好意思啊,我找文理院,师范系35级的袁红”

“你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哥哥”王果夫扯了个谎。

“哦,她好像陪她的一个同学回家去看她奶奶去了,昨天走的” 施特琳知道袁红有个当兵的哥哥。

“她同学住哪?”

“城内三十四标,西胡同35号”一个走来找施特琳有事的女学生插话应声答道。

那地方王果夫知道,1933年前,国军就开始进行机械化的训练了,但仅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学员中进行,中央军校中也只有美制的水陆两用一吨小型战车两辆、法国制三吨雷诺战车两辆,只供学员驾驶训练使用,那有两个交通兵团。分别装备美、英、德产二吨半或三吨不同型号的卡车,负责运送军用物资。该团驻扎南京城内三十四标。王果夫作为留学德国的教官,常被那团长叫去喝酒,王果夫还算是那的“义务教官”呢,那是条小吃街,那胡同也去过。

找上赵同又往三十四标赶。

前面不断有鬼子和坦克进城,王果夫和赵同顾不得这些了,直往三十四标躲避着跑,到了三十四标兵营,那里已经被占领,鬼子也开始分散向两边居民房扑去,进行屠杀,强奸、抢劫、焚烧。不断有人们的惨叫声、女人的哭喊声、好几处居民房已经着火。

“不好”王果夫心想,只差没飞起来跑向胡同。

里面的惨叫声更加多了起来,很近。胡同里也有鬼子拿着枪在踹门,刚看到35号的门牌,见大门是踹开的,王果夫心中一急,打了个手势要赵同干掉前面正在踹门的那几个鬼子。自己闪身进了袁红同学家的们,刚进门,就与里面跑出来,衣冠不整的袁红碰了个满怀,倒在王果夫怀里的袁红看到是他,用哭着的声音说“救赵珊和她奶奶”

说完就软了下去,一个鬼子敞着衣服追出来,看到王果夫先是一愣。转身想往屋里跑,王果夫的特战匕首已经扎进那鬼子的后脑勺!王果夫把袁红抱到门墙后躺下,关上门。

只见一个老妇人被脱得精光,躺在床上,拉瘪的乳房耷拉在两边腋下。两个鬼子嬉笑着分别拉住两条腿把下身分开,老妇人的上半身还挂躺在床上,已经人事不省。一个鬼子的裤子已经退到了鞋跟上光着上身,屁股在那老妇人的胯下作有序的前后运动抽插,随着一进一出的抽插,发出“嗯嗯”兴奋畜叫声。

“叭,叭,叭”三声枪响,鬼子头上开花,那个在做抽插的鬼子马上身子一振,仰面向后倒,倒下的身体把孽根从老妇人身体内拔出,几乎就是同时,兴奋喷出一股白色的液体,有力的射向空中,洒落在已经稀烂的半边头部,好像嘲笑主人般,洒落在主人的嘴巴,鼻子,胸间,龌龊及了。

转到里屋,一个白花花的鬼子把赵珊压在底下,赵珊已经没力了,把头偏向一边,咬住嘴唇,高耸挺拔的乳房随着鬼子的冲击,上下抖动。刚才的枪声硬是让鬼子不愿放弃来自肉体的快感,不管它,继续在赵珊美丽性感的身体里冲击着,可见是个性欲狂的畜类。

王果夫冲上前抓住鬼子头发拉开,用刀硬是把头割了下来,提在手中。照没头的身体一脚踢倒在一边,赵珊对这些已经没有反应了,呆滞着目光,盯着墙一动不动,赤裸着身体躺在地上,完全张开的胯下,黑黑的阴毛上沾着几滴白中又红的龌龊物。

“起来,穿上衣服”王果夫对她吼了声就出了里屋。

王果夫出来叫了几声;“奶奶,奶奶”见没有反应,抓住地上的衣服盖住那满是鲜血的下体,用手探了下鼻孔,死了!

袁红和赵同这时跑了进来,看到这惨状哭着跑到里屋。

随着里屋传来的一声惨叫,赵同和王果夫跑了进去。赵珊把鬼子上了刺刀的枪抵在墙根,刺进了自己雪白的乳房里,歪倒在床沿边,殷红的鲜血顺着枪刺流出,整个下半身已经成了鲜红的裸体,殷红的鲜血在继续吞嚼周围的地板。

袁红倒跪在她身边哭叫。


“ 到江边,已经黄昏,远远看到,大约有1万来名年龄在15至30岁的中国人,被赶到靠近渡轮码头的长江边,鬼子用野战炮、手榴弹和机关枪向他们开火,王果夫赶紧把袁红按下,交代在这呆着别动。向赵同打了个手势,两人散开端起狙击枪把指挥开炮的一个鬼子少佐头部套进光圈……

十个鬼子官兵的脑袋的崩裂,鬼子已经停住了向人群的射击,开始用炮和机枪搜寻开枪的王果夫他们,靠江边的人群很多的把身子投入了长江中,能否活命看他们自己的了,王果夫他们也只能帮到这些了。

两人一起都打光了枪中的五发子弹,带上袁红沿长江边狂奔走了一里路,让袁红抱着一根找来的木头,拉着她泅水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