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洲反思金门战役:解放军唯一一次彻底的败仗

刘亚洲反思金门战役:解放军唯一一次彻底的败仗

1949年10月24日,新中国成立后的第24天,解放军28军下属3个团共9000余人渡海进攻金门,发起金门战役,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因后援不继,全军覆没。金门战役被称为是解放军建军以来唯一一次彻底的败仗。而这次战役的失败,直接影响到两岸的政治格局——直到今天仍然两岸对峙。这场战役是解放军历史上的一次惨痛的记忆,多年来讳莫如深,而刘亚洲却重提旧话,反思和总结了战役失败的原因和教训。 金门位于大陆边缘,北与马祖毗连,构成两栖性的边缘地带。金门是台湾的桥头堡,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蒋介石说:“无金门便无台、澎;有台湾便有大陆。”

刘亚洲认为,金门之战是一次两栖登陆与反登陆作战,与未来可能发生的台海战争模式是一样的。金门之战是一面镜子,暴露出来的诸多问题今天仍不同程度存在。唯有认真吸取金门之战血的教训,才能在未来可能发生的台海战事中稳操胜券,所以应该加强败仗的研究。

在刘亚洲看来,金门战役失败的首要原因是轻敌。四野第10兵团在叶飞率领下,以排山倒海之势平山东,扫淮海,跨长江,克福州,战无不胜。1947年10月17日攻取厦门,金门顿成一座孤岛。岛上国民党军队约2万人,而我军10万之众隔海虎视,根本不把金门2万残兵放在眼里。28军也轻敌,以为取金门易如反掌。在渡海船只不够,第一波攻势只能运9000士兵的情况下,就贸然渡海进攻金门。然而,蒋介石早已下了固守金门的决心,国民党军拆了寺庙、祠堂、民房,甚至用坟墓墓碑做碉堡。十几天之内,在古宁头到一点红之间宽达10公里的海岸线上,200多个碉堡耸立起来,给后来的解放军登陆部队带来了灾难。

关于解放军在金门战役战术上的失误,刘亚洲说,传统的渡海作战,有两条原则必须遵循:一、第一攻击波要具有突破防线并向纵深发展的充裕力量,对渡海工具要求甚高;二、建立稳固的滩头阵地。金门之败,就败在这两条,尤其是渡海工具。当时,蒋介石下令,派空军将大陆沿海的船只全部炸毁。台湾飞机不光炸福建的船只,连浙江、江苏沿海的都炸了,甚至炸了上海造船厂。解放军第一梯队3个团9000余人登陆之后,第二梯队、第三梯队隔海待命,眼巴巴地盼望第一梯队的船回来,可因潮汐之故,船在金门搁浅,随即被敌军全部炸沉。而第一梯队渡海之后,并无师级首长统一指挥,3个团各自为战,朝纵深猛插,没有立即修筑工事,巩固滩头阵地,结果被国民党军队击溃。刘亚洲认为,一旦“台独”势力宣布台湾独立继而发生台海战事,我军要对台作战,第一梯队登岛人数必须在30万以上,与台军总兵力大体相当,否则不足以制敌。而且,将来我军攻台,台必攻我。纵是本岛作战,台军也必取攻势。我军必须做好与台军对攻之准备。

刘亚洲说,金门之战对我军而言,另一个没有想到的因素是武器──坦克。金门岛上有一支装甲部队,共有美制M5A坦克22辆。我军指挥员都知道这个情况。但我军历来对蒋军坦克十分轻视,加之这支装甲部队始组建不久,主要成员都是从淮海战场双堆集突围逃出来的残兵败将,哪敢言勇?我登陆部队并未认真准备反坦克作战。

金门战役失利原因很多,但刘亚洲认为,对于战争中突然出现的意外情况,要给予特别重视。他说:“将来我军一旦对台作战,务必做好第三股力量以突如其来的形式介入的准备。这第三股力量可能是日本,主要是美国。”

刘亚洲断言:一旦台海战争爆发,美国必然参战。理由有四:一是21世纪美国已把遏制中国的崛起当做首选目标;二是台湾具有美国和日本不可不看重的地缘和政治条件;三是美国对台湾安全的承诺;四是美国人的价值观念使然,它如不干涉别国主权,它就不是美国。他说,我们应从美国人那里学会“枪杆子里面出主权”的道理。主权不能用嘴巴来保卫,只能用武力。

尽管刘亚洲对金门战役的检讨在军中和社会上也有争议,但大多数人认为,刘亚洲痛定思痛,重新反思这场战役,通过反思和总结教训,无疑为将来可能发生的对台作战提供了新思维。

2002年1月,刘亚洲调任成都军区空军政委,第二年底升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副政委,2004年晋升为中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