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台湾情报员的悲惨下场:大陆坐牢后回台领200万补偿金遭牢友谋财害命

一具在台北淡水河上浮起的男尸,意外揭发了一起兼职情报人员遭昔日牢友谋财害命的案件,也揭露了台湾情报员,平凡且曲折的人生路。死者蒋仁曦被发现时,颈部已被打断,身上还绑着两块总重38公斤的空心砖。但尸体和真相并没有长沉河底,尸体浮出水面后,真相也逐层被剥开……


52岁的蒋仁曦当年就读文化大学英文系,毕业后卖插班、研究所试题。他的弟弟是名通讯专才,生意失败后先于1996年被军情局吸收,之后蒋仁曦为了想在生意淡季时,兼差多赚点钱,就经弟弟介绍加入军情局。


据台湾媒体报道,蒋仁曦兼差搜集情报,前后有三年之久,约三个月出一趟任务,每次20余天。每趟任务,军情局支付经费五万元(新台币,下同,2225新元),另外按月支领两万元津贴。


蒋仁曦试用期间的任务很简单,只是去大陆搜集公开发行的地图、军事书籍,正式聘用后,军情局即指示每趟任务的地点与情搜专案,前后出了十余趟任务,地点遍及福建、浙江、广东、江苏等东南沿岸的军事港口与机场。


1999年春节期间的一趟任务,成了蒋仁曦情报生涯的终结点。


他奉命前往中共新建的M族飞弹基地,福建仙游飞弹基地勘查拍照。在仙游,他以当地农人装扮,穿得很破烂,买了台二手旧脚踏车,前后花六天时间,每天骑六十公里,展开地毯式情搜,最后判断出飞弹阵地的位置。不料,就在行动当天,他失手被捕,遭大陆判刑12年,去年七月获减刑返台。


上电视节目惹杀机


回到台湾后,蒋仁曦拿到新台币820万元保密切结补偿金,他想找个对象结婚,他想开个补习班,不过在被关了八年多后,要重新融入社会还不是件容易的事。在起步阶段,他在大陆的情报工作和牢狱生活的经历,正好成了他与社会沟通的一个素材,电视台与平面媒体都安排专访他。


有一次上超视“新闻挖挖哇”节目,当主持人郑弘仪问:“你对于这样补偿金满意吗?”蒋仁曦答说:“详细金额保密但金额可以接受。”


就是这句话,惹来了杀机。


蒋仁曦有口吃,牙齿几乎又在狱中掉光,说起话来还“怪腔怪调”,不过这一句他应该说得不含糊。台湾媒体报道,杀人嫌凶就是从这段问答中,推敲出蒋仁曦是只可以宰割的肥羊。而世事竟有这么巧,杀害蒋仁曦的嫌凶,就是他当年同在大陆监狱服刑的两名“牢友”——余顺明及洪睿志。


43岁的洪睿志及49岁的余顺明,分别在大陆涉嫌窃盗及走私枪枝,被关进福建莆田监狱,当时蒋仁曦也因为刺探军情被捕而被关到同一所监牢。


两人因经济拮据,计划把蒋仁曦的钱弄到手后,偷渡到大陆避风头。 1月2日,两人深夜以吃宵夜为名,将蒋仁曦带走拘禁及施虐,并以每天十万元的速度,将蒋仁曦存在邮局的一百万元活期存款提领一空。


嫌凶也盯上蒋仁曦一百万的人寿保险,不过由于必须有授权书且为当事人亲属才能领走存保的钱,嫌凶只好作罢,并计划杀人灭口。11日凌晨,两人在蒋仁曦身上绑空心砖,载往高架公路,活生生地将他抛下数十米深的桥下,沉尸淡水河里。


死不瞑目的沉尸最终还是浮了上来,给警方提供破案线索。迂回的案情并没有止步,警方的调查发现,两名杀人嫌犯可能也都当过线民。


其中一名嫌犯余顺明向警方供称,他在当渔民时,同时也是海军吸收的网民,后期因为当小偷被抓,与另一名嫌犯洪睿志曾偷渡往返大陆与台湾,两人都有违反国安法前科。在两岸开放的状况下还偷渡往返,两人的行为引起了台湾媒体的各种揣测。


不论是不是情报员,台湾兼职间谍和电影007占士邦打造的正牌间谍形象,相差十万八千里。


蒋仁曦当年只为了多赚点钱而当起兼职情报员,动机相当简单。而他生前只想娶个老婆及开个补习学校,这也不是什么奢望。不料,冒险收集情报所得到的补偿竟酿成杀机,梦想还没实现人就走了,兼职情报员的一生确实让人唏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