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时代,无论是在政治,外交场合,还是在战争的领域里,用间都是一项非常有价值的活动。这项活动既可能会牵涉到明与暗,真与假的问题,又可能同强与弱,虚与实的关系相一致,还可能同曲与直,刚与柔的手段相关联。



《孙子兵法》指出:“用间有五:有因间,有内间,有反间,有生间,有死间。五间俱起,莫知是道,是谓身纪,人君之宝也。”因为通过用间,进行侦察,拉拢和颠覆,往往是最有效的途径,所以,在中国史上用间的实例多如牛毛,有成功的,有失败的,实在是难以搜罗殆尽。



“因间者,因其乡人而用之。”换成现代话说,利用同乡关系去进行间谍活动,就是“因间”。当然,除去同乡关系以外,各种亲戚,朋友,同学,同事以及其他社会关系,也都是可以利用的。



元末,陈友谅约请张士城,准备协同进攻朱元璋。朱元璋为了防止陷入两面受敌的困境,决定引诱陈友谅速来求战,设伏聚歼之。所以,就派了陈友谅的老朋友康茂才写信诈降,表示愿意作为内应,并且约定在江东桥(今南京东门)会合,以呼“老康”为暗号。陈友谅接到康茂才的信后,不等张士城的回复,就急忙率领军队想应天进攻。来到江东桥后,连呼“老康”不应,方知是上当受骗了,仓促间派出万人登陆立栅。朱元璋看到陈友谅已经进入到了伏击圈,乘其登岸立栅未固之际,发起进攻。陈友谅所部将士受到水陆夹击,顿时溃乱,死伤和被俘者超过两万人,而陈友谅本人也仅乘小船狼狈逃去。



此次战役朱元璋指挥作战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利用陈友谅求战心切,骄狂轻敌的心理,彩旗了诱敌深入,集中兵力设伏聚歼的战术。特别是利用老朋友的关系去牵牛鼻子,指使陈友谅急匆匆地赶来应天。可称得上是一步十分得体的高招。与之相比较,陈友谅之所以会失败,一方面是由于过于轻敌和轻率,得康茂才一封降书就如获至宝;二是不待张士城协同作战,就冒险孤军深入敌境,企图侥幸取胜;三是既然已经发觉中计,还仓促之中仍然进攻,而不是退守再从长计议。实属鲁莽之至,大违用兵之道。不败,才是奇怪了。



“内间者,因其官人而用之。”换成现在话说,利用敌国人员进行间谍活动的,就叫做“内间”。世上人有平步清云的,有官场失意的;有廉洁奉公的,有徇私舞弊的;有诚恳实在的,有奸滑诡诈的;有心底舒坦的,有满腹牢骚的。。。。。。即使是在同一个人的心灵上,也总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矛盾。所以说,人是诸多优点和弱点,长处和短处的集合体。正是利用人的弱点和短处,权谋主题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包括政治瓦解,权利诱惑和金钱收买等活动,令他人之人为我所用。



汉初,刘邦率兵出击匈奴,在白登山被围,所部将士饥寒交迫,损失惨重,情况十分危急。这时长平向刘邦建议,进厚礼给匈奴的嫡妻,利用她的影响力来解围。刘邦的使者进予了大量金银,在她已经动心之后,又拿出一幅美女图说:“中原皇帝恐怕大王不肯退兵,准备把国内最美的女子献给大王,这是事先给大王的样图。”匈奴的嫡妻听罢顿时生出醋意,答应了汉王劝说冒顿单于退兵的请求。果然,单于听从了她的意见,刘邦得以率残部回朝。



这则故事虽然不见于正史,去流传很广。陈平用计不但发挥了重金收买的效力,还利用了女人固有的嫉妒心理,因此成功地收买到了内间。与之相近,越王勾践为复国收买吴王宠太宰嚭,秦国在攻楚战争中拉拢楚王近侍郑尚等,也都是通过内间而促进事业成功的实例。



“死间者,为诳事于外,令吾间知之,而传于敌间也。”换成现在话说,故意散步虚假消息,让我方叛逃人员知道而传给敌方,敌人上当受骗之手往往将其处死,就是“死间”。谋略者运用死间,关键在于假借叛逃人员的言行,引起敌人决策的失误,遭受损失,从而疑杀我方的叛逃人员,这在行为方式上具有借刀杀人的意思,却有比之更具深义。




“生间者,反报也。”换成现在话说,派在敌方侦察后亲自返回报告情况的,就是“生间”。它包括选派智能之士游说于列国之间,或跻身于敌国统治集团;以某种职业混入敌国潜伏下来,成为侦察敌方虚实情况而速去速回,凡此使生间更具有神秘色彩。随着科技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先进的手段使得生间者能够反复地被运用而不至于暴露,也使得“特别工作”越来越富有戏剧色彩。



“反间者,因其敌间而用之。”换成现代话说,就是收买或者利用敌方派来的间谍为我效力,称之为“反间”。谋略者运用反间计,无论是收买“双重间谍”,还是借间用间,都不过是设圈套欺骗敌方而已。



岳飞任荆东路安抚都总管时,曾经率兵去广西征讨曹成。部下抓住一个间谍送到岳飞营帐。当时岳飞正在升帐议事,部下请示,岳飞说:“暂且撤退到茶陵,等候补给。”说着假装无意看到间谍,流露出泄密发悔的神态,跺脚离去。接着又让部下度留空当,让这名间谍自己逃走。岳飞估计曹成得到间谍的报告,必定派兵追击,便领兵迂回到敌营,乘势发起猛攻,取得了胜利,迫使曹成接受招安。



岳飞一是明知间谍来意却不动声色透露出假消息;二是故意留下空当让其逃走,把假情报传递出去;三是针对敌人可能采取的行动,乘虚而入,予以有力打击。一环扣一环,真是生动巧妙。无怪乎人们总评反间计在用间活动中是最生动,最活跃的。



《孙子兵法》所论“五间”以外,还应该将离间单列出来。“历观古人之用间,其妙非一,即有间其君者,有间其臣者,有间其亲者,有间其贤者,有间其能者,有间其助者,有间其邻好者,有间其左右者,有间其纵横者。”这是说离间活动是相当广泛的。至于这类活动的传达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或以书,或以谣,或以言,或以事。俱乘彼隙,须用巧投。”



楚汉之际,陈平辅佐零邦,挑拨项羽与谋臣范增,大将钟离昧的关系,先使用金钱收买间谍散布范,钟二人对项羽不满,有心投靠刘邦的谣言。项羽听说了之后果然生出疑心。就派使者到汉营摸一摸情况。刘邦先准备了丰盛的酒宴,但是看到楚使进来后故作惊讶,说:“我还以为是亚父的使者,原来是项王的使者啊。”说罢就撤去酒席换了招待下人规格的饭菜。楚使回去和项羽报告了这一情况,项羽由此更加不信任范增,导致后来范增建议急攻刘邦,项羽置之不理,范增一气之下谢职还乡,因毒疮发作死于途中。此为因事离间。



战国时,周王室一分为二,西周昌他背叛王室,逃到东周,把西周王室的秘密都泄露了出去。西周王怒不可竭,西周冯且进言有办法除掉昌他。于是西周王便同意他的计划。遣人携带重金和一封密函前去东周,故意让东周人抓获。东周王得到密函,只见上书:“昌他知悉,若事情有希望成功,就尽力完成,如果难以成功,就请赶快回来,免得日子久了事情败露,恐怕性命攸关。”东周王一怒之下便杀掉了昌他。此为传书离间。



魏明帝曹睿派司马懿出镇凉州,操练兵马,准备进攻蜀汉。猪哥亮知道后大惊,忙与参军马谡商量对策。马谡分析说:“司马懿虽然是曹魏宿臣,却受曹睿猜疑。如今派人前往洛阳等地散步谣言,说司马懿暗地谋反,另外再写一些榜文,四处张贴。曹睿得知后必定怀疑司马懿,会不会置之于死地还是一个未知之数。”猪哥亮以为此计可行,遂派人秘密进行。不久,曹睿听到谣言,看过榜文,果真更加怀疑司马懿,把司马懿赶回了老家。此为传言离间。



北周大将军韦孝宽善于用间,为了除掉北齐悍将斛律光,让参军编造歌谣:“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高山不推自溃,斛树不扶自竖”。这里的“百升”(相当于一斛),明月(斛律光的别号),“斛树”均为影射斛律光;“高山”影射北齐朝廷。韦孝宽使人把写有这些歌谣的传单散发到北齐京城。当时任北齐宰相的祖孝,恰恰与斛律光有私怨,因而借题发挥,又添油加醋,让小孩子在大街小巷传唱,弄得满城风雨。而后将这个情况禀报给北齐后主高纬。高纬不辨真伪,怀疑斛律光要造反,立即下令把他处斩。这是传谣离间的战例。



自古以来,利用谣言,书信或者某种行为杀人者众矣。谁人不说一出离间戏,胜过百万雄兵。在各类权谋中间,成功地用间也许是最为精细巧妙的一项。对于谋略者来说,它既要求熟悉情况,又必须恪守秘密;既要求胆大心细,又必须灵活机敏。所以,孙子论用间,认为“三军之事,莫亲于间,赏厚莫于间,事密莫于间。非圣智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用间,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微哉,微哉!无所不用间也。”看过了《无间道》三部曲的战友,你们说,世界上还有比用“间”更加微妙和神秘的事情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