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抗美援朝的日子

天@花 收藏 4 97

抗美援朝日记(一)

一九五一年 五月十二日 星期日 晴


早饭后,团里召开排以上干部会,副团长做报告.报告内容如下:


一.我们的任务----运输任务,-----前方部队的三个要求:


A.要求吃饱饭.


B.弹药够用.


C.伤病员要安全的到后方修养.


二.朝鲜情况介绍----总的形势半岛,三面海,三八线以北山极多.


朝鲜人民对志愿军极敬仰,我们尤应注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朝鲜飞机虽多,只要能防空,并不可怕.


三.行军及宿营时,对部队应严格管理.


四.巩固部队,现小车已发下,如发生逃亡,小车没人推即成问题.


五.发扬高度的互助友爱.


六.通信联络,每个连即时放哨兵,每营宿营后即写宿营报告,行军时连与连距1150公尺,车与车八步.


五月十四日 星期二 晴


昨晚六时半继续出发,夜二时半抵目的地.行军中见到在朝鲜的自然景象异常佳丽,真引人入胜.


皆处是秀丽的山峦,清悠悠的流水,和广泛的稻田.只有被敌机摧毁的房屋,令人凄凉之感.


今七时起床,饭后仍睡觉至一时半方醒.朝鲜的妇女,姑娘毫不封建,问东问西,孩子们唱着中国歌子.




五月十五日 星期三 阴雨


昨七时出发,天将明将达目的地,走约六十余里,宿营山沟的小村落里,这有八,九家人,大部分战士均露营山上.


今下午二时许,当睡醒一觉后我走出了屋子.黑压压的云块渐渐疏散开来,太阳从云缝漏出了光芒.群山雄伟的矗立周围,到处是繁密的松柏掺杂着各类的果木树.山下山上长满了毛茸茸的绿草,左,右,高处,低处,是一片绿的海.齐整的稻田附近是来自山谷的一条小溪,莹晶晶的流个不休.


周围,一股幽雅,静穆的气氛,笼罩着大地,令你沉浸在这诗意的大自然的怀抱里了.


我没有更富裕的时间去欣赏,因为是处在连续行军的境遇里.

五月十六日 星期四 晴


昨下午五时出发,因为天还有两三小时才黑,所以有机会在行军中看看路旁的景色。战士们异常兴奋,推着小车有说有笑的。直达平壤的公路上,虽然竟是山路,但高低并不悬殊,都是极宽阔的渐高渐低的平坦路。在这个路上推着车毫不用力,尤其当你走着下坡路时只是用手扶着车把就可以了。


昨夜走约八十里路,于夜二时半即达目的地,于十一时遇敌机,在我们防空的后边轰炸约十余分钟,而后由我们的头顶上飞的低低的过去了。


一路上所遇到的村镇均成一片瓦砾,雄伟的建筑物和简单的毛草房均摧毁无遗,到处是被炸得残痕,到处是被扫射的形迹。


今书间,飞机来的次数较多,过几分钟就来一次,大家都一致议论,越往前走可能就多了,但是大家也很明白,只要防空做的好就没有关系。

五月十八日 星期六 晴


昨晚继续出发,在一夜行军的六十五里路程中,防空约十余次,同志们都说:“敌机发现了我们的目标。”


传说:‘汉城已经解放好几天了’,我们的任务可能也随着胜利的形势而改变。


有的战士经不起战斗环境的考验,严厉地说是叛变祖国的行动---昨(十七)日,三个战士逃亡了。


由于连续行军的艰苦环境的影响,再加上欠缺营养,过分的饮食不济(从出发至现在都是吃的炒麦和饼干,盐吃不到,青菜当然没有)所以由连长指导员至战士几乎都有些小病。


为了防空便当,巧于伪装,我们的宿营地不得不选择这山沟地带的---格山,住下,几间茅草房子让我们看来是十分舒适而安全的。


自己浑身没劲,头晕,说不出的难受滋味,这差不多是普遍感觉。

五月二十三日 星期三 晴 风


又是几天的连续行军,在每一个夜里行军中,不知要防空多少次。更多看见多少特务在山的高处打了多少信号枪和闪光弹。(当然是有的敌机会顺从地听他指挥,而有的也不起什么作用)。相反的我们也看见了更多的高射炮在打飞机,极密集而雄厚的炮火总在包围着敌机。有时看见敌机在层层点点的烟圈里头也不回的逃走了,也有的机尾上一串白烟俯冲下来。


行军中,汽车像穿梭般的疾驰在阔广的公路上。车上的大批军火,物资,源源的运往前方,当我们行军时,看着看着也毫不感到寂寞。


今已将接近平壤了,没有房子住只得露营山上,我和文书李**用两块雨布搭成棚子,倒也挺好。山上松树森密,不易暴露目标。


王副连长,身为领导干部,不但对行政上不加管理,不进行政治教育,反而提出“爹死娘嫁人”的口号。不说在异国的战士听到此话该有何感想,该怎样认识领导。如果在战场是否战士可以任意个人顾个人的退却呢?假若可以,那么你这个副连长恐怕也危险吧!军队就是有组织纪律的,如果没组织就是乌鸦,你虽是新参军干部,总也该明白这些吧!莫名其妙......


革命军人的团结尤应建在艰苦环境中,友爱尤应在困难中友爱。优越的环境里,和平的生活中,我以为团结友爱是容易做的很,也容易做的很好。


渐渐地接近三八线了,记得我们在上田水庄住的时候,感到风俗人情的异样----不分男女的住在一屋的对面炕上。而现在呢?却身在异国,听不懂的语言,看见的是异国的山和水,更罕见的风俗,......我们经常和老百姓住在一起,起初当我们和青年妇女姑娘们同睡一炕上的时候,总是不好意思,但后来知道人家就是这样。妇女见到我们没有一丝的封建表现,根本也不怕什么,我们又怕什么呢?如果我们过于羞涩,也未免太不大方了。现在我们好多了,尤其我的小资产阶级意识似乎也强了些,不断的和老乡们学学朝鲜话。

五月二十四日 星期四 晴


昨夜行军经过平壤市,行至市内时,步伐走的极不协调,极紊乱。加上敌机不断扰乱偷袭,的确心情都有些紧张。


平壤是朝鲜的大城市,今天看来,往昔的繁华是可以想象的,如今却凄凉万状。雄伟的建筑物仅剩光秃秃的躯柱,耸立在柏油路的两旁,到处是一堆堆的瓦砾残垣。到处是一阵阵的死人臭。但是你可以意会到:朝鲜的人民是在战斗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从不畏惧帝国主义者的侵略战争--虽已残破的市内,行人却往来不断,西装的青年男女们细语声声的漫步于楊槐树下,花香送进每个人的鼻孔,花瓣铺满了柏油路。我们跨大步伐仓促的在市内走着,假如没有敌机在上空嗡嗡,假如听不到炸弹的轰隆声,你真会沉浸在这些勇敢的人们的生活中了。出乎意料的,我前面的一个同志被一具死尸绊倒了,漆黑的夜里费了我们半天劲才发觉像是刚才死的似的,工人模样。又走不远,快出平壤市的时候,又发现在马路上有死尸四五具,人们都惊愕地注视着,战栗着,究竟是怎么死的呢?是每个人心里的问题。


将出市内,敌机低空盘旋,在我们后方轰炸,一片红光映入眼帘。


夜一时左右宿营。天亮时睡得正浓,被通信小马他们喊醒,原来是飞机正在附近轰炸,我们住的房子像是被震动的要倒塌下来似的。幸而我们未被发现目标。轰炸半小时始去。一会儿敌机又六架在北边炸车站,一绺绺的黑烟直冲云天。第三次敌机又在我三营住地附近大肆轰炸,现三营损失与否还不祥。

五月二十七日 星期日 阴


一夜未睡觉,浑身极不得劲,起了一身疙瘩,极痒,擦了好几次酒精。


早饭仍是用炒麦做的汤,没有青菜,我们到山上挖了很多野菜来吃。


营里来了命令:“今下午六时出发”。现在已六点多了,天还极亮。况且敌机还在此地扫射,假若马上出发,是否会暴露目标呢?经请示后才决定天黑时出发,否则我们受了损失是没有价值的。




五月二十九日 星期二 晴


昨夜行军中,走约二十余里路时,飞机忽地从头顶飞来,猛地一个炸弹投下,令人心颤,轰的一声,震的头昏眼花。弹皮哧的一声从耳旁飞过。又走约十数里,敌机投照明弹,我们又幸未被发现目标。天将明了,还没达目的地,三排掉队(已失掉联系,可能住在后边),所以我们也急于找房宿营。费了很大劲,翻了一座山,走了很多崎岖路,才找到一个村庄。这村庄是被群山所包围在内心的,似有与世隔绝的意味。碧油油的稻子像一片海,被风吹起的阵阵波涛在你眼前神秘的动荡着。将才行军的苦恼和紧张早忘在九霄云外了。所好的在理性的圈子里,我还没有把它当作“世外桃源”,因为,你听:飞机不是嗡嗡的又来了吗!。

五月三十日 星期三 雨


又是一场激烈的战斗,晚八时许出发。当我们刚迈出房门的时候,就见飞机低飞下来,接着就是轰!哒哒哒......几百米的前方忽然一片红光,大火骤然而起,原来是两辆汽车被炸毁了。


飞机走后,我们就出发。推起伪装在山坡上的小车。一夜,不知多少飞机在头顶上转,到处是投下的照明弹,四周连续着轰炸与扫射的巨响。让人忿恨的特务打着信号,我们为了躲防照明弹就必须用跑的办法解决问题。照明弹在我们后边需要跑躲避危险,而在我们的前方呢?又要加紧的跑来突过这危险区,因为照明弹多,所以一夜的行军中总是拼命地跑!跑---......


将达目的地时渡河,鞋袜均湿,过河后路极坎坷,加上向导没计划,走过去又走回来,往返约三小时天将明才达目的地。


将过河之际,敌机又打毁汽车一辆,车内满载罐头,卫生员在火坑中拾起两盒鱼罐头,回来后分吃了。

六月一日 星期五 晴


夜将达驻地伪装小车之际,被照明弹包围,几十个照明弹直投于顶上,我们迅速的隐蔽于树丛里。司号员小陈和通信员小赵一劲的喊着不让我动,当敌部46型低旋下来(同志们都叫它柴火挑)诡异的白五星看的极真切,在机身上看见一溜白火光后,接着就听见了咕咕咕的扫射巨响。扫射约四十分钟后始去。还好,飞机并没有碰掉我们半根汗毛。


现在虽领到大米吃了,但遗憾的没有一点菜。


六月三日 星期日 晴


从昨天又休息一天后,今仍不出发。听说在此休息几天,以后还往什么地方去就不详细了。


似乎人在极度的疲劳和紧张的境遇里,就会变得愚蠢,现住的村子的村名,我都不知真有些笑话了,仅给我的印象,无非是千万个朝鲜村庄,极相似的形象罢了----碧绿的山,葱巒的林,河流,疏稀的房舍......


我们有时住在被飞机炸毁的房子里面,有时住在防空洞里面(那是为防空便利)可能团里已和上级取得联系,----三人发下两盒罐头,规定说是十天的菜,如果不够吃也比没有强啊!


战士们大部分闹起病来,韩医生说:“这是环境的影响,要想不闹这些病,必须改变环境。”

六月四日 星期一 阴雨


昨天下午正在开排以上干部会时,我忽然肚子痛。卫生员给一瓶救急水喝,可是又骤然发冷,于是就真的病了。今天已经好了些,但仍不舒服。


飞机飞的真低,因为这村前就是公路,无疑问飞机会更多些。从前方来的战士们说:“我们第六次战役就要开始了,在这次战役中我们的飞机将大批的参加战斗,再不能受他们狗日的气了。”




六月六日 星期三 晴


从安东推来的面,已由各机关和部队领走了。上级分配给我们连六袋,所以下午,入朝后我们第一次吃面,虽没有油盐菜蔬,但同志们特别兴奋,卫生员提出的口号:“抗美援朝,吃苦耐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