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说“真话”是不够的(转贴)

关于提倡说真话的口号或言论,已经喊了多年,从无止息。究其原因,无非是世上的假话太多,近于层出不穷。说假话造成的灾殃,几十年累积起来足可以把大地覆盖数层。于是,提倡说真话、果真说真话无疑是件功德无量的好事。

但是细究起来,统统说真话果真能救世么?也未必。这是因为:恶人也可以说真话,小人也可以说真话,土匪也可以说真话,流氓也可以说真话,作恶多端、死有余辜的人临刑前都有可能说真话。这样的真话值得肯定么?未必。

举例说,恶人逞凶,横行霸道,甚而伤人致命,往往拍着胸脯子说:“这事都是老子干的!我敢作敢当!”小人无德,干了不少下作事或卑怯事,有时也可能公开说:“我承认我是混蛋,我是小人,甚而不是人!”流氓干了亦盗亦淫之事,在同伙面前决不掩饰而如实去说。至于土匪,以杀人为业,为勇,为乐。用不着靠假话来辩解。杀人犯或大贪官临死前,绝对用不着说假话了,句句都真。上述的“真话”,绝对不值得夸。

世上确有说“真话”的歹徒赃官,包括将他的丑行恶举当成炫耀资本。谁如果因为他说真话而原谅他,甚而欣赏他,那无疑是天大的糊涂!

眼下我们将说真话视为美德,起点也太低了。当然,靠说假话谋利谋位,品位就更低了。

说真话有时很容易,任何公开作恶者都有可能做到。说真话有时很难,这是因为那样的人说的真话是君子的真话,是正士的真话,是与人为善且又立足于做善事的真话。以眼下的世风而论,说上述真话往往既缺乏呼应,还有可能受到某些人的冷眼、怨恨、打击、压制,甚而使其遭到很大的不幸。

于是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光说真话是不够的,要提高真话的质量和品级。

什么是说真话的最高品级?我看有两个很古老的词儿倒可以借用:一是“忠”,一是“勇”。也就是说,高品位的真话是忠言和勇言的总和。

忠言首先是良言,是善言,是信言。出言基于无私,基于济世济人,基于诚信无欺。

勇言首先是正言,是直言,是崇善抑恶之言,而且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改口的真话。

我们讲了那么多年“说真话”,何以真话仍少而假话甚多?这里头包括世风问题,即社会进入了功利化时代,致使谋利谋名的行为合理化、时尚化;也包括真话的质量不高、品级下滑问题,连真话中也缺少了忠言、勇言意味。

不是忠言的话再真,也不可能是名副其实的真话。人缺少了硬硬实实的善心、良心,私意未除,重于自保,讲出的“真话”不仅软弱,不仅空洞,不仅虚泛,而且还会有作秀、表演之意。

不是勇言的话再真,也要大打折扣。说了几句真话,被上司一骂,被同僚一劝,被别人一嘲,便顿时灰了心,泄了气,最后很可能回到“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顺风派里去了。

倡忠言,重勇言,真话必多,而且质量也高。因此,在我们大喊说真话时,切切不要忘记:提高真话的品位!将真话变成忠言与勇言的相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