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狂想曲 梦回1910 第六十一章 一定要堵住敌人

秋天的落叶天 收藏 0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size][/URL] 曼德勒的英军向我军投降后,我军除留下伤亡较重的保山军分区部队在曼德勒休整和维持秩序外,四川省军区所属的步兵二旅,三旅和云南省军区边防六团立即向火车站集结,乘坐缴获的火车向皎梅急行军,紧急增援我军担任阻击任务的边防五团。 此时我边防五团的四千多名官兵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轮番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


曼德勒的英军向我军投降后,我军除留下伤亡较重的保山军分区部队在曼德勒休整和维持秩序外,四川省军区所属的步兵二旅,三旅和云南省军区边防六团立即向火车站集结,乘坐缴获的火车向皎梅急行军,紧急增援我军担任阻击任务的边防五团。


此时我边防五团的四千多名官兵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轮番冲击,已激战了一天一夜,部队伤亡也已经过半,团部的预备队也用光了,战斗到激烈之时,连团长,政委都带着炊事员,卫生员,通信员组成的战斗队上了最前线。更可怕的是炮弹也已全部打光,子弹也所剩无几,防线岌岌可危。但好在英军和杂牌军的战斗力不高,战术也乏善可呈,加上其大炮在山区地形中不能够有效的施展,面对我军购筑的土木工事,显得一点办法也没有。


六月十七日下午五点二十分,我增援部队的先头部队步兵二旅一营带着为五团补充的一批弹药乘坐火车赶到了皎梅战场,随即向最危险的几处阵地进行增援。见到增援部队已到,边防五团的官兵士气大振,接连组织了几次反击,并收复了一些丢失的阵地。


就在这时,在前沿阵地上的边防五团副团长刘建超发现敌人的炮弹突然向不要本钱一样在我军阵地的周围胡乱地发射,较之敌人以前的炮击要猛烈得多。而敌人的在当面进攻的部队转眼间也变成了清一色的印度兵和缅甸兵,看不到英军士兵一点人影。他暗叫一声“不好,敌人想逃跑!”马上转身向团指挥部跑去。


刘建超跑到指挥部一看,里面除了一个参谋和两个电台兵之外,团长,政委,参谋长都不在。刘建超问:“人呢?”参谋回答道:“一号,二号,五号都到阵地上去了。”刘建超又继续问:“一号到几号阵地上去了?”“三营九连阵地”


刘建超赶忙跑向九连阵地。见到在阵地上手臂负伤,正在包扎的团长周世宇,刘建超也不管团长的伤情,迫不及待地说道:“团长,我发现一个问题。”周世宇让卫生员停止包扎,忙问:“什么事?”刘建超指着前面说道:“你看,敌人的炮弹现在是漫无目的的乱射。而且你看敌人进攻的部队也换成了印度杂牌军,英军一点影子都看不到。这就说明敌人心里肯定有鬼,一定是得知曼德勒的敌人投降之后,他们想逃跑。”


周世宇趴在战壕上向阵地前面看了一会儿后,然后蹲下来说道:“如果这股敌人顺利撤退回仰光,那接下来我军在西线的战斗就不好打了。”


刘建超也说道:“是呀!如果我们能留住这股敌人,不但仰光唾手可得,而且英国从本土赶来的军队也得不到任何的接应。但如果敌人退回仰光,依托仰光的城防工事不但可以轻易拒守,还可以接应英国远征部队登陆和提供后勤物资保障。”


周世宇往外一探,看了看敌人的攻势说道:“走,先回指挥部再说。”然后又转头对身边的通信员说道:“去叫团首长和各营长到指挥部开紧急会议。”


回到团指挥部,周世宇和刘建超立即展开地图,在地图上反复推敲,寻找解决的办法。周世宇指着地图说道:“离我军阵地前二十里的地方有一座小火车站,是敌人火车头唯一可以掉头的地方。英国人很可能退到这里集结,然后再乘火车逃回仰光。我军只要越过这座车站,在前面的铁路上堵住他,并坚持到今晚主力赶到,就可以全歼这股敌人。”


刘建超说:“我同意你的看法。这样吧!我先带领一个营抄近路赶过去,先堵住敌人。”周世宇点头道:“那好吧!你带四川省军区步兵二旅一营马上出发,无论负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把敌人拖到主力赶到以前,决不能把敌人给放跑了。”


刘建超目光严峻地答了一声“是”马上跑出指挥部去召集部队。这时几位团领导也赶回了指挥部,政委王云龙焦急地问道:“老周,你的伤怎样了?”周世宇说道:“插破点皮,没伤到筋骨,没什么大事。你们来得正好,敌人现在已经知道曼德勒的守军向我投降,想从战场上逃跑。我已经派刘副团长带增援我们的一营绕到敌人前面去阻截。我们现在的任务是想尽一切办法把敌人给拖住,为一营的穿插到位赢得时间,等主力部队一到将其全歼。”


参谋长李长海说道:“目前,我们团伤亡过半,二营长牺牲了,三营长,一营教导员,四营教导员都负了重伤,连长一级的指挥员更是牺牲了十几个。再加上部队连续作战一天一夜,战士们现在身体相当疲惫。防守还可以,但要是反击的话,可能会力不从心啊!”


周世宇说道:“主力部队什么时候才能到?”李长海说:“根据增援我们来的营长讲,后续部队坐火车两个小时后就能到。”周世宇说道:“这样吧!把还未负伤的战士都集中起来,组成一个加强营。只要能拖住这股敌人,不让他逃回仰光,就算是把我们团打光了也值得。”


在边防五团的安排下,还未负伤的一千多名官兵被重新组织起来,整编为一个加强营。为了便于指挥,团长周世宇亲自担任营长,各个连的连长也由其它团领导兼任。这样,虽然是重新编排的部队,战士之间互相不熟悉,但由团领导亲自指挥,部队作战方案也能得到执行,不至于产生混乱。剩余负伤的战士,则由政委指挥就地担任防守任务,掩护加强营作战。


下午六点,当敌人的炮击一停,我方阵地上便吹响了冲锋号。刚编排完成的加强营官兵,在团长的带领下,向一只只出笼的猛虎,向着敌人准备后撤的队伍冲了过去。敌人被我军的突然袭击打了个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组织防线。在敌人炮兵还未完全反应过来时,我军就冲入到了敌人阵中,和敌人后撤部队搅到了一起,让敌人的炮兵彻底失去了作用。而担任掩护的是一群充当炮灰的缅甸士兵,面对我军排山倒海般的冲杀,早就把自己的职责忘得一干二净,拿起枪就就向后面逃命,有的甚至连枪都来不及拿就开溜,把敌人后撤的印度联队完全暴露在了我军枪口面前。


慌作一团的印度士兵失去了炮兵的火力支援,面对气势汹汹杀来的我军战士,根本没有停下战斗的勇气,也没有组织反击的决心。这伙雇佣兵丢下自己的同胞沿着铁路线向后玩命式地逃跑,只知道离中国人越远越好。更多的印度士兵见到中国人追上来了,不清楚英军为什么突然撤退的他们以为是中国军队大军杀过来了,为了活命纷纷丢下自己的武器,跪在地上举手向我军投降。


冲在前面的我军战士没空去理会这些印度雇佣军俘虏,大家只有一个信念,追上前面后撤的英军,缠住敌人,不让敌人向仰光逃跑。加强营战士向撵鸭子一样驱赶着前面的逃兵,沿铁路线向撤退的英军追去。我军战士经过严格的训练,体力要比印度兵和缅甸兵强得多,冲在前面的战士渐渐地和这群印度兵和缅甸逃兵混在了一起,有的还超过了这群逃兵。于是,战场上就出现了奇特的一幕,中国士兵和印度,缅甸士兵一起,端着枪向着英军身后冲了过去。就好像这三支军队是在联合作战一样,而英军则是他们唯一的敌人。


边防五团加强营沿着铁路线一口气向前一直追了十多里,才追上了列队后撤的英军,并混在逃命的印度和缅甸逃兵中开枪向英军射击。英军毕竟是正规部队,战术素养和单兵素质比起雇佣军来说要高很多.马上展开队形就地组织起防线,向着身后追上的军队拼命开枪阻击。


我军由于是混在印度和缅甸逃兵中,让英军一看以为是印度人和缅甸人反水。任何一只当叛徒的军队都是非常可耻的,也是非常令人痛恨的。愤怒的英军将仇恨的枪口对准了印度和缅甸逃兵,一阵阵枪响,让冲在前面的几十名逃兵顿时毙命。


拼命向前逃跑的逃兵没有想到英军会对着自己开枪,立即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面对中国军队和英军的前后夹攻,看到自己的同胞死在为其卖命的英军枪口下,一部分逃兵感到自己被英国人出卖和遗弃了,英国人的枪声一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当即卧到在地,对准英军开枪还击。


我加强营的战士也逐渐的跟了上来,与这群逃兵一起,对着英军开火,彼此之间也达成了默契。英军的大炮还在转移途中,根本来不及展开射击,失去炮火支援的英军仅凭轻武器的火力,独自和三支军队交火,渐渐抵挡不住,不由自主地向后慢慢撤退。我军战士趁势压了上去,不紧不慢地和这些逃兵一起,死死地缠住英军的后队人马,不使其从容地撤退。


刘建超率领的一营战士,在五团发起反冲时,悄悄地向着敌后穿插。经过简单的战前动员,战士们都明白能不能取得这次胜利的关键就是部队能不能够及时地穿插到位。如果不能堵住敌人逃回仰光的企图,那么我军就很有可能输掉这场战争。


敌人集结的火车站距离我一营出发阵地的直线距离大楷有十多里,但在山区行军的话路程起码也有二十多里。全营八百多名战士卯足了劲,抗着轻重武器,拼命地向穿插地域跑去。一些体力较好的战士,在副营长的带领下,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跑完了二十多里的山路,提前到达了穿插地点,并破坏了铁轨,堵住了英军逃跑的线路。其它的战士也陆续在半小时后到达,在此地构筑起了一道坚固的防线,将英军彻底堵死在这里。


我边防五团组成的加强营挟裹着逃命的雇佣军逃兵,在铁路线上继续对着撤退的英军死缠烂打。我军部队训练的水平较英军高,战术思想也比英军先进,在没有炮兵参战的情况下,战斗力比起英军来说要高出一大截。而英军虽然人数上占有优势,但在撤退途中却施展不开,加上其害怕被我军增援部队包围,在气势上就被我军完全压制住了。面对我军凌厉的攻势,不得不一步步的向后退缩,连伤员都来不及撤走。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英军被我军逼到了火车站附近,但此时我军就再也攻不动了。为了活命,英军指挥官奥利维少将命令不惜一切代价阻挡住中国军队,决不能让中国军队威胁到火车站的安全。于是,一个营的英军受命在车站外围组织防线,数挺机枪牢牢地将我军前进的道路封锁,冲在前面的我军战士不断地倒在了敌人机枪火力之下。


五团组成的加强营的目的就是为了拖住这股英军,但现在面对敌人一个营的部队阻击,人数上不占优势,又缺少重武器的我军很难取得突破.加强营接连组织了几次突击,都未能撕开敌人的防线.战士们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英军的大队人马乱哄哄地挤上火车,向着仰光方向逃窜。


但是我加强营的进攻拖延了英军后撤的脚步,为我军担任穿插阻击任务的一营赢得了近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利用这两个小时,我一营官兵在敌人火车开动前顺利穿插到位,在铁路上设置起路障,并牢牢地守住铁道线。


退路被封死的英军并不甘心自己被围歼,英军随即动用了四个营的兵力对我阻击阵地轮番发起攻击,妄想打通南逃的通道。英军的炮兵在撤退途中遇到我军追击,将大炮全部遗弃。没了炮火支援的英军用步兵武器的火力根本撼不动我军的阻击阵地。一营战士在铁道周围构筑起环行工事,利用步枪,机枪,手榴弹一齐向敌开火,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敌人的进攻,牢牢地守住了阵地,成功地将敌人堵住了两个多小时,为围歼这股敌人起到了关键作用。


一营官兵的努力没有白费,两个多小时后,四川省军区所属各部按时抵达了战场。自知走投无路的奥利维只得下令让残存的英军放下武器投降。至此,缅甸的英军主力被我军全部歼灭。而在此战中出了大力的缅甸和印度士兵则按照我军的政策,全部享受到了起义人员待遇,并被送到曼德勒郊外重新整训,成为我军战斗序列的一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