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其美与上海光复

kdy27 收藏 1 456
导读:旨在推翻满清政权的辛亥革命于1911年10月10日首先在武汉爆发,随后革命浪潮迅速席卷全国各地,11月3日,上海也发动了反清起义,并很快取得胜利。上海的迅速光复,不仅极大地策应了武汉的革命运动,还直接导致了江浙地区先后响应,成功摆脱清政府的统治,从而确保了辛亥革命的胜利成果。上海光复,其意义和作用绝不亚于武昌首义,而在这一重大而又富有戏剧性的历史事件中,有一个人表现突出,居功至伟,他就是人称“民国第一豪侠”的陈其美。 陈其美的手迹是他慷慨胸怀的最好写照 江南制造局外局门 攻占江南制造

旨在推翻满清政权的辛亥革命于1911年10月10日首先在武汉爆发,随后革命浪潮迅速席卷全国各地,11月3日,上海也发动了反清起义,并很快取得胜利。上海的迅速光复,不仅极大地策应了武汉的革命运动,还直接导致了江浙地区先后响应,成功摆脱清政府的统治,从而确保了辛亥革命的胜利成果。上海光复,其意义和作用绝不亚于武昌首义,而在这一重大而又富有戏剧性的历史事件中,有一个人表现突出,居功至伟,他就是人称“民国第一豪侠”的陈其美。


陈其美的手迹是他慷慨胸怀的最好写照


江南制造局外局门


攻占江南制造局的革命军


就任沪军都督时的戎装照


沪军都督府文告



谁知书生气十足的陈其美,却是奋不顾身的革命者


早年经历




陈其美,字英士,生于1878年1月17日,浙江省湖州府归安县(今湖州市)人。陈氏兄弟三人,长兄陈其业(字勤士,即陈果夫、陈立夫兄弟之父),其次陈其美,三弟陈其采(字蔼士)。陈其美自幼入家塾念书,1891年,不足十四岁的他,去石门镇一家当铺做了学徒,一干就是十二年。典当业不仅要求待人接物干练,而且需要广博的知识。陈其美在这个无形的课堂里,有了十二年基础的社会经历,在如此悠长岁月中,饱受磨练的他又吸收了许多别处学不到的知识。陈其美在当学徒的时候,已经开始对时事发生兴趣,慢慢的在潜意识中,便萌生了一种纠正社会不平与领导社会民众的观念。





受在日本留学的弟弟陈其采的影响,陈其美放弃了从商的道路。1903年春,陈其美离开石门,来到上海求学。1906年夏,陈其美受弟其采接济,东渡日本,先入东京警监学校,学习警察法律,同时又常和革命者交游,认识了徐锡麟、秋瑾、张静江、谭人凤、褚慧僧等人。这年冬天,陈其美宣誓加入了孙中山先生在东京创立的革命团体----中国同盟会,立志推翻腐败无能的满清政权。第二年,陈其美改入东斌陆军学校学习军事。1908年春,陈其美从东京回到上海,投身于国内的反清斗争。





筹划革命





在清朝末年,上海是兴旺发达的贸易港口,水陆交通便利,尤其是电信,更是便利。上海又是商务与人文荟集之处,作为新文化的中心,新书报杂志种类繁多。上海的外国租界,享有治外法权,清朝统治者在此无能为力。利用这些有利条件,陈其美回国后,便以上海作为革命活动的根据地。陈性情豪放,交际甚广,长于组织,工于谋略,以“四捷”即口齿捷、主意捷、手段捷、行动捷而著称,他在上海的反清活动,为同盟会在长江流域的发展打开了新的局面。





1909年初,陈其美接办了天宝客栈,作为革命党人在上海的重要联络机关。凡是从日本回来的,以及其他各地到上海的同志,经常在那里集会,天宝栈遂有了“梁山泊”的绰号。这年夏天,因为叛徒出卖,天宝栈机关被破坏,陈其美当天恰巧因事外出,幸免被捕。之后不久,陈其美又另设总机关于公共租界马霍路(今黄陂北路)德福里一号,继续开展革命工作。1910年,陈其美与人合办《民声丛报》,同年秋又与宋教仁、于右任等人共同创办《民立报》,作为革命宣传的喉舌,陈其美自任访事(即采访记者)。





1911年4月黄兴领导的广州起义失败后,陈其美曾冒险赴广州,以上海新闻界代表名义,采访消息。回到上海后,陈其美认定清政府必会在南方各地加强警备,再难以发动革命,只有长江一带,以武汉为中心,以上海为咽喉,乘机发难,则可以震撼南北,影响大局。于是,陈其美与宋教仁、杨谱笙、谭人凤等人筹划设立革命领导机关,以策动长江流域的革命工作。7月31日,陈其美等人在湖州会馆召开“中国同盟会中部总会”(简称中部同盟会)成立会,各省到会的同志共33人。中部同盟会总机关设于上海,以宋教仁、陈其美、谭人凤等为负责人,陈其美负责实际工作的重责。会上议定由江、浙、皖、赣、鄂、湘、川、陕八省联合大举,各自分头进行,而统属于中部同盟会。




陈其美在辛亥革命史上的最大功绩,还不仅在于他能会同宋教仁、谭人凤等筹组中部同盟会,积极策划支援长江流域的革命运动,而是在武昌起义以后,迅速光复上海,影响了整个的革命战局,奠定了辛亥革命成功的基础。





攻打制造局





1911年10月10日,湖北的革命党人打响了推翻清王朝的第一枪。接着,湖南、江西、山西、陕西、云南各省陆续响应。得知武昌首义的消息后,上海的革命党人就在加紧筹划起事响应。参与筹备起义的有中国同盟会中部总会、光复会上海支部和上海商团公会三方力量,主要负责人是陈其美、李燮和、李英石、李平书、钮永建等人。革命党人除了由同盟会、光复会志士及帮会成员组成的敢死队,以及商团公会所办的地方武装可以依靠外,还得到了淞沪地区部分军警的支援。





1911年11月3日(农历辛亥年九月十三日)上午11时,起义者率先占领闸北巡警总局。由于大势所趋,驻沪清朝军警纷纷倒向革命党人。午后2时许,各路敢死队与商团武装数千人至西门外斜桥西园(也称九亩地)举行誓师大会,陈其美等人发表演说,宣布上海反清独立。起义军接着向上海县城猛攻,县知事衙门、道台衙门均很快被先后占领,上海县知事、道台逃入租界避难。至晚上8时,上海城厢内外已全部光复,但在攻打江南制造局时,意想不到的事却发生了。





江南制造局位于上海县城南门外的高昌庙,创立于1865年,是当时国内生产新式武器的最大兵工厂之一。革命军若能将制造局控制在手,军火便不愁缺乏。此时的制造局总办张士珩(字楚宝,号弢楼)是安徽合肥人,系李鸿章的外甥,所部卫队三百多人,都是安徽老乡,外人运动无法入手,必须硬碰硬地以武力去对付。防守制造局的,除驻军以外,还有特别巡警队,同时在黄浦江中还泊有一艘炮艇,协同防御。





下午4时,陈其美另行组织一支百余人的敢死队前去攻打江南制造局,他们携带向商团公会借来的40支步枪、子弹若干发,以及自制的土炸弹数枚,由杨谱笙、高子白带队,陈其美随队督战。到了制造局门前,陈其美一方面是急于求成,一方面也是感到在大局已定的情形下,实在不必要造成敌我双方无谓的人员伤亡,于是他请各同志暂停攻击,自己则准备入局劝降。




“我要徒手到制造局。”陈其美豪情万丈地说:“我要去开导他们,说服他们,劝解他们赞成革命!”





“千万不可以,这是非常危险的事,万万不能冒险。”大家都劝阻他。





“革命就是危险的事。”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陈其美很镇定地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让我去试一试!万一成仁了,也是我求仁得仁,不失革命党人的精神!”





众人看他那副不怕死的样子,晓得他已下定决心,只好看着他手无寸铁,昂然走入制造局。





果然,等他进去之后,便消息杳然。实际上是他劝说无效,反被扣留了。





当时陈其美进去,劝说张士珩投降,免遭流血之祸,并晓以大义,说革命党已在外面围攻,声势赫赫。软硬兼施之下,不料张士珩丝毫不为所动,反将他五花大绑,并骂道:“你们这批亡命之徒,待我将外面这些狐群狗党打死,再来杀你。”陈其美见劝降办法行不通,只好束手待毙。




劝降失败,只得硬攻。下午5点,敢死队乘制造局放工时候,拥入局门。当时守军中一部分人同情革命,但还有一小部分人在总办张士珩的督率下负隅顽抗。守军先放空枪以示警告,敢死队见无子弹,便冲上前去投掷炸弹,守军于是以实弹射击,当场打死一人打伤二人,敢死队进攻受挫。待击退革命党人后,得意洋洋的张士珩便要来杀陈其美,此时陈其美成了等待被处决的囚犯,危在旦夕。





当时制造局内有一个名叫张杏村的士兵,暗中支持革命,在局中充当内应,在旁眼见陈其美生死系于一发之际,乃挺身而出说:“此人乃微弱书生,有何本事,杀不杀,无济于事,但他们党人很多,均不怕死,今若杀他,设异日他们专来找总办谋报复,可了不得。”张士珩还嘴硬:“我不怕他们,更不怕死。”张杏村复晓以利害:“总办所说甚是,但总办的少爷、小姐均在外居住,身家性命以及财产,也当顾虑。即我等在此自当同总办出力,设若革命党成功,他们必不饶恕我们。请总办想想,何不等到大事平定,再来杀他不迟,横直他在这里哪能跑得脱。”张士珩听了张杏村之言,觉得有些道理,便放弃了立即杀害陈其美的念头,但仍要让他吃点苦头,将陈其美仍捆绑在柱上,命人取用冷水从口注入,使其难受,所幸没有伤害他的身体。





听说陈其美被俘,李平书赶忙与李英石一起到制造局见张士珩,谓陈其美系《民立报》记者,请求将他释放。张士珩哪里听得进去,说什么书生不知利害,妄思革命,徒送死耳!李平书察言观色,见不能立即释放,只好先行返回。深夜,李平书与沪上名绅王一亭再次赴制造局,以上海城自治公所、上海县商会名义,保释陈其美。张士珩顽固地表示,既然声称是《民立报》记者,那就要该报馆出具担保书,保证以后不再来局滋扰。不到半夜,张士珩又得到消息,说革命党人已在上海联合所有军警来攻制造局。起初张士珩还不相信,后听接连报告说上海道台、县官均已逃亡,全市皆悬白旗了!此等消息,令张士珩心慌意乱,胆战心惊。不料过不了多久,革命党人果真来向制造局进攻啦。





陈其美被扣押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上海,广大军民纷纷前来搭救陈其美。唱戏的伶人夏月珊、夏月润,也率领同班同台演武戏的几十名朋友,提着刀枪棍棒,争先赴援。革命党人见陈其美不得获释,决计以敢死队再次攻局。起初局中以机关枪抵御,防守严密,不得入。不久,清军起义士兵和商团武装前来支援革命党人。制造局被团团围住,遭受到商团、敢死队与士兵数千人猛烈的攻击。起义军从防御薄弱的制造局后墙翻入,举火焚厂,局中顿时陷入慌乱,守军非逃即降。4日凌晨,清政府在上海的最后堡垒江南制造局终于被攻破了。总办张士珩见大势已去,携襄办乘小火轮逃往租界,仓皇逃命的他当然顾不上杀陈其美了。





起义军冲进制造局后,起初到处找不到陈其美,最后才在局后厕所旁一间储存废铁的小房间里发现了他。只见他席地而坐,被钉上了脚镣手铐,身体被粗麻绳绑在一张木凳上,头紧紧贴着墙壁,头发被钉在墙上,全身动弹不得。同志们赶紧把他放下来,打开脚镣手铐时,早已周身麻木。陈其美被人扶着走了几步,活动活动身体,然后被送回去休息。至此,上海乃胜利光复。





沪军都督




自11月4日上海光复当天起,革命党人与上海地方各界人士,便在小东门内海防厅旧址连日召开大会,讨论独立后的措施。大家都认为上海地方冲要,必须推举一个统领军政的人任都督,但在都督人选上,却发生了严重的分歧,有功于上海光复的三大势力都想染指,差点酿成内部火并。当时,同盟会方面竭力推举陈其美,帮会、报界和留日学生也都拥戴陈其美;光复会方面拥戴李燮和,淞沪一带的起义军警也支持他;上海地方绅商则推举钮永建或李英石当都督。在11月6日的会议上,正当众说纷纭、争持不下之时,帮会成员刘福彪突然举起一颗手榴弹大呼:“都督非选陈英士不可,否则我手榴弹一甩,大家同归于尽!”在这样的威胁下,其他人都屈服了,最后经过斡旋协商,大家同意由陈其美出任沪军都督,李平书为民政部长,钮永建为军务部长,伍廷芳为外交总长,沈缦云为财政部长,王一亭为交通部长,张承槱任沪军北伐军总司令兼沪军敢死队总司令。11月8日,中华民国军政府沪军都督府正式成立。





辛亥革命是我国近代历史的转折点,在这个时期中,所以能转危为安,挽回当时的革命局势,关键一点就是上海光复。在武昌发难以后,如果没有上海的光复,来作武昌大力的声援,面对疯狂反扑的清军,则革命事业可想而知一定会遭受到重大挫折,说不定满清政权或可再苟延若干年的命运。上海光复,革命局势发生极为有利的改观。因为上海是中国最重要的工商业城市,媒体又极其发达,国际舆论和国内民意,多以上海的反应为标准。上海成功摆脱清政府统治,令革命军声势大振,全国民心因此日益倾向于革命军。





在上海光复的影响下,11月5日,江苏省会苏州、浙江省会杭州几乎同时宣布独立。至12月2日,江浙沪革命联军攻克南京,长江下游一带遂全部光复。12月25日,同盟会总理孙中山从海外归来,到达上海,陈其美朝夕不离左右,会商临时政府组织方案。12月29日,孙中山被各省代表推选为中华民国第一任临时大总统。1912年1月1日晨,孙中山由上海启程,前往南京赴任。陈其美不仅准备了专车,并派卫队护送。即日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职,以那一天为中华民国元年一月一日。





1912年7月,陈其美辞去沪军都督之职。袁世凯政权曾委任他为工商部总长,但他并未赴任。后由于袁世凯的倒行逆施、专制独裁,陈其美追随孙中山开展反袁活动,遭袁世凯忌恨,1916年5月18日在上海法租界被刺身亡,去世时年仅38岁。陈其美一生功过皆有,身后毁誉不一,但他在上海光复前后大智大勇的表现,以及他对革命事业矢志不渝的献身精神,却是历史不能抹杀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