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二章名将归来 第三节越过火线

ddtt 收藏 2 7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美军的坦克履带碾压着简易公路,坦克的主炮指向路的前方,坦克队后边跟着长龙般的M3半履带车队,之后是不少挂着拖车的吉普车,自行榴弹炮牵引榴弹炮全部挤在狭窄的公路上,争先北进的美军的车队拥挤在公路上,空中美军的活塞式攻击机喷气式战斗机往来穿梭,远处的朝鲜人民军阵地在B-29的疯狂炸弹雨中变成火海,美军装甲侦察兵把其他部队远远的甩在后边,攻击机把一个个可疑的山头全炸一遍,巨大的烟尘柱高高的升起,成了美军侦察兵的路标,他们只要全副武装的坐在车上就可以清楚看到周围的情况,然后把这些路标远远的甩在后边。

骄横的美军违反条令,本来卡车间隔应该是至少十五米,可公路上蠕动的运兵车和辎重车几乎像火车一样,每个车的头都紧挨着前车的屁股,美军如此胆大就是因为朝鲜空军完蛋了,朝鲜远程炮兵全部被飞机消灭,他们不需要任何顾虑的前进,现在别说是有轰炸机,就是有战斗机、攻击机轻轻的往下扔上一枚小号炸弹,就能把公路上的美军车队炸成火龙,如果没飞机就是打发冷炮也可以起到很不错的效果。

美军飞机不用每架飞两次就可以轻易的把朝鲜人民军炸的无力再战,人民军节节败退,长长的难民队伍和失去重装备的部队源源不断的向中朝边界走来,只剩下两个师的人民军已经无力阻挡美军。美国政府无视中国的态度依然我行我素,不但没有所收敛还变本加厉的轰炸丹东地区,靠近朝鲜的中国城镇没有一个不遭到轰炸的,显然美国目的不在朝鲜本身,如果目的就是整个朝鲜那他们已经达到,货船源源不断的送来重装备和弹药,运输机继续向朝鲜运输兵员。

中国的正义警告最后没有任何效果,军委立即下达出兵命令,十月二十五日中国志愿军开始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出兵的行动是秘密的,大部队行动全部在晚上,彭总坐着吉普车最先渡江,等待彭总的朝鲜外相已经在轿车里坐不住,双方一见面朝鲜外相立刻坐上轿车在前边引路,志愿军司令部的司机开着吉普车紧跟在后边,夜间崎岖的山路上汽车飞快的走着。

这一刻永久的被记到历史上,彭总入朝后部队有几个小时连续不到彭总本人,他是秘密去见朝鲜的领袖去,部队虽然急的不得了,可还是按计划向朝鲜开进,情报处以及直属侦察单位先穿上朝鲜人民军的制服然后开着吉普车带着轻武器去一线侦察。


颠簸的吉普车上架着解放战争时候缴获的M1919机枪,车的后排座上坐着两个经验丰富的老侦察兵,他们抗战时候就是优秀战士,驾驶员也是四野第一批司机,张学义看着这些比自己年轻一半的士兵心里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这些士兵看上去倒很像自己的儿子,现在儿子张冲也带着部队进入朝鲜,他是师属侦察营的营长,带着靠两条腿机动的侦察兵和一部便携电台走在入朝部队的前边。

回国之后张学义跟儿子通了电话,说了几句家常也没说别的,自从张学义出国后就没见过儿子,再见面的时候父子俩已经全到了朝鲜,张学义坐在吉普车上看到一支步骑合一的部队一点轻武器都没带就在公路上走,他们连高射机枪都没有就敢白天行动,张学义坐着吉普车看到骑在枣红战马上的儿子,吉普车停在树林里,张学义徒步走到队列中拉着儿子的手说了几句话,他不希望儿子年轻轻的就死在这里,美军可不是国军,更不是日军,他跟儿子交代了几句就继续坐上车赶路,他生怕儿子出了事以后对母亲、老婆没法交代。

为了让儿子不遇到大的危险,张学义指挥着司机加足马力的往前赶路,吉普车后边的拖车里放着备用汽油和弹药以及行李,后边的吉普车干脆拉满拖斗车汽油,两台吉普车上总共才八个人,远远的把志愿军几十万大军甩在身后。


天刚亮张学义就扶着吉普车的武器支架站起来,他伸手指了一片路边的树林,“就在这里休息,把车开新树林。”司机熟练的把车开进去,车上的侦察兵急忙下车。

张学义跳下吉普车活动了一下身体,拿出地图查看了位置,他想打开电台想总部报告一下自己的位置,但想了想干脆不报告,自己是总部的直属侦察单位,什么也侦察不到报告个什么,有不是主力团,只要停下来就立即报告,张学义从拖车里找出毯子,在地上一铺也不管是凉是热就躺了下去,他闭着眼喊:“一班长,安排人轮流放哨,看到敌人部队立即向我报告。”

一班长肃然也坐车坐的疲惫,但还是声音清晰的回答,“是,我马上去安排岗哨。”他嘴上回答但心里还想,总部到底怎么了把个老头子派到侦察单位来,直属侦察单位是志愿军司令部的眼睛,需要的都必须是精兵强将,侦察这专业是小年轻干的,就他这么大岁数来这干嘛,即使当司机还嫌他岁数大呢,彭总到底怎么想的派个连三大战役都没参加的人指挥一号侦察组,他也不是党员凭什么指挥最精锐的侦察组呢?

空中的美军飞机往来穿梭,执行完夜间轰炸的飞机返航,用于白天轰炸的机群又接了班继续飞,天上没有一架中国和朝鲜的飞机,天空简直成了美军的后院,公路上深深的车轮印证明美军车辆走的之多,一班长安排完以后亲自在公路边上观察,一晚上都没遇到美军证明他们走的路一直在人民军的控制区,可现在的这片地区不像有人民军,可能是晚上岔路走的太多绕来绕去进了美军的占领区,一班长拿出地图和指北针看了看,似乎多山的朝鲜还多磁铁矿,指北针指的北根本不对,现在太阳已经出来但指针指向的位置是过于偏东,看来这东西用不上了,但看地图太依靠指北针,单纯的靠行军里程计算自己的位置有点不大准。

宁静的早晨很快被美军的马达声打破,十三辆轻型坦克丛南向北气势汹汹的扑了过来,紧随其后的是一大堆半履带车和轮式装甲车,半履带车后边有的拉着拖车有的拉着M1型双40毫米高射炮,所有的M3半履带车上都有轻重机枪,美军似乎要把每台装甲车都装上M-2重机枪,M3半履带车左右两边还架着M1919机枪,火力十分凶悍,一台车的战斗里就比张学义的侦察组厉害,他才两挺重机枪一挺班用机枪,M20、M8装甲车娇小的身躯隐藏在车队后边,前边都是履带行走装置的车,即使路不平也会被一大群履带车压平了,装甲侦察营恐怖而庞大的车队由十三辆轻型坦克和六十多辆轮式以及履带装甲车组成,M8装甲车上的37毫米炮有的向左有的向右,时刻警惕离公路很近的山头。

第一次见到美军的志愿军侦察员都惊呆了,他们不知道来的这支部队到底是什么部队,车上的字母他们不认识,因为是英文字母,对于识字不太多的侦察员来说即使美军把部队番号写在车上他们也看不懂,这七百来号美军坐在车上得意洋洋的走过去,侦察兵半点打美军的意思都没有。

趴在树林里用望远镜观察美军的张学义立即记下坦克上的号,美军喜欢把小单位写前边,就像写信一样先写门牌号后写街道名和地区名,他的写法正跟中国相反,他从坦克上的字母和数字就知道他们是来自那个师的部队,这个装甲侦察营齐装满员显然是新抵达的部队,坦克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等美军近百台车过完了以后,侦察兵们问张学义,“张参谋,这是什么级别的部队,看上去至少是一个机械化步兵团吧,他们每一个人走路,每车都有轻重机枪。”

“这是美军侦察部队,战斗部队比他们人多一百个,这是一个装甲师派出的装甲侦察营,人员七百多人,比步兵营还少几十人呢,半履带车上除了有你能看到的机枪意外,大部分车里还有迫击炮和火箭筒,即使我们一个师挡住他们也未必能顶的住,他们的车上有电台,随时可以呼叫空中支援。” 张学义的几句话说到点儿上把这些年轻气胜侦察员们给震住。

“那他们这是去那?”

“我拿电台去报告。” 张学义溜进树林打开电台,先反复看地形确认了自己位置,由根据公路走向判断美军的位置,他熟练的用电台把侦察到的情报发出去。侦察组里的士兵有的会开车,有的会使电台,有的枪法好有的会看图,但是精通所有技术专业的人只有张学义一个,他的个人素质远高于这些年纪还没他兵龄长的小伙子。

电报发到总部,彭总在临时指挥部里看着电报问:“不会吧,他是不是看错地图了,他怎么能走到这个位置,那他的汽油都不够用了。”

参谋里没人熟悉张学义,他们一个劲儿的跟着着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