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 第四卷 血色记忆 第六十八章解救“慰安妇”

战火将军 收藏 3 8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size][/URL] 第六十八章解救“慰安妇” “啊!?两个姑娘惊恐、屈辱的表情地看着这些禽兽。她们哆嗦着躲闪着。 “啪!”一鞭子抽过来,姑娘大叫 “啊!不要打了,不要.......” 她们“呜呜”哭了起来。 “看你们俩,还敢跑,今天给你们个教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


第六十八章解救“慰安妇”


“啊!?两个姑娘惊恐、屈辱的表情地看着这些禽兽。她们哆嗦着躲闪着。


“啪!”一鞭子抽过来,姑娘大叫


“啊!不要打了,不要.......”

她们“呜呜”哭了起来。


“看你们俩,还敢跑,今天给你们个教训,懂么?哈哈哈”鬼子军官笑着说。


两名姑娘已经被几名鬼子恶狠狠地扒下衣裤,裸呈在寒风中。


“好了,好了,别在地上撒泼了,都给我爬,跟我走。”鬼子军官打着手势说着,于是那两个日本兵把皮带解下来套在两个赤裸的女孩子白嫩的脖子上,然后命令她们趴在地上向旁边的民房爬去。


“快!”


“啪!”鞭子在催促。鬼子在命令她俩爬,而不是走。


“呜呜、、、呜呜、、”两人只好哭哭啼啼,赤身裸体,忍着


鞭痛,忍着耻辱,跟着鬼子爬向屋门,十二月的天气爬在冰冷的街道上。


“太羞耻了!这要是有人走过来,我可怎么活啊、、、”她们简直无法想像那时一种什么样的屈辱场面!


扭摆着布满鞭痕的屁股,摇晃着血印交织的丰满乳房,两个落入虎口的赤裸羔羊,在一群嘻嘻哈哈的恶魔的驱赶下,爬过马路,爬进旁边一间的屋子,这是一间民房,里面的主人早跑了。只有一盏昏暗的油灯在闪烁着凄凉的光。


“过来,嘴张开。对就这样。”鬼子不停的吆喝着。


“哈哈哈哈!”鬼子发出淫荡的狂笑。


“愿意喝尿么?”鬼子军官一指,然后问另外一个姑娘。


“不,不要,”另一个女孩子虽然听不懂,鬼子军官在说什么,但是已经知道他要自己做什么了。她痛苦而羞辱地拼命摇头,只吓得“呜呜”地哭!


“把她拉过来!”那名鬼子军官把裤子脱下来叫道。


一名日本兵拽着女孩子脖子上的腰带连踢带打地拉了过去。


正在这个时候门开了,薛晗和张剑秋和方以贵出现在门口。鬼子看见他们一身日军打扮立刻放松了警惕。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鬼子军官说。


“长官,我们是九师团运输队的,看见你们抓了这两个支纳美人。就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哈哈哈,你们运输队的来晚了,运气不太好。这些年轻漂亮的支纳美人好多都被其他部队挑的差不多了,还有的就是都躲进那个什么安全区那里去了?”


鬼子军官笑着说。


“安全区?什么安全区,难道还有我们大日本皇军不能去的地方。”


“是一群外国人搞的,就在金陵大学那里。但是我们还是有人冲进去了,你说的对,没有我们大日本皇军不能去的地方。哈哈哈。”


听到鬼子军官这样说薛晗心里一阵担心,他不知道楚楚的姐姐和父亲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落入敌手。


“喂,看在你们这些运输队也很辛苦份上,过来一起玩这些支纳美人吧。”眼前鬼子少尉军官故作大方地说。


“非常感谢,您真是大方,请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薛晗问


“我们是一一四师团的,实话告诉你吧这两个女的就是就是我们大队冲进金陵大学里抢来的一车美人中的两个。本来都已经抓进我们慰安所里,供我们消遣了,谁料到这两个支纳猪趁我们不备跑了出来,这不被我们抓住了,我们要在这里好好教训教训她们。”


(所谓慰安所和慰安妇制度是日本法西斯军队强迫或者拐骗亚洲各个受害国家和日本女性充当的军妓的制度。慰安妇是日本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征招的随军妓女和被强迫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女性,大部分慰安妇来自中华民国、台湾、韩国、满洲国、日本,也有部分琉球、东南亚、荷兰女性,其中在朝鲜召集的慰安妇被称为女子挺身队。


日本《广辞苑》对“慰安妇”一词的解释为“随军到战地部队,安慰过官兵的女人”。而更多的学者给“慰安妇”一词作的定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妇女,是日本军队专属的性奴隶。


慰安妇制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和战时,日本政府及其军队强迫各国妇女充当日军性奴隶的制度。此制度是20世纪人类历史中最丑陋、最肮脏、最黑暗的一页,也是世界妇女史上最为惨痛的记录。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军国主义犯下了三大反人道罪行,分别是恶名昭彰的细菌部队——七三一用活人做实验;南京大屠杀——屠杀三十四万中国同胞和日军“慰安妇”——军队性奴隶制度,是20世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耻辱。


日军在其占领地区普遍设立了被国家默认的合法的强奸中心——慰安所。在这一制度的奴役下,大量中国、朝鲜、东南亚和欧美各国的妇女惨遭日军的蹂躏。强征中国、朝鲜等地妇女为日军性奴隶,是日本政府和军部直接策划、各地日军具体执行实施的有组织、有计划的行为。


日军与慰安妇之间的关系,是数千年人类文明史上找不到第二例的男性对女性、尤其是对敌国及殖民地女性集体奴役、摧残的现象,这一现象充分暴露了日本军国主义的野蛮、残忍和暴虐。慰安妇制度是日本军阀违反人道主义、违反两性伦理、违反战争常规的制度化了的政府犯罪行为。


日本军国主义公然提倡:性欲的满足可以提高军队的战斗力。日军打到哪里便立即在哪里设立“慰安所”,便是这一理论的实践。在过去的日本,一般认为女性可以长时间没有性生活,但是男性则不可以。根据对军人禁欲结果的调查表明,禁欲超过一定时间,军人的战斗能力便开始下降,比如:“飞行员禁欲超过三个星期便容易发生空中事故。”为了“提高将士的战斗力”。“举世闻名”的慰安妇制度便脱颖而出。由于在战争这种非常时期,“平等交易”的法律失去了保护、军人心理失去平衡而沦为野兽等原因,嫖也就变成了奸淫和轮奸。朝鲜是这一制度的最大受害国。朝鲜由于成了日本的殖民地,便不得不陆陆续续向战场提供占慰安妇总数一半以上的年轻女子。并且也是日本人,首先在朝鲜各地建立了游廓,随“满洲事变”,我国东北各地也出现了日本式的“娱乐设施”,以作为军官、商人的慰安所。妓院又随着日军的步伐从我国发展到泰国、缅甸、马来西亚、菲律宾及太平洋诸岛,以至到后来,战争全面展开之时,军队所到之处当务之急便是营造兵营和慰安所。


不像修建妓院,造慰安所可以将陋就简,甚至在兵营尚未成就便已竣工。“用草席围成一个小屋,再铺上一块褥子”。每间小屋门前都排着整齐的队列。因为时间紧迫,有些战士已经提前脱好了衣服。想一想,前线有几百万如饥似渴的英勇将士!因为慰安妇不够,所以军队需要倒休,比如A中队休星期一,B中队就休星期二……这样慰安妇就只能“连轴转”、没有歇班的时候了。据保留下来的,一位卫生队主计少尉(负责管理慰安所的军官)的报告:一位慰安妇在三个小时里接待了78名日本军人!……


可想而知,每人每天平均接待几十位英勇善战的日军将士的中国人慰安妇即使侥幸没有死于窒息引起的胸痛、性病疾患或暴力,也因详知内情而很难生还,就像皇帝的殉葬品。日军之所以没敢像征集朝鲜姑娘那样大规模拐骗我国妇女,那是因为中国依然是日本企图征服的对象,即敌对国。所以存在保密这样的军事因素。


但是,正因为如此这些被抓为慰安妇中国女很少能幸免一死。尤其可恨的事为了日本为了保密而灭口的行为很多见。很多我国妇女就这样被上百人轮奸残忍的折磨死,或者得了病不给治疗。或者不给饭吃,活活饿死,不给水喝活活渴死。一旦我国妇女成为“俘虏”、躺在鬼子的刺刀下,那只有靠一死来逃脱被奸淫的命运了,有的妇女甚至连死后也没能幸免。可耻的是现在日本政府却对其犯下的这些罪行拒不承认被拒绝赔偿受害人,更加厚颜无耻的说这些仅仅是商业行为。在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曾经强征许多中国妇女充当慰安妇。而据中新社南京今年四月二十五日。今天下午三点十二分,南京最后一个慰安妇“活人证”雷桂英在南京去世。至此,南京唯一站出来承认自己是慰安妇的人证告别了人世。而今年正好是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让我们记住这些屈辱的历史吧!)


“你们先看看我们怎么教训这两个支纳小母狗,然后在轮到你们玩。这可是两只名副其实的美人狗啊,哈哈哈。”


日本鬼子军官说完命令把那女孩子拉过来。只见她丰美的躯体在室内昏暗的灯光下发出迷人的光泽,修长的大腿洁白而光滑,如同象牙一般。这样美丽的女子却被眼前这个魔鬼蹂躏,已经把薛晗他们几个的肺都气炸了!但是长期训练告诉他们要等待最有利的战机,一击毙敌!


几个鬼子淫笑着,放纵的着。但是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已经死到临头了。


看见五名鬼子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两名中国女孩子身上,机会来了!薛晗看看左右一使眼色然后小声“用刀,麻利点。”说完一面走近一面假装说


“诸位玩女人的花样可真多,我们九师团真应该好好学习学习啊。”


“哈哈哈”鬼子军官得意的笑着闭目享受着,不想薛晗已经走到近前了,他只觉得一阵寒风吹过面门,紧着喉咙那里就有点不舒服。想喊却喊不出来。气也喘不上来了,当他努力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薛晗在看着他笑,那笑容十分轻蔑。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生命中最后一个镜头竟然是薛晗的笑容。随着喉咙传来的一阵巨痛,他栽倒了,临死之前他想叫,但是却什么也没有叫出来。他最后只好无奈地瞪着薛晗。


薛晗并没有理他,而是立刻把刀插进另一个鬼子的要害,在惨叫声中,张剑秋和方以贵的刺刀也迅速刺进两名鬼子的身体。第五个鬼子刚刚反应过来,提着裤子去抓枪,方以贵一刀扎进他的后心。


顷刻之间五个鬼子已经横尸屋内。两名女子才从恶梦中惊醒过来哭叫着。


“你们不要怕,我们是中国宪兵。”薛晗说。


“给她们找两件衣服穿上吧。”他命令两个手下。


张剑秋和方以贵在民房中翻箱到柜的找了两件女人衣服。让两个女孩子穿好,然后又找到两双布鞋。也让她们穿起来。


经过了解,她们一个叫张雅兰,一个叫金萍。张雅兰十九岁,金萍十八岁。都是花样的年华。没有想到却遭此大难。


“你们都是金陵大学的学生?”


“是的,我大一,雅兰姐姐大二。”金萍一面抽泣一面点点头。而张雅兰只是哭根本说不出话来。


“那你们认识不认识一个叫萧雯雯的?”薛晗问。


为抗日点击阅读,为爱国注册收藏,为英雄投票推荐,谢谢大家的支持.祝收藏的朋友新年好运!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