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血的人生 上部 第一章

diyulantian 收藏 9 18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0/


月亮挂在远处的天边,那里,洞庭湖与天相连,湖面显得特别的妩媚,波光粼粼。秋天的夜晚,天空显得特别干净,宁静。但这个时候的马家村却显得特别的热闹,马来福决定在马家村的禾坪上召开一次村民大会,主要讨论马家村祠堂的 修建问题。祖辈留下来的祠堂已经破旧不堪,秋收后,秋天就接近尾声了,接下来是细雨绵绵的冬天,马家祠堂在风雨中挨不过这个冬天了,做为村长的他,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把祖辈遗留下来的财产保护好。眼看着秋收已近尾声,各家各户的粮食都已经进仓。他想趁这个时候,召集大家把这个事议一下。

马来福站在一台打谷机的仓背上,看着不断往禾坪上走的人,他心里有一种满足的感觉,他喜欢作为领导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的这种感觉,同时他发现自己是一个好热闹的人。在他看来,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做领导,也只有这样才算有个领导的样。

“马立仁,你个马日的,干什么呢 ?”马立仁想往打谷机上爬,被马来福一脚踢了下去。

“我就想爬上面坐会!”马立仁捂着屁股说。

“你个马日的!这地方是你坐的吗?”

“这是我家的打谷机啊!”马立仁说。

“你家的打鼓机被村委会征用了!”

“村长,那能补助点钱吗?”

“你个马日的,想钱想疯了吧!你的承包款还没交呢,等会再收拾你个马日的!”马来福没好气的说。

禾坪的旁边,马立仁发老婆刘正梅正掀开衣服,露出两个大奶子给刚满两个月的女儿喂奶,这已经是第五个娃娃了。旁边蹲着四个女娃娃,都眼睁睁的看着刘正梅,不时的叫一声,妈妈!我饿!刘正梅就没好气的说,你们这些索命的阎王啊,刚吃过,又饿了。本来马立仁是不许她来凑这个热闹的,怕大家又拿计划生育的事来挤兑他们,可刘正梅是个喜欢热闹的人。

她就是和马立仁在一个热闹的场合认识的,然后,马立仁把她带到了一个废弃的猪圈里,和她干了那种事情,那会,她还是处女,看见血,哇哇的直哭。马立仁就跪在她面前,一个劲的给她磕头,求她别哭,别被人发现看见了,非抓他不可。点头如捣蒜般答应,他对她负责。然后,她就嫁给了马立仁。接着就是一肚子的女娃娃,开了头就没了尾了,没完没了的生。刘正梅就有一种很强烈的想法,这都是因为当初和马立仁在猪圈里干了那种事,结果自己就成了老母猪了。

很多年后,刘正梅才明白,人在结婚之前还要谈恋爱这么一说。其实当初她是反对马立仁在猪圈里干那种事的。有三个原因,

一,那是他们的第二次见面,她几乎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是马家村的,长的有鼻子有眼的,最主要的是她看的出他有一身的力气。后来才知道叫马立仁,不过也同时证明了马立仁确实有力气,对于那种事,他从不满足。

二,地点不好,谁愿意在猪圈里干那种事情啊,不过他们确实在那干了这种事情,而且还不止一次。因为两村相隔很比较远,分属两个乡,马立仁在合丰乡,刘正梅在枫林乡,因为赶集才碰到了一起。所以在没结婚之前,他们都利用赶集的机会,在猪圈里干那种事。次数多了,马立仁就找了些稻草什么的铺在猪圈里,还特意的给那个猪圈重新装了一条门,这样可以遮掩一下。她就觉得马立仁这个人挺有心计的。

三,她根本就不明白马立仁火急火燎的脱光她的衣服要干什么,怎么干,她都没经验,所有从心底涌起了一种害怕的情绪。当时只有十八岁的他根本就不知道男女之间要干那种事情,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干。就睁大着眼睛看着马立仁一个人忙,当马立仁光身子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就更加有点害怕了,从内心涌出来的一种恐惧情绪。大叫着想推开马立仁,可马立仁真的很有力气。在一阵阵的疼痛之后,她觉得这件事情挺有意思的。于是是就随了马立仁,爱怎么干就怎么干。

一会,傻子二根也蹲在旁边看着她的大奶子,刘正梅也不避她。女人天声有这么一对东西,不就是给人看,给人抓的吗?每次那种一开始,马立仁对着这一对东西就是一顿乱抓,乱啃。他觉得这个都是命中注定的,就象女人天生就要被男人压在下面一样。

“二根,知道这是什么吗?”刘正梅指着自己的胸部说。

“不知道!”二根直摇头。

“这都不知道啊!回去问你妈去!”

“我知道,这是两个球!”二根给她的奶子上抓了一把跑了。

“二根,你个挨千刀的,敢吃老娘豆腐!”刘正梅大声的骂道。大梅就跑到马立仁的面前说,爸爸,二根哥哥吃妈妈的豆腐!马立仁就一把抓住二根,把二根按在稻草垛子上,扇了两耳光,叫你吃我老婆豆腐!边大边说。

“马立仁,你个马日的,你老婆生那么一对东西不就是给人看,给人抓的,就你抓的,看的,别人就不能抓啊!谁抓不是抓啊!”马来福笑着说。

“村长,那你来抓,我让你吃豆腐!”刘正梅大声道,马来福就没了话。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幸好天黑,别人也看不清楚。

“村长。叫你吃豆腐呢!”坐在稻草垛子上的几个年轻后生齐声喊,笑成一团。

马来福的老婆徐凤英拿着凳子往禾坪走,她的腰不好,站不得。尤其是到了寒冷的冬天,腰一阵阵的痛,整个冬天都是活受罪。幸好有儿子马强从省城长沙给她带回来的药。马强每次回家都要带一大包药,都是治她的腰的。徐凤英不忍心,儿子刚大学毕业,也没几个钱。她从劝她不要买,买了她也不吃。马强就不愿意了,生气的对她说,那除非你不是我妈。所以马家村的人都说她生了一个好儿子,孝顺啊!徐凤英就说,是啊!

徐凤英也愿意别人提她的女儿马苑,因为马苑嫁了个有钱的城里人。每次从县城回来,都是女婿唐建开着小轿车送回来,大包小包的。徐凤英每次都要放一挂鞭炮,让大家看看,她的女儿回来了,带了好多东西,她喜欢别人那羡慕,甚至嫉妒的眼光。

那会,徐凤英听到了刘正梅的话,心里就不高兴了,她从心里讨厌刘正梅,有事没事的就在男人面前显出自己那一对大东西。当然她知道是也自己老了,不年轻了,也没那么大的东西了,男人都是这样的。她心里明白马来福虽然五十几岁的年龄了,但还有那方面的需要。自己则不人老珠黄了,所以她从心里更加的讨厌这些年轻的女人们。因为他们能勾起男人的性欲。

“你们婶子是在叫你们这些年轻的后生呢!”徐凤英大声的说。二根趁着者当从马立仁的手下挣脱了,跑到马小兰和马小桐两姐妹的后边。

“立仁叔。怎么了?”马小兰问。

“二根一点都不傻,这个马日的,他吃我老婆豆腐!抓我老婆的奶子!”马立仁大声的说。他这么一说,马小兰就觉得不好意思了,毕竟自己是二十刚出头的黄花大闺女呢,那能听这么直白露骨的话呀!转身给二根踢了一脚,二根就跑开了。

马立山生了四个女儿,整个合丰乡都知道,大家都称她们为“四朵金花”。大女儿马小桐生的标致漂亮,遗憾的是个哑巴,见过的人多叹气,可惜啊!老天真是瞎眼睛了!二十五岁的年龄了,还没个婆家,甚至连说媒道亲的都没有,这让马立山头疼不已。毕竟谁也不想娶一个哑巴做老婆,一辈子都说不上一句话的夫妻,那能算夫妻吗?

二女儿马小兰生的漂亮,聪明,马立仁也最喜欢这个女儿,想留她在家招女婿进门,好给他续香火,他马立仁不想别人背后骂他断子绝孙,上辈子做了亏心的事。但是马小兰怎么都不愿意留家招亲。这同样让马立山头疼不已。

至于三女儿马小荷和四女儿马小梅,不知道为什么,没脑袋似的,脑子总比别人少根筋。整个合丰乡的人都议论,马立山有四个女儿,一个哑巴,两个傻瓜,可能是上辈子做了丧尽天良的事情,这辈子遭报应了。好事不出门,坏事千里传,这名声一出去,谁也不敢来说媒,不愿意和哑巴过一辈子,更不愿意和傻子过一辈子啊。

其实在大家看来,这个事也很奇怪,马家村几乎每家都有女儿,没儿子的,也就所谓的断子绝孙的就好几户。马立东也只生了两个女儿,大女儿马小花,小女儿马兰花。大家都认为是马家村的水土有问题。

不过在这个问题上,马立东要看的开些,十几年前,他带头做了绝育手续。他老婆刘叶荷就跟他闹,她也没办法,谁叫他是共产党员啊!刘叶荷就说,共产党员就要断子绝孙啊!因为马立东的带头,马立山没了办法,也带着老婆做了绝育手续,因为这件事情,马立山和马立动一直不对付。

马立东庆幸的是两个女儿都生的乖巧,聪明。大女儿马小花在北京工作,前两年,北京有两个青年,一个叫胡大刀,一个叫刘明。两人开着车子到到马家村来找马小花。大家都说,那个叫胡大刀的是马小花的男朋友。大家都夸马立东的女儿嫁了个有钱的北京人,以后就等着享福吧!马立东不置可否。小女儿马兰花在县城读高中,成绩很好,考取大学应该不成问题,所以大家一致的认为,马立东是马家村最幸福的人,比马来福还幸福。

有小孩把别的小孩打的哭了起来,双方的父母红着脖子争理,谁也不让谁。马来福看着这场面就想,这个会开出个屁来了。闹哄哄的,赶集一般,丝毫没把他这个村长放在眼里。这要放在田地分到户以前,谁敢这么无视领导啊,非抓他娘的游街,批斗不可,要他们喊自己打倒自己。不过现在在不是以前那样了,社会主义越发展,这些人就越不怕当管的了。平时都说,村长算个屁啊!有时候不管马来福说什么,不管对与错,他们都说,村长。你对个鸡吧,真想扇他们几耳光。

马来福算是搞清楚了,本家老马所说的共产主义算怎么回事了,那就是完全不把当官的放在眼里,没有人再怕当官的。可能那时候就没当官的了,当官没人尊重,这就没意思了,那可能真叫他妈的公仆了。马来福喜欢把马克思称作本家老马,这样显得亲热些,他觉得官越大越要讲马克思。至少合丰乡的乡长李长河就经常把马克思经常挂在嘴巴上,好象马克思是他亲爹。

“他妈的,都给老子坐下来,静一下。马立仁,你个马日的,怎么还在追二根啊!”马来福喊道。

“他吃我老婆豆腐!”马立仁喊道。

“吃都吃了,你个马日的,你难道还要他吐出来啊!”马来福喊到,别村的都喜欢叫马家村的人为马日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们姓马,姓马只是个引子,主要的是大家听说马的那根东西比较长,至于到底有多长,对于生在洞庭湖边上的他们来讲,他们没见过马,更没见过那根东西。有的说至少有一米,有的说至少有两米。见过的就说,你们他娘的都错了,有三米。光棍马三福说,有万里长征那么长,那就是二万五千里长了。渐渐的,马家村自己人也都称自己人为马日的了。

“别闹了,祖宗们哎!今天叫大家来主要是讨论一下,马家祠堂的事情,什么,二根你个马日的说什么鸟祠堂,马立仁往死里打。”马来福气愤的说。底下大家照样说着自己的话,没几个人听他的。二根的身边永远都跟着那条老黄狗,二根重新蹲在马小兰的旁边,马小桐靠在马小兰的身上,马小荷和马小梅跟一群年轻的后生挤在稻草垛子上。

“大家都看到了。祖辈留下来的祠堂已经破旧不堪了,可能挨不过这个冬天了,所以村委会决定!啊!”马来福自己都想笑,所谓的马家村村委会就是他一个人。

“决定马上整修一下,村财政上已经没钱了!什么,钱到哪去了?”马家村的财政上确实没钱了,还剩下三钱多块钱,前几天,他到县城去打麻将,几炮就点了一千块钱,还剩下两千多块钱,他是万不敢动了。因为这些钱是村里几位五保户的老婆子,以及抗美援朝的英雄老马头的补助款了。五保户的钱他不敢动,在他看来这几个老婆子太可怜了,五儿五女,一年下来,那吃几吨肉。所以他不忍心。拿这种钱,那真的会遭雷劈的。老马头的钱,他是万不敢动的,因为老马头是抗美援朝的英雄,在朝鲜战场上断了一条胳臂,而且老马头脾气火暴,动不动就拼命。所以他是不敢惹的。马来福把先前准备好的村上的各项支出都列在一张表上,发给他们,他早算到这些人会给他来这么一出。

在马来福看来,他们的质问也就是唬一下人,因为谁也不清楚这些钱是怎么出的,村里没有会计,钱都在他一个人手上。他们只知道钱是怎么来的,而且能掰手指头算的清楚的,主要是各项承包款子。至于国家给村里所拨的那一部分钱,他们并不知道,虽然不多,但是够他平时抽个烟的了,这也许就是当村长的好处了。

“大家都看看,上面写的详细!这政务公开,村务公开政策好啊!这样就一清清白白的,一板一眼,大家当面锣对面鼓的一清二楚啊!这么些年,我当这个村长,凭良心说,没拿过村里一分钱,大家都知道,我不缺这些昧良心的钱!是不是啊!操,马立仁,你个马日的,什么时候爬上来的呀?快下去!”马来福又把马立仁给踢了下去。

“村长,这是我家的打谷机!”马立仁嘟囔着。在马来福看来,所谓的政务公开,只是个花架子,因为想公开的就公开,不想公开的谁也不知道是什么。虽然中央电视台在新闻里一再的播报政务公开,大家也都看了。但是怎么公开的权利掌握在他手里。

“到现在国家还欠着我们村一级干部上半年的工资呢,我能说什么呀?国家有困难,我要理解,我也能理解。现在村财政有困难,而祠堂的修建也烧屁股了,所以我希望大家也能理解。再说这也是和大家有着切身关系和实际利益的好事情啊,谁家没个喜事,丧事啊!都得在祠堂里才摆得开啊,再说那里供奉着观世音菩萨了,大家不平时都在拜吗?如果说祖辈留下的东西在我们的手上给糟蹋了,这是什么呀?这是败家,我们就是败家子,懂吗?”马来福觉得自己这段话说的有情有理,他在心里满意自己的口才,不愧是当领导的料啊!

“我再说一件事情啊!村上的几位五保户老人和我叔散会后到我那里把你们的补助款领了,前些时间,我从乡财政给你们要回来了。别老放在我那里,丢了,掉了,我可负责不起啊!”马来福觉得应该把这个事情说一下,这样可以证明他的清白,他确实没拿他们的钱。他亲热的把老马头称作我叔。至少那会,下面的几位五保户老婆子就在说他是一个好人,这多少让他有点满足。

“村里缺钱,怎么还给他们发钱啊,这是什么道理啊!”柳三花麻开嗓子在下面喊。柳三花可以说是马家村最不讲理的妇女,是一个很叫人头疼的事情。

“那是国家给他们的补助款。”马来福没好气的说。

“为什么只给他们啊,国家是我们大家的,电视都说了,怎么不给我们啊!”柳三花继续和马来福顶着。

“他们是五保户,无儿无女!”

“我也是无儿无女啊!”柳三花说道,大家在下面笑了起来。因为柳三花确实无儿无女。嫁给马六五年了,还没有任何生养。大家都说这是因为马六名字的问题,马六就不应该叫马六,既然叫了马六,那指定要到第六个年头才能有生养啊!

“马六,你个马日的,你老婆在顶撞领导,你管不管啊!”马来福对着人群喊,没人应声。

“马六!坏了,这个没用的东西肯定又被老婆锁起来了!”马来福说,下面的人都大笑起来。不过,马来福马上发现了一个问题,当家的男人在一下之间好象全不见了,一说到钱的事,他们就跑了。谁也不想出这个钱,剩下些老娘们在下面磕瓜子,讲些不荤不素的笑话,不时的发出阵阵狂笑。

“村长,你说对了,我们来的时候就看到马六被锁在房里,从窗子把头探出来透气呢!”草垛子边的年轻后生们笑着说。

“老娘我才懒的关他呢!没那心思!”柳三花笑着说。这么一闹,马来福就觉得越扯越远了。连忙把大家拉回来。剩下的老娘们回去也会把话带回去的。

“这个钱,怎么出呢,这样吧,我们按人头来分摊,每家几个头,就摊几份钱!”马来福说。

“我不同意!”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是马立山,其实他们都没走远,都竖着耳朵听马来福到底怎么筹钱的。马立山觉得这样分摊很不公平。因为他家全是女儿,以后都是别人家的人,用不着村子里的祠堂。只有他的死,以及他老婆的死才用得上祠堂,所以他只愿意出两个人的钱。

“你怎么又冒出来了呀?”马来福笑着说。第二个站出来反对的是马立仁。他说,如果按人口分摊的话,他一个都不出,首先他家也全是女儿。另外,夫妻两还年轻,一时半会死不了,等到时候死的时候再说。

“你个马日的,你不打算生男娃娃了,那明天,我叫乡里把你老婆抓了去,给你绝了!”马来福说。

“那也要等生了再说。这娘们一肚子的赔钱货,没个完了!”马立仁对着刘正梅说。

“呸!那能怪我们老娘们吗!电视里说了,生男生女取决于你们大老爷们,墙上都写着呢!要怪就怪你们那东西不行!”刘正梅站起来说。

“修建什么鸟祠堂啊!干脆倒了好!”说这话的是四十岁的光棍马三福,整个合丰乡都知道马家村有一个四十岁的老光棍马三福,大家都习惯称他为马棍。

“马棍,你个马日的。你娶婆娘不用祠堂啊?”马来福说。

“村长,你要能帮我说个媳妇。这祠堂我一个人掏钱修建了!”马棍喊道。

“前段时间,那娘们已经不错了,你还看不上人家!”马来福说。前段时间马三福确实有过一个女人,一个不知道从那来的妇女流浪的到了马家村,那天晚上,马三福就把人家带回了家。睡了几天,没想到的是,几天后的一个半夜,那娘们就跑了。无声无息的就没了人,马三福还在附近找了好几天,没找着。本来马三福是防着她的,怕她跑,白天都把门锁了,晚上就一张床上睡。久旱逢干露,马三福每天晚上都要把那件事忙活到半夜。可这娘们还是跑了。大家不知道这个妇女从那里来,也不知道她要到哪里去,从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大家都怀疑她是个哑巴。马棍所存的记忆是,干那件事的时候,她都是一声不坑,随便马三福一个人表演,睁大着眼睛看着光屁股的马三福,这让马三福觉得很尴尬。从这件事情,马三福就确定,她肯定是个哑巴。

“那当然,她是个哑巴,谁要个哑巴啊!”马三福说。这话一说,马小桐就痛苦了,因为他也是个哑巴,也同样没找到婆家,马三福这话多少有点刺激了他。

“马棍叔,你还要脸不!”马小兰讽刺他。

“不要脸了!我连屁股都不要了,还要脸干什么呀?立山大哥,要不把我招到你家做女婿,我不嫌弃的!”马三福厚着脸皮说。大家就觉得马三福这话说的有点过分了。

“马棍叔,我现在叫你一声叔,那是尊敬你了,你再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马小兰大声的说。

“不客气又怎么样啊?”马三福笑着说。

“我就收拾你这个老不要脸的东西!”马小兰说完就操起草垛子上的一根扁担朝马三福抡过去,被众人挡住了。但是大家怎么也防不到,傻子二根操着板凳给了马棍腰上一板凳,把马棍打倒在地上,这有点出乎大家的预料。马棍从地上爬起来想找二根算帐,二根已经跑的没影了。于是就找二根的父亲马立德理论,要赔偿医药费,这可是一条老腰,留下个后遗症什么的,这光棍的日子,以后没人照料,怎么过啊?马立德就说,你直接找他去吧,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打死都可以,我不管。马棍就觉得没意思,二根是个傻子,听法律说打死人都不负责,但是谁打死一个傻子,谁得拿命去赔,他觉得这样不划算。这光棍遇着傻子,光棍就自认倒霉吧!大家都是破罐子,就看谁的罐子更破。

在马来福看来,按人头分摊这个事看来很难。那会,马立东洗了澡往禾坪上走,他家还有一部分稻子没收进仓。看到马立东,马来福就问他按人口分摊的事怎么看。马立东就说,他是没意见,大女儿虽然在北京,二女儿也可能去上大学,但不管到哪,都是吃马家村的五谷杂粮长大的人,到那都是马家村的人。马立东这么一说,就有了比较。

“大家听到没有啊!这样吧,我在这里也表个态度,我家马强虽然在省城长沙工作,户口也到长沙去了,以后也不会回马家村了,他的钱,我照交,至于我女儿马苑,大家都知道,她嫁到县城里去了,以后也不可能回马家村,但是他的钱我也交,我两口子也可能不会在马家村呆,但是我们承认交!总之一句话,要保住祖宗留下的这点东西。”马来福这是在炫耀自己了。

“这样的话,那干脆你们两户就把这个钱凑了,我们在祠堂门口给你们立碑传世!”下面有人喊道,接着大家就都附和。马来福就觉得这些人简直不可礼遇。看来按人头分摊这件事情根本就行不通,剩下一个办法就是要各家把欠村里的承包款子交上来,这已经是一个老问题了,每次都不了了之,所以马来福并不报大希望,因为各家都欠着村里的钱,所以大家都较着劲的不交。

“既然这样的话,那大家就把承包款子都交上来,我们利用这笔钱来修建祠堂!”马来福特别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马来宝。马来宝还欠着村里五千多块前果林子承包款。不过这些年,马来宝在果园子确实挣了钱,这是大家都看到的,每到水果下山的时候,大家就盘算着能挣多少钱。大家也都看着马来宝,因为村长说上交承包款子,而他是村长的亲弟弟,所以要带头的话也应该是他,大家都清楚他欠着五千多块钱,也不是一笔小钱。

“好!我带头交!”马来宝从人堆里挤到打谷机上表了态度。马来宝有自己的算盘,首先马来福是自己的亲兄弟,没有马来福的话,他根本就承包不到那片果园子。再说也确实是挣钱了。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马来宝的儿子马小光,高中毕业后,被马来福弄到了合丰乡小学教书,将来还要靠马来福上下走动,把马小光弄进乡政府呢。其次还有自己的女儿马小敏跟着马苑在县城做事,以后还要靠马苑帮着寻个城里人家呢。所以马来福是他们家的大恩人,他理应站在马来福这一边。

马来宝的表态有点出乎大家的预料,两兄弟可能早就商量好了,大家都有种上当的感觉。不过不要紧,欠钱最多的是马立宗,他还欠着村里三万多圆的砖场承包款呢。在大家看来,这笔钱,马立宗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交的,因为砖场根本就没挣钱,还亏了一大笔钱。原因是请了一帮河南师傅来烧砖,因为技术不过关,拖到县城的砖头又被拖了回来。马立宗一气之下把几十万块砖头倒进了洞庭湖。大家还以为他要填湖建房呢。

那会。马立宗连会议都没来参加,只有他儿子马力和女儿马灵在人堆里站着。

“请大家放心,等有钱了,我爸肯定会交上去的!”马力在人堆里喊着。马力开了一个养猪场,每年有近百头的猪出圈。所以并不是没有钱,但是马力认为这是他爸和村里的事情,跟他没关系,他也曾跟大伙说过,那是他爸的事情。当然马立宗也曾跟他打过招呼,叫他不要去管欠村里的那笔钱。当然,在马力看来,只要他爸爸要他拿出这笔钱来,他还是愿意拿的。因为养猪场是马立宗掏钱给他办起来的,其次高中毕业那会,他高考落傍了。马立宗劝他去复读中心补习,或者花钱帮他找个民办大学读。但是马力没同意,他觉得没意思,就冲这个,马力也是愿意掏这个钱的。

其次欠村里多的就是刚死去的马立鼎了,他还欠着村里两万元的水库承包款子。其实马立鼎的死一直是个谜,早上的时候,马立鼎划着舟子在水库里撒鱼食,不小心一头栽进了湖里,扑通几下就被淹死了。奇怪的是马立鼎是一个强壮,会游泳的人,因为是大早上,不存在天热中暑的问题,所以大家都不能解释这是为什么。

马立鼎死的当天晚上,他老婆就服农药自杀了,穿的整整齐齐。就跟着马立鼎去了,丢下一个刚参加完高考的独生子马明。大家都想不通,马立鼎死后,她怎么狠心扔下活着的宝贝儿子,跟一个死人去了。原本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夜之间就家破人亡了。大家帮衬着把后事料理了,两人葬在同一个坟里边,这样就再也不会分开了,也算随了她的心愿。

葬完两夫妻后的第二天,马明接到了北京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说,马明什么都没说,拿着录取通知书到父母亲的坟前烧了。马来福知道这件事情后,气愤的扇了马明一个耳光。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这样出人头地机会,他就一把火烧了。马来福平时把马明当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看待,有时候到县城去,他还要特意的去看看马明,给他买些吃的,问长问短,鼓励他为马家村增光。

在马来福的一生当中,他只尊重一种人,那就是真正的读书人,从自己的儿子那里,他看到了读书是多么的艰苦。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再从高中到大学,年复一年的学习。他是看到自己的儿子从一个光屁股的小孩到一个戴眼镜的面黄肌色的年轻人的,这都是因为读书。记得马强接到通知书的时候,忍不住的眼泪哗哗的流着,父子两哭成一团。在马来福看来,读书人比种地的庄稼人苦,农民可以不认真,春天把种撒下去了,秋天照样可以收获。可读书人不行,高考那一座独木桥,残酷的筛选着每一个人。

那会,马来福想到了刚死去的马力鼎,想起了马明把通知书烧了。同样马家村的人都想到了马力鼎一家人,都为马明感到可惜。谁也不忍心提欠款这件事情,良心的底线摆在那里,马家村的人都自觉的守着这条底线,谁也不去触及。

“那还有马立鼎家的钱呢!”说这话的是柳三花,这是一个无知的女人,大家都看着她,没有人搭理她,也没有人笑,柳三花立刻知道这话过分了,马上闭了嘴。

“好!不交,就让他倒掉吧!有本事的你们就都死到外边去,别回马家村,别用马家的祠堂!”马来福愤怒的说。

“村长,你要记得一定要死到外面去啊!”光棍马三福接了马来福的话 ,那会,马来福手痒的紧,真想扇他一耳光,但忍住了。在他看来,不值得和马三福这种不知死活,不顾廉耻的人计较。但是马来宝给了马三福一个耳光。马三福也不好惹,马上和马来宝扭打在一起,大家把他们分开的时候,两人嘴角都流着血。但是很明显,马来宝吃了大亏,马三福出招下流,对着马来宝下面的命根子狠抓了几把。马来宝显得很痛苦,手捂着裤裆。他老婆李香秀搀扶着他,想摸一下他下边,但是众人在场,不好下手。马小光本想冲上去,揍马棍一顿的,被马来福拦住了。

马家村的村民大会就这样闹哄哄的开始,又闹哄哄的结束。二根抓了一把刘正梅的大奶子,马立仁给二根收拾了一顿。二根给了马三福一板凳,马三福又给了马来宝裤裆几爪子。期间夹杂着老娘们的不荤不素的调情打骂。至于修祠堂的钱没有任何结果,马来福就觉得这个会不应该开,搞得马来宝吃了大亏。

这个时候的马强一个人呆在红山湖旁边的山林里,坐在他父母亲的坟墓前,他不想回家,不想一个人独自坐在那间大房子里,他感到孤独,还不如到坟前来坐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