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吕后驾崩 文 / 天涯情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吕后驾崩 文 / 天涯情缘




吕后这次病倒并没有晕厥,而是一下子就觉得自己仿佛年轻了几十岁,好象自己又回到了自己快乐的少女时代,好象又在下相与兄弟姐妹们一起玩耍着了。吕后知道,这是自己不久于人世的表现。就在吕后病倒的那个晚上,一只巨大的鸟飞掠过未央宫的上空,它嘴巴里叼着许多的香木,好象正在往东南梧桐林方向急飞而去。不久后,东南的人就看见,一丛火焰在梧桐林里升腾而起。一缕青烟在香雾的缭绕中,袅袅地直上天庭而去。吕后在幻觉中清醒过来,她吩咐她的宫女,叫她们去宣吕禄、吕产近前见驾。不一会子,吕禄与吕产就来到了吕后的身边,他们俩强忍着眼泪,他们知道他们的姑姑已经要远离他们而去了。

“禄儿,你的父亲吕周为了建立大汉在战争中牺牲了,我们吕家有兄妹六人,哀家的五个哥哥不是死在与秦军的对战中就是死在与项羽的战争中,”吕后忽然觉得自己的精神好了起来,她身轻如燕,想要乘势坐起来,可是轻快的只是精神,而不是肉体,她挣了挣,最终没有能够坐得起来,“产儿的父亲是哀家最喜欢的三哥,他在哀家小的时候老是替哀家出头,哪个要是敢于欺负哀家,三哥,就是产儿你的父亲吕贺就会替哀家打抱不平。”吕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但是,这笑意迅速地消失了,“你们要留神,哀家死了后就是你们的鬼门关,你们一定要挺住啊。现在哀家就任命吕禄。吕禄接旨,着吕禄为上将军,军北军;着吕产为骠骑将军,将南军。你二人立即回军营,统带本部人马,不得有误,要是有谁敢于任意闯入军营,无论王侯卿相,一律格杀勿论。产儿,你立刻带三千铁骑前往未央宫护驾,你派上次擒拿刘恭的虎贲都尉宝路带一百壮士前去保护少帝,要是有什么不妥,就恭请少帝西行一步。这个弘儿虽然听话,但是他毕竟不是我们吕家的人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产儿,你要谨记啊。”

吕后一气说了这样多的话,已经累得喘不过气来了,她的御医,也就是那个公孙无知,现在也是束手无策了,不过他依然给吕后准备了一些提神养气的丹药,他要吕后服下。吕后很顺从地服下了,在这个问题上,吕后是永远都听从这个公孙无知的安排的。丹药不能救命,却是可以延命的,吕后顿时不觉得胸闷气喘了。她下令叫左丞相审食其前来听令。其实这个审食其是早就等候在门外的了,现在听得传他,他赶紧抢步进入,在来到吕后身边的时候,他还左右地扭动了一下他纤巧的腰肢,也忘不了冲公孙无知他这个情敌慎视一下。然后他来到了吕后的身边,他一屁股就坐在吕后的床上,用手轻轻抚弄着吕后已经干枯的面颊:“陛下唤小臣来有什么话儿啊?”吕后轻轻地把审食其的手给打掉,很严肃地说:“审食其听旨,现免去审食其左丞相职务,改任太傅。”审食其还要想说什么,吕后对他一摇手,他也就很知趣地下去了,回头的时候又冲公孙无知很怨怒地瞪了一眼。

吕后又发第三道谕旨了:“着任吕产为左丞相以替代审食其的位置,前赵王后改嫁少帝,作少帝皇后。”第三道谕旨下完,吕后觉得自己神轻气爽,三万六千个毛孔顿时都舒张开来,她渐渐地进入了忘我状态,她好象进入了一个时光的隧道,她看见了高祖、看见了她的凤凰,看见了小孤山,看见了项羽、看见了虞姬,看见了荥阳的烽火。她又看见了她的白马,闪电银龙驹,她翻身骑上银龙驹的马背,扬长绝尘而去,她顶盔贯甲,一如战阵前威武的将军,她提着宝剑,那剑尖还兀自流淌着敌人的和她儿子的鲜血、流淌着她的情敌的鲜血,流淌着她的朋友的鲜血,然后,她飞快地扬长而去,没有回头,孤单单地,走了。吕后驾崩了!在葬礼上,吕家的人哭得悲悲戚戚,而刘家的人则是在私底下暗自地庆幸,一场风暴正在酝酿。

就在葬礼后第二天,楚王刘戊就带领他的三万铁骑宣布独立并向吕氏发出了挑战。葬礼的少帝则是完全地被吕产手下的都尉宝路,他现在已经被升格为了虎威将军,控制了起来。楚王在楚国一举反旗,吕家的人可就失去了抓拿了。他们深知,楚国不足惧,而楚国的身后还有拥有十万雄兵的齐国,那可是一个坚强的敌人。自己手中虽然有南北军共计四十万,但是要用来拱卫京师,是没有什么力量抽出去野战的。而就在京师,可靠的人只有陈平一个而已,周勃这个老狐狸是一直对吕后虚意奉和的,就是上次吕后任命他为左丞相也被他软软地回绝了。这个绛侯,就是吕后拿他都没有什么法子,现在何况是远不如吕后才识的吕产了。他于是失去了主张。吕产只好找到在北军坐镇的哥哥吕禄。吕禄也没有什么法子,就这个时候,一个谋士说话了:“二位大王不要着急,你们听说过蝎子王大战眼镜蛇的故事没有啊?”吕禄正在急火攻心的时候,他哪里有什么闲心听什么故事,他眼睛一瞪,说:“下去,不要这个时候拿什么什么故事来烦孤家了。”而吕产毕竟比吕禄的性子要沉稳一些,他说到:“哥哥不要急噪,也许他说的故事对我们兄弟现在的处境有点帮助也难说啊,你还是耐性听听吧。你说吧,先生。”那个谋士被吕产叫作先生,很是得意,他摇头晃脑起来:“蝎子王是毒虫、眼镜蛇也是毒虫,他们要是打起来,对谁有利啊?我的大王。”这个谋士说完就不再言语了。而吕产顿时眼冒金光,他对那个谋士深施一礼,说:“多谢先生赐教,如果有胜利的一天,孤王当封先生为国师。”那个谋士赶紧趴在地上对吕产叩了三个头:“多谢大王栽培。”而吕禄在旁边还是一头的雾水。

见哥哥没有明白,等那个谋士远去了,吕产就笑着说:“哥哥这里有高人,哥哥怎么不会利用啊。刘章,就是那个朱虚侯不是我们吕家的女婿吗?他就是那个蝎子王,那个楚王就是眼镜蛇,我们可以驱蝎子去吃眼镜蛇啊,他们哪个失败都是他们刘家的损失,我们的胜利呢。”吕禄这个时候才豁然开朗。他连声说:“还是兄弟高明,哥哥我太愚顿了,难怪那天姑姑说你才是她最疼爱的人呢。将来的皇帝就非你莫属啦。臣现在就叩拜天颜。”吕禄说的不是损话而是实心实意的话,吕产看得出来,他笑了一笑就说:“我们兄弟共掌朝政,一字并肩坐宝座,你看怎么样?”“哈哈哈哈!”兄弟俩一起发出欢快的笑声。

刘章统帅着南军十万貔貅出城去了,他们的锋芒直指楚王的三万铁骑。这支军队在出城后不久就屯驻起来不再前进了,吕产派来的监军觉得有些不正常就径直去找刘章,结果人还没有进军营就被一个执戟郎在他低头进辕门的时候把他的脑袋给拨拉下来了。吕产派在军中的三百探子一时间都被处决,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队伍又向前开拔而去。他们的目标是齐国了。齐王听说自己的儿子带着中央军的南军前来征讨楚国,也就是点齐自己的十万大军在齐楚边界严整以待。局面一时间成为胶着。而吕产和吕禄依然每天都接到了他的密探的飞鸽传书,报告着其实是半真半假的军情。

长安城里现在的气氛是异常的紧张,所有的大臣都被严格限制在自己的宅院里不准走动。而在太尉周勃的地下,一条早就联络好的地道,现在就已经开始发挥起它的功用来了。郦商、陈平与齐王刘肥的使者一起汇聚在绛侯的地下走廊里,他们在秘密地商讨着汉朝未来的大计。而这个时候,地下走廊的门被敲响了。四个人全都紧张起来,在仔细听明白暗号后,他们都会心地笑了,进来的是前国相王陵。王陵很讶然地看着陈平,“我刚刚通过我们地下走廊去了阁下的家,明明看见你在和你夫人下棋,你还对我说走好,怎么你比老夫还先到啊?”陈平笑了笑:“王相国,您现在去在下的家,在下依然还在那里下棋呢,要不吕家的探子怎么可以放心我呢。不光是我,就是郦将军一还在自己的院子里练剑的,太尉则是在批阅各地的军情本章。哈哈,这是移花接木的计策,这招数把我们的相国大人都被蒙骗啦,那就不必说吕家的小儿了。”“哈哈哈哈。”这地下走廊很是封密,声音就是里面打雷也传不出去的,于是几个都很开怀地大笑起来。

而吕产吕禄兄弟忽然觉得光靠一个刘章还不可靠,他们又派出大将灌婴也带了十万北军前去支援和节制刘章。灌婴很快就发回了好消息,说是楚王的三万人已经被消灭了。他现在已经和刘章合兵一处,而刘章自己只身去了趟齐国,刘章在齐国的消息是吕产他们已经得知的事情,现在经过灌婴的印证,他们就更相信了,他们还从灌婴那里印证了刘章和他的父亲齐王闹翻的事情。你们都不用和我们吕家斗,自己自己都已经窝里反了。吕氏兄弟相视一笑。吕产回了皇宫,而吕禄依然坐镇北军不动。就在吕产刚走,吕禄回身还没有走得多远的时候,一个黄门官急冲冲地跑过来,他是连滚带爬地过来的:“报、报、报告上将军、大王千岁,我们大王在回皇宫路上突然马失前蹄,受了重伤,现在太医正在抢救,请大王快过去主持大局,否则迟疑了就会生出事端来。”那黄门也是吕禄认识的,因此他毫无怀疑地跟他走了。就在吕禄前脚离开的几乎同时,太尉周勃带着三百刀斧手气势汹汹地闯进了北军大营。北军的人谁不认识太尉周勃,他们可是北军的直接上司,就是上将军吕产都还是是他的直接下级。可是有的人还是不让周勃进入,他们是奉了吕产的严令,要是没有吕产的手令,管他是王侯卿相一律格杀勿论。他们甚至拔出自己的兵刃,可是他们的动作没有周勃三百刀斧手的迅猛果断,他们的兵器还没有出鞘就纷纷身首异处了。周勃顺利地进入了北军的军营。一阵号角响后,北军现在的全部人马共计有雄兵十五万,他们全都整齐地站在校兵场里了。周勃抽出宝剑,对天大吼一声:“三军儿郎听好,现在的大汉天下是谁的啊?”“是高祖建立的,是高祖三哥的天下。”全军将士,尤其是北军的将士都还保留着刘邦称呼为三哥的习惯。周勃静静地看着下面的三军将士,他不开口了,下面更是寂静地可怕。

“断袖!”猛然间,周勃大喊一嗓子,“拥护吕姓的断右边的袖子,拥护刘氏的断左边的袖子。”话音刚落,只听见校军场上一遍金帛之音,人们纷纷断袖,再一看下面,只有三五十人是断的右袖,他们的袖子和脖子一起都断掉了,其余的十五万人全部是断的左袖,一个个都光着左膀子,很是耀眼。长安的七月很是炎热,可是军人依然是甲胄鲜明,现在他们都亮出左胳膊,一下子觉得坦然和凉快了许多。北军一万将士在誓师后跟随周勃前往皇宫而去。其余人马都按兵不动,等候将令。在半路,周勃的一万人马正好遇着了南军的一万人马也在前往皇宫的路上。南军,现在的全部人马只有五万了,他是隶属吕产调度的军队,可是吕产向来都是在皇宫里,没有时间去打点南军。因此南军其实一直是在陈平的指挥下的。现在陈平在采取几乎和周勃相似的手法后,一万忠于刘家的军队向皇宫开拔而去。两万人马兵合一处、将打一家,象潮水一样,势不可挡地朝皇宫蔓延而去。就在吕家兄弟惶恐不安的时候,朱虚侯刘章带十万雄兵回师长安了。吕家兄弟仿佛看见了救星,吕产亲自在城门迎候刘章的大军进城。刘章看见吕产只带了一千多御林军前来迎接自己,就赶快下马趋步向前,吕产见高傲的刘章如此谦恭,很是满意,也下马迎了过去。就在刘章与吕产相距只有一尺左右的时候,刘章在袖子底下翻手就是一口小剑,这小剑带着风声,在吕产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收敛的时候,象一根针刺透薄羊皮一样,刺透了吕产的胸膛。那一千御林军全都乱套了。一千人马在十万雄师面前就根本就不是军队了,他们落荒而去。

刘章的大军一路顺利,在连续斩杀了吕更始后,又杀掉了妄图逃窜的吕禄。樊哙的老婆吕姝,倒是一个扎手的角儿,她在用酒灌翻了樊哙后,带着一千忠于吕家的家丁勇敢地前去挑战刘章。她亲自杀掉了刘章的马前先锋,大将胥卫。而她自己也在射中刘章一箭后身中数十枝雕翎箭而死。刘章疯狂地拔掉狼牙箭,血一下子喷射而出。刘章大叫一声,倒地气绝身亡。而恰好灌婴正好拍马赶到,他接过刘章的权力,继续指挥军队攻打皇宫。太傅审食其想从皇宫的后花园逃走,被一个士兵一刀将刚伸出去的脑袋给剁掉了,而一向与审食其不相能的公孙无知居然就跟随在审食其的屁股后面的,他一看大势不妙,就反身往皇宫里面逃走,结果一枝冷箭正好射在他的话儿的地方,他刚刚低头想拔掉,又是一块飞石砸在他的头项之间,公孙无知就这样死掉了。皇宫也被攻破了。而少帝,则在皇宫被攻破的瞬间,一口刀切断了他的脖子,然后,切断少帝脖子的虎威将军宝路也横刀自刎而死。当陈平、王陵、郦商、灌婴汇聚一处的时候,大局就已经平定了。在长安的诸吕全部被肃清,而诸吕尽管被封了王,他们都没有去自己的封国就职,所以他们是一个也没有跑了。

在经过三天的争论和争吵后,所有的大臣一直决计,迎薄后生的代王刘恒为新皇帝,尊薄后为皇太后。从此,在吕后基础上已经是相当繁荣的大汉天下又将迎来一代明君汉文帝的贤明统治了。在中国历史上很是光彩的文景之治即将诞生。不过,这文景之治的功勋,在我看来,一半以上有吕后的心血。铁血凤凰,呕心沥血、铁古铮铮,在中国男性的天下,写出女性的最强音,讨伐天下、统治天下达数十年,在中国,就是在世界上的女界,也是罕有匹敌的。她尽管有许多的不是,但是那只是她要获得生存的发展的必要的手段,政治家又有谁没有强硬和阴狠的手段呢?吕后给中国历史和中国上了一课,这一课的影响可谓深远啊。就在文帝登基的当天,长安东南梧桐林上空,一只全新的凤凰带着香木香气的余烟,一点金光直飞南天门而去。她要蓄势以发,她后世又将落在何处呢?据说在八百多年后,这个凤凰又降生在了四川的北部,一个叫广元的地方,这是后话,本书就不不表述了。


————————————————————


连载完毕!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