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刘章司酒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3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刘章司酒 文 / 天涯情缘 转眼间,已经到了吕后圣诞的时候,七月的长安很是炎热,各路诸侯纷纷集聚到未央宫。过去清一色的刘家王侯现在也多换成了吕姓的王侯了。朝中的大臣在平时是不能与这些诸侯亲近的,现在他们奉命招待这些远来王爷、侯爷,自然就想多多结识结识了。而这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刘章司酒 文 / 天涯情缘




转眼间,已经到了吕后圣诞的时候,七月的长安很是炎热,各路诸侯纷纷集聚到未央宫。过去清一色的刘家王侯现在也多换成了吕姓的王侯了。朝中的大臣在平时是不能与这些诸侯亲近的,现在他们奉命招待这些远来王爷、侯爷,自然就想多多结识结识了。而这些远在自己蕃国的王侯也希望结识几个朝廷的重臣,以后他们可以在太后面前多为他们美言几句。过去,那些大臣争相笼络的是刘姓的王侯,但是现在气候不同了,刘姓的王侯不被当权的吕后所宠信,因此他们居住的前殿的馆舍就显得门清院静了。

这天,也是吕后圣诞前的第四天,谓城侯吕功在自己的馆舍喝得酩酊大醉,他一个人带着几十个仆役,偏偏倒倒地闯进了已经老迈的楚元王刘交的馆舍,这个刘交是高祖皇帝的弟弟,在大汉六年韩信被擒以后就封了楚元王,以顶替被擒的韩信的楚王。刘交虽然是一个农民出生,现在也作了二十多年的王爷了,也学会了舞刀弄剑的营生。那吕功也是一个练家子,他看见楚元王在练剑,就过去凑热闹。他只是一个侯爵,按理他看见爵位比他高的王爵应该半跪行礼才对,但是他仗持着自己是吕后的侄孙子,就没有把这个元王老头放在眼睛里。他踉跄着脚步就过去了。元王他专注地练习着剑法,没有预料到旁边会有人窜出来,他一剑斜刺而出,堪堪就要刺中那吕功的身体了。谁知这个吕功正好脚步一歪,他看见了元王的那口剑了,在身体下滑的同时,吕功也抽了自己的佩剑,他当即就给元王来了一招犀牛望月。这犀牛的交正不偏不倚地刺中元王的心脏。元王连哼也哼出来,就倒地气绝身亡。这死的人可是堂堂楚国大国的国王,又是在人家楚王自己的院落,他吕功跑得了吗?元王的卫兵很快就把吕功的人全都拿获了。

吕后大怒,当着众人的面给了吕功三个嘴巴。然后,吕后对元王的太子刘戊说:“侄子啊,你们其实都不是刘家的正统,你们家的王位按理是不能世袭的,现在,这个吕功误杀元王千岁,哀家就特许你来继承这个王位吧。你就顶替你的父王来参加哀家的生日吧?你看怎么样。至于这个罪人,哀家会处置他的,你放心哀家不不放心啊?”吕后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刘戊还好说什么啊,他只能叩头谢恩,说把自己父亲的尸体抬回去后再来。吕后也没有勉强刘戊,他知道这个人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那可是可能会坏气氛的。不如干脆把他给打发回楚国了事。吕后的眼睛里硬挤了几点水出来,她命令到:“给备诏,楚太子刘戊继承元王爵位,发金铁券各一,兵符剑印世袭故元王,拨黄金五百斤以安葬故元王。赏赐半副銮驾以资嘉勉。”拟诏官马上照吕后的意思用规范的语言起好圣旨,然后带刘戊去办理好世袭的所有的手续,刘戊就只嚎无泪地抬着他父亲的尸体回楚国去不提。这个刘戊心中还暗自得意,他白拣了个王来当。真是快活,就是再死一百个爹,他都愿意,他在心里对吕后真是仰慕极了。恨不得把自己这个吕后的侄子的身份改成儿子。可是他实在是没有什么招数,只好想想就作罢了。

元王的死激起了刘姓王侯的很大的不满,他们一个个在私底下下悄悄地议论,可是没有谁出头说话。他们全都害怕吕后的。他们以为,起码吕后会杀了或是废了那个吕功,但是,就在吕后圣诞的前一天,也就是刘戊离开长安的第三天,这个吕功又闯进了齐王的馆舍。齐王有一个小儿子,名字叫刘章,是新娶了吕禄女儿的贵人。这个吕功又是喝醉酒出来闹事的,他也不知道这个馆舍是齐王的,他也没有把刘姓的王侯看在眼睛里。前殿馆舍的官在分配房子的时候,是把刘姓的王侯和吕姓的王侯分开安置的,界限分明。这个吕功看见了一个很是貌美的小姬正在花园的水池边看鱼,他一把就过去把她给抱住了。这个小姬正是齐王的小女儿,她自小就受到她父王的宠爱,有谁在她生命的十四年里欺负过她?就是她的哥哥的刘章也是惯着她的。现在她居然被一个野男人,满口酒气的野男人也抱在怀里,她一下子惊呆了,过了好久才想起要喊叫。就在这个时候,刘章的夫人出来了,她自然是认识这个吕功的,他是她的堂哥,怎么会不认识啊?这个吕芯,也就是吕禄的女儿,刘章的夫人,这个时候她突然想搞一个恶作剧,她用拳在刘姬的后脑一家伙,刘姬马上就晕过去了。就在花园避静的地方,吕芯鼓动她哥哥把这个十四岁的刘姬给强暴了。刘姬慢悠悠地醒来后,那个吕芯假惺惺地跑过来对刘姬大喊到:“小妹啊,父王才出去,你就跑这里来偷野汉子啦,真是不知羞耻!哟,你还真有眼光,看上的也是我们吕家的侯爷啊,起来,哥哥,你说,你是怎么被这个小妹子给勾引上的啊?她还挺有办法的嘛。得,小妹,哥哥,我们干脆亲上加亲,你就给我哥哥当一个偏妃吧,我哥哥要不是已经有了侯妃了,就一定纳你为正室。不过,等那个正室翘辫子了,你还是有机会扶正的。”

刘姬知道,她已经掉进了这两兄妹设置的圈套里去了,不从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了。干脆,她也就索性嫁给了这个吕功。晚上,刘姬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给他哥哥刘章哭诉了白天发生的一切。刘章没有说什么话。只是说,你不要嫁过去,就当是一个梦。在汉朝,人们没有什么太多的贞操观的,也没有什么被强暴的不愉感,只是觉得自己在家被人欺负总是丢脸的事情而已,况且自己还是王爷的女儿。于是,这个刘姬就不再出门了。她反悔了她说过的要嫁给吕功的话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那是对男人老爷们的要求,女人嘛就不必履行这个道德观了。所以,当男人和女人打交道的时候,很多时候反是男人吃亏,当一个懂行的人与不懂行的人打交道,吃亏的也多是懂行的人。

说话间,盛大的吕后的圣诞宴会已经开始举行了。这个宴会真是盛大啊,在整个的未央宫的后殿一直排到前殿。在宫殿里一直到露天坝,到处都是盛大的宴会。那些官民,按照出钱多少为序列或是按照官阶大小,分别在露天、小院落、大殿里吃喝着。而最丰盛和最有品位的自然要数吕后亲自宴请的各诸侯王侯的后殿的大殿内的宴会了。

“各位亲友,各位王爷、侯爷,哀家小寿,劳烦各位不辞辛苦,从大老远跑到长安给哀家这个老婆子过生日,哀家感谢大家啊。来,哀家先干为敬,请诸位举杯。”吕后说话很是客气。在吕后生日的前一晚,有一个人给吕后出了一个点子,就是要在吕后生日的时候再煞煞那些刘姓王侯的锐气,于是叫他们分开穿不同颜色的衣服,叫他们在宴会的时候斗酒。吕后就没有听说过那个刘姓王侯的酒量是吕禄、吕产或是吕功的对手的。高祖虽然喜欢喝酒,量也是不大的,吕后明白刘家人喝酒不是吕家的对手。吕后也就采纳这个人的建议,同时给了这个人一千金作为奖赏。这个人欢天喜地地走去院落里吃喝去了。

吕后给大家敬了酒,那些王侯自然是一仰脖子一喝而尽的,他们又马上异口同声地敬祝太后万寿无疆、与日月同辉。吕后很高兴地接受。就在这个时候,吕禄站出了自己的餐桌,他直接奔少帝就去了。这个少帝按辈分确实是吕禄的侄子,因为吕禄是吕后哥哥的儿子。但是他毕竟是臣子,是不能管少帝为侄子的。但是他不,他就是喜欢这样叫。“少帝侄儿呢,叔叔我也敬你一杯酒吧!”这个少帝不会喝酒,他赶紧那眼光去向吕后求救,但是吕后好象根本就没有看他,只是笑眯眯地喝自己的酒,与那些王公说话。“不,叔叔,我不能喝,朕不会饮酒,叔叔自便吧。”但是,少帝的哀求没有打动吕禄,他一手拉着少帝的手,一手把自己杯子里的酒给少帝硬灌进了少帝正在说话的嘴巴里,不会喝酒的少帝被呛得拼命地咳嗽。而吕后这个时候才回过头来说:“弘儿啊,你不会喝酒就不要硬喝嘛,看,都成什么样子啦?”少帝明白地是被吕禄灌了酒,而现在却被吕后说成是他贪杯,他更是面红耳赤了。那些吕姓的王侯见了,发出一阵刺耳的长笑,而那些刘姓的王侯无不把头纷纷地低垂下去,他们算是什么啊?他们的皇帝都在公开场合被人任意地凌辱都没有法子回应,他们的身份和实力又怎么可以去回应吕姓人氏的凌辱和轻蔑呢?

“大家很高兴嘛,就连你们平时不喝酒的皇帝今儿都破例喝酒了,哀家有一个提议,今天是我们刘吕两家亲朋欢聚的日子,哀家提议两家比一比酒量怎么样?大家都是疆场上拼杀出来的,枪林箭雨都未曾惧怕过,现在难不成你们会害怕小小米酒吧?为公平起见,哀家提议请朱虚侯刘章来司酒,大家看怎么样啊?”朱虚侯刘章是吕家的女婿,自然是半个吕家人了,她吕后自然对他是放心的。刘章见吕后点了自己的将,就出班站直了,说:“陛下,臣是将门之后,这里的叔伯兄弟又多是军人出身,臣提议按照军法司酒,请陛下圣裁。”

“那就依从你的意思吧。”吕后想也没有想就同意了刘章的意见。

大家继续喝酒,而刘章就不再喝了,他手按宝剑,看谁喝酒掺假,要是谁掺假过谱,他的宝剑可就不认识你是哪个国家王爷还是侯爷了。其实,这次斗酒的消息是已经泄露给刘家的王侯知道了的,他们买通了一个太监,这个太监告诉了他们的内情。于是,刘家的人就悄悄地拿出了他们私藏的过去惠帝还是太子的时候商山四皓给他的解酒秘方配置的醒酒丹。他们一个个把醒酒丹含在舌头底下,于是,那一杯杯烈性的酒在他们嘴巴里全都成了白开水。试问,白开水又怎么可以醉人呢?但是他们嘴巴里散发出来的酒味依然是一样的酽醇,仿佛他们喝的也是浓烈的酒一样。这样,吕家的人就有点抗不住了。

一直站在大家身后的刘章这个时候说话:“微臣请求为陛下圣诞献舞。臣为跳田耕舞,请陛下允许。”吕后正在兴头,她知道刘家虽然是农民出身,但是刘章才二十来岁,他是一点没有和农业打过交道的,他又会什么田耕啊?于是,她很好奇地说:“章儿啊,你都没有捏过锄头把子呢,不比哀家自小是务农的,你又会什么田耕啊?要说你老子刘肥和你爷爷刘邦会田耕,那不假,他们都当过农民呢,你什么时候会农活啦。不过,你还是跳给你的那些懂农事的叔伯们看看吧。”

刘章跳起了舞蹈,他把他手中的宝剑当成了锄头,舞蹈起来。刘章开始唱到:“深耕溉种,立苗欲疏。非起种者,锄而去之。”刘章的舞蹈很简短,很快就完事了。刘章说:“陛下,皇祖母,你看章儿说得可对。种田就是要把不是秧苗的蘖种给锄掉啊,是不是这个理儿呢?皇祖母。”

吕后默然了,全体的刘姓的还是吕姓的王侯也默然了,他们全都明白刘章话里的含义,而只有刘章一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他们眨巴着眼睛,天真地继续问。而吕后只好说:“章儿没有种过田,说的话却还象那么回事情呢?大家说是不是啊。好了,大家继续喝酒。章儿继续司你酒,小心不要失职哦。”吕后尴尬地把话头岔开了。酒继续喝下去,号称酒仙的吕功首先支撑不住了,他要呕吐,可是在太后面前,他又怎么敢造次呢,他朝大门奔去。就在吕功马上要奔出大门的时候,刘章提了宝剑就追了出去。吕功已经出了门了,刘章也追出了门,片刻后,门外传来一声惨叫。接着刘章提了血淋淋的宝剑回来了:“启奏陛下,有逃酒者一人,已经被臣按照军法处斩了,现在人头献上。”说完,刘章把吕功血汩汩的人头献了上去。那些吕家王侯从此够就惧怕了刘章,而刘家的王侯也可以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吕后默然了,因为命令是她下的,她只能苦果子自己吃。宴会是不欢而散。回带自己寝宫,吕后就又病倒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