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季布廷争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季布廷争 文 / 天涯情缘




吕后看见匈奴冒顿单于给自己的书信,先是看口吻就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匈奴大单于白尔汉国小皇帝恭启?我呸。我大汉朝乃堂堂天朝,你匈奴不过是未开化的蛮邦,连个国的资格也没有,说什么大单于。”接着,吕后用一柄小剑挑开牛皮信封,里面是削得如丝帛一样的牛皮,上面有用草丹写成的文字,是用隶书写成的。显然这是一封出自汉朝叛员之手的信件,单于不过是口授而已,至于那些完全不和乎外交礼仪的口吻也完全有可能是那些叛员所为。吕后的气稍微平息了一点。匈奴人没有文字,吕后是明白的,他们一向是派使者向来而不是递交什么书信。递交书信是最近的现象,是韩王信叛汉以后的新现象。吕后再一看内容,更是气得凤眉倒竖、银牙咬碎。“这个小小的冒顿,居然不知道死活,要我过嫁给他作他的小阏氏,就是贵妃。大汉的天下,谁敢于娶太后啊/简直是想找死啊。”吕后想罢,连忙命人擂响聚将鼓。这鼓的声音低亢、足以穿透十里八里的空间。长安城有九面这样的鼓,一面居中,八面拱卫,中央震响,八方响应。一会儿后,各大小朝官都集聚在未央宫的前殿了。

大臣们山呼万岁,他们很惊奇地看见,已经空闲了好几天的龙椅上今天有一个孩子坐在上面的,他大约有十岁,相貌倒是清醇可爱,要是下面哪个大臣在串门子的时候看见对方家有这样一个银玉娃娃,倒也是乐意去逗上一逗的。但是,这个娃娃现在是坐在皇帝位置上,而太后并没有宣布先少帝已经驾崩,也没有宣布被废除,同时这个小孩子也没有被宣布册立。他就这样马马虎虎地坐在龙椅上了。他算是什么呢?傀儡!朝臣们都明白。他们在拜庙子的时候就对偶像下拜过,现在他们眼前这个小娃娃就跟那庙宇里的泥胎木像也差不多,那就拜了吧!大臣在拜过太后陛下后,又来拜这个莫名其妙的不知道那嘎瘩冒出来的小小的木偶皇帝。这些大臣都在心里暗暗敲鼓,如此隆重,太后的脸色这样阴沉,要发生什么事情哦?这事情可千万不要和我有什么关联啊。

“太不象话,真是寻死啊!”吕后头尾无边际的半句话使得那些大臣全都跪倒了,他们不知道出了事情。吕后看他们一个个诚惶诚恐,又有些暗自得意,她吩咐到:“平生,各位大人,哀家不是说你们。哦,左丞相因为军务繁忙,他坚决要求辞去左丞相职务,哀家已经答应了他的要求了。各位大人,你们看审食其担任这个左丞相何如?他主要是担负内廷的工作,不与右丞相分担外间的政务。说白了就是挂个名而已啊。大家看怎么样啊?”

“全凭太后定夺。!”大臣异口同声地回答,他们哪个不知道审食其呢?哪个不知道太后离不开这个她宠爱的男美人呢。现在也只是给她的交欢一个名头,依然什么也不是的名头,军务、政务都管不了的名头,这对于右丞相的一统政务还有好处呢。于是大臣异口同声地答应论证件事情。但是,悬在大臣们心头的那半句话现在还没有眉目呢,大臣都在仔细地倾听着。他们知道太后说话是简单的先说,复杂和不高兴的后说的。他们也知道,太后不会去向他们解释关于龙椅上那个小娃娃的事情的。他们已经明白论证是怎么回事情了。他们也认识这个娃娃其实就是先少帝的弟弟,惠帝两个儿子中的一个,也是庶母生养,不过他也是太后的亲孙子。因为惠帝是太后的儿子啊。那小娃娃正在龙椅上打盹儿呢,可是身躯没有歪,可也真够难为了孩子的啊。

“各位大人、将军,小匈奴的冒顿来信了,说是要哀家去给他作贵妃,你们舍得放行吗?”吕后用一种近乎戏谑的口气缓缓地说到。

下面的大臣顿时炸锅了,要娶我们太后,那不是把我们汉朝比做他们的儿子国家甚至孙子国家了吗?这太过分了。文官们议论纷纷,武将则抹袖子伸拳头,好象要跟谁打架似的。而上将军、舞阳侯樊哙高声吼叫起来:“哇牙牙,不得了,简直是要反了啊。哇牙牙,太后陛下,请给微臣我派出十万大军,我定当横行匈奴,提了冒顿的头来见陛下您啊。哇牙牙。”那些武将见皇亲樊哙也出头了,他们一个个更是神采飞扬,一个个要请缨出战,要荡平匈奴。前殿里气氛一时间非常地炽热,那气势好象要气吞万里,捏碎小小匈奴一样。就是文官也在点头议论,一个个义愤填膺,面红耳赤,好象是谁羞辱了他们的老娘一样,或是象被人踩了尾巴的小狗,一个个也在高声地议论发兵的事宜。在他们看来,出兵是一定的,下面的事情就是如何发,谁为将,发多少的问题。吕后自己也很显然站在要出兵的立场,她很有兴味地关注着大臣们的议论。闹嚷嚷的场面让吕后很惬意。“这些人都是我的忠臣良将啊!”吕后心想,不过她在潜意识中觉得樊哙,就是她妹夫说出兵十万横行匈奴有些不大合适,是不是人马太少了啊?你樊哙说话是不是欠思量啊。不过,樊哙欠思量正是他的本色呢。吕后明白也理解的。樊哙就这样一个人嘛。

“太后陛下,臣认为樊哙当斩!言出兵者都该百杀头。”

一个冷静的声音从后面的朝臣队里传出来。既然是后面的声音,就说明他的官阶相对地显得要小了。既然诸多大员都已经赞成出兵了,你又发什么杂音啊。吕后讶怪地往后面望去。从后面越班站出了一位,此人生得文静白皙,气质沉稳果敢,吕后认识他,这个人就是中郎将,是上将军樊哙的部下,叫季布的就是。关于这个季布,历史上是很有美言的,说是千金易得,一喏难求的就是他。季布不轻易给人许诺的,但是一旦许诺,就是铁板钉钉,甭说九牛拉不回,就是万虎也休想要季布放弃诺言的。这个人是楚人,曾经是楚项羽手下的将军。几次三番曾经使得汉高祖很窘迫,汉高祖于是很怀恨他。在汉朝建立后,高祖用一千金的代价悬赏捉拿季布,而季布呢就把自己的面容毁掉化身为奴,把自己卖给了一个姓朱的人家。而这个朱姓的主人是认识季布的,只是季布不认识他们而已。他们知道这个没有胡须的人正是季布,就吩咐家里的人说:“这个人是大贤才,皇帝将来一定会重用他的,我们虽然是出钱买了他,但是也万万不可把他当奴仆使用。”他又告戒他的儿子说:“你,一定要把这个人看成是你的老师,是你的师父,他就如同是我。吃饭的时候,要他吃完你才可以吃的,睡觉你要给他铺床叠被。明白了吗?这样的大贤才,要是不是因为现在的皇上误会了他,我们就是拿十万金也是请不到的。你知道千金易得、一喏难求吗?那就是说的是这位先生。谨记。”

朱家的主人就赶忙到他的亲戚家,他的这个亲戚不是别人,正是汉高祖最宠信的大臣藤公夏侯婴。夏侯婴知道皇帝海捕天下的钦犯现在就在自己亲戚家,先是吓得很厉害,然后他很佩服自己这个朱姓亲戚的所为。就是夏侯婴也明白季布是何许样人,他也知道过去季布窘迫高祖皇帝是各为其主的行为,算不得和高祖有什么个人恩怨的。只是朱家只是一个豪绅,而不是高官显贵,在皇帝面前说不上话。夏侯婴也就明白了朱家主人到他这里来是想为季布出头。夏侯婴很为朱家的这种仗义行为所感动,他马上许诺去为季布说情去。高祖皇帝也不是鸡肠小肚之人,何况说情的是他的腹心人物。只是他的无赖气息还是有点的,他对夏侯婴说:“爱卿啊,朕悬赏捉拿他可不是本意啊。朕是想要他出山为我服务,为汉家江山出力的。结果弄成现在的样子,是我的过错。我马上下诏,赦免季布的全部所谓的罪过,封他为南军中郎将,统领御前羽林军。”这个高祖可真是用人大胆,马上就把一个刚刚还是罪人的人放到羽林军中郎将的位置上来了。这和当年用韩信是一个路子。于是,季布就做了汉朝的中郎将。这个中郎将的位置而后重要,所以虽然经历了几个皇帝了,由于季布的忠心和忠诚是人所共知的,他的位置也就没有挪动,同时季布也是一个从不拍马的人,职位也就得不到升迁了。当然,他在军中的位置也是不好升迁的,他的上面就是上将军樊哙,他可是皇亲,季布怎么可以和他比长量短啊?

现在,季布越班说话,吕后对这样的人的话是不会不予以重视的。她冷静地倾听着季布的发言:“樊哙可斩啊。当年高祖皇帝就亲统大军三十五万,在打了许多的胜仗后结果在平城被围。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现在大汉天下是从故秦得手过来的。而这个天下刚刚在经过陈胜的起义,天下的大乱,楚汉的七年相争。现在可谓是创痍满地,民不聊生,他樊哙竟然要擅动兵戈,祸起萧墙。所以,臣说樊哙当斩!过去高祖也是因为韩王信造反,才不得不兴兵剿灭,结果这个该死的韩信,他勾结匈奴,弄出平城的事情来。樊哙那次也是在的。他以为他现在就可以胜过过去的自己末叶可以胜过高祖皇帝了吗?请陛下三思。”

吕后默然了,半晌,她说:“仗可以不打了,但是他们匈奴的要求还是不能不理睬的啊。那就哀家去他那里给他作贵妃了吧?”吕后幽怨地说。吕后明白了不能打,因此没有怪罪季布的意味,只是她需要她的臣僚为她想法子而已。

“好办啊,我的陛下。”陈平越班出来,“我们在平城不是用过这样的法子吗?我们就把后宫谋个美人生的阁主升格为公主,她也是我们汉朝皇家的血脉啊。另外,再给那个冒顿找两个绝色的美女送过去陪嫁。我给太后捉笔,写一份情意真切的回信,陛下知道,这些东西臣还是拿手的。臣大事不会,这些事情还是臣这个丞相可以完成的。来人,竹简笔墨伺候。”

陈平很快写完,刀工用刀把墨字刻下去,然后再描上墨色,完成后呈给吕后:“大汉朝太后万岁以及大皇帝陛下敬告匈奴国单于:哀家老了,牙松色褪,先赠上公主与绝色美女两名,以示汉匈友好。望千秋万代,永不相犯。”

陈平在下面跪着,叩头说到:“臣死罪,说太后容颜衰老,其实……”

“罢了,哀家明白你的苦心。难为你,起来,赐丞相黄金千斤,季布黄金五百斤。这些钱都由上将军樊哙支付。哀家倦了,你们还有什么啊?”还有什么,退朝罢。太监断喝,各人各自回家,一场吵闹得很凶的战争就这样消解于无形了。匈奴接到回信,那个冒顿也觉得自己是酒后失言,便给吕后和汉朝去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书信,请求吕后原谅他的过错,同时感谢汉朝赏赐的美女,更感谢汉朝下嫁的公主。既然公主是太后的女儿辈,那冒顿就对吕后口称晚辈了。更重要的是冒顿答应只要汉朝朝廷每年在寒冬季节援助匈奴一些布匹、粮食,以满足他们可以顺利过冬,那匈奴就不再侵扰汉朝的边城。这点使得吕后高兴地如同打胜了一场很大的大仗。她又下令重赏季布,给他的官阶连升三级,职务不变,依然是中郎将,只是还可以统御部分的北军了。

就是这个季布,在后来诸吕为乱的时候,他可是起过顶门柱的作用的。这是后话,暂时不土也罢。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