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吕后回沛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5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吕后回沛 文 / 天涯情缘




汉朝惠帝七年秋八月卯寅,天色阴沉,未央宫里气氛很是压抑。众多的太医、大臣、妃姘都集聚在后殿外面。惠帝的身子是越发地虚弱了,他胡话连篇,他的母亲吕后很明白,她的这个儿子已经不中用了。果然,到了半夜的时候,惠帝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结束了他仅仅二十七岁的生命。他在临死前的胡话中喊了他的如意兄弟,刘肥、刘建都逐一地喊到了,高祖父皇不要杀我吧也歇斯底里地喊了出来,可是他就是没有叫过他的母亲,没有喊过一声妈妈,没有叫过一句母后。惠帝瞪着大大的眼睛去世了。后殿里一片哭泣。吕后排开众人,冲到惠帝遗体跟前,她也放声大哭起来。在惠帝过世的时候,留侯张良也已经是病得连路也不能走了,他因此没有能够来送他看着长大的惠帝刘盈最后一程,而是派了他的儿子张辟礓来给惠帝送行。这个孩子只有十五岁,人生得是面如脂玉、唇红齿白,煞是漂亮,要是给他穿一身儿女孩儿的服装,那就是真的漂亮的小姑娘也没有他可人。这个小孩子一直是得到了惠帝的钟爱的。惠帝在临死精神是很好,他还在邀请这个孩子在他的宫殿陪他下棋。谁知道,这个病一下子就发作了。

吕后哭的声音很大,但是却没有什么悲伤的成分,她也没有眼泪。距离太后很近的张公子,因为是个小孩子,所以不象被的人不能东张西望,他是把眼前的这一切都看在了眼睛里的。他对于太后为什么不悲伤的现象很奇怪,也很疑惑。他低下头,在心中一默,又暗暗地抬头环视了惠帝寝宫一周,他觉得这里面必然有文章。于是,他悄悄地拉着左丞相陈平的衣角,要他悄悄地出外面去有话与他说,“叔叔,太后只有一个惠帝这么一个儿子,如今她的儿子驾崩了,她做为母亲为什么不悲伤呢?”陈平知道张良的儿子虽然只有十多岁,却已经是一个小机灵鬼了。他没有回答张公子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那你认为是什么原因呢?贤侄。”陈平和张良同殿称臣,又是故交,于是他就称张良的儿子为侄子了。“那还不简单吗?惠帝驾崩了,但是惠帝的儿子还很年幼,不能继承大位。太后心中对你们这些手中拥有重兵权力的大臣很是猜忌,因此她心中的担忧是远远大于悲伤啊。于是,太后没有表现出悲伤的神情,反而在太后的哭声里显示了一股杀气和恐惧。太后恐惧什么呢?是什么可以令太后恐惧呢?要是太后都恐惧了,她下一步又要干什么呢?陈叔叔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吧!但是你们又该如何采取措施去应对呢?叔叔你们可曾想过啊?”

陈平猛然觉得自己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战栗了,陈平出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害怕过,他深知吕后的害怕意味着什么,他也知道现在他们的处境,尤其是他们几个重臣的处境的什么,他很明白了。而他在突然之间全部地失去了对局势的判断能力,变成了一个白痴和无能的人。他只觉得他眼前不是张良的儿子,而就是张良自己了。他恭敬地问到:“公子救我,救救你的这些个叔叔伯伯吧?”说完,一向倨傲的陈平冲张辟礓深深地作了一个揖。而张公子并没有保留,也没有还礼,他说到:“叔叔都什么时候,不要多礼啦。叔叔只要请太后把他目前还在京师的吕家娘家的哥哥吕产、吕台、吕禄安排为京师南北军的将军,同时请他们几个到朝廷里来担任重要官职。说白了就是叔叔伯伯把自己的权力交一些出来给太后的娘家人,太后她才会放心。太后放心了,她才不会恐惧。他不恐惧了,他们的人头才可以得到保全。不然,我的叔叔啊,你们的明年就是你们的周年了哦。

陈平是何等样聪明的人,他快速地重新回到惠帝的灵床前,对着吕后倒身便拜,说:“陛下,现在国丧期间,国家非常需要安宁。臣身为左丞相,很是不称职。现在虽然说不是一个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微臣还是冒死向陛下推荐三个足可以担当大任的贤才,请陛下恩准。”吕后稍微中断了她没有悲戚和眼泪的哭泣,仔细听着他眼前这个最见机和懂事的丞相要说些什么。只见陈平在地上叩了三个头,然后很郑重地说:“臣推荐吕产、吕台、吕禄为将军,统领南北军。这南北军可是拱卫整个京师的最重要的屏障,不是最亲近和放心的人等是万万不能担任这样的职务的。同时,微臣还恳请陛下任贤不要避亲,把刚才三位功高勋重的将军都安排在朝廷之中,这样,臣等就可以随时听候三位将军的教诲了。请太后陛下一定成全。先皇帝前几天还说臣没有尽心为朝廷举荐人才。现在先皇帝大行了,臣不采冒昧,万死以劝进三位将军,请陛下恩准。”

吕后没有马上说话,只是她现在开始号啕了,其哭声悲戚凄凉,足以显示一个母亲对于白头人送黑头人的无奈和内心的凄悲。陈平听见吕后的哭声变样了,这才放了宽心。他觉得,在这个时候,吕后是一定不会有什么表示的。那就要到葬礼结束后,他陈平再联络几个大臣一并上本章,坚决要求劝进三个将军进入朝廷,出任南北军将军。葬礼一完毕,吕后立即把陈平请进了未央宫。现在的吕后已经不需要她的别苑了,她可以很舒畅地居住在未央宫里。但是,她的别苑还是一直在运作着。她现在要把自己的这座别苑送给她的大臣陈平,这个陈平真是太明白事理,吕后现在是越发地喜欢这个陈平了。在吕后的宫殿里,陈平侧着身子坐在一张小软椅上,屁股就沾了那么一丝儿边儿,他很惶恐地听吕后对他的表扬,然后听吕后说要她自己的一套别苑连同里面的美女和帅男都赠送给陈平。陈平连忙跪倒谢恩。吕后哈哈大笑着对陈平说:“先皇帝去了,他又没有自己的儿子,你看谁可以做我们大汉的新皇帝啊?”

“陛下真是善忘啊,我们大汉不是有自己的太子吗?哦,只是还没有正式册封而已啊。我们想,陛下春秋正富,太后陛下也还青春韶华,所以就没有向陛下提起。现在,臣已经把大行皇帝的太子带在宫外,请陛下召见。陈平紧走两步,他是皇上和一个叫花花的宫女生的孩子。那个宫女已经被臣……”陈平做了一个悬梁自尽的姿势。吕后真是眉开眼笑了,她更加觉得这个陈平简直就是她的股肱忠良贤相了。可惜这个陈平现在已经是位极人臣,不能再给他加官晋爵了,只能给他别的奖赏。比如金钱、美女、名誉之类。很快,这个美人与刘盈生养的儿子就以皇后生育的儿子被先是封了太子,然后三天后即位成了汉朝的新皇帝。因为太后女主掌权、称制,所以这个皇帝没有年号,只能对外称为少帝。少着幼小也,表示他不能对大事做主,而需要太后陛下亲自掌持大权。而在少帝即位后,第一次早朝上,陈平就联合了几个德高望重的大臣举荐了吕台、吕产和吕禄做了南北军的将军以及朝廷里内九卿大员。全体大臣除开右丞相有所保留意见外,全都在一片欢呼万岁中赞同了陈平的意见。而那个少帝在整个的早朝中就如同一个提线木偶一样,只有吕后说了话让皇帝说说吧,他才会说准奏或是就依太后之言之类的话。全体大臣在上奏疏的时候,虽然高呼皇帝万岁,但是确实在是没有几多人的眼睛在他的身上。大家都盯着坐在皇帝身后的吕后的身上的,尽管他们看不见太后,在太后的前面有一道薄纱帘子,但是他们都可以感觉到在汉朝,太后才是最高的统治者,而皇帝只是一个摆设罢了。其实,早在惠帝的时候,惠帝就已经是摆设了,只是那阵子还没有现在这般明显罢了。

在一切都安顿完毕了,吕后在朝廷上对左右丞相、三公九卿八大朝臣宣布说:“列位大人,哀家为表彰高祖皇帝故乡沛县对于我们大汉朝的贡献,从明日起将与你们的少帝陛下前往沛县视察慰问。朝中大事就暂请左右丞相代劳了。从明天早朝起,皇帝的朱批就暂时由内阁的蓝批代劳。凡有不定事项,就暂时放置,不能放置的十万火急的大事件就用快马飞报我和你们的皇上知道。”

第二天,吕后就携带着新登基的少帝前往沛县慰问当地的为扫除暴秦、打败项羽做出重大贡献的军烈属和那些已经退役了的汉军将士。吕后是携带了大量的钱帛去慰劳的。自然是受到了沛县和周遭民众的盛大的欢迎。人们高呼万岁,而吕后就走出前来,遮挡在少帝的前面,接受了人们的欢呼。自己的皇帝,而连接受人民欢呼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之后,表面恭良的少帝在内心还是起了一些波澜,直到他知道惠帝的皇后不是他的亲娘,而他的亲娘是被吕后指示人杀害了的时候,这波澜就扩大成为了他巨大的不满。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