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太子之争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太子之争 文 / 天涯情缘




汉皇一路春风得意地回到长安,车驾已经到了五里亭了,也没有见到太子前来恭迎圣驾。汉皇的火气渐渐地压倒了刚才的得意之情。就在汉皇打算发作的时候,他的宝贝儿子,老三如意前来迎接他父皇来了。在如意来了后大约一柱香的功夫,太子才姗姗来到。而太子的一脸晦气,仿佛是刚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少不更事的如意依偎在他父亲身边,悄声地给他父亲说;“父皇,太子哥哥被一个大臣欺负了,皇后妈妈一气之下就把那个大臣给杀掉了。”汉皇没有问被杀的是谁,他知道皇后是不会滥杀无辜的。他只是暗暗地咒骂了一句:“无用的家伙,真是丢人显眼。”然后他又回身对如意说:“你这个哥哥没有出息,还是你象你老子我啊。”说着就把如意给揽到怀里。二这一切都被刘盈看在眼睛里。刘盈不恨弟弟如意,他只怪自己为什么就那样懦弱呢?他恨自己没有出息,不象自己的父亲,甚至连弟弟也不如,他羞愧地底下了头。书中暗表,这个被杀的大臣乃是一个地方的太守,他上京述职觐见皇帝,皇帝不在就去见了太子。而这个人本来是一个武夫,对文绉绉的人很是鄙视。他本来是很敬畏太子的,但是话说多几句,他就瞧不上太子了。刚说了一句有点轻视太子的话,不巧的是吕后刚好来到朝堂之外,她听见了那个太守的大不敬的言语,就拔了一口剑,而话没有说就把那个太守给咔嚓了。这下,太子给吓得尿都流满了裤子。吕后没有责骂自己的儿子,只是刚好如意要进来找太子玩,就听见了这一切。

如意自然把这些话都给他母亲戚妃说了,那个戚妃高兴嘴都合不拢了。他得意地对儿子说:“明天你父皇就要回朝了,你早点去五里亭去恭候着,你把你哥哥的这些事情给你父皇说说,你父皇一定会夸奖你的。”如意瞪着大眼睛问:“真是吗?皇娘。”“当然是真的啦,娘什么时候欺骗过你啊?”“那倒是没有,娘,我出去玩去了,我找哥哥玩去。”

这个戚妃对吕后是很不满,她们早在戚妃还是戚姬的时候,她刚嫁给还是沛公的汉皇就和吕后相互倾轧。只是这个戚妃和吕后争斗的本钱是她的美貌和娇柔,她的智慧、她的谋划、她的心计是远不如吕后的。但是,这个除开容貌比吕后要胜半筹的女人却有一个很优秀的儿子。汉皇还是汉王的时候都多次说将来要把自己的位置传给他的最乖的儿子如意的。在大汉朝建立后,做为皇帝的汉皇也多次在私底下说如意象他,是他将来皇帝宝座的最佳人选。本来在册立太子的时候,从汉皇本心来说是要立如意的。但是如意太小,而且吕后是坚决反对,汉皇对吕后还是相当畏惧的。她毕竟是自己的结发原配不说,大汉朝的一半江山都有吕后不可磨灭的功勋。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我们这本书对吕后说得很多,而起这个戚妃言之甚少,她到底是什么来路呢?是真的当时还是沛公的汉皇说的他去寻找楚怀王孙的时候顺便得到的战利品吗?这话还得从十多年前说起。那时候,汉皇还是沛公,他奉命去寻找楚怀王孙心的下落。他带着几百人马前去寻找王孙心。而有一天,还是沛公的汉皇与答对走失了。

“喂,有人吗?你们到那里去啦?”汉皇扯直了嗓子直叫唤,但是空阔的旷野什么回音也没有。汉皇穿了一件员外的衣服,打扮得象一个乡村的土地主模样。他的样子在乡下人眼睛里是比较常见,汉皇就是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他忽略了一点。目下正是战争时期,兵荒马乱的,人民穷困,盗匪横生。这些所谓的盗匪往往是走投无路的贫苦的农民集聚起来的微薄的武装力量。他们没有实力去打劫大户的乡勇武装,却是对那些敢于孤身或是小队的人马下手。现在他们看见居然有一个员外打扮的人,还是那样肥壮的人在旷野大呼小叫,他们就动开了脑筋了。这些盗匪纠集了一百多个,拿起了刀枪棍棒,带上了钩锁链环,要去擒拿汉皇。汉皇正在焦急地寻找自己的人马,但是他毕竟已经经历了多场战斗的考验了,虽不能说是身经百战也可以说差不多了,他的警惕性还是很强的。他很快就察觉了事情的不妙,便朝着人烟稠密的地区飞奔而去。他知道,人多的地方,那些蟊贼是不敢随便前往的。何况,前面人多的地方也许就是他的几百人在寻找王孙心的所在呢?汉皇拼命地前人多的地方跑去,而那些似乎已经给饿坏了头脑的盗匪在后面猛追着。前面出现了一个农家的院落,汉皇仿佛在汪洋中发现一条小船,他飞也似地钻了进去。

这个小院是一个女子暂时落脚的所在,他过去的主人已经在战乱中逃离了。院落很是大的,看得出过去是很华丽的。假山虽然有些坍塌了,但是主体还是很完好,只是假山下面的水池显然是很久没有人管理了,早就成了秽土的家园。水中鱼,要是有的话恐怕也已经进化得可以独自在陆地上生活了。过去开满了鲜花的花园现在是杂草丛生,荆棘遍地。那些高大和不怎么高大的乔木依然还是苍翠的,只是它们是为谁在展现绿意,他们自各都不明白,它们也是不用明白的。在院落花园边开着一扇门,里面有晰晰黍黍的声音。汉皇赶紧溜进了那扇门。他连那人是谁,是男还是女都看明白就说:“我是楚军的将军,现在出来侦察敌情,被一百多匪徒追赶,请先生救我一命,我刘季来定当日报答。”

汉皇只听耳边一阵儿银铃般的笑声,然后是黄莺似的声音:“哟,您就是大家说的沛公啊,您怎么弄得这么狼狈呢?这院子虽然说很大,但是还是经不住一百多搜查啊。您来,我帮你藏匿起来。”这个时候,汉皇才看清楚,他的面前站着的是一个真正的美女,正是他梦寐以求的美女啊。在她跟前,什么吕雉、什么燕赵佳丽,什么沛县的什么花坊,都统统见鬼去吧。汉皇一时间愣住了,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人家看,只看得那女子发出“好讨厌哦,您的小命不要了?”的娇慎来,汉皇才想起自己是在逃难。那美女把汉皇领到一个枯井里,然后用一快宽厚的木板掩好井口,再用力推翻枯井边的土围子,这下,汉皇就彻底地被藏在了枯井下面。那些人谁可以想到那倒塌的土围子下还有一口枯井,而枯井里还有一个他们要追捕的未来的皇帝呢?大约过了用现在的钟点三分钟,院落的门被重重地踹开了。汉皇尽管在井里,也分明听见了木门枝桠地痛苦地歪斜在地上的声音。而他又听见那女子说:“哦,各位大哥,我们当年的也是你们一样的大王,他有八百多兵,叫铁二棱子,你们知道他吗?你们等他一会子,他马上回来,他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他会给各位大哥一个好交代的。按我们当家的规律,还有半点钟他就要回来了。各位不要走,还是等等他吧!”汉皇在井下只听见这些话,紧接着,杂乱的脚步声从近而远,他们真的走了。

汉皇又回到地面上,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赶紧问:“夫人,您当家真的是大王?”谁知道那美女把嘴巴一掩,笑得千朵牡丹乱颤:“您就真看不出来,我还是没有出阁的姑娘吗?哪里来的什么当家的啊?要是有,我也要嫁给象沛公您一样的英雄豪杰啊,怎么会嫁一个盗匪呢?哦,我说的那个人倒是真的有这么一个,这地方也是他们的,他们也是大约一点种以后就回来。我是他们抓来给他们煮饭的。他们在的时候,我用柴灰把自己给弄得很邋遢,今天他们要很久才回来,于是你就看见我的本来面目了啊。沛公,我知道你在找怀王孙,我也知道你的人在那里。我带你去找他们吧。”

就正在,怀王孙找到,美女也到手了。这个美女就是后来赵王如意的生身母亲戚姬,也就是现在的戚妃。而自从得到戚姬后,汉皇的心就全部投在她的身上。他对于吕后有的是敬畏和依赖,但是对于戚妃,他就是有着无边的爱意与蜜情。因此,尽管都是他生养的儿子,他对于如意就特别地喜爱和中意,而对于吕雉生育的儿子刘盈就在心底里感觉到厌烦和嫌弃。他有时不光是想要废除这个刘盈的太子位置,还想把他给杀了。这个在以前雎水战役的时候,吕后和汉皇以及他们的儿女都坐一辆车的,在吕后跳车去吸引楚军后,汉皇很无情地把他的儿子刘盈以及女儿鲁元给揍了下去。那个时候的如意还刚刚出生呢,他就这样厌烦了他的嫡子了长女了。而且还是他的嫡长子女的母亲刚才还飞身救他以后的事情。这事幸亏是后面的藤公夏侯婴把俩孩子给救了,要不落在楚军手了,他们还有命吗?当然,后来他们也是失陷在楚军里了,那是说不得的事情了。

汉皇心里有一个母老虎,那就是吕后;有一个贤惠的娘子,那是戚妃。而汉皇也离不开那个母老虎,自然也离不开贤惠的戚妃了。这样,在吕后和戚妃间就形成了巧妙和微妙的势力的平衡。吕后是一直对戚妃心怀憎恨,而戚妃自己也知道,可是她没有什么本事去报复,只会在受伤的时候把头靠在自己丈夫,自己曾经全力救助过那个男人的肩头,在他的港湾里稍微地舔吮她的伤口。男人也往往在这个时候才更显得自己存在的价值和伟大。于是,在内心,汉皇的天平就更加地倾向了如意。这样,刘盈的太子的位置就越发地岌岌可危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