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诸侯昏晓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诸侯昏晓 文 / 天涯情缘




大汉十年十月,正是秋风怒吼、长安染金的时候,各地的稻梁也已经安排完毕,各诸侯国开始进入一个比较宽松的时节。按照惯例,是要进京朝觐天子的时候了。淮南王黥布,他本来姓英,但是后来他算命要被黥面就可以封王,这个事情恰恰是被还是布衣的汉皇听见了,就弄了个招把这个英布给告了,于是英布被当时的秦朝官府黥了面,就是在脸上烙了一个印子。后来,预言灵验,英布真的做了王,于是汉皇就戏赐他姓了黥,就叫做黥布。皇帝就是戏言,下面的人也得当真,于是以后天下人都知道黥布而不知道英布是何许人也了。梁王,也就是前面说的魏王,因为梁魏是一个国家。在进入汉朝后,汉皇正式地把魏国定下名称叫梁,这个梁王就是彭越。还有燕王卢绾,这个卢绾在汉朝又非姓刘却是要风得风要雨德雨的角色,于是人们猜测他与汉皇一定是关系不凡。也许是他的兄弟也说不得。要不以后外姓王都被清洗了而惟独他卢绾依然呢?荆王刘贾是刘家宗室,那是没有问题的。楚王刘交是汉皇的弟弟。齐王刘肥是汉皇的大儿子。长沙王吴芮是一个神秘人物,其实他在过去也是一方诸侯,后来默默无闻地追随汉皇。而汉皇对吴芮的忠诚很是感动,因此也没有在外姓王大清洗中动他分毫。只是在吴芮去世后,他的子孙对过去自己父亲对汉朝的忠诚产生了一点怀疑,就是这点怀疑导致了长沙最终成为了汉朝的一个郡县。这些威重一方的诸侯现在都跪倒在汉皇的面前,口呼万岁,使得汉皇自然是龙颜大悦了。他摆宴招待这些诸侯那是自不待言的。而这些诸侯,除开卢绾、刘家的亲王外,无一不自感恐慌。他们害怕自己的国说不定哪天就没了,自己的脑袋也是说不明白哪天也就和自己的脖子说再见。他们在汉皇面前诚惶诚恐,忠诚的话说了十个大船还多。朝觐很快结束,这些诸侯又要回自己的封国去了。几个外姓王拜服在汉皇的脚下,说着他们过去追随汉皇东拼西杀的经历,倾诉着自己的忠心和对皇帝陛下的虔诚。而汉皇则赶紧用手把这些过去的兄弟一一地搀扶起来。但是他心里依然是在说:“演戏吧演戏吧,我明白你们的用意的。要我放了你们,门都没有?我要是放了你,我的子孙又靠谁来放啊?”但是,汉皇的脸上却是春风和悦,神采奕奕。各诸侯王这才依依不舍离开了长安,离开了汉皇。

这一去,将近一年汉朝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不过,汉朝的天下在汉皇、吕后的无为治理下,农民休养生息,繁衍后代、发展农耕,各个地区已经开始出现粮食、钱财有余的状况了。这使得汉皇和皇后很是高兴。汉皇和皇后还经常到长安附近的乡村去和那些农民一起耕地拉话,使得那些农民整天都把皇帝和皇后挂在嘴巴上。仿佛那皇帝和皇后是他们家的表亲似的。而就在这一年的七月,已经高龄的太上皇因为贪吃了一只孔雀蛋,一时气不上升,只好咽气了。太上皇驾崩,汉皇那是风光大葬了一回的。这可以显示他为人子的孝道嘛。不过,汉皇在重孝之下实在也没有什么好伤心的,他的嚎啕很是发涩、发干。那些去年才来过的诸侯,尤其是外姓的基本没有来吊唁。只是汉皇的近枝楚王和外姓王代表梁王前来送葬。太上皇的老家据说是栎阳的,汉皇就赦免了栎阳的囚犯三百。还把郦邑更名为了新丰。因为大汉十一年是一个获得大丰收的一年。汉皇就把郦邑改名为了新丰一示庆贺。汉皇的心里这个高兴啊,以为天下就从此国泰民安了,不会有什么事情了。他也可以放手去裁剪天下,剥夺人国。而好景不长。就在太上皇驾崩一个月后,汉皇亲自任命的他最信任的官吏,被派往赵国去的赵相陈郗在代地谋反了。这个陈郗可是因为对汉皇表现得特别的忠诚才被外派去镇守一方诸侯的,赵国在张耳被废后就一致没有王,这赵相其实名义虽然是相,爵位名义是侯,但是其实已经是代理的赵王了。而赵国也是大国之一。汉皇对自己向来最放心的大臣的谋反感到绞心的疼痛。于是,在准备了一个月后,已经年纪偏大的汉皇开始了对赵国的亲征。

陈郗的军队多是在汉朝得到了实惠的农民,他们在内心是一点都不想再有什么征伐,更不希望他们喜爱的汉皇被人推翻。只是碍于陈郗的威势才不得不披挂出阵的。而那些中下级甚至有些高级的将领也是被胁迫参与了谋反的。他们的士气就可想而知了。在汉皇大军所到,那些叛军是纷纷倒戈,投入到汉皇军队的行列中来。结果,除开陈郗大大将侯敞率领一万多铁杆的叛军逃脱外,包括陈郗在内的所有赵代的叛军是全部肃清了。汉皇在宣判陈郗罪行,废掉他的侯爵爵位的时候公开地那些被胁迫的官兵说:“你们都是朕的好臣民,你们被威胁参加了谋反,不是你们的错。你们现在几乎没有动一刀、没有放一箭就又回到了汉朝的怀抱,我们欢迎你们。你们现在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只是兵就不用你们当了。种田、打鱼、砍柴,随便什么都可以,你们现在就回家去吧!”那些被胁迫参与的官兵在高呼中汉皇万岁的欢呼声中离去了。而就在汉皇择日准备处决叛乱头子陈郗的时候,那个逃脱出去的侯敞带着他的一万铁杆反贼杀向了齐国。已经联合在齐国的一个隐藏的反贼张春,联合攻克了聊城这个坚固设防的城池。齐国告急!而汉皇乃从容地命令将军郭蒙带领三万人马连同齐国的军队,在侯敞的叛军立足未定的时候,一鼓作气打破了聊城。而狡猾的侯敞在大军进攻前,只是叫张春在聊城做了替死鬼,而自己带着他的一万人马返身回了代地。汉朝的太尉周勃带领四万兵取道太原进驻代地,攻取马邑不下。而陈郗的另一个部将又在东垣谋反,已经积聚叛兵三万。汉皇听得赵代火焰越燃越旺,心中大为光火,亲自带领人马进攻东垣。东垣的叛军在城墙上大骂汉皇。汉皇大为恼怒。他命令士卒拼命地攻打。三天后,东垣城破,而在同一天,马邑也被攻破。汉皇在怒火中,把那些骂过他的人都挖了一个大坑给坑埋了。对于那些谋反而没有骂的人都给放逐到苦寒边远之地去了。汉皇把自己的一个儿子,刘恒封在代地,做了代王。这个代王乃是当年燕赵名姬薄姬的儿子,也就是后来的汉文帝。他治理代国可是使得苦寒的代国成为了汉朝的楷模。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在赵代谋反后,各地诸侯纷纷起事,天下乱嚷嚷成一锅粥了。先是在大汉十一年春,刚刚在长安终结了人质和阶下囚生涯的韩信被放回封国,就在自己的淮南兴兵谋反。结果,大军还没有集聚起来,粮草也没有准备齐全,汉皇的耳目就探听到了。结果韩信仓促其兵,被汉皇杀了个全军尽墨。韩信二次被擒获。这次的汉皇可没有给他留一点情面了,你不是被封汉朝没有处决你的兵器吗》不是没有可以处斩你的天地吗?我们就在昭阳宫,皇后娘娘的宫殿里把你吊在半空中用悬锅给煮死。皇帝要杀你还需要那么顾忌吗?韩信的三族也被夷灭了。到了夏天,一向夹着尾巴的梁王彭越也打算谋反了,他很快泄密,全家被查抄,王爵也被废黜。彭越全家被迁徙巴蜀,而彭越到了这个时候才想起要真地谋反。可是他还有力量和汉皇对抗吗?他也被夷灭了三族。又到了秋季,淮南王黥布在淮南大举兴兵谋反。这个黥布他梦见他做了皇帝,为了将来的美观,他特意去进行了易容,就是想办法把他的黥痕给去掉了。在去掉黥痕后,黥布恢复了英布的名号,兴兵谋反。结果,他的国家更本不是汉皇天下的对手。在刘贾的荆军、刘肥的楚军和汉皇的中央军三路夹击下,黥布失败了。他也被夷灭三族。到此,外姓诸侯王只余下长沙王吴芮和一个表面是外姓其实也是刘家人的卢绾。

刘家子孙刘恢做了梁王,刘友做了淮阳王,刘长做了淮南王。天下全部姓刘,那些替刘家打天下的诸侯现在都成了昏日晓月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