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赵代谋逆 文 / 天涯情缘




大汉八年,韩王信这个冤魂不死的家伙又在东垣发起对汉朝的侵扰。这个本来是汉朝封的王爷,现在却对汉朝展开了疯狂的报复。汉皇对他的臣民遭受无端的灾祸自然是无比的恼怒,他本来是打仗惯了的,突然闲暇下来,也很不适应,于是,汉皇御驾亲征前往东垣讨伐韩王信的残部。那些人马一见汉朝大军出动了,就赶紧象乌龟一样缩回了匈奴的怀抱。汉皇不想因为这个韩王信去得罪冒顿单于。汉皇只好带着他的人马打道回京。匈奴在平城解围后就一直没有对汉朝大举用兵,其原因在汉朝是讳莫如深的。在我们,也就没有禁忌了,他汉皇的权势再大,也不能跨越历史来现代把我给抓走吧?原来,汉军在撤退以后,虽然保留了二十万大军和匈奴对峙,但是他们在骨子里已经惧怕里匈奴,所以,很快汉朝皇帝的特使被派往了匈奴。这个特使给冒顿单于带去他梦寐以求的汉朝的美女,一个公主。其实,这个公主那是一个宫女的女儿,自然也是皇家的血脉,但是因为母亲的地位,她也就没有资格加封公主的头衔了。为了笼络匈奴,汉朝皇帝把这个庶出的女儿在精心调教后送去匈奴,希望她可以象古代的西施那样为国尽忠。她的身份是瞒着汉朝和匈奴的所有的人的,只有当事人、当事人的母亲在后来也被补为了贵人,以及皇后、萧何、张良知道而已。因为主意就是张良给出的。陈平从平城一回来就病了,他也就不知道了。

回兵的路上,大军自然要经过东垣,而就在东垣,一个阴谋正在酝酿。赵国的国相,这个本来是朝廷派去监督诸侯国王的监察官,他现在正在东垣密谋叛逆。这个国相名字叫贯高,从前是项羽帐下的谋士。汉皇的马队已经开拔到东垣城门不到一箭的地方了。这个时候,汉皇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痛了几下。汉皇隐约觉得前方有杀气,城最好不要进去。本来东垣就很小,汉皇的大军也是不能开进去的。要是汉皇只带少数人进城,那在宴会上,那个贯高就会伙同他的党羽动手行刺汉皇。但是,现在汉皇不进城了,只是传召把赵国相贯高宣出城外觐见。贯高心中装离格鬼,自然是表情不自然,汉皇更是疑惑了。于是,汉皇在东垣没有停留,传见了国相就急忙地上马走了。这个贯高也觉出大事不妙。他也加快了谋逆的进程。

不多久,汉皇就又回到长安。虽然说是不久,前后也有大半年。等汉皇回到长安,他眼前就是一亮。哇,好华丽的一座宫殿已经树立再他眼前。丞相萧何对汉皇报告到:“万岁,这宫殿叫未央宫,有东、北两阙,前殿、武库、太仓三座大殿。真是民心堪用啊,万岁,你猜,我们只用多少时间、多少钱就修建了这样宏大的工程吗?万岁,才用了四个月,钱只用了预算的七成啊,我的陛下……”突然萧何不说话了,因为他分明看见汉皇的兰色很是阴沉,甚至可以说是铁青的脸色,汉皇从来没有给萧何摆过这样的脸色,萧何自问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啊,于是萧何纳闷了。他闭嘴了。跟随在汉皇的身后,他也进了未央宫。未央宫的杨柳随风摇摆着,似乎在记录着一个朝代的兴盛。

进得殿来,汉皇往龙书案后一坐,立刻屏退了左右,他站了起来,用力在书案上一拍,汉皇的手想必是拍得生痛生痛的的吧?但是,他的怒火没有因为手痛而丝毫减低。他大声斥骂着:“萧功曹,你说,现在我们汉朝有钱了吗?老百姓富裕了吗?你这样乱兴土木,不是要毁坏汉朝,毁坏朕的形象吗?你说,萧何,今天你说得过走得脱,要不,我马上废你为庶民,不,你是我们大汉的罪人。天下凶凶好多年,现在诸侯势力、匈奴势力都很强盛,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你、你、你,你怎么这么样搞呢?”汉皇的手都点到萧何的鼻子的上去了。这可是萧何和汉皇自从认识以来就没有见他发过如此大的火,起码对萧何这样的人来说,汉皇一直都是温和的、笑吟吟的。但是,今天汉皇发火了。而萧何一点都不着急,他仿佛成竹在胸的元戎,知道对方要出什么样的计策,他很平静地看着汉皇。汉皇的火气被萧何的沉静压下去了。他现在更多的是变成了惊讶和奇怪,这个萧何怎么啦?

“万岁容禀,小臣不是要破坏大汉朝,更不是要毁坏陛下的声望。现在天下方才统一,还没有完全地安定,所以才修建宫殿,这样,就可以在气势上压过那些诸侯。而那些诸侯敢于学样,那他就暴露出他的谋反之心了,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讨伐他们了。陛下是天子,天子以四海为家,要是没有庄严的气势、恢弘的表观,那天下人,尤其是天下诸侯又怎么会信服于您呢?我的万岁,您说是这个理儿吗?我们现在就把礼度建立在这里,后代的皇帝也不敢随便地逾越啊。这可是千秋万代的大事哟,我的陛下。所以,微臣请陛下三思而后发怒。”萧何不紧不慢地说。

“哦、哦、哦,是这样啊。”汉皇阴沉的脸色开始缓和,在一眨眼的功夫,汉皇已经是笑容满面了。这可真是伴君如伴虎啊。萧何丞相幸亏是成竹在胸,不过就是如此,想必他的后背脊梁都在冒冷汗吧?何况,他也是有短处在汉皇心里揣着的。“哦,既然是这样,丞相你就没有罪过了。不仅没有罪过,还有大功呢。你不是说预算只用了七成吗?那节约下来的预算的一成就归你啦,算是朕赏赐给你的。”

“臣谢主隆恩。万岁,臣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臣想把这些赏赐转给他们人,请万岁恩准。”

“朕赏赐给你就是你的啦,你给谁都是可以的。不必请求。”

“臣是想以皇上和皇后的名义,把这些钱财送给沛县、阳夏、下相的战争遗孤。那些孩子需要读书啊。我的陛下。这三个地方可是我们大汉最先发起向秦朝起义的地区,死伤很多,孤儿很多。这样,不比化在我萧何身强上万倍啊!”萧何动情地说。

“萧何,你真是朕的好丞相啊!”汉皇双手揽住了萧何的双手,两双手紧紧地握到一起。的时候,外面黄门官急冲冲地跑进来报告汉皇:“禀万岁,代王回京了,现在就在宫外候旨,请陛下定夺。”

“怎么,朕什么时候下旨回来的,他回来干什么啊?叫他进来。”

代王刘仲狼狈地从宫门近来了。这个代国的王爷啊,现在都成叫花子模样了,王冠没有了,王服虽然还是王服,但是已经是如同盐菜一般,而且是泥土满身。胡须拉杂,满脸晦气。汉皇一看他的这个从小就他他父亲称为有出息的二哥这样的没有出息,他就火不打一处发作。萧何见汉皇要处理家务,就赶紧对汉皇说:“外蕃王在此,小臣遵礼回避。请容小臣告退。”萧何溜了。皇家的家务事,知道得越少越好啊,萧何是何许人也,他会不明白这个吗?不要看当初皇帝是如何对你好,他要是一翻脸,就什么也可以不认的。萧何明白。

“兄弟,哦,不,万岁,代相纪廖与赵相贯高勾结,他们把张耳王都给软禁起来了。他们要造反啊。我听说了消息,就赶忙往京师赶,总算还可以见到你啊,我的陛下。”刘仲大哭起来。见自己的哥哥都哭了,汉皇也不好多说什么,一摆手,叫人把他哥哥刘仲带下去用饭、更衣。然后,对他长史官说:“你去传旨,叫前代王刘仲不必回代国了。从今后降为合阳侯,留在京城陪伴太上皇吧。太上皇老了,需要人陪伴。”长史官就要出去,汉皇又把他叫住了:“还有,代赵谋反的事情对谁也不要说,千万保密,违者军法论处。同时,对外说代王已经死在代国,他回京的事情也千万保密!知道了吗?”

很快,大汉八年的春节到了。在春节过后就是大汉九年了。就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匈奴的一支又来骚扰东垣了。汉军十万在原驻军二十万的配合下,很快就发往了东垣。而就在汉军到达东垣之前一天,匈奴的人马就神秘失踪了。汉军只好入驻东垣城下。东垣距离代与赵的国都都很近。赵相与代相很疑惑汉军为什么不马上回师,要在东垣停留的时候,他们的府邸被一队精锐的汉军包围了。在他们还没有任何抵抗的情况下,贯高与纪廖都被抓获了。自然,他们的爪牙也被抓获了。同时,还在他们府邸搜查出铁证如山的他们密谋谋逆的罪证。赵王张耳也被释放了出来被汉军带了长安。赵、代两地暂时成为了汉朝的郡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