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迁都长安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迁都长安 文 / 天涯情缘 望着无边无际的匈奴人,汉皇堂朗一声抽出随身佩带的龙吟宝剑,就要把他和自己的脖子来一个过不去。就在个时候,陈平,这个看似文弱的书生爆发出强劲的力道,他挥手先是打掉汉皇的宝剑,是用手掌拍打在剑身上,汉皇没有想到有人会拍打宝剑,没有拿捏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迁都长安 文 / 天涯情缘




望着无边无际的匈奴人,汉皇堂朗一声抽出随身佩带的龙吟宝剑,就要把他和自己的脖子来一个过不去。就在个时候,陈平,这个看似文弱的书生爆发出强劲的力道,他挥手先是打掉汉皇的宝剑,是用手掌拍打在剑身上,汉皇没有想到有人会拍打宝剑,没有拿捏住,宝剑叮当坠于砖石的城墙面上。“万岁,您可是大汉天下系于一身的人,您难道忘记了雎水司死难的那么多弟兄了吗?汉王。”陈平的一声汉王出口,吓醒了汉皇,他马上明白了他现在这个汉皇可不只是个荣誉,而是无数人用生命换来的。而一声汉王出口,陈平也吓得呆住了,他连忙跪在地上。而就在他半跪未跪之际,汉皇冲雎水的方向跪了下去:“弟兄们啊,刘季我对不起你们啊,我没有能让你们放心,没有能够让你们的儿女过上好日子,我不是你们的王啊。”汉皇嚎啕大哭起来。陈平抱着汉皇也大哭起来。君臣的哭声惊动了那些官兵。当那些官兵知道皇上和军师是在哭泣在雎水死难的弟兄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反倒充满的斗志,他们决心要把他们的皇帝陛下活生生地保出去。他们就是自己死了也心甘情愿了。

在哭过之后,陈平把汉皇给搀扶了起来,他对汉皇说:“陛下,小臣有一计策,不知道可以说与不可说?”“都到这个时候,我们就死马当活马医了吧,何况你的计策哪次有没有灵验呢?你但说无妨。”“哦,陛下,我在匈奴冒顿单于那里有眼线,你知道小臣我干别的不怎么地,干这个还算马虎的。冒顿的皇后,他们叫阏氏,是个很贪财的女人。她们的命运也不是可以很长久地当阏氏的,是三两年就要换的。所以,她会在自己还是阏氏的时候捞够本。我们可以通过这个阏氏来摆脱我们现在的困境。”汉皇沉默了片刻,笑嘻嘻地说:“你小子,就是对付女人有办法,这个朕就不如你啦。朕的女人,就让朕头疼哦。你教教朕吧?”陈平知道皇上是在开玩笑,就只是笑没有说话。

第二天,一个汉朝的使者携带着大批财宝秘密地在一个匈奴人,这个匈奴人是在汉军当军官的,是那个善于骑射的将军楼烦的属下的朋友。那个人很熟悉匈奴的地形,他很巧妙地躲开了匈奴的哨位,进入了龙城匈奴阏氏的寝帐。面对如此多的宝物,阏氏动心了。她很快答应了汉朝使者的请求,同意悄悄地放汉军一马。汉朝使者很高兴地走了。第二天,阏氏就派人去通知冒顿回龙城,说是得到了几件宝贝,要单于回来观赏。这个单于也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他听说这个消息就连忙带了几百骑兵,飞马回到龙城。在龙城,阏氏先是撒了一会子娇,接着就拿出了汉朝使者给她用来专门晋献给单于的礼物。“大单于,我们和那个什么汉朝也没有什么仇恨,只是想得他一点东西而已,我们何必又把人家的皇帝给逼死啊?我们是不可能取得汉朝天下的,就是取得了,我们是游牧人,那些精细活计我们又不会,拿他们来干吗啊?你就把那个什么汉朝的皇帝悄悄地放了不就成了。自然,不能让你的士兵全都知道了,他们要是知道,以后你的命令可能就不灵啦。”这个匈奴还是处在原始社会的,单于还不是他们的皇帝,而只是部落的首领,他还没有绝对的权力的。冒顿一转念,觉得阏氏的话有道理,就答应了阏氏的话。他们当下亲热在一起就自不必说了。到了二天,冒顿又骑马回前线去了。

两天后,就是汉皇在平城被围困第七天后的一早,雪是停止了,但是漫天扬起大雾。这个雾气之大啊,三尺之外就分不出景物了。这个时候,守卫平城的一个汉军士兵听见一声响箭的声音,寻声找去,在他旁边,发现了一封书信。他不敢私自开看,呀不认识字。他就飞快地给军师陈平送了去。陈平打开一看,原来是冒顿的书信,说是他的夫人阏氏给他们求情,他现在准备在西南角给汉军留一道口子,要汉军在雾气散去之前赶快撤离。陈平不敢怠慢,赶紧送去给了汉皇。汉皇也不敢迟疑,马上命令部队丢弃那些辎重,全部轻装撤退。他们还要不能发出丝毫的响声。城门打开了,马裹脚衔枚、人也用块大饼含在嘴巴不能出声。三十多万汉军快速地撤退出平城。而陈平还惟恐匈奴人发觉汉皇的行踪,就命令几万弓箭手把持着强功硬弩列成人墙,掩护着汉皇的安全撤离。这个时候,汉朝的救兵也到了,心无恋战的冒顿在虚意应付了几下后就带着人马全军而退。

汉皇在自己撤离之后,并没有马上狼狈地跑回关中去。而是马上命令樊哙带领二十万大军屯守在平城附近,看住匈奴人,不要他们越过边线。同时,又封他二哥刘仲做了代王。这个代国的王过去是骜勇,他和燕国王和利几的侯在谋反后被杀,这个代国也就没有了王。现在汉皇把他二哥派到这个国来,担子是很重的。汉皇在安顿自己的国事还是很得心应手的。不过,那个逃跑出去的韩王信可不怎么高兴了。他本来是想借助匈奴的手那汉皇给干掉的。现在那个冒顿居然为那么一点东西就把汉皇给放了。他可是一点也不甘心的。他人虽然投效了匈奴,但是他的军队还是由他说理算。于是,韩王信就常常在匈奴人的掩护下袭击汉朝的边邑。在汉朝八年的,汉皇经过代国,他就袭击过汉皇一次。汉皇因为投鼠忌器,想对汉王信招抚。但是他识破汉皇的计策,没有中计。到了汉朝十年的时候,汉朝有一次招抚韩王信,他还是没有答应汉皇的要求,继续和汉朝为敌。于是,在汉朝十一年的时候,大将柴父带兵荡平了韩王信的军队,而整个过程匈奴竟然没有派一兵一卒来救援韩王信。这个时候,韩王信才知道自己又一次被人出卖了。韩王信被柴将军一刀劈于马下。他就这样完结了自己的生命。他的一生真是活得莫名其妙啊。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表也罢。

我们再说汉皇从平成脱险出来,仿佛自己是去游山玩水了一般,一路迤俪而行。这一日到赵国的境界。赵国的国王还是过去的张耳。张耳对汉皇的来到自然是非常隆重地迎候了。张耳是汉皇布衣时候的知己,两个人应该是有很多话要说的。但是,他们这次见面却都感觉到话是有很多,却无从说起。这个感觉是张耳对汉皇口称陛下的时候就感觉到。在赵国索然无味后,汉皇只逗留了一天就起驾洛阳。洛阳可是汉朝临时的都城。汉皇在洛阳也有美好的回忆。但是,仅仅一年多一点,在汉皇的印象里就什么也改变了。往日的情怀已经很难寻觅。汉皇是怅然若失地离开了洛阳。他现在要回关中去了。在汉皇起驾的时候,丞相萧何已经派人来告诉汉皇,说是在关中长安的长乐宫已经完工,汉皇以后都不必去住在关中临时的行宫里了。萧何丞相就是在汉皇平城吃紧的时候,一面从容安排粮草,一面还完成了大汉朝的都城的迁徙。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从容不大度。汉皇对萧何的表现是大加赞扬。说他得天地的浩气,扬宇宙之从容。萧何自然是感恩和惶恐了。

这这个时候起,一直到王莽的新朝,汉朝的都城都是长安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