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计擒韩信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1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计擒韩信 文 / 天涯情缘    在尊太公为太上皇后,汉皇内心异常郁闷。他现在终于明白,是真的,深刻地明白了张良给他说的什么人都不可靠的话的真谛了。太公是他的父亲,而就是他的父亲也在跟他肚皮官司。你乡做太上皇给我说不就成了嘛,为什么要去绕那么多的弯弯啊?你虽然是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计擒韩信 文 / 天涯情缘




在尊太公为太上皇后,汉皇内心异常郁闷。他现在终于明白,是真的,深刻地明白了张良给他说的什么人都不可靠的话的真谛了。太公是他的父亲,而就是他的父亲也在跟他肚皮官司。你乡做太上皇给我说不就成了嘛,为什么要去绕那么多的弯弯啊?你虽然是我发父亲,但是在整个汉朝的建立过程中,你除了给我添乱外,你又干过些啥啊?现在倒要来利用我以孝治天下的号令来要挟我给做什么太上皇。你这个老不死的混蛋。老是说我只吃东西不拉屎,还说我就是一个废物,什么赚的家务没有老二的多。你是一万个看不起我。现在,你还是要求我给弄太上皇的虚头了吧?哎,父亲都靠不住,还有谁靠得住哦。兄弟?他们只知道在我这里弄王爷做,要地盘,要钱。靠得住才怪!但是,我不去靠他们又靠谁啊?那些外人难道就靠得住吗?那些死迂夫子都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从我征战怎么些年的经验来看,那些死迂夫子说的话也不是全没有道理啊。张良就是我的股肱嘛。那个广野君更是食古不化,不也是为了取得了许多的江山、建立不朽的功勋吗?看来,人是靠不住而可以利用的。怎么利用呢?首先就要可以控制他,在这个基础上才是笼络他。这样看来,那些异姓的王是我马上就应该注意的对象啊。现在河山初定,万废待兴,我也不能动太多的刀兵。这样,天下又会分崩离析的,这个买卖不划算。读书人说擒贼先擒王,在我的这些众多的外姓王中,楚王韩信就是这个王中王,是实力最强大的一股力量啊。他从前在齐国被攻打下来后,就企图自立为王。那个的我也才只是个汉王。你韩信怎么说也是我臣子,你都做了齐王了,那把我这个汉王放在哪里啊?在雎水战役那会子,你韩信虽然是反对了,但是你可不象张良先生那样,那厉害给我说个明白,分析个透彻。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刘邦就是亭长出身,大字倒认识一箩筐,就是成篇文章肚子几乎是没有的。你要给我说了明白。我不是就不用损失那么多士卒、损失那样多是国力了吧?在齐国初定后,我在荥阳打得那样惨烈,你也没有发一兵一卒来救援我。虽然是皇后和你的约定,不到万不得已,你的人马是全军总预备队,不能轻动,这样可以麻痹项羽。但是,你总是见死不救吧。恩,韩信啊韩信,你叫我好寒心哦!我不杀你又更待何时啊。不忙,我说过,在朝廷上当着文武说的,整个汉朝没有可以杀你的刀剑兵刃。看来,杀你的事情还要往后拖拖,先把你给搞平,给削掉兵权和羽翼,我们就好对你下手了。到时候,韩信,我想把你搓圆就搓圆,想把你捏扁便捏扁。哈哈,汉皇想到这里,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再说韩信,他现在做了楚国的国王,他又在干什么呢?这个韩信,他对军事可以说是天才。但是,在政治上,他又基本上是一个白痴。他很不明白内部的人也会勾心斗角,也会相互倾轧。他是一个真正的军人。在元帅的职位上就按照兵法上说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原则,我行我素。而对汉皇,当时的汉王的主张凡是他反对就积极地反对,没有丝毫去想汉皇是否可以接受。他在项羽被消灭后,立即被阴谋地调离了齐王的职位。他们当时很想就不干了,带着他的亲兵回齐国去自立为王,单干了事。但是,他看见自己的人是一个也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他心里是很无辜和无助的。他仿佛一个漫行在沙漠上的快要客死的人,用最后的力气呼喊在茫茫的沙漠,而周围除开呼呼的风声外就没有任何声音,空旷的沙漠连回音也没有。韩信在那一刻心都死了,他感到了,真切地感到了被烹的狗和被藏的弓的孤寂和无奈了。但是,韩信是一个善于化解自己情绪的人,他在自己年轻的时候就一直处在逆境中的,他习惯了逆境了。就是给项羽当卫兵,老婆给人送去做了妓女他也忍受了。远一点的,胯夫的耻辱的都咽下了,现在被剥夺王的尊号又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呢?而且,韩信很满意的是,汉皇在成为皇帝后,并没有忘记他,不是他当初想的把他给抛弃了,如同打到兔子后的猎犬一样被抛弃了。而是汉皇给他封了一块最大的土地,把过去项羽的楚国封给了他。其实在汉皇,他知道楚国民风强悍而缺乏最后的坚韧,于是,就想用韩信去把他们先搞平再自己去拣软柿子。这样的打算怎么又是韩信这样的不善于猜测内部人心计的韩信可以明白的呢?他在内心就把汉皇对他的不好全都给忘记了,只记得汉皇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封他最了汉国的大元帅,在他丧失斗志被剥夺齐王尊号的时候又给了他一个比齐国更大的土地楚国。他韩信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韩信在楚国可以说是励精图治,他的楚国可是受战害最惨重的地区,但是在韩信的治理下,韩信的楚国可是最先实现粮食自给自足的王国。很快,楚国就摆脱了人民稀少,土地荒芜的状态,而进入了一个很良性化发展势头。韩信本来对于管理民政就不是行家里手,他更多地把军事和兵法上的那一套来管理民政。于是,功绩很大,得罪的人也是很多的。韩信在经济上取得成功后,他又开始把他的军队进行整编。把那些不足编制的部队进行足编,年龄太老或是太小的士卒给遣散回家。把那些独子或是双生子都在军营的遣散回去一个。这样,韩信就需要扩充很多兵力才可以满足他的整编。而努力发展盐铁铜则是韩信整编必须的手段和保障。在楚国,有一个盐商,他是姓吕的,与皇后吕雉是出了五服的亲戚。他父亲却与吕伯斯先生交情甚厚。现在,他仗持着吕家的权势,霸占了楚国最的盐业基地。而盐业恰恰在当时是国家最重要的工业。在汉朝,盐业可是比铁与铜都重要的经济来源。有一本书叫《盐铁论》就是写汉朝经济的典籍,只从书名就看出,盐是在铁之前的,地位也是在铁之上的。韩信可没有理会这个人的瓜葛牵连,一刀把他的总管给咔嚓了。这个人在楚国呆不住,就只好去找皇帝和皇后求救。

在见到皇帝后,这个人大肆地对皇帝说韩信在楚国囤积粮草、盐铁铜器,他还正在整编军队,他的军队现在已经是有四十万之众了,战斗力之强悍,就是百万人马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他这样做,用心不是很明显嘛。他韩信要造反。要是韩信造反,试问普天之下,有哪个元帅或是将军是他韩信的对手呢?那个人很不客气对皇帝说,只怕皇帝陛下与皇后陛下就快当不成皇帝与皇后了哦。因为,就他看来,皇帝也未必是韩信的对手。这话正好打在汉皇成天都在猜忌的心眼里。他顿时慌神了,他要在楚国的韩信还没有完成他的战略准备的时候就要出兵荡平这个眼中钉、肉中刺。但是,皇后吕雉拦住了汉皇。汉皇的脾性就是这样的,谁要是挑起他的火气,那就是这个人也是给浇不灭的,非得皇后说一句话才可以平息他暴躁和越来越暴躁的脾气。皇后说:“万岁,打仗?我们军队可以打得过韩信吗?他可是连项羽都可以杀得死的角色啊。万岁想想后果吧。我看,我们还是信赖那些文官更好些,他们最多就是说话酸了点,肚皮里有点弯弯绕,但是他们不能独当一面,不能威胁我们皇朝天下啊。现在你就下旨,把陈平,这个人最多弯弯绕了,韩信打仗是能干,要是比花活,他可玩不过陈平的。在杀死项羽的过程中,直接发生作用还不是陈平的鸟雀和蚂蚁吗?当然,陈平沉稳不足,这样的大事,我看还得多一个人协助。我看,就请萧何丞相来协商吧。哦,二哥。”吕后说的二哥就是那个来密报的家伙,“你现在下去吧,你毕竟不是我们朝中大员,朝廷的事情你知道得少点好些。吕超,你带你叔叔去领赏,要重重地奖赏啊。重重地!”吕超自然明白他姑母话的含义,就在午门外,他就用宝剑给了他这个所谓的二叔重重地奖赏了一下,叫他直接去封神了。“谁叫密报,今天密报韩信,明天一准密报我们的。什么二叔啊,我呸!”

萧何、陈平和张良,因为汉皇坚持要张良也出席他们的秘密会议。汉皇离不开张良的。会商的结果是,萧何坚决反对出兵,理由是基本没有胜利的希望。张良说的是即或胜利了,那又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现在楚国是国泰民安,百业兴旺,而整个的汉朝还是乱糟糟的,拿什么去打啊?陈平就说,那韩信一定不知道我们将去对付他。干脆,皇上,您就去假装巡游云梦,还要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就跟在沛县私访后活擒三国王侯的方式,我看韩信还要中计的。您不要再象在燕国等三国的样子去劳军了,您直接去巡游,那个韩信就一定会处于礼仪来拜会皇上的。到那时候,我们对这个韩信怎么着都是可以的啦?哈哈哈哈,吕后先是放声大笑、接着是汉皇,再接着是陈平,而萧何和张良的表情多少有点不自然。按照这个计策,韩信完全地遵从了陈平的布置,他被汉皇捉进了关中。囚禁在汉皇的御花园里。国不可一日无主,汉皇立刻封他的最小的弟弟刘交去做了楚王。汉皇以自己的刘姓取代天下的异姓王的进程日益加快步伐了。而天下诸侯现在更加喘喘不安、如坐针毡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