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笑定三国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1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笑定三国 文 / 天涯情缘   在临江王纶在洛阳被杀后,又有三国已经开始了秘密的谋反。他们觉得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积极地作为,把那个亭长从皇帝宝座上拖下来。自然,前面已经有了临江王血淋淋的前车之鉴,这三个王侯现在可是在表面上对大汉皇朝的忠心是喊得最卖力的。这三国分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笑定三国 文 / 天涯情缘




在临江王纶在洛阳被杀后,又有三国已经开始了秘密的谋反。他们觉得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积极地作为,把那个亭长从皇帝宝座上拖下来。自然,前面已经有了临江王血淋淋的前车之鉴,这三个王侯现在可是在表面上对大汉皇朝的忠心是喊得最卖力的。这三国分别是燕国、代国和利几。前面两国是王国、后面是一个实力强盛的侯国。这三国的常备军兵力是在十五万上下。环伺在他们周边的汉军主力大约也是十五万左右。当然,随时可以增援这些汉军的力量还有十万。因此,这三个国他们是不敢随便地象那个临江王一样地拿自己的脑袋往汉皇的刀枪上撞的。那可无异是鸡子碰石头。他们在造反以前,先是努力的伪装自己外,还进行了很多秘密的积蓄力量和战略的预备。他们想一举把汉朝给改换了。你一个小亭长都可以当皇帝。我们可是真资格的战国贵族的后裔。为什么就一定要屈居你的下面呢?

造反首先需要的是军队,是人。要是没有人的力量,他们是什么也干不成的。在这个问题上,他们首先遇到了困难。在经过七八的连年战争后,人民没有谁再希望被卷入到战争中去了。而且他们还不敢公开地进行征集新兵。这样的话,皇帝给他们派来的国相就会很快知道。这些国相可是皇帝监视各个诸侯国的密探和太上王。诸侯都畏惧他们三分的。自然,这三国是先把这些个相给拉下了水。要他们的屁股上先染上黄不拉几的东西,让你们是黄土进了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于是,这三国的相就失去了监督的意义。倒反过来,他们在处处为这三国的王侯说好话,表忠心。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这三国把社会上的地痞、流氓纠集了起来。给了他们一个所谓的保境安民的自治队的名分。汉朝不允许地方发展正规武装,但是没有规定不允许庄丁和保甲武装的发展。于是,这三国就利用这个空挡。把这些武装用上了乡勇、庄丁和保甲的名义。这样,总算是拼凑了十三万人马。这些人在闲空的时候就在各个农家院落秘密地训练着。很类现在所谓的恐怖分子的基地训练模式。

在人员有了之后,铁器、粮草就是打仗最需要的东西。当然,被服也是需要的。不过中国社会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社会。这些东西就在农家自己就可以生产出来。不需要三国的王侯去特别的操心了。钱,白花花的银子和黄灿灿的铜钱才是他们最操心的东西。他们为了取得更多的钱财。一方面是虚报农业产量,大量隐瞒财政,另一方面又指示他们的秘密军队的成员前往各地,装扮成匈奴或是土匪,进行打劫。那些汉朝的边邑不少被他们洗劫。其他诸侯的小城也不能幸免。这样,他们秘密地积聚了大量的钱财和粮秣、铁器。

他们在一面进行这些的时候,一面的眼睛还没有忘记盯着朝廷。他们的暗探是一日三报地给他们传送着汉皇皇朝的各类有用和无用的消息。这些消息先是被他们的谋士审阅,他们觉得有价值的才汇报给他们的军师,军师认为最有意义的才上报给这三国的王侯。这样,我们可以看出,这三国的王侯在进行这场谋反的时候是何等的苦心积虑哦。终于,他们盼来了吕后前往一处与匈奴对峙的边城视察去了。真是好事也双至,这三国很快接到汉皇秘密访问沛县的消息。他们的探子一路跟踪汉皇,目睹了汉皇在沛县的收买人心的举动还看见了汉皇在泗水亭的闹剧。他们把这些都一个字不少地每天三报地汇报给了三国的最高指挥部。在吕后离开朝廷后,这三国就立即成立了谋反的最高指挥部。燕王臧荼自然成为了他们中的统帅。而代王骜勇和利几侯陈相就是左右军元帅了。这个利几侯本来是项羽的大将,他很早就脱离了项羽,保了汉王。在汉朝也算是个功臣。可是他暗恨汉皇没有给他封王,只是给了他一个侯爵的头衔。其实他的军力是不在代国之下的。他也有正式的军队四万多人,庄丁三万多。不次于他们集团的哪个国。

三国现在是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可以谋反了。但是,他们的总头子臧荼认为就是现在的情形要是硬打硬攻依然是胜算不大。不如来一招叫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要是可以把吕后或是皇帝之一抓住一个,情况就会大变。这样,汉军投鼠忌器,而三国的大军就可以直捣关中,夺取汉朝中央政权。臧荼的这个主意得到陈相、骜勇的同意和响应。他们继续保持着秘密的状态。在上面,依然通过他们用钱财买通的喉舌对他们的罪行进行掩饰和粉刷。汉皇终于结束了沛县之行。有消息说,汉皇将到燕国劳军。他随身只有三百多卫队和亲兵,还有三千多沛县和沛县周边的农夫。他们携带着大量的酒肉物事,随同汉皇前往慰劳那些大臣天天在他耳朵嘀咕的无限忠诚于大汉的三个诸侯王侯。三个诸侯相视一笑,他们觉得自己制定的方案竟然有了那个亭长自己的主动的配合。高兴得非常。自然,晚上的时候,这三个王侯和他们股肱重臣是喝酒庆贺他们即将的胜利了。在他们看来,还在懵懂中的汉朝皇帝刘邦已经是他们的阶下囚,而花花世界的汉朝大好河山也已经是他们的囊中物了。

他们耐心地等待了三天,车驾这天到了燕国的国界。在汉朝,没有中央的特令,诸侯间是不能相互走动串门子的。于是,三国的王侯各自回自己的封国等候圣旨。其实也就是等候他们夺取江山的吉兆日子。在车驾来到燕国国境之前,皇帝陛下的特使就先行给三国的王后下旨说:“万岁慰问沛县已经很疲乏,因此要求三国的王后都集中到燕国准备见驾。还有什么钦此、望旨谢恩之类的冠冕堂皇的话。他们三国正在犯愁,他们三个不能会面,又怎么好串通呢?这个亭长真是寻死鬼。要想死的人,是神仙也拉不住的啊。三王侯得意得几乎要乐出声来了。这一切怎么就这样顺利呢,简直就是天意嘛。你亭长不是成天说你得到了天意的,是真命天子吗?我们现在不也得到了天意了吗?我臧荼不也是可以成为真命天子呢。我成为真命天子,骜勇就是护国王兼任总理全国兵马大元帅、陈相就是一字并肩王加丞相职务。这些名堂刚想停当,很多的细节还没有来得及安排呢。车驾就来到了燕国国都的十里长亭外。三个王后早早地就来到十里长亭,看见车马也就很顺溜地跪在已经黄土洒过、地毯铺呈的御道之旁。三个在地上跪着,新里默念:“我们给你跪,待会子,我叫你十倍跪回来。”

三个人刚跪了那么一会子,车驾在三千农夫和三百卫队的簇拥下,开到了十里长亭。先是各地农夫给三王侯进献礼物。再后是汉皇亲自搀扶三王侯平身。汉皇很歉疚地对利几侯陈相说:“公过去是项羽的名将,很早就投奔了朕躬,也是朕的大功臣了。朕处事不明,听信了谗言,只给公封了一个侯爵,现在朕就把你的侯爵提升为王,你现在就是利几王了。土地和军队保有量也马上给你升迁。至于燕王和代王二位王家,你们已经是王了,已经是我们大汉朝最高的职位了。请原谅朕不能把皇帝让给你们做。”

三个王后是统带了三万精兵埋伏在十里亭附近的。他们预备在迎接完车驾,他们上马后立刻后撤,然后叫自己的三万人马把皇帝的三百卫队给收拾了。那些卫队毕竟是大内的高手,三百人就不是一般军队三千可以匹敌的。所以,三王侯预备了三万的大军来恭迎皇帝的大驾。但是,他们在听皇帝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突然觉得情形很不对。皇帝怎么说“朕的皇帝位置是不能给你们的”呢。难道他们的预谋已经被皇帝发现了不成。要是这样,这三国诸侯的卫队也只好六百人在现场。要匹敌皇帝的三百卫队,只能是堪堪能敌了。优势可是当然无存啊。不过,他们三个人很放心的是,他们的大军距离这里不到两里地,在一盏酒的工夫就可以杀到的。于是,优势又是他们的了。他们于是很准备轻松地回答皇帝:“臣下就是臣下,亭长就是亭长,是不能做皇帝的。”的话来。这样的话其实是反唇相讥。

但是,他们打错算盘了。就在他们刚要回答这句话的时候,他们突然发觉,那三千所谓农夫全都是皇帝的精锐卫兵,他们这个时候已经全部撕开套在身上的农夫外套,露出全副的甲胄。而三个王侯的卫队在一瞬间就全部被制服了。那些农夫的刚才的卑微的笑容也成了冲天的杀气。三个王侯瘫倒在地上。他们现在是什么都完了。而皇帝刘邦则依旧是笑吟吟地看着他们三个。慢屯吞地说:“三个王爷,你们以为吕后不在,朕出访沛县就是你们的机会吗?你们有探子,朕就没有了吗?你们有内应,朕就没有了吗?哈哈。朕在沛县的事情,你们现在也知道了,朕就不必多说。你们的死期到了。燕王,你不要到处踅摸,你的三万人完了。灌婴的十万大军早在你们跪着是时候就把你们的三万军队的械给缴了。你没有听见三声慈姑叫吗?现在这个季节可是会有慈姑的季节吗?那是灌将军得手的信号。”皇帝还是笑吟吟的,他回头对左右说:“来人,带回关中,先审判后处死。”三个王侯,尤其是刚刚被提升还不到半个时辰的利几王死过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