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十一章 第二节:

shxfq9011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URL] [内容简介] 整个基地可以说是一处静止在陆地上的航空母舰,而为什么中国到现在,还没有一艘真正意义上的,海上战备军事平台--航空母舰呢? 在中国军事战备研究室里,那些埋头研究未来战事与战备的人员是最能理解这一点。各种水面巡航导弹,及各类导弹的研制出来,作为战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842.html


整个基地可以说是一处静止在陆地上的航空母舰,而为什么中国到现在,还没有一艘真正意义上的,海上战备军事平台--航空母舰呢?

在中国军事战备研究室里,那些埋头研究未来战事与战备的人员是最能理解这一点。各种水面巡航导弹,及各类导弹的研制出来,作为战事战备平台作用的航空母舰受到了生存最大的瓶颈制约。事实上未来战事的爆发,航母作为一个战事平台的作用所受到的威胁比任何一个时期都显著,一枚精确制导的战略反舰导弹就可能将它彻底摧毁。

相比之下的代价是可想而知,但是所有的这些顾虑,并不等于不需要航母这个战事平台的作用力量的存在。随着国力的增强,航母这个标志着一流强国的战争储备军事平台,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时候,都显得尤为重要。中国海军战备研究部,早就在积极地计划着高水准、高起点的、并且适应未来战事的新一代航母的研发工作。如果战事确定需要它来参与,那么就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将它生产出来,并马上投入战备的编制之中。

这位肩负选拔飞行员的基地武官,这一次他又将面临,曾经面临过的事情。那就是该基地给他上报而来的两名飞行人员,又是即将接受军法处置的倒霉蛋。先前的那一次是刘国贵少校朝他报上来的行动人员,几乎都是一些在社会上违犯法纪的人。现在他看着这两名飞行员的档案材料。

两人受到军法处置的事件是,发生在一个月前的一次军事演习当中。当时,南海舰队接到岸基雷达的探测结果,有两架由一艘停在公海上的美国航母上起飞的预警机,它已经侵入到了我国的领空。基地马上命令两架战机起飞,只要将那架预警机赶走就算是任务完成。可是这两个好家伙,不但将预警机赶走之后,他俩还驾驶的飞机尾随其后,竟让对方不可忍受的防御距离接近了航母,同时还用雷达波对其进行了探测达四十秒。

美国人真能忍受,只是一次次地发出警告。军队中是能容忍好斗的战士,可是绝对不能容忍不听从命令行事的军人。

虽然外交部根本就没有理会,美国武官递交过来的措词严厉的外交会照,他们认为这是一次故意的挑衅行为。但是这种远离岸基的做法本身就存在绝对的危险。两个任意孤行的人必将要受到处罚就是必然的事实了。

基地的军事长与来自国防部的武官,现在置身在山颠的裂罅之处。一个秘密连接山内要塞的通气口边。在他俩置身的下面就是基地要塞的巨型移动闸合门。两架战机轰鸣地由闸合门里冲出,瞬间里就只能看见两个黑影在前面的天际中。随后黑影越来越大,足以让人肉眼能看清整个飞机的轮廓时,两架飞机就在这个群山的上空做着一系列的飞行特技动着。来到这里的武官,通过望远镜观看着表演。

飞机再一次地降下高度,它几乎是擦着树梢掠过。机尾喷出来的气浪吹得树枝不停地摇摆。另一架战机朝两人所站的地方直冲过来,就在恰当的时候,飞机来了一个系列的后空翻,然后如同无法控制式的那般自由地往山脚下坠落。就在差不多快接近地面50米高度的时候,战机如同恢复了所有的控制,它嗖地起动,沿着山谷做超低空飞行,侧飞地穿过了两颗大树之间的间隙,然后冲上蓝天。

“真有一点疯狂!”来自国防部的武官说道。

“对不起!长官!”站在此人身旁,观看表演的军事长纠正他的话道,“这是对自己的技术十分自信的表现。”

“我认为有一点自鸣得意地夸张了。”气浪使一粒灰粒儿落入眼里,他揉搓着说。

“他的整个行为只能这样去说:他们是在向技术全面地进行挑战!”

“您看来是很了解他?”武官稍微偏着头去观察军事长。

“你说得一点也没有错,”军事长回答此话的时候,脸上是升起了一幅,有一点欣慰又显得洋洋自得的神态,只是它们很快就被一幅严肃的神态给覆盖,“总得说来,我们这个飞行中队里的所有人,他们都是性格外向型的人。”

“可是从报告里对这两人的评价,好像对他俩有一点麻烦。”

“我能列举许多事实来证明,能给上级找麻烦的人,自身就一定注备了创新能力。”

“这么说,你还是很欣赏你的部下?”

“这是自然没得说的。”

“你知不知道,这可是一项很重要的行动!”

“这个我知道!”回答的话音很柔和,可是流露出来的神态里,且有一种不满意的成分存在,“如果这不是一项很重要的行动,不然你们是不会找我们这里的人来担任,”他停顿了一下,说道:“于是我极力推荐他俩来执行这项特殊的任务。”

“也就是说,这俩人是最佳的人选?”

“非常正确!长官!”军事长毫不犹豫地回答。

不管怎么样,这位来自国防部的武官,还是被基地的军事长说服了。两人离开观察飞行的瞭望隧道口,乘电梯下到基地内部的指挥室。山外面天空中的战机,已经接收到来自指挥室的命令,两架战机从先前飞出去的隧道飞了进来,十分稳当地沿着山洞内的跑道,最后滑行到预定的地方停了下来。

隧道口的闸合门重新被关上。看过飞行表演后的武官是绝对认可,两名飞行员的操作技术实力,因为他并不缺乏常识方面的经验。当两名被他们的上司点名应征的飞行员,出现在军事长的办公室,伫立在他的面前之时,国防部的武官从内心里,推翻了当初从报告上得来的信息。现在他同样地认为,站在面前的俩人是执行任务的最佳人选。

在武官朝两名飞行员,传达系列任务事项的时候。机勤检测人员们,就开始对两架飞机进行拆卸与打包的工作。飞机将由升降托台送达山底的物质输送通道口,在那里早已经停着两辆大型的载重货运卡车。拆卸打包好了的两架飞机,将由汽车运到指定的一个港口码头,在那里,它们会被吊车吊起来,慢慢地移至到货船上。秘密研制的新型鹞式战机,几乎很难称之为传统上定义的飞机式样。

如果不是从它拥有的飞机起落架上去考虑的话,那么它简直就是一个银光闪耀的火车车厢的载物体。当然在许多的地方并不是像火车车厢那般长筒式的物体,有一些地方相似很符合审美观式的削割成一个T形面。自然有的地方就圆突得令人大惑不解。

一艘经过改装的大型货轮,在一天夜幕降临的时候,悄然地驶出了港口,它仅只用了三天的时间,行程达1850海里,到达了印尼雅加达港口。

由于两国间的情报部门密切合作,该艘商船没有受到海关例行公事的检查。它只被印尼派遣的情报人员经过核实之后。没做多久的停留,随即起航离开雅加达港口。朝印尼为中国提供的小岛驶去。

然而在前往小岛的整个航程里,中国人几乎不想让印尼方面的任何人士来协助。并且还十分不加遮掩地表露出,明显的不信任的态度出来。如果说印尼政府为中国人提供的那个小岛令他们不满的话,针对这种事实,在查扎尔的心中是很有数的。诚实地说来,那的确已经不是一个可以使用的机场。

中国工程兵将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修筑一条像样子的临时性跑道 。可是当这艘大型的货轮,在这个荒岛上卸下一大批的物质,以及更多的工程兵之时。而到达的这些工程兵,几天来,他们只是做一些象征性建设机场的行为,将一块差不多只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地方清理干净。安置了一些为飞机加油的设置与战备用的弹药武器,除此之外,他们似乎像是来印尼享受阳光浴的。

印尼的情报部门一直暗中观察着中国人的一举一动,对于中国人如此的做法,顿时感到大惑不解。查扎尔作为印尼政府的一名与中国人进行调动指挥的代表,也是自从他们的货船到达印尼之后,惟一的一名受到准许的代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情报部门,着实被中国人的做事方式弄得困惑无比。作为反谍局的一名长官,思加得中校还从来未感到自己面临的工作竟是如此的艰难了起来。

首先无疑的是高山这名中国间谍的自行暴露,给反谍局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正因为这名间谍是自行暴露的,此人的事件可以说在反谍局里造成了空前的地震,受到了无情的打击。局中的每一个人都要受到忠诚测试,每一个人都要接受审查,重新调整反谍局里的人员配置。反正一切都乱了套,最高部门对反谍局出现如此重大的事件十分关注。

其次就是这个打入到反谍部门里的代号叫高山的中国间谍,虽然很久之前反谍局就察觉到这个间谍网的触须,只是时到今日,仍然没有真正地弄清楚。作为思加得中校,依然还要与以前是同事,而如今是敌人的中国间谍一起工作。他可是花了巨大的精力来调整着自己的心态。

秘密约见下属查扎尔,是因为情报部门现在正担负着国防部的一项要求,为国防部门获取评估中国人在印尼国土上即将展开的行动,会在多大的程度上,造成国家安全的警戒指数上升。实际上当上级约见查扎尔的时候,他心中也存在一种认定的定数。那就是国防部一直对与中国人进行的合作,存在着另一层较为深远的顾虑,自然警戒级别也在不断地提升。因为有一点是不能否认,中国各项建设的成功,自然会促使军队力量建设,比任何一个时期里都有明显的代表性。上级召见他的用意,完全是出于国防部想了解对方的一些信息内容。

查扎尔在当任与中国人进行协助者和协调员的时候,他就一直弄不懂中国人为什么要印尼政府提供一个机场,而印尼政府竟然也遵照对方的要求应承了下来。现在从上级思加得的嘴中才知晓其中的整个用意。以前的猜测是可靠的,国防部是想借用中国人的力量,来消灭国土上的海盗力量,而不至于引起盗匪迁怒到政府上面来,不然,正常的对外贸易将会受到海盗的干扰,从而造成极其严重的影响。

近段时间里的天气总是这样地炎热,查扎尔中校的心里十分烦躁。于是他迁怒到天气上面,同时另一个原因是,不论你怎么去骂,最终只是白骂一场。但是这种做法至少给他带来了一种,消解内心压力的作用。

他讨厌在一天里最热的时候,相约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好在此处有一颗大树,只是没用多久,更是令他大骂不休,因为树上的毛虫,竟然恰巧把粪便排泄在他的头上,以及鼻子上。毛毛虫的粪便是一种青草色之中,还夹带少许的白色稀水稠粘物,让人看见十分呕心。

当上司思加得来到他的身边时,他正在仰头大骂,直到上面又出现毛虫排便时,他赶紧走到树阴的边缘地带去躲避。

“你难道不认为你约的地方,真他妈的见鬼!”查扎尔对上司叫嚷道。

“这只能说明你很倒霉而己。”上司努力地克制因对方的窘态而产生出来的好笑心情。“好啦,查扎尔先生!你刚才遭遇到的事情,它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现在我们谈正题吧!”他对他说道:“你认为中国人在搞什么明堂?”

“在我的心里一直就有这种考虑。”查扎尔对上级表达出他的想法,可是,他还是不能明白,上级找自己的真正原因。中国人与国防部已经达成了协议,那么他们遵照协议的内容去完成,可为什么要找上他?

“中国人的货船已经到达我方提供的海岛上,”思加得望着下属的脸膛说道:“情报部门对此掌握了多少信息?”

查扎尔一时感到不知所措,当接收到上司挑明的眼色之时,他才找到了一个正确的思考方向。说实在的,国与国之间的协作,在某种不涉及到破坏协议为原则的情况下,情报部门仍然会以主导方针作为工作的内容。但是,本职的工作性质让他仿佛出于本能那样,更多地收集可用的情报,以备将来可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