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汉皇回沛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汉皇回沛 文 / 天涯情缘   终于暂时地风平浪静了,汉皇刘邦又在关中呆不住了。这个吕后恰好去了边地巡视防范匈奴的军事工程去了。汉皇就命令太子刘盈监国,自己则悄悄地回到生育自己和在那里度过大半辈子的沛县。在沛县,汉皇先是秘密地看望了一些在雎水战役中为国捐躯的烈士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汉皇回沛 文 / 天涯情缘




终于暂时地风平浪静了,汉皇刘邦又在关中呆不住了。这个吕后恰好去了边地巡视防范匈奴的军事工程去了。汉皇就命令太子刘盈监国,自己则悄悄地回到生育自己和在那里度过大半辈子的沛县。在沛县,汉皇先是秘密地看望了一些在雎水战役中为国捐躯的烈士的家属。那场惨烈的战役使得十三万英勇的战士失去了自己宝贵的年轻的生命。这牺牲是无谓的。汉皇现在早已经知道韩信为什么会坚决反对那场战役了。乌合之众怎么是强大的项羽的对手呢?在那场战役中,仅沛县的子弟就伤亡了一千三百多人。现在是沛县就有如此多的战争遗孤。汉皇他不好意思在沛县得意地走来走去。汉皇前去探望那些烈属,实在也只是解决精神上的问题。现在汉朝财政很是吃紧,皇帝手里也没有闲钱。他这次出行都是动用的是自己的一点积蓄。没有好意思向萧何丞相支取官银。也就是他自己手里的银两也不是很富足的。于是,买上一点点心,汉皇就悄悄地来到这些烈属的家庭。这些烈属现在是全部都得到了免税和免征役的待遇了。有的还可以得到一些官府发放的数量虽然少却可以救急的钱粮。日子过得不必汉皇还是他们亭长的时候反差。土地也分了,孙子也快长大了。这些烈属的心理也度过了失去的亲人的最艰难痛苦的岁月。他们看见他们的皇帝陛下还是象从前那样来看望他们,虽然只是买了一点糕点,但是在秦朝的时候,他们有谁看见过皇帝的影子呢?这些百姓是最朴素的,有谁给过他们哪怕一点点好处,他们就会忘记这个人曾经给他们即或是家破人亡的悲剧。他们一个个冲汉皇跪下,给他礼拜,给他致意。

世上本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壁。而何况是一千三百多户人都知道的事情。那哪里可以隐瞒得住啊?沛县的侯,就是沛侯很快知道这件事情,这个沛侯就是就是汉皇的二哥的儿子刘濞。这个刘濞后来被封为了吴王,再后来谋反,成为七王之乱的主盟。在司马迁的《史记》里是把他给贬斥到列传里去的刘氏王。在他们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后,汉铪想象的秘密和私下的探访成为了不可能。他现在要公开地活动了。这个刘濞可是真会来事。他很快就给皇帝陛下,他的叔叔备下了全套的銮驾。这个事情,在元朝的睢景臣的《遍哨》里有很生动的记叙。我这里就偷个懒,借用雎先生的情景了。

一个外出多年躲避战乱的泗水亭的兄弟刚回到自己的家乡,这个人叫贾四。他就听见乡长到处敲锣发告示:“上头有命令,这次的差役不是一件平常的差役啊。大家听明白了。村头要除草,村尾要交草。这草是喂马的,千万不要留根根在上面哈。村头的杂草除干净,不要看上去烂噻噻的。大家都听明白了没有?”乡长喊完村长喊,村长喊完社长喊,一直大家都知道了这差役不是一件平常的事情了。那些收到几块糕点的人家,现在是要比收到多几倍地交纳出去应付差役。他们好象还没有什么牢骚。只是这个才回来的兄弟很不满意了。他也搞不清楚是什么大人物要来。他好象听说是什么车驾,又听说是什么銮舆。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贾四可就糊涂了。反正是大老爷吧。我们就都得挨到起。汉朝、秦朝,不都差不多嘛?他只敢在肚子里说说,可不敢乱说的。在躲避战乱的时候,他是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的。但是,他还是记得老爷可是说不得的。乱说了要被拖去衙门打屁股。我们的贾兄弟可不想被打屁股呢。那好痛哦。贾四一个人坐在村头的石磨上,看见当里长的王老头怀抱里抱了一个瓦台子,在东张西望地瞎忙,那个搞笑的酒鬼赵瘸子也在那里把自己家的多年的老酒运出来。也不知道他运那么些酒想干点啥?这些酒自己就不会喝吗?非得给哪个什么车驾、銮舆喝不成吗?贾四兄弟愣就没有想明白。想不明白就不明白吧。他干脆在磨盘上睡觉了。

过了一阵子,贾四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得那些人吵嚷起来。贾四忙睁开眼睛一看。只见村子里爱打牌的假瞎子王头带着一伙怪样子的人,这样的装扮贾四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一个惶惶张张,忙忙乱乱,都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贾四只是觉得自己很困倦。一会子后,那些人开始吹打起来。怪腔怪调的曲子开始奏响。这个石磨是不能呆了,一个社长模样的人带了几个乡人给贾四一个扫帚,要他那着去接待贵客。接待贵客要那扫帚。贾四还是想不明白。他现在也不想明白了。反正社长给他说了,呆会子有酒肉可以享用的。贾四好久没有享用过酒肉了。他肚子在呱呱地闹着情绪。

“来了、来了!”人群爆发出一阵惊叫。在村头,出现了一些贾四一辈子也没有见过的东西和人。什么叉子上油漆了红闪闪的油漆啦,斧头也给银子给钲过了啦,甜瓜苦瓜上还镀一层黄金,更可笑的是那些用来骑马的明晃晃的马蹬被挑在了枪尖上,现在已经是秋天了,谁家的扇子都收拣起来了,可是这些人却把一把把白雪鹅毛扇扛在肩头。这些个怪样子的人,手里拿一些怪家什,一个接着一个排成对地进村来了。这些人好容易走过去了,贾四的腰也开始痛了。他的肚子更加叫唤得厉害了。但是,好象那个什么车驾还是銮舆还没有来呢。又是一样怪事出现。现在在村头出现的是一辆车。这车可真是奇怪啊!颜色是黄焦焦的活象肝炎病人,套头上也没有毛驴,而是把四匹大马套在套头上。车上面一柄伞,那伞把子好象是天生就是弯曲的样子。伞面的绸缎那可真叫好啊,是顶刮刮的桑蚕丝的绸缎。颜色也是黄焦焦的。现在的贾四眼前就只剩下黄颜色了。这车的前面有八个生得跟判官相似的人物,一个个跟木雕泥塑的一样,眼睛都不眨一下,嘴巴也不开合。在八个大汉后面,又跟随了十六个娇媚多姿的二八小娘。个个生得粉嫩粉嫩的。在车的后面,还有三十六个手里捧着脸盆、毛巾等什物的不男不女的家伙。贾四现在不是假死,而是真是死了。他奇怪死了。这人是什么人啊?怎么搞这些东西呢?

终于从这车里面出来一个中年的大汉,这大汉生得高大浑圆,却不给人一种威风的感觉,只是觉得他活象一个无赖或是暴发户。那大汉下车来后,王瞎子等人赶紧给他下拜,行礼。大大汉也对众人抱抱拳。笑嘻嘻的样子很是让人恶心。贾四现在恶心极了。他的肚子也饿极了。但是,他依然被一根无形的绳索牵引着,下跪、叩头、谢恩。谢什么恩呢?贾四不明白。也许是马上就有的一顿好吃的,现在要预先谢恩吧?谁知道呢。贾四看大家都没有敢于抬头看这个人是谁,他开始也是不敢抬头的。但是,这个大汉先说话了。他叫大家平身。什么是平身呢?贾四不明白。但是,他看大家站起来,他便也跟着站了起来。但是,猛可里,贾四觉得这个声音是那样熟悉。这个人一定是他贾四认识和熟悉哪位?是谁呢?贾四抬起头啦。

哇,原来是他呀。你不就是亭长刘三吗?你老婆儿不是本县首富吕公的女儿吗?你丈人是会读书、回算帐的。你在娶吕家女儿前不是还给我家放过牛吗?打短工还给我家把犁扶锄来着啊。你呀,就是一个无赖。经常来我家零支碎借不少的钱粮。可是你还过我家吗?都是你私自在我们要交纳给朝廷的税收里给暗中多的都扣除了。我们两下都占了便宜,自然没有谁来拱你啦。现在这些借贷的文书都还在我家放着的呢。就是见官,我们也不会输的。算了,平常看你三哥还算丈义,也没有人和你计较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只是你现在为什么要回来找我们的晦气,让贾四的肚皮饿得生痛啊。你真是一个怪家伙啊!还叫什么汉朝皇帝,我呸、呸、呸!

关于这一切,汉皇帝自然是不会知道的。这些只是在贾四的肚子里暗想的。在摆过这些谱后,汉铪自然回到他侄子刘濞给他特意安排的馆驿歇息去了。现在,这馆驿也不叫馆驿了,叫行宫。而远离了吕后的汉铪,在馆驿里很放肆和开心地和他侄子安排的美女做着各种游戏。这样游戏真是令汉皇和他四百多年后孙子阿斗一样,有点乐不思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