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霸王别姬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1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霸王别姬 文 / 天涯情缘




楚军将士在连续三晚听见从山外面传入的楚地的民谣,开始大家只是很惊异,然后惊异转成了惊疑。他们惊奇又疑心自己的楚国是不是已经被汉王的人占领了。要不,汉军中的楚人为什么这样多呢?而听民谣,内容全都是父母思念儿女、妻子思恋丈夫、孩子盼望父亲,这些民谣没有一点哀怨,没有一丝忧愁,说明了他们的家人现在全都过很好。这些楚军将士其实也早就听说过汉王是一个仁厚的长者,对待他的人民就跟对待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那么好。他从前在攻打秦国的时候,不战而降的城池就占了一大半。原因固然有霸王的威风,但更多的是因为汉王仁厚,那些秦兵秦将宁可降汉也不降楚。降汉有田地,降楚只有土坑被活埋。这样的思想在楚军中是越来越流传,仿佛是一场瘟疫,很快地,十万楚军都在唱着和外面相同的民谣了。

又是一个夜晚,这天是望日,月亮分外地圆。真是朗月稀星,月华如牛乳一般,洒在垓下的树林间,使得远远近近都仿佛笼罩在天蚕丝的蚊帐里。一个士兵看见了如此美丽的月亮,他久久地凝望着、凝望着,突然,一个石破天惊的呐喊在他嘴里爆发出来:“我不干了,我要回家去看我老娘去。兄弟们,我们走啊、走啊!”他边喊边就脱掉了身上的盔甲、扔掉了手中的长矛,他要出垓下出去,去见他的已经双目失明的还不算年迈却已经身衰体弱的老娘。这个呐喊和这个举动好似引发了一连串的骨牌,也好似引动了强烈的核反应,这个士兵的身后立刻跟上了十名、百名、千名士兵。那些军官只是傻傻地站着,谁也没有去干涉。最后,那些下级的军官也加入到了回家的行列。队伍全都没有携带任何的武装,全都是只穿了白色的内衣裤,他们要以一个平民的身份回去见他们的家人。浩浩荡荡,很快整座的军营都动了起来。十万兵被分成了两派,一派是要回家的,一派是全副武装阻止这些人回家的。仔细一看,那些镇守在军营门口不让那些思家的将士回家的人只有区区八百人。他们象一道浅浅的栅栏,想要拦截住磅礴而来的汹涌奔腾的长江水。这个时候,霸王项羽带着虞姬出现在军营的门口。想回家的一直在吵嚷的人群安静下来了,顿时,沉寂得如同伏曦的时代,大家连呼吸和心跳的声音也被凸现了出来。军营门口,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心跳和呼吸的声响,这声响竟然象雷鸣一般地大了起来,使人觉得耳蒙都疼。

“让开大路,让谈回家。”项羽的命令简捷而有力,虞姬偎依在项羽的肩头,尽管是狐裘羽氅,她的身体也是因为夜间的寒冷而战栗不止。那八百士兵立刻呈雁翅排开,闪出一道路来。那些要回家的人,他们现在已经不再是士兵和军官了,他们已经是未回家的父母的儿子、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亲,邻居的好朋友……他们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就头也不回地向着垓下外面大踏步走去。在他们身后,在项羽的手上,一支民谣又唱了起来。这是一只可爱的八哥,民谣是八哥唱的。项羽知道,这是天意,是老天要驱散他的子弟兵,不是谁的人为。项羽默然地看着他的十万貔貅就这样在他眼前走了、走远、走散、消失……而在他的心中,却一直在热血沸腾,他在重温他和刘季在小竹林里与刘季说的什么时候最安静的时候,他眼前所涌现的十万雄师的情景。这些他早已经拥有,现在又失去了。这说明了什么,项羽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什么都不知道了,什么也不想知道了。突然,真的是突然……

“大哥,我们结婚吧?”

这是项羽多次向一个人提出的要求,但是她每次都回绝了。说是要等到他项羽登上大位的时候,他们俩再结婚,接受天下万民的祝贺,那才是她最愿意的婚礼。项羽答应了。这个人就是项羽身边的虞姬。现在,虞姬在项羽万念俱毁的时候,主动地、毫不犹豫地提出跟他结婚。倒令这个什么都不怕,只怕天无吊环、地无把手,要不他就可以把天地给掉个个儿来的大英雄有点拘谨起来。他小心地看着虞姬,把她小心地揽在手臂上,看定她,然后清晰地听她说出:“羽哥,我们结婚吧。”项羽的心顿时飞在月宫、飞在了夜的玉宇、飞在上八洞的无极的高处……在高空周游一圈后,项羽又回到地上。他现在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什么十万军队,甚至连那八百铁血精英也看不见了,他的眼里只有虞姬,他生命里的精髓,他肉体的魂魄。月亮现在已经运行到中天门的地方,象发怒似的,努力地倾吐着她的芳华。尽管已经是深秋,天籁固然是没有了虫鸣,而夜风冲击着环状的山梁,发出的时而高歌、时而低吟的风的咏叹,加上周围风在丛林的丝弦上拨过所发出的非人力可为的丝竹之音,似的项羽觉得自己的婚礼,他已经觉得现在他已经在婚礼了。天是他巨大的华屋,地是他厚重的婚床,月色清澈,是他如意的巨大的婚礼的蜡烛。他项羽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天意不让他统管天下,而给了他天下最好的女人。大自然就是地不会捉弄人,给你关闭了一扇门,那就会给你开启一道窗户。现在的项羽是幸福的,他没有失败,他的心中只有胜利、胜利、不间断的胜利……

月亮,今晚的月亮、垓下大山、那些无言的树木蓑草以及那八百士兵都是幸运的,他们有幸目睹了中国最盛大和最纯洁的婚礼。这些士兵眼睛都哭红了,他们流出的是幸福的眼泪。他们的身体全都被一种奇异的力量所灌注,全都变得来有如西游记里的石猴在天上老君的八卦炉里锻炼后的浑身的活力四射。他们现在是什么也不怕了,汉军,你不是有几十万吗?来吧,我们全都会把你们都都杀死的。你们全都来吧。他们都没有离去,全都守卫在霸王的帐外,随时听从霸王的召唤。而霸王呢,只见左手轻轻地搭在虞姬的纤细的腰间,右手一抬,把虞姬已经绵软的娇躯抱了起来,他缓步,在八百士兵的注目礼下,缓步向他的大仗走进去。在进入仗内后,项羽轻轻地把虞姬放了下来。虞姬手拉着项羽,红唇微启,吐气若兰,她开始歌吟:春来春去兮,给我织嫁衣;春去春远兮,嫁衣方始成。春红桃嫣兮,丈夫出门……歌吟的声音是那么婉转,竟然引得项羽肩头的八哥同步地效仿起来。霸王也觉得自己的嗓子间有什么东西在爬,他引颃高歌起来,而虞姬便停止了自己的歌吟,她开始小声地为霸王击节合拍。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霸王的歌声如天动地震一般,帐外的八百官兵全都听见了这样令人凄切泪下的歌声。霸王的歌声连续歌唱了三遍方才停止。而在那些士兵的耳朵里却已经是余音绕梁,三月不绝了。他们全都沉浸在霸王的心魄之中了。虞姬张开了自己的双臂,她要拥抱项羽。而项羽更加张大自己强有力的膀臂,他要把他的心、他的全部都融化在他的胳膊的港湾里。虞姬在项羽的港湾里不住地低声地叫唤着项羽的名字:“羽哥、羽儿,羽哥、羽儿……”声音渐次低弱下去,渐次地音调变低、变弱、变成了没了。虞姬睡着了,在她的,永远属于她港湾里谁着了。项羽心中一激灵,他突然觉得不祥,他赶忙推开虞姬,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心腹之间感觉先是一阵发热,然后是发凉。他待推开和他紧紧拥抱在一起的虞姬的时候,已经很悲愤地发现,他的心、他的全部都已经乘着那从帐外飘掠而过的风、从月宫里漫天挥洒出的月华、从树林的叶间染了春的色彩的吟咏走了,是永远地走了,只把一个娇躯留在人世间,脸色是月色一样缥白、嘴唇是月色一样凄白,白狐的小裘也是那样炯炯地发白、孔雀的大氅却惟独地绿得如同最纯粹的翡翠。

这个时候了,霸王的眼睛里没有泪,他轻轻地把虞姬留在了帐篷里。他现在就要带着他的八百勇士去攻击汉军,去取下汉王的人头,他们要回到自己的土地,要回到少年长于斯、婴孩生于斯、青壮年奋斗和离开于斯的故土去。项羽要反击了。我们看他该如何地反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