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吕后私谋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吕后私谋 文 / 天涯情缘




得到楚汉两国终于可以罢兵的消息,楚军将士无不欢欣鼓舞。他们现在是早已经疲惫不堪,也早已经在思念自己阔别的家园了。听到这个和平的消息,他们基本上还没有得到上司的命令就已经在暗地里收拾行囊,开始憧憬着回家的路程,想象着和父母、妻子、儿女、家人见面的情景,思索着这几年来没有说过的话该如何表达。而汉军呢,他们在干什么?他们也在为即将的和平而庆幸。但是,他们的长官不时地告诉他们,楚国是老虎,我们不是在雎水有六十万大军也给玩完了吗?他项羽那个时候才三万多呢。而现在,项羽的楚国依然还有三十万大军,这可是一群老虎。我们和老虎在一起睡觉,可以睡踏实吗?“不能!不能!绝对不能!”汉军的将士发出这样心底里的呼喊。汉王自己倒是沉浸在兄弟言欢、两国罢兵的喜悦之中,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了,他正在后宫躺在美人堆里做美梦呢。而另外有一些人,他们却依然在忙碌,忙碌着什么呢?他们又是些谁呢?

他们在忙碌着最后地解决楚国和楚军,他们是吕后和汉国的智囊团队。这些人主要就是张良、陈平、郦商和刚刚秘密从咸阳押送粮草和新兵来光武前线的萧何。他们这几个人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就是汉军的伙夫房,伙夫自然是早就驱赶开了。他们的亲随扮成伙夫,在假装给萧何接风。在这个被严密伪装起来的场所和氛围下,一个可以说能够影响中国几百年、上千年历史的会议召开了。会议是瞒着汉王进行的。为什么要瞒着汉王呢?盖因为汉王是一个性情中人,他对项羽的感情是很真挚的。要是提前要他知道汉国和楚国的和解只是个骗局,是彻底解决楚军和楚国问题的诱饵和陷阱,那即使汉王出于本国的利益不会来反对,但是在等到汉王前去送别项羽的时候,那兄弟告别的场面就不会很生动和具有更强的诱惑力了。所以,要想骗过项羽,就得先骗过汉王。于是,吕后他们的会议就在这样的状况下极其秘密地召开了。那些亲随,也是被严格命令说开会这样的提法也是不允许说出的。而且他们也根本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会议的内容。他们全都在会场外一百多步开外值勤。会场内担任警戒的都是些大将,是范哙、灌婴等人。

“我们要坚决彻底把楚国给消灭掉,把项羽给杀死,要不我们的大汉朝是不会建立起来的,就是勉强地建立起来了也是如同修建在沙滩上的宫殿,是随时都会坍塌的。各位大人,你们都来安排和部署部署我们现在应该做的工作吧。”吕后在会议上就是会议的中心和主持人。这个吕后,她可是一个充满了野心和欲望的女人。她对权力、对金钱、对人心、对纷至沓来的赞誉,就是对于男人的需求她也比别的女人更加的强烈。不过,这只是人家生理上的范畴,不在我的这本小说的议论中。正是因为吕后有这样的特点和本质才使其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杰出的铁血凤凰。扩大点说,中国正是在这种有野心有欲望又哭顺应和开创新局面的人才的带领下,由我们中国的全体人民创造和不断地创造出一个个时代灿烂的历史和文化的。于是,小说家言:欲望和野心或许就是通向成功的阶梯!

在吕后发言后,张良接过话头,说:“这个问题是应该和必须解决和结束眼下的状态的。中国不能四分五裂,中国应该统一。微臣虽然是韩国人,但是臣明白韩国是不能担负统一中国的大任的。于是,臣就投效了汉国,成为了汉王和吕后驾下的一个最驽笨的幕僚。以臣之愚笨,尚且知道统一是大势所驱,是人心所向,是发展中的必然,而那个项羽,自持武力,大搞分裂和分封,实是违背历史和人心之趋向的,他就是再强大百倍,胜仗再多打百个,也只是、也最多是可以推迟历史发展的脚步。天地运程是不会因为项羽而改变的。”张良毕竟是个战略家,他的话都是以大局为眼,站得高、看得远。他的话引起了在座所有人的一片赞许。吕后尤其对于张良的“汉王和吕后驾下最驽笨的幕僚”这句话感到十足的满意,因为在她看来,这句话就是张良在向她吕后表忠心的意思。吕后不住地冲着张良颔首微笑。其实,张良的话里还有一个汉王在,到底张良是忠于汉王还是忠于她吕后,历史和时间是可以验证的。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哎呀,臣来晚了。汉王现在已经睡着了。”进来的是陈平,他听参事把刚才会议的简要通传他过后,就说:“现在汉军正士气高涨,反之楚军的归心似箭,我们要很恭敬和有礼仪地把他们送走,然后在他们屁股后头怎么一……”陈平用手比了一个用刀捅的动作,“他们的军心和士气就会顷刻瓦解,然后我们的人马再分兵包抄他们的前头,哦,这些战术和具体的排兵布阵,那是我们左丞相大人、齐王千岁的事情了。我不好越俎代庖哦。”这个陈平,话不多,却很阴险毒辣。

韩信?他不是自从封了齐王就没有听从过汉王的调遣了吗?项羽之所以敢于从容议和,就是因为他知道韩信会保持中立才这样做的。韩信中立,楚军的回家路就会太平,要不,齐国和齐国的汉军就象个瓶子塞子一样,把全部的楚军给堵死在雎水河畔。但是,项羽错了。韩信所表现出的一切都是在汉王和吕后的安排下如此做的,自然规划人是韩信自己,但是他也只是提出建议,汉王和吕后采纳了他也才敢于和能够这样实施的。表面的汉齐不和,给项羽带来了虚幻的美景,致使他派遣他的军师武涉前去和韩信议和。而就在武涉前去说服韩信保持中立的时候,吕后就一直在韩信的帷幔后听着呢。那个他们谈完话出现的很象吕后身影就是吕后自己。

“吕后、各位大人,大家的话臣已经知道了。先前有一些误会,我想吕后都已经给大家解释清楚了吧?这个事情因为万分机密,在汉国,也只有汉王、吕后和我三人知道,各位大人也是被瞒在鼓里的。原谅、原谅,这是少了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份泄露的可能啊。大家也是可以和应该原谅的。现在,臣就来把即将开展的对楚国和楚军最后一系列的战役的具体部署提出来和大家商议商议。大家来看地图,我们的军队现在的态势是这样的,我们要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大家还有意见,请当面提出。不过,今天臣说的话请大家都给严格保密、大家千万千万要严格要保密。就是对于汉王本人,在他送别项羽前也是要严格保密的。”韩信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但是他今天连续说了这么多要大家保密的话,要知道在这个会场的都是汉国的精英和最高决策者啊。

项羽的军队终于收拾好行囊要回楚国去了。在十里长亭,汉王很动情地握住项羽的手:“兄弟,我们哥俩一起起兵反秦、一起战斗,但是造化弄人,我们又成为冤家对头有了好多年。兄弟,你怨恨哥哥我吗?哎,是老天不开眼啊,让我们兄弟相残,哥哥心痛啊心痛!兄弟,我们兄弟这一别,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可以相会哟。来,我们连干三碗,干!”

“干,大哥,实在对不起,在沛县当年一会,尤其是在小竹林子里,兄弟是想杀死你的。但是,你有吕雉给你遮掩,兄弟才饶过一命。兄弟在此以后一直看你不起,认为哥哥你是个无赖。事实证明,大哥你也是个雄才大略和我项羽有得一比的英雄豪杰。我认你做大哥一点也没有辱没我自己。大哥,兄弟在以前很多次地对不起你,你都没有见怪,大哥的胸襟真在小弟之上。小弟惭愧啊惭愧!好,大哥说得对,我们前话休提,今后我们汉楚两国就是死生不渝的兄弟之国,来我们干杯!”

三碗酒顺着脖子一半在嘴一半在衣领子里,汉王和霸王都各自把碗摔了个粉碎。他们要让那些不痛快全都见鬼去吧!然后,汉王和霸王紧紧地拥抱了在一起,仿佛他们是一对久违的情人而不是死生相斗了好几年的敌人!这一刻,就是铁石之人见了也会动容流泪,在场的汉军和楚军的将士无一不泪流满面、大家都有些失声了。顿时间,风云变色、天宇黯然,沩水也变得哽咽起来。汉王和霸王各自骑上了自己的战马,楚军开拔了。汉王站在原地,是什么也看不清楚,他的眼睛除了眼泪就是灰尘,他什么也看不见,只是听得耳中有人马踏地的声音、金铁交鸣的声音、马刮鸾铃的声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