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箭伤汉王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箭伤汉王 文 / 天涯情缘   刚回到军中,项羽就接到汉王的一封书信,书信称刚才在小酒馆里只是兄弟言欢,所有谈论的事情只是玩笑,都不能算是正式谈判的内容,汉楚的关系还是要以第三轮双方正式谈判的结果为依据,要是第三轮都没有谈出结果来,那就在第三轮的基础上再谈。汉方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箭伤汉王 文 / 天涯情缘




刚回到军中,项羽就接到汉王的一封书信,书信称刚才在小酒馆里只是兄弟言欢,所有谈论的事情只是玩笑,都不能算是正式谈判的内容,汉楚的关系还是要以第三轮双方正式谈判的结果为依据,要是第三轮都没有谈出结果来,那就在第三轮的基础上再谈。汉方是有诚意的,就是不能再让天下百姓再遭到刀兵战火为宗旨。要是谁只是把谈判做为幌子,搞假谈判真备战,那就不能怨恨我汉王无情了。在这封信收到后不久,项羽就接到一支辎重粮草押送部队被彭越强劫而去的消息。看来,项羽想以谈判麻痹对手的想法已经落空了。他只好要重新面对汉王,一个字,还是打吧。这一次,项羽的楚军还是要第一个去撕碎刚刚由自己的军师武涉和汉国王后吕雉签订的和平协议了。楚军兵临广武城下。

项羽在城下大骂汉王无赖。而汉王则历数项羽的十大罪状。汉王说:“项羽,你说孤家无赖,你又好到哪里去啊。想当初,我们兄弟同时受怀王差遣,怀王给我们约定好,谁先进入关中谁就是关中王,是你负约而强占了关中,这是你项羽的第一大罪过。第二,卿子冠军宋义无罪而被你假传怀王旨意被杀,这是你项羽的第二大罪状。你既然已经救助了赵国,就应该回朝复命,你擅自强迫诸侯入关,这是你的第三大罪状。你项羽在咸阳是放火烧杀、挖掘秦始皇的陵墓,把得到的财宝私自吞了,这是你项羽的第四大罪过。秦王子婴是秦公子扶苏之子,向来无罪,是个好好人,你却在他已经投降后把他给杀害了,这是你项羽的第五大罪过。在新安坑杀秦国降兵二十万,是你的第六大罪过。你在自封霸王后,赶走那些原来的诸侯,而派遣自己的将领在水土好的地区称王,指令义帝部下背叛义帝,这是你项羽十恶不赦的第七大罪过。而把义帝赶出彭城,自己去彭城定都,把梁、楚等水土的地方自己享有,这是你的第八大罪过。更令人发指的是,义帝本来就没有什么实力,也不会对你项羽争夺天下构成威胁,他也答应过将来会禅让帝位,而你竟然暗中派人以下犯上杀弑义帝在江南,这是最大的第九大罪过。不忠不信、不仁不义、不伦不类、不亲不善,你项羽枉自为人,这是你的第十大罪过。你有这样十大罪过,还好意思说孤家无赖,是谁无赖,天下之人应该看得明白的吧?”

“好啊,好你个刘邦,好你个刘老三,你既然这样说,我们就不必再说了。好,你有种,我们俩单挑,免得我们的士兵、百姓受苦,你敢过来吗?哇呀呀、哇呀呀……”项羽气得直叫唤。这个时候,项羽帐下一员大将拍马而出:“大王不要担心,小将愿意为大王挑战汉军。”话音刚落,就见一员铁塔相仿的一员将官从楚军中打马而出。他头戴青铜盔、身穿青铜宝甲,手使青铜娃娃塔。这兵器很奇怪,头部是个娃娃形状的东西,可以当矛、也可以当锤,还可以当斧头使。项羽见本部大将已经出来挑战,就吩咐一声:“小心了,务必取胜。”那将答应一句:“大王但且放宽心,小将为大王取刘三头来。”这元将正是项羽的一个堂弟,也是项庄的亲弟弟,叫项寨的。他在广武城下不断地走马盘旋,叫喊着汉军大将的姓名,逐一予以怒骂,而汉军的城门也终于打开,里面出来一个个头中等、其卯不扬的人来。书中暗表,这个人叫楼烦,是汉王军中的大月国来的匈奴将军。他的身份在汉国是客卿,就相当于我们打足球的外援相似。大月国的人向来以勇气和善于射箭闻名。他面对项寨的挑战,是丝毫没有所动,只是端坐马上,看他举着他的青铜娃娃塔向他象一头狮子一样地扑过来。那战马越来越近,快到二十丈的位置了。只见那楼烦手中的一对短刀反倒挂在得胜钩鸟翅环上了,空着手瞧着项寨。又逼近了,到了只有八丈的位置的,再近,项寨的娃娃塔就可以砸到楼烦了,可是楼烦还是没有动,他是吓呆了吗?没有!他这个时候,轻巧地取下他背后的宝雕弓,走兽壶取出雕翎箭,然后弯弓搭检,真是弓弯似满月、箭去如流星,那箭不偏不倚,恰恰地射中项寨一身青铜包裹中唯一没有被包裹住的左眼。项寨是个独眼龙,右眼是一张青铜眼罩罩住的。而着箭直从他左眼进入,从青铜盔的盔缨处冒了出来。死尸当即栽倒在地,而项寨手中的娃娃塔已经高高举起,这一下子失去中心,轰通一声把他座马给打了个两腿断折。楚军阵营见他们折损了一员大将,气得他们是吁声一片。又一员将拍马而出,在那将还没有靠近战场中心的时候,楼烦一箭正从那人的眼前飞过,那将条件反射地扭头过去,刚把头扭过并且赶紧趴在战马的铁格梁上,又一支箭射出来,这箭便象穿冰糖葫芦一样,把他的头和马头硬生生地穿了一串。战马和那员将顿时毙命疆场。楼烦又射杀了楚军的第三员有名的大将,钟离梅的弟弟钟离武。钟离武在楚军就是善于骑射闻名的,可以百步穿杨、俯身散蹄,但是他们俩在对射了三箭后,三箭都被楼烦接住,楼烦现在是连自己的箭也没有使用,直接用钟离将军的箭就射杀了钟离武将军。

这个时候,项羽是再也坐不住了,他亲自手执霸王神枪,怒目圆睁,连声叱骂,他要楼烦和他项羽过过招。楼烦看见项羽须发尽张、气势如虎的样子,内心先自胆怯了,他手握弓箭都有些发抖。汉王见到这个情景,只好鸣金将楼烦召回。回到广武城内的楼烦还兀自哆嗦个不停。汉王对项羽是很熟悉的,但是他看见自己勇士怕成这样,他还是感到很噩意,他探出头去想看看项羽现在到底是啥模样。就在汉王把头刚探出去一瞬间,一支箭带着呼声直飞想汉王的左胸。汉王吓得一激灵,躲得慢了点,结果心脏倒是没有射上,那箭直直地插在了汉王的肩胛之上。汉王用手护住箭根,对下面的项羽大喊:“兄弟,你的箭法很退步啊,怎么只射中为兄的手指头哟。”说完,汉王一缩头就回去了。在经过简单的处理,汉王的伤势确实是太重了,汉王在床上疼痛难忍,不住地哎哟哎哟地叫唤。而在这个时候,张良来到汉王的病榻前,他是来慰问汉王的吗?不是,他是来硬拉汉王去视察军队,安顿军心的。汉王刚开始也是以为张良是来安慰他的,他还很高兴地等待张良对他说些体己的话。但是,张良却是对他说,大王应该去视察军营了。这下,汉王可就火了。“老子差点给项羽那王八羔子给射死,你就来逼老子去、去视察军队。”

而张良并没有生气,只是说:“大王的精神很好嘛,那箭是从下面射上城楼的,本来就已经力道减弱了,大王的护身甲虽然不是宝甲,也不是一般铠甲可以相比的。我们的大将要是受大王这点伤是算不得怎么回事情的。他们是在为大王效命,而大王是为你自己效命,呢不应该更加卖力吗?大王不想做皇帝了吗?”

听了后面一句话,汉王慢慢地支撑起身体,尽管很疼痛,汉王还是强装笑脸,在张良的半搀扶下逐一地走访了驻守广武的汉军军营。等汉王这一圈走完,他的后背就全见了汗,胸前的血也浸透了六层毛巾。汉王自己也痛得晕厥了过去。现在,军医才开始仔细、认真地为汉王医治伤口。而汉军,现在都相信那个项羽只是伤了汉王的手指头,他们的汉王身体依然是龙马精神,好得很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