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战争(我的越战 第一章)

zzwcxlttk-007 收藏 6 1284
导读: 又是一个早晨,听着外面麻雀在唧唧喳喳的叫,我没有很快起床,知道太阳已经升高了很多,我才懒洋洋的起床,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生活. 对与我每一天的生活都是一样的,以前上班,吃饭,下班,吃饭,看电视,睡觉.第二天继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日子就这么过的平淡如水,时不时的为生活上的事发发愁.在把几个月的工资花的一干而尽的时候就是埋头苦干.仿佛没有尽头的马拉松.怎么挣钱生活还是这个摸样,日子长了也就麻木了.不过幸亏我还唯一的爱好上网.听音乐.看书.总之我总算这一生没有活成活死人.但一年前我的工作没了。我找

又是一个早晨,听着外面麻雀在唧唧喳喳的叫,我没有很快起床,知道太阳已经升高了很多,我才懒洋洋的起床,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生活.

对与我每一天的生活都是一样的,以前上班,吃饭,下班,吃饭,看电视,睡觉.第二天继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日子就这么过的平淡如水,时不时的为生活上的事发发愁.在把几个月的工资花的一干而尽的时候就是埋头苦干.仿佛没有尽头的马拉松.怎么挣钱生活还是这个摸样,日子长了也就麻木了.不过幸亏我还唯一的爱好上网.听音乐.看书.总之我总算这一生没有活成活死人.但一年前我的工作没了。我找了好多地方都干不好.几天就不能干了.我知道我这人嘴笨.人看起来没出息.老是被人家阴.于是我赋闲在家.啥也不想了.靠着点积蓄我过着苦巴巴的日子.想起老是被别人欺负我就恨.恨自己个子矮.连一米七都不到.没一点打架的本领.是我老是被人欺负而不敢反抗.不反抗别人就会逼的你没发活.经常要忍辱负重才能工作.我想不会和别人勾心斗角,要是我有一个强将的体魄别人最起码不会让我没路可走了.开始我还想学以前看的武术,但我没钱出去.也没钱请教师.我只有崇拜那些特种兵.我也想要当兵.在部队起码能锻炼身体.可是我这个愿望早就随着父母那6w块打了水瓢的钱变的无限渺茫了.父母为了我能在铁路上工作.花6w块钱买指标结果被人骗.那些收了钱的骗子和贪官最后连个屁也没放.打官司是要证据和钱的.对与辛苦一辈子才攒起来6w块的父母来说这是多么遥远的事情啊.告到公安局去人家说得要钱才能出去抓跑的不知道天南海北的骗子.和我们一起被骗的几户人家凑了钱结果一次以后公安人员旅游了一天回来来人家人影都没见着钱也没了.还叫其他几户在补给他们超支的钱......我无语.我父母只好伤心的对我说:"孩子,去把.受苦去吧.穷人只有受苦的命,你书没念好.又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受苦"

现在我决心先把我的身体锻炼好.我看书早资料.在家里一个人锻炼.我知道我没有什么贴心的朋友.也没有有钱有权的亲戚.我只能靠自己.一个人进行着体能锻炼.每天我不会很早的去起床.但是我每天要做的就是那些.起来20个俯卧撑.10个单掌压.每个手5个.让后快速叠被子.整理内务.这些我都子上学的时候军训过.而且叠被子还受过班长的表扬.虽然我们那才半个月的军训.但是我一个新兵开始的一些东西我还是会的.完了以后在家里从1楼蛙跳到2楼.从一楼到平台是9个台阶.平台转湾是3个.上2楼是9个,一共21个台阶.每次跳2组.一组一个往返.休息10分钟吃点早餐后出去绕城内环跑一圈.下来就是个5公里.然后在公园体育器材上锻炼两个小时.往回跑.回来在道口绿化草坪上练往还跑.一直跑到我晕头转向.才踱着步走进家里.吃点剩饭.然后打两个小时游戏.全是战争游戏."三角洲突击队,雷霆战队.cs,红色警戒.......什么的.看书.下午是训练的重点.我要一直训练的晚上12点.我要一直练到我可以对付别人为止.3个月.我除了加大自己的训练量外.还增加了飞标,透石子,还有一种叫跑极的活动.另外我还购买了玩具枪.手枪.步枪.都有.不贵.也就几十块钱.用玩具枪练习射击.最先连的还是体能.在枪下挂砖练端枪.同时哦还练刺刀刺杀.这一连就 又是3个月.下一阶段我练习在射击活动靶.练习在活动中打击目标.同时每天早晨在20公里的外环路上你会看到一个疯子.跑一端一千米左右就拔出把玩具手抢来朝他假想的目标连续射击.当然是没子弹的.然后在跑动中连续拔枪5000次.开始1000次是朝前面一个目标连续拔枪瞄准.下一千次是两个目标.最后一千次是任意的尽量多的目标.每次要作到眼到心到.手到.抢到.20公里呀.每一千米5000次.每2公里左右换一次这两公里是手枪.在两公里是步枪.刺刀是在院里对着一个目标不停的次10000次.当然刚开始是达不到的.9个月过去了.我觉的自己可以做一个兵了.起码是一个新兵了.

不过我也就只能到次为止了。因为我快没钱了.而且父母也催促我找对象.没钱借钱也要结婚.我已经不小了.快30的人了.我一边找工作.一边等着父母拖人给我找的对象.恋爱我谈过.不过没钱,没个子.没长相,主要是我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开心,我太穷了,满脑子都是赚钱,最终还是吹了.我找到了一份压车的工作.虽然很辛苦.而且风险也大.动不动会被交警.运管.还有不知道什么来头的一些人扣押在某地几天.交了钱才肯放行.这还不算危险.最危险事,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次的危险.晚上过一座山时被几个劫匪给打劫了.要不是司机尿急,临时停车在路边,我也不会和那个劫匪打起来也就不会被他一把抱着滚下了山.

夜很沉,风很冷,血在流,山却不是那坐山,时空却不是那个时空.幽幽醒转来,洪身疼痛难忍,感觉脑后面湿漉漉的.用手摸了一把,黏糊糊的,好像是血.我的血.劫匪!我脑子里马上反应过来,茫然四顾,孑然一身,那还有什么劫匪.好象我的衣服也不是原来的休闲服和牛仔裤了.而是一身绿军装.还扎的武装带背着弹药包,里面还有一颗好像是木柄手榴弹.腰间一有54手枪.两个弹夹.头发也成了短头发.几乎就是光头了.

裤子扯烂了,到处是眼,屁股上风飕飕的.肩膀上也烂了。还有一块淤青.手一碰疼的直打颤.怎么回事.我到底这是怎么了.挪了挪身体靠在一块石头上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压车走了5天,3天没合眼,到了广西境内又堵车滞留了一天.那一天怎么过的.发动机不能熄火,前车走后车得走.要不就得在路边靠.隔一会就得开车.虽然不是我开车,可是我得看着货物以免被附近的人乘机偷走.劳累在加上睡眠不足尽然又睡了过去.梦里我梦见一个和我长的差不多的小伙子背着背包,端着枪,在快速的奔跑着.在他身边是无数的和他一样的人在奔跑着.这里地势险要,天刚刚插黑.好像是一只部队在行军.这只部队好像有几百人.绵延1公里,互相之间拉的很开.有的人身上还抗着弹药箱,有的人背着锅,有的人没有枪只有身上的东西.他们身上要比拿枪的人的东西多的多.队伍静悄悄的行进着.没有一丝的混乱.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他们这是要去那?他们的军装也不像是我哪个时代见到的新兵或者是一直野战部队的打扮.到好像是7,80年代军人的打扮.

刚梦到这,一段混乱的记忆就蹿上我的头里.我一阵头晕,程刚,17岁,78年新兵,边防军某师236团3营1连2排1班列兵.新兵.只接受过2个月的新兵训练.79年2月17日随部队进行穿插任务.走在山上不小心 失足掉小了山崖.还有一些混乱的记忆,我一时也难以接受.头一痛就醒过来了.还有什么要说的.事情已经很明白了.看着东方发白的天空,听着不知道那里传来的隆隆的好似打炮一样的声音,在加上我的这身打扮.我知道我穿越了.而且是在战场上.我真的成了一个兵.我本来锻炼好为了对付那些欺负我的同事的本事,不知道在这里能不能用上.不过我知道无论贫穷,富有,我首先是要活下来,活着才可能继续受罪或着看到那一天自己发达的希望.死了就什么都甭谈了.

我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武器装备.54手枪一把,子弹2个弹夹30发.吃的没有.水一壶.其余就是浑身的痛.还好没有大伤.

沿着山谷摸索着往前走着,看看能不能找到上去的路.走了2个小时.终于看到地势在抬高.路也出现了.往上爬了不到50米.听到附近怎么好象有人的声音.是的是人的说话声.不过叽里咕噜的听不懂.越南人.我一下子滚到在地上.为什么是滚呢?因为我在半个月的军训中没学过卧到.队列动作.内务是我们学习的内容.另外就是拔军姿.在就是跑步.学习的时候下午还有2节自习课.所以我只能连滚带爬了.虽然我也在电视上看到过动作,可是要我直挺挺的一下倒出10几米远.我想现在还是一下做不到.我也怕疼.碰坏了鼻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凝神听了一会.我发现在我5米远的地方有个洞.声音正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按理说越军的洞口附近应该有地雷.不过我现在一颗也没踩上.也不知道有没有.现在这么近了.估计是草太高敌人没有发现我.爬在地上,小心的接近着洞口.洞口用沙袋围了一个及腰的半圈.上面架了一挺轻机枪.两个越南鬼子

一个靠在洞口,面对着我.一个估计是在沙袋的下面靠着.工事里烟雾缭绕.估计是吸了不少的烟.洞口很隐秘不到3,5米近在这么茂密的树和草丛里是很难发现的.洞里只能看到3米左右好象就拐了个弯.里面什么也看不到了.我还从来没杀过人.不过我在游戏里杀过.而且很冷酷.从来不为自己杀的那是一条生命而难过.因为我知道那只是游戏.现在当活生生的生命摆在你的面前的时候.我像其他的一样犹豫了.54手枪已经握在手里.手心好像有点湿了.枪在手也有些打滑了.心里一片茫然.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第一次感受到战争的气息.尽让有些发抖.呼吸变的沉重.这个决定很难去下的.尽管我的枪已经举起对准了哪个站在洞口面对着我的越军.我的犹豫和发抖使得我身边的草发出了不应该的声音.那个越军很警觉,一下把身上的步枪卸下来,对准了我所在的地方扣动了扳机.只听着"啪啪,"的声音就像年下放鞭炮一样,子弹打在我的身边.我耳朵里也响起了哪个越男人的吼叫声.

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几个月训练的本能使我快速的跳起来手中的54手枪射出了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颗子弹.随后我疯狂的连续两个3连射.第一次那个站着的越南人眉心,脸上.嘴巴里结结实实的吃了我的3颗子弹.第2次,我已经冲到了沙袋工事前面半米正在越起的中间.子弹打在想抓住机枪向我射击的越南人鼻子上脖子上胸前.手枪几乎是抵在越南人的身上射击.动作仍在继续着.电光火石之间.我脚尖点在沙袋上.身子直接撞倒越南人正在倒下的身体上.突进了越南人的洞穴.一个翻滚,顺手抄起哪个原先站着的越南人掉下的枪.跑着之字行的路线向洞里突进.洞里听到洞口响动跑出两个人来.抬手两个点射就被我潦倒在地.在一个拐弯处,一挺高射机枪已经转过身来正在瞄过来.我手里的步枪吐着凶猛的火舌将他打倒在地.十来个越南人在步枪突突的声音中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到下.他们射向我的子弹全在我左右的洞壁上.和他们的头顶.在我的快速突击面前.他们的抵抗就像豆腐一样软弱无力.没有一点效率.在这个大洞捎为停息.拣了4,5个弹夹,和几个手雷.手榴弹.我继续向其他的洞进军.地势好像在向下走.由于别的动的敌人听的了枪声.估计有了防备.所以我放慢了脚步.搜索前进.不时的有越南人跑出来,倒在我的枪口之下.越往里抵抗越激烈.很快我找到一个洞的交汇出.从一个洞里打出的火箭弹差点要了我的命.而且这个洞也是最大的一个洞.都可以走一辆卡车了.其他的洞只是一两个人能走过去的洞.一边走.一边拣弹夹.补存弹药消耗.一个子弹在我的头上开了一条血肉长壕,伴随着子弹灼热的温度,冲击力.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滚到在地.那个疼.是我这辈子所没有过的.眼前也一阵的黑.我本能的一边滚动一边超前面射击.狙击手.这是我此刻想到的.几颗手雷,手榴弹,在我原先的位置爆炸开来.妈的,我又一次疯狂了.前面光线好了起来.估计有什么通风口.或者天窗什么的.地形也比原先更宽敞了.人也更多了.吆喝声此起彼伏.一片混乱.我听不懂.但我的子弹能让我懂.懂的要安静.安静.疼痛加上我头脑有点发昏.使我只想让他们停下来.躺下来.安静会.既然神志有些混乱.那么我现在是在依靠本能在战斗.冲过去.边冲边扫射.也不管打找他们那.只要求他们躺下.子弹在我身边乱飞.却没有一颗子弹打中我.一个躺下了.2个躺下了,更多的人躺下了.我从过道里冲进旁边的洞子里扫射.让后一个打滚从洞子里出来.刚想包围袭击我的人被我从脚下射到了脸上.有几个天灵盖都开花了。敌人的子弹追着我飞.却总也打不找我.因为他们都被我这种悍不畏死,却又敏捷,快速的冲锋吓的在开枪之前就已经把枪口不知道对准了那里.1个小时后我的疯狂屠杀终于落下了帷幕.已经没有我没有去过的地方了。我已经转遍了这个山洞的各个角落.没有人站着了.也没有人在到处哀号.打扰我的清净了.我收集了几个火箭筒,一大堆手雷.手榴弹.还有几杆56式自动突击步枪.还有一把狙击步枪.然后本来是想休息会在出去的.没想到又睡找了.直到猛烈的炮声将我惊醒.

跑到一个朝山下的暗堡往外看.只见山谷大路上密密麻麻的部队正在朝着山的对面运动.炮弹像雨一样落在对面的山上.山坡上隐约能看到坑道和工事.那些部队在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翻过一个又一个土丘向那个山坡上运动.不能说他们不英勇.但他们那种冲封好象没有多大效率.经管敌人被炮火压着.但那12.7毫米的高射机枪的向下平射使的每一个敢把自己暴露在火力之下的人顷刻间连尸体都没法完整.一部分部队正在向附近山头上运动.想占领制高点.不过那些制高点在高也没有那坐山高.况且又远.根本就无法对他构成威胁.只有火炮可以打到山上,对敌人有点威胁.但他们好象没有火炮.这落下的炮弹估计还是呼叫的远程火炮.

进攻的部队没有发现这面的山上还有敌人的暗堡,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里面的敌人已经没


有可能威胁到他们了。拿了两个火箭筒,把狙击步枪背上,端着缴获敌人的56全自动突击步枪。顺着坑


道下到山脚下,我加入了进攻的行列。

虽然背着这么多东西,但着一点也不影响我的机动能力。翻过一个又一个的山丘。我跟在了队伍后


面。山上的敌人尽管受到了猛烈的炮火打击。当他们朝进攻队伍射击的火力却依然猛烈。已经冲到阵地


前沿的一个班只坚持了3分钟就全班倒下了。后面的部队利用地型和越军对射。被压制在山坡地下。可以


看见他们的伤亡很大。很多伤兵在痛苦的挣扎着。一位当官的刚站起来就被高射机枪拦腰打断。响应他


号召站起来的几个士兵马上卧到,动作慢的立刻被击中,只见他们身体伴随着一片血雾,痛苦的倒下,


然后又被机枪撕碎,分飞的肢体洒落四周。极大的震动着进攻士兵们的心灵。

我也被压制在山体上距离最靠前的哪个班只有10来米的时候,有个战士发现了我背着火箭筒。

他朝我喊“上去把那挺机枪打掉,快,我们掩护你”

他们躲在石头后面,头顶上是到处乱飞的子弹。这个时候的战场除了生与死,剩下的就只有恐惧和


焦急。每个人不能指望别人来帮助你,子弹不认识军官或者士兵,不认识你是英雄还是狗熊,不认识贫


穷与富有,此刻是绝对的平等。站起来就是死,趴下尽量放低身子,保证自己不被击中是最聪明的做法


”所有党员到我这来集中,班长以及以上的军官来我这来“。大概这个营的营长这时候也急了,开


始召集党员和军官。一群干部经过讨论以后党员们带头开始冲锋,看着他们矫健的身影,一跃而起,呐


喊着冲向敌人,我的眼润湿了。21世纪已经很少见这种场面了。跟随着他们跃起的是那些军官,机枪在


响,勇士们在呐喊,士兵们在冲锋,然而勇敢和一拥而上的冲锋并不能是解决问题。这个山坡不算窄,


但也不算宽,能供他们冲锋的路只有一条10米宽的百米长的通道。越南人的机枪隐蔽的很好。有两挺在


炮火打不着的石缝里。还有一座很低的暗堡火箭弹打上去只不过暂时缓解了一下冲锋队伍的压力。一个


营好几百号人冲上去。前仆后继,全牺牲在离敌人阵地30米的地方。这个营最后退下来不足一个排。党


员全牺牲了。军官只剩下一个班长。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副连长。我除了打掉一挺机枪以外就没有了收


获。不过我背下了哪个副连长。

敌人进行了反冲锋,剩下的人连滚带爬的逃下了山。这场战斗的结果就是,营长集中了优势兵力,


敌人集中了比营长的优势兵力更多的子弹,占着优势地利,打跨了我们。剩下的人不是带伤就是没冲在


前面的新兵。30来号人。稀稀拉拉的或躺,或卧,的在山谷里休息。

“副连长,医生,副连长怎么了”,他们连的几个兵围在副连长身边焦急的问那个军医。

“不要吵,过来个人按住他的腿,他的腹部被机枪子弹打穿了。有一个颗子弹在他的肚子里翻了几


个滚,估计受了内伤,胸腔大量的积血,估计熬不过今晚。如果赶快送医院抢救或许还有还有点希望。


我现在是素手无策。”说完军医摇摇头,给他打了一针吗啡。又往他流血的身上洒了代止血药。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那几个兵商量着。

”在这等我们的后续部队,可晚上越南人来了怎么办,凭我们这几个人根本挡不住。“

更多的兵参与讨论,我却没有哪个积极性。我在四周警惕的放哨。79年对于已经好多年不打长的兵


来说他们都是新兵。但然我也是个新兵,不过后世的战争电影看多了,我知道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做这么


多。

”你好,我叫安剑辉,你叫什么名字“一个比我体格健壮很多的,大约1。8左右的一个士兵走了过


来。

”程刚“我回答。

”刚才,我看见你勇敢多了。冒着危险把副连长背下来。挺佩服你的。能交个朋友吗。“安剑辉


对我说。

”也没什么,在那种情况下我能做的就那么多了。“我回答。

”我就不行了。看见那么多战友被打死,我吓的连枪也扔了,我战友更惨,他承受不了压力,往


回跑结果被敌人的迫击炮炸的粉碎。这该死的战争,该死的越南人,亏我们以前还那么帮助他们。现在


他们反过来打我们。“安剑辉狠狠的说。

”是啊,都怪我们太好心了,所以好心没好报。也怪我们拿中国国内斗争的哪套来套国际上的关


系。却不知道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而没有所谓的永远的朋友。没有利益越南人就过来欺负我们。不过这


次他们一定会吃大亏的。要是我就打到河内去。把他们的领导都俘虏的问问他们为什么要招惹我们。”


我说。

“呵呵,你真想的远,我就没你那么远了,我只希望混下这3年来将来分配个好工作。然后娶个老


婆好好的过这一辈子。”安剑辉笑着对我说。

“不说这些了。你们连除了你以为还有什么人,”我说。

“我们是是2连,你看那边坐着的那4个就是了。最惨的是3连,只剩两个人了,在那边,那个军医


和那个小个子就是了。1连还有10个人,4连还剩9个人,5连他们的2个排今天早上好象去前面侦察去了,


除了那被吓坏了的班长以外没有人了。也就是说我们还剩下能战斗的就只有28个人,另外我们还有25来


个伤员,10个重伤,15个不同程度的轻伤员”安剑辉对我说。

哦,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两个小时不到的进攻我们损失了一个营,400人左右。那边的讨论还没有


结果。

我走了过去对他们说,“大家好,如果大家没有什么好的建议的话呢,请听我说一句好吗?”

“按照职务高低我认为,副连长应该做决定,带领大家是继续战斗还是撤回去,可是大家看副连长


现在生死未卜,排下来呢,应该是这位5连的班长了。我现在请问这位班长我问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我对


大家说完看着那个班长,大家也一起看着那位班长。

这个只有17,8的大小孩一脸惊恐的看着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白天的战斗把他吓坏了。尤其是那


么的损失,他以前一直受的教育是解放军多么的厉害,英勇。却不知道解放军打战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


是如何的英勇,他们只是想着如何消灭敌人,如何活下来。英雄也是人。

“好把,既然大家没个统一的意见,那大家听我的好吗。从现在起没有1连,也没有2连,也没有其


他的连。现在你们都听我的,原来4连的人编成护卫1组,组长安剑辉;5连的这位班长带领2连的4个人和


3连的2个人组成后卫护卫2组,组长这位班长;你们负责伤员的安全和行动。1连12个人编成突击3组,今


天晚上我们去拿下哪个高地。现在呢大家跟我来。“我对大家宣布。

为了更好的保护伤员我把他们带到了对面山上的山洞暗堡里。

”哇,这是什么地方,这些人怎么死的?“安剑辉惊讶的看着山洞里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

”我杀的,我今天早晨从山后面进洞杀的。“我点 了根烟,然后把那盒烟扔给安剑辉。我平静的


语气,毫不在乎的神情使的安剑辉拿在手里的烟几乎烧着他的手指。

”程刚,你真的不怕死吗?“他看着我说。

”第一次上战场谁也会害怕,至于死,即使是老兵在面对敌人打来的子弹和天上落下的炮弹也会害


怕。只不过他们知道上战场害怕是没有用的,这只不过会使你死的更快些。你们能做的就是学着去保全


自己,而保全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敌人比你先死。你明白吗?“我问。

”我不明白,也许我还需要些时日,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那一天。“安剑辉对我说。

”好了,不要讨论这些了。带领你的1组在洞里最大的哪个洞里安动下来。然后让你的人守着这个


暗堡和上这里的坑道和洞口。“我对安剑辉说。

他没说什么和他的人很快进了后面那个最大的洞。

”2组过来,“我对2组的人说。

”你叫什么名字,“我对那个班长说。

”我叫林良金“他说。

”好吧,林组长,现在带领你人从右面的那个小洞一直到达后山,在洞里你们能找到炸药和地雷


。在后山洞口下方的山谷里布上地雷,在山洞20米远呈环行布雷,树上也挂上雷。然后在洞口拐弯处埋


上地雷。最后把那面的通道用炸药全部炸塌。封闭起来。然后把除了我门刚才上来的洞口以外全部的通


道洞口外面全布上雷,进来以后封闭起来。在除了食品和弹药储存点埋上地雷。最后退到1组那里帮助他


们守卫。轮流放哨。听明白了吗?“我问。

”我明白了,排长,那些其他的暗堡怎么办。“林良金对我说。

”别叫排长,我的军衔还没有你的大,上士!我只是个列兵。别管那些暗堡。你按说的做那些暗堡


不必要派人去守卫。我门这里能俯视全部战场。后山敌人过不来,他们要攻击我们只能绕道前面来攻击


。洞里有不少武器弹药,和食物。足够我们支持到后续穿插部队到来,另外你派2个人和3组的几个人去


把那些尸体全搬到一个洞里用炸药把哪个洞炸塌,把那些尸体处理掉。去执行把。“我说。

林良金,敬礼以后去执行任务了。

我召集我的小组的人.

“大家好。我叫程刚,你们叫什么名字。”我说

“张立伟“

”陈志强“

”强春“

”黄海兵“

”张启明“

”李军“

”大家现在听我说,今天晚上我们下去,从山下的沟里面走,注意脚下和树上的陷阱和地雷。从敌


人的侧面爬上高地,白天我观察了一下,在高地的侧面有道山梁,我估计山梁后面可能有敌人的坑道工


事。我们从山梁进攻敌人的坑道。然后沿着坑道进攻。多带点手雷,带足弹药,李军你身体壮实背上重


机枪,张启明掩护他。陈志强带上喷火器,强春负责掩护。张立伟,黄海兵跟着我。我们每人带上一个


火箭筒。现在你们全去休息。晚上我们去和越南人打个招呼。“我说。

一个人抽着烟蜷缩在暗堡的角落里想着这一天来发生的战斗。我觉的自己好像有点用处了,在也不


是哪个只会被人欺负没出息的人了。而且我也圆了我的当兵梦。虽然我不知道战争结束以后我会被打回


原籍,继续过着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还是熬不到战争结束就死在越南战场上。如果是那样我也死而无憾了


。毕竟我是在为我们的国家在战斗,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而死,当兵死在战场上那就算死的其所了。

至于我哪个时空的父母只要让我的妹妹负责照顾了,我做儿的对不起他们。不过还算好。我的这个身体


也有两个住在农村的父母。我要是活着的话,就把他们当我的父母孝敬就行了。

或许我真的进步了,以前的我是绝对不会去主动提出去领导别人的。今天在这些没上过战场的新兵


面前我表现的就像他们真正的领导一样。还有我今天早晨的战斗我怎么敢一个人就进攻这个山洞呢,难


道我真的是那种天生当兵的料吗?不过今天的战斗使我想起我小时候,记得那时我9岁,那时的我很孤单


,只有一个玩伴,村里的孩子都和我不说话,他们都分成村东和村北两派。其他的小孩则和其他的大孩


子们玩。那时我就像一个孤单的战士一样。天天和他们两派打的天昏地暗。不是他们一方欺负我,就是


两方一起欺负我。我唯一的帮手就是我那个玩伴。如果论拳脚,他们大部分单打独斗都打不过我们两个


。他们一个人上我们也两个人出手,许多人上我们也两个人出手。有时我们会吃亏。不过大部分时间我


们两个赢。常常打的他们家长找过我们家长去。他们打不过我们又想欺负我们就会远远的用石头砸我们


。我们也不干示弱。在我的猛烈火力和我同伴的精确打击下。他们总是节节败退,我们会从村正街这头


猛攻到村正街的那头。把他们砸的四散逃跑。仅剩的几个带头的退到他家院子里。我们也会攻陷他们最


后的阵地。直到我们手中的石头打的他们大人们也跑出来大声呵斥我们。我们才撒开腿逃跑。

这还不算,我记得真正的战斗是年,我十岁,我们村和邻村闹架,我们村的一个大人被他们村的人


围攻失手打死了,但他们村的人不让往回拉尸体。于是爆发了两村之间的20十岁以下年轻人们长达2个月


的战争。

那好象就是我做战士的开始。从8,9岁到20岁,甚至27,8的大人们也有时会参与近来。

每天早上吃了饭,我们这些小孩就早早的集合在两村中间的田梗上,提着牛马粪做的炉子进入田埂


下的水渠里。当然哪会没有水。从四周搜集石头,土块,就像一箱箱的弹药一样堆在朝向邻村的那面。


直到上午十点。大孩子们来了后我们就跟在他们后面向同样准备好的邻村发动袭击。

那时侯我们这些小孩负责运送”弹药“大孩子门负责攻击。每天每村都会有受伤的。我的头就在那


时被一个砖头给砸了个洞。看过医生后。我几天后又回到了战场。并且用石头和那些大孩们攻进了邻村


。亲手将3个比我大的孩子的头砸的血水直流。他们也想砸我,不过我躲的快。而且,他们没有我灵活。


我远远的用猛烈的火力把他们逼进房子。虽然我没有砸中他们,不过他们却在我的攻击下连在地上拣石


头砸我的工夫都没有。他们躲进房子里,玻璃却躲不过,在我们村大声叫喊的撤退的当中。我手中的石


头狠狠的强奸了所有的玻璃。让他们粉身碎骨。在其他人的掩护下我撤了回去。以后也有好几次攻进他


们村。不过却没有在伤人了。因为那一次他们村里的大人们火了。大人们可不是我们这些小孩能打的过


的。他们能很快追上你。给你一脚,或一巴掌,或一棍子。我们那受的了。所以在也不敢攻进村里砸玻


璃,打伤人了,每次打到村口看到他们大人出来就撤退了。2个月后才结束了那种没有意义的战争。

或许我有当兵的天赋。

茂密的丛林,漆黑的夜晚,也不知道绕了多少路,走了多长时间一行12个人终于爬上了山梁,果不


其然,在山梁的背后一个斜坡平台上我们发现了越南人的阵地。阵地的后方有一个很大的洞口。洞口左


右各有一挺机枪。在斜坡朝向山下的地方有一挺机枪。其余的地方不少越南人三三两两的围坐在火堆旁


边互相靠着睡着了,只有大约5,6个士兵在放哨。斜坡的下方好象是悬崖。这里地势险要越南人没有想


到我们会从他们高地的后方上来偷袭。所以看起来戒备很松懈。本来我是只带着6个人上来的结果安剑辉


也要来,还考虑到进攻可能会有人受伤,所以那个军医也来了;2组的林良金也要来,不过伤员不能没人


保护就没让他来,让他负责带领剩下的人保护伤员。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