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武涉说韩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10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武涉说韩 文 / 天涯情缘




就在汉国国力大大发展的同时,楚国又怎么样了呢?在陈平用离间计逼迫死了亚父范曾后,看着范曾的尸体,瘦小枯干,项羽感到一种无名的惋惜和凄凉。但是,项羽是一个从来不承认错误和向任何错误低头的人,他只是说:“哎,亚父,羽儿要你回彭城修养,您怎么就倒毙在城边了啊,真是心痛死羽儿了。”范曾还有一个徒弟,也是范曾唯一的徒弟,这个人就是武涉。

武涉从前是一个打柴的,他成天出没于深山老林之中,与麋鹿为友、同虎豹成伴,过着一种神仙都羡慕的生活。这个武涉是单身一人,上无老下无小,只身住在一个山洞中,自己靠在集市上出卖柴火和偶然拾得的仙蕈、针茸过活。日子虽然清苦,却也自得其乐。尤其难得的是这个武涉很有仙缘,他在没有进山前曾经得到过一本《九天神语机示》的书,成天他在打柴之余就琢磨这本仙书,终于他可以听懂天地、鬼神、鸟兽的语言了。但是,这样下来,他却不能洞悉人心,以至于在人世间处处碰壁,四面难安。于是,这个武涉就干脆搬迁到深山里去居住。但是,他也不能不食人间烟火啊,于是他就打柴采菇换取生活必需品过日子。

这一天,武涉又进城卖柴了。他在路过西街的时候,突然他猛地瞥见在一间很简陋的茅屋上,居然战立着一只青鸾鸟。这鸟是凡人看不见的,他是一种专门陪伴得道高人的守护精灵。武涉想:“我追求道行已经很久了,得到了一些仙缘,但是神仙又和我开玩笑,他们让我可以知道天地鬼神的机密,却让我失去了与人沟通的本事。那书提示我,要是能够遇见青鸾护驾的高人,那人就是我的师父,我随他学习了道行后,就可以上知天宇、下晓黄泉、中明人事了。”想到这里,武涉就把柴火和三朵仙蕈放在那茅屋的门口,然后自己恭敬地直直地跪在了那里。武涉没有言语,只是运起了他在书中修习到是仙语向茅屋的主人问候起来。他虽然看见了青鸾,却担心那青鸾也许只是在这家人屋顶歇息也难说,他想考考他未来的师父,看他是不是可以听得到仙语。武涉在门口跪了半宿,也默默地念叨了半宿,但是那茅屋的主人就是一直没有现过身影,这使武涉很是失望。武涉起身,挑着他的担子就要回深山去了。但是,突然,武涉发现,他的担子不能挪动丝毫了。再用劲,也是不能。武涉仔细看了看,结果,这些柴火已经和地面长得成为一体了,这些柴火都生根成活了。再看那些仙蕈,也是一朵朵艳丽的鲜花了。武涉知道遇到了高人,便赶紧跪下,叩头如鸡吃米。

这个时候,一个银发白须的人出现在茅屋门口:“无量佛,谁在老夫门前叨扰啊?”“师父,不孝徒儿武涉,在此恭迎师父。”武涉现在已经明白他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高人了,就再不敢心存侥幸,用他那点仙法去试探。从这个举动还是可以看得出,这个武涉是有一定仙机,但是仙机毕竟还不深厚,他还在争强好胜。其实,这个武涉哪里知道,他的未来的师父就是因为过于争强好胜才在他这个后学晚辈这里卖弄技法的。他也是因为太过于争强好胜才被他的师父,木木道人给逐出了师门而且永远不允许他对外面说他是木木道人的大徒弟。这个白发老人就是以后项羽的亚父,楚国军师范曾。

又过了一段时间,项羽攻打襄阳,在半路上听人说起范曾是如何厉害,而且这个项羽在之前又三个晚上都梦见同一个仙人对他说遇范而起。现在项羽听说在襄阳附近居然有个高人叫范曾,他就赶紧按照神仙给他提示和指点去寻找这个高人,并且又按照神仙的吩咐拜那人做了自己的亚父。其实,项羽的父亲是谁,在历史也是个谜团的。有人说是楚将项燕的二儿子,但是缺乏依据。不过,我倒觉得他项羽的父亲是谁,根本就不重要,他和项燕到底有没有关系也不重要。因为,历史是项羽书写的,血统论现在看来是很荒唐的东西了,我们就不必去争论了。但是,项羽这个人一向认为自己才是最厉害的。他有了范曾这样的军师和亚父,也没有真地拿他当回事,对于范曾的话,他是不听的占七成,听了的占三成。而听了的三成就有九成是小事,大事是基本没有听的。就是听的三成中,阳奉阴违的又占到了六成。所以后人议论项羽,说他仅有一个范曾却不会用,那其实是不对的,他不是不会用,是压根不用。再后来,项羽中了陈平的伎俩,逼迫范曾离开了荥阳回到彭城,而就在离彭城不到五里的地方疽背疮发作倒毙在小枯沟里面了。在那以后,尽管楚军还是取得了一些胜利,但是在整体上楚军开始走下坡路了,而且目前又已经到了三面受敌的境界。项羽成天在军中烦躁不安,将领士兵则是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违忤项羽的地方。

而武涉呢,他在范曾被气死后,项羽暗中为表示自己的悔意,就任命了武涉为军师,还和他结拜了兄弟。武涉年长项羽三岁,就给项羽做了大哥。项羽对于武涉很类似过去对待范曾的礼遇。武涉也知道项羽不是一个可以听得进别人意见的人,因此也不是很爱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在关键的时候,项羽询问到他的时候他才淡淡地说几句要紧的话。这样,项羽更加觉得这个武涉高深莫测,还真的对这个武涉心怀敬意了。在韩信被封齐王后,项羽觉得自己现在的三面受敌的状况或许会因为韩信的缘故得到缓解,他赶紧召开了楚军将帅和高级文官的扩大军事会议。在会议上,项羽直接询问了武涉对韩信的见解。武涉看项羽直接询问他了,知道是不能回避,就说:“大王,小臣愿意去齐国走一趟,探探韩信的口风,最好是可以把他争取过来,就是争取不过来,能够让他保持中立,我军也可以腾出手来收拾那个不知道死活的亭长。大王,您看怎么样?”自然,项羽很欣慰地同意了武涉的计策,接着楚军那些泥胎木偶的将帅就悄然地回到自己的军营去了。他们在这样会议要是没有项羽的询问是不会乱好说话的,要是说错,他们深知,项羽的宝剑是会吃血的。

武涉到齐国,很顺利就见到韩信。武涉先就对韩信的骨相大大地赞颂了一番,他说他从小学习仙法,看得出韩信的骨相不凡。而韩信则不客气地问:“先生,您看寡人的骨相可以最终做到什么位置啊?”其实武涉看韩信就是一个短命鬼,会死于非命的,但是他现在有求于韩信,只好违心地说:“天下两分,大王有一分啊,另一分就是我们霸王的了。”“哦,此话当真。你是来给霸王当说客的不成。想当初,寡人在向隅那里,寡人要深深感谢项羽对寡人不薄啊,给我做了可以增加见闻的守城门的令,可以管一百多士兵呢,那可是霸王的虎狼之师的。还要感谢霸王给了我可以接近他神像真身的机会的,让我拿一根戟给他守门,就跟一条狗差不多。哼,霸王真看得起寡人啊。还是汉王不好,他让寡人担任什么元帅,什么左丞相,现在又要我做什么齐王,这样我不就要和堂堂的霸王为敌了吗?汉王把寡人架在火上了烤啊。汉王,你太不仗义了啊!”

听了这话,武涉在一边只是尴尬地笑了笑,他知道项羽是对不起韩信的,而且在韩信离开的时候,他师父还要杀死韩信,只是没有成功而已。他也就想过要来齐国说服韩信,只是上命难违,他才迫不得已来了齐国的。现在他听韩信语带讥刺,就更是坚定了他的想法。武涉不再言语了。他想干脆不回楚营了,我一个人还是回深山去了吧。但是,他又听见韩信说了:“武先生,听说你是范亚父唯一的徒弟,我也得卖你一个面子啊,亚父当年还是很对起寡人我的啊。这样,我们以长江为界,寡人管辖长江之北,霸王管辖长江之南。要是可以的话,寡人可以出兵助霸王一臂之力。当然,至于出兵时间,要寡人自己权衡和酌定了,由不得霸王啦。来人,送先生去馆舍歇息。”

武涉知道韩信说出兵是假的,但是他起码可以保持中立观望,看汉楚那边谁占上风了,他就会倒象谁,这个家伙啊,真是一个投机家!武涉想在这里和这样的人大交道还不如回楚营了吧。他起身谢绝了韩信的邀请,径直地回到楚军大营向项羽交令去了不提。而韩信看着远去的武涉,突然仰天大笑起来。而在韩信身后,转出了一个妇人,这个人并没有完全转出帷幔,不过看身形,是很酷似吕后的模样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