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韩信王齐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3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韩信王齐 文 / 天涯情缘




汉楚相争已经是白热化了,而一支重要的汉军力量,远在齐国的韩信却统带二十万虎狼雄师窝在齐国没有丝毫的动静,汉王一连派了五个使者前去宣调,韩信都给软抗硬磨地拒绝了。韩信到底要干什么呢?而另外一面,在汉国的后方,在萧何的治理下,关中一带是连年丰收,汉国的后方百姓是处于他们最近二十年最幸福的时期。为了保卫这种幸福,一贯武勇好胜的关中子弟纷纷投军,汉军现在是兵强马壮、士气冲天。反观楚国,就已经显出河山日下、民众凋敝的态势来。但是,这些都还不能使得楚汉的力量立刻发生本质的转化,尤其是现在在齐国的韩信的态度很不明朗,又给项羽增加了几分胆气。这个韩信到底要干什么,汉王不知道,项羽自然也不知道。在这个情况下,吕后决定亲自去一趟齐国。

吕后刚起身去了齐国,留守在咸阳的汉王的两个夫人就双双来到了广武,她们吵着闹着要见汉王。自然,汉王见到了他的两个爱妃。和戚夫人一起来的是她的儿子如意,这个小王子生得高高大大、珠圆玉润,远比他的哥哥刘盈要好看得多,性格也很泼得开,不象他的哥哥唯唯诺诺的样子。只是这个如意现在还很小,是个很幼小的儿童。而那个薄夫人,她则是一个人来的,她的儿子更小,就交给那些负责教习的女官带着,自己就一个人来前线看望丈夫和拜见姐姐吕后。薄夫人一路谨慎,跟随在依然美丽如初的戚夫人身后,要是没有个人介绍,会被人当做是戚夫人的随从仆妇。

戚夫人一见到汉王就跟汉王说了很多太子。现在太子是吕后的儿子,汉王累年在外督阵打仗,而在咸阳,就是在萧何的扶保下又太子刘盈监国。汉王对这个太子现在是越来越不是很喜欢了,他觉得太子怎么不象他自己,更不象他妈妈吕后,而是一个面善心软的人,对谁都是一团和气,说话又是唯唯诺诺的样子。汉王就经常当着太子和其他人,也当着戚夫人的面说了不止一次:“还是如意象我啊,这个太子太让我失望了。”而太子也就更加地大气不敢出了,他很拘谨地站在父亲身边,怯怯地看着弟弟在父亲腿上嬉笑着。这话自然是没有当着吕后的面讲的,但是,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汉王说这话就打算避着吕后。吕后这下子就知道了这句话,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狠狠地咬了一下下嘴唇而已。

再说吕后风尘仆仆地到了齐国,她要马上见到韩信。但是,值日的军官告诉吕后,说韩信到齐国一个偏远的小县去办理一件公务去了。吕后说什么公务必须他韩信亲自去啊?值日军官摇着头说不知道,他不能知道左丞相的去向啊。吕后只好回到馆驿休息。到了第四天,吕后也就没有再去找韩信了。她独自在馆驿里休息,也仿佛没事人一样,空了在街市上溜遛弯,饿了也不喜欢吃那些牛羊官饭而是去了平原的饭馆里吃一些地方特色的饭菜。齐鲁楚本是交界的三国。吕后又深懂这三国的民风民俗,她在饭馆一坐,楞没有一人可以看得出她居然是汉国的王后。大家只当她是一个大家的大夫人,家里的伙食吃腻味了,就出来换换口味。第五天上,韩信终于回到平原。他没有进齐王宫就直接去了吕后下榻的馆驿,紧跟着,韩信就离开了馆驿,而吕后则是面无表情地带着手下、人等驾车离开了平原,径直回广武而去。

就在吕后离开平原,一路逶迤地回广武的时候,韩信的一封奏疏通过六百里快马投到了汉王面前。奏疏比吕后先两天抵达汉王那里。汉王一见到吕后,就立即停止了在宫殿里原地乱转。他迫不及待地询问吕后去平原见到韩信的情况。而吕后只是对汉王说韩信答应会出兵的,只是现在时机不到啊。时机到了,他的雄师就会象一群狮虎一样扑向他的敌人。吕后还对汉王说韩信现在压根没有歇息,他在关注着天下的动态,也在夜以继日地训练兵马。汉王的脸色越发地凝重了。他那出韩信的奏疏出来,让吕后自己阅读。只见上面写了这样几句话:“臣韩信叩请大汉王金安。……齐边楚,权轻,不为假王,恐不能安齐。……”

“韩信要做假齐王?”吕后问汉王,正好汉王的眼神也是在询问吕后,那神情是你不是才从他那里来,怎么,他韩信没有当着你的面说过这事情啊?吕后也没有回答,只是用疑惑的眼睛回答了汉王的问话,意思是我也很疑惑,韩信没有给我说过半句他要代理齐王的话来啊。我这次去也是主要问他什么时候出兵,而没有问他是不是要代理齐王来着啊?这些眼神的对话,只有汉王和吕后二人自己明白,其他是任谁也是一头雾水的。汉王大怒了,他立即召集来他的文武群臣,他要先在收拾楚项羽之前收拾掉韩信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门官跑过来报告汉王:“启禀大王,两个夫人已经离去了,她们说汉王军务繁忙,就不来辞行了,请大王自己多多保重,小王子如意也和他妈妈一道走了。”

“哦,知道了。”汉王淡淡地说。

“戚夫人来过吗?这个人对你说了些什么啊?”

“她能够说什么啊?戚夫人和薄夫人都要孤代问你好,小儿子如意还要给你叩头呢。那小子,又长高了……”

吕后一脸的不快,使得汉王愉悦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吕后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用鼻子哼了一下。她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因为群臣已经来到了宫殿外等候宣示了。她吕后向来是以庄严的态度面对群臣的,现在又怎么可以展现她善妒的女人本性呢?她先是爽朗地一笑,笑得汉王的后脊梁起了阵鸡皮疙瘩,然后高声地喊了一声:“有请各位大人入宫议事,快,中门大开。”

吕后在会议上很是简洁地把韩信来信的内容转告给了群臣,而汉王则一直在自己的椅子里窝着没有出声。他恼着呢。这些大臣现在是谁也不说话了,因为韩信乃是汉国的左丞相呢,而汉国的右丞相现在又在咸阳留守,这里的人是谁也没有韩信的官阶高。尤其重要的是汉王和吕后的态度是谁也不知道的。汉王在假寐,吕后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不温不火的,她是什么心思,谁也看不出来。当然,他们也就谁也不说话了。突然,汉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了:“郦商、樊哙来了吗?快,给互点齐三十万兵马,孤要亲自讨伐这个忘恩负义的韩信啊!韩信、韩信,你真让孤寒心啊!”说这句话的时候,汉王甚至拔出了肋下的宝剑,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汉王的态度一下子明了了。那些大臣现在就开始挽衣袖伸胳膊,也要附和着去讨伐韩信。一时间,宫殿上充满了火药味,仿佛那个韩信假如就在这些大臣面前的话,就会被立即撕得粉碎,那些大臣的眼睛里也喷出火来。

直到会议结束,有一个人都没有发过言,他就是张良。吕后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的。在休会后,吕后是马不停蹄地赶到张良的府邸,她要知道张良的态度。而在吕后的马车在后门刚停好,前门就有人通传说汉王的仪仗驾到。得,夫妻儿人一前一后都到了张良家汇合了。寒暄礼仪完毕了。张良对汉王说:“大王手下不是有赵王张耳吗?他是王,您也是王,不过,他那个王却是谁都知道的是您这个王的臣子呢。他韩信现在可是楚汉相争的最重要的筹码,汉王您要是为了一个区区的头衔就把二十万大军和一个最可以打仗的元帅推给了项羽,大王就不想把王变成皇了吗?要是依臣之见,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您就直接驳回韩信要当代理齐王的奏章,直接封他当真的齐王不就成了。大王您看呢?”

吕后在一旁直是点头,汉王看了一会子吕后,又看了一会子张良,再盯地看了半宿,又抬头看了天花板三刻钟,汉王仰头哈哈大笑起来:“这个韩信啊,要当王就当真的嘛,畏畏缩缩就跟我大儿子似的,那怎么可以成气候啊?”汉王说这样半句话,就打住不说,因为他看见吕后的神色不是很对劲,特也想起自己说错了话,说吕后的儿子畏缩了,便又笑了消,不再开口了。

三天后,韩信接到了汉王正式册封他为齐王的剑信印符,在平原的城头高挂起斗大的齐和韩的大旗来,他派出四方使臣,通知天下,他韩信现在是齐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