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郦生说汉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郦生说汉 文 / 天涯情缘




楚汉纷争的局面渐渐地明朗化了,楚国现在已经是居于了下风。而这一切的筹划基本是三个人的杰作。这三个人分别是吕后、张良和韩信。而那个汉国第一名嘴的广野君则是在另一个方面和另一个角度发挥他的作用。

在韩信伐齐之前,巴蜀汉中和咸阳地区经过几年的励精图治,汉国已经取得了丰足的粮草和充实的人口、盐铁资源。在军队的数量和质量上,汉国也大有超越楚国的趋势。但是,在现实的战争态势上,楚国还是占有上风的。齐国的态度又是不断地向楚国示好,大有形成楚齐联盟从而共同对付汉国的架势。只是目光短浅的项羽因为过去和齐国的怨恨,还没有同意齐国的提法。但是,在齐楚边界,战火是几乎熄灭了,两国的驻军也大量地削减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广野君郦生找到汉王,他要向汉王提出自己的见解。

这个郦生在汉王面前是屡屡建立奇功都是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而我们的读者对这个郦生的来历还没有什么了解的。下面笔者就来在他死后的倒叙中交代交代郦生的生平。郦生的名字叫食其,是陈留高阳人氏。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很贫穷,但是他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读书。他年轻的时候还是战国的末期,秦国还没有统一六国。这个陈留也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在后世有一个陈留王,就是被誉为才高八斗的曹子建。这个地方,我们打开地图就可以知道,他在战国的时候是属于陈国,后来陈国被秦国并吞了,陈留就归了秦国的版图。在战国的中早期,陈国就已经不存在了。在陈留,人们都以自己是秦人自居。

这个郦生,在饱读了许多书后,便不把寻常人等看在眼睛里了。甚至就是当地的一般官员也不在他的眼皮子里面。有一次,当地的县令请客,是请当地的所谓贤达和显贵。他们在算计很久以后,居然就算漏了郦生这个后起之秀。郦生也没有声张。只是在宴会那天,郦生准备了一支吹鼓队,咋咋呼呼就去了县衙,在县衙门口吵了一个天翻地覆。这个时候,县官才想起,我们县还有一个高人叫郦生的没有被邀请,他赶快派人拿着大红的请贴去邀请郦生参席。而郦生在接过请贴后,只是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笔墨,在请贴的时间一格上添了一画,于是请贴上的请客时间就变成了明天的了。写完,郦生把请贴又退回了来人,然后扬长而去。县官先是没有明白郦生到底要怎么样,在师爷的提示下,县官才知道郦生不愿意在事后被请,这说明了县官没有诚意,要是你有诚意,就明天单独邀请我郦生赴宴。当时,县官对郦生很是生气,但是转念一想,只是说了一句:“这人真是狂生。”也就没有再说什么,第二天一早,就命衙役专程去请了郦生赴宴。这次可是专门为郦生设置的,为了壮门面,县官还邀请了不少三老来出席那天的宴会。郦生对这个县官的表现还比较满意,也就答应了他邀请郦生出山担任监门的差使。

郦生这个狂人,在监门这个任上虽然只是一个小角色,但是他监督的门却是直接面向咸阳的那门。他郦生的眼睛是很容易分辨出那些从上面来考察官吏的御史的。他在认出谁是御史后并不声张,只是暗中通知县官注意。这样,秦国的几次吏治考核,这个陈留都是顺利通过了的。当然,这个功劳也不是全是郦生的,但是郦生的事前通报却也是居功至伟。在这样的态势下,郦生的那些上司就更加不敢去怎么样地役使郦生了。郦生在陈留也就更加地狂傲了。而这个时候,郦生又喜欢上了雄辩的法子。因为在城门这个地方是很容易见到泼妇骂街的场面的,郦生自然对泼妇骂街不感冒,但是有些泼妇的雄辩气势还是深深地影响了郦生的选择。郦生开始操练他的游说和雄辩的能力。他训练的法子和古人大不相同,他是在街上和那些泼妇,就是那些在骂街中得胜的泼妇里寻找对手,然后把她们骂得体无完肤、落荒而逃中学会辩论与游说的。他要不断争取路人站在他的立场,在斗争团结,在团结中斗争。于是,在西门,郦生的嘴巴就成为人们街谈巷论的焦点了。直到有一天,郦生遇到一个高手为止。

这个人自称姓范,是秦国应侯范雎的后人。而范雎就是以一介平民用他的三寸舌博取了侯位和秦国的相位的。郦生知道这个人居然是范雎的后人,他就很想去折折这个人的锐气。郦生一上手就对那个人展开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势,用他战胜了陈留最剽悍泼妇的嘴向那个文弱的范蔡泼去。仿佛那范蔡就只是他郦生碗中饭菜一样。而那个范蔡真的没有他先人范雎的风貌了。他畏畏缩缩,连话也抖不伸展了。周遭的人先是对他很是轻视和笑话,但是在经过他抖抖索索的解释后,人们才知道这个范蔡并没有招惹这个郦生就招致了这样的灾祸,人们又普遍地开始转成对范蔡的同情了。而这个时候,范蔡在取得了大多数人的同情后,他开始反攻了。他站直了身体,在耐心听完郦生对他的攻击后,只是淡淡地一笑,用手指指城门,然后做了一个居高位做宰相的姿势来。再然后,这个范蔡就不再理会郦生的言语,自顾自地走了。而百尴尬在那里的郦生在范蔡走了好久以后才回过神来。他才知道了范蔡的意思是学会游说是要取卿相高位而不是用来守门看户的。于是,郦生大惭,他拼命地奔跑过去,要拜范蔡为师父。在第十九次登门后,范蔡从窗户递出了一箱书籍。那就是专门记载范雎当年是如何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一跃成为秦相的过程。郦生得到这箱书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在家演习琢磨。终于有一天,披头散发、面瘦如鬼的郦生拍案大笑着出了家门。自从那以后,郦生就开始过着隐士的生活,直到现在的汉王而当时的沛公路过高阳的时候,他就认准沛公是将来的真命天子,也立刻跟从了沛公,然后用他的舌头为沛公攻伐天下。现在,郦生又要去劝谏汉王了,他要劝谏汉王分封建制,建立诸侯制度。

“大王,古代的商汤讨伐了夏桀,没有消灭夏朝的祭祀而是把他们的后代分封在杞国。而后来武王在攻破朝歌后,也没有消灭商朝的后嗣,而是把他们分封在了宋国。可惜秦国没有在灭亡六国和周朝后这样做,而是一点土地没有分封给那些周朝和六国的后人,结果弄得天怒人怨,自己也是不到十六年就破败了。大王陛下是古来少有的仁君,我想陛下是不会去效仿秦国而抛弃商周的先例的吧?”

汉王对郦生的这番话很是感兴趣,他立刻说到:“先生教诲,孤家铭刻在心,您马上找人去刻制印章,您自己佩带起来,然后我们在一个适当的时候就分封天下六国和周朝的后人,好显示我们正统的地位。”说完,汉王拉着郦生的手一直把他亲自送出营帐,又目送了很久方才离开。汉王固然是很高兴,但是,在帷幔后面,可恼了一人,这才要惹得郦生人头不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