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计杀龙且 文 / 天涯情缘




齐王在杀掉郦生后,看准南门的攻击力量不是足够的强大,就带领自己的全军拼全力从南门杀开一条血路,落荒而逃。在一旁观战的龙且,看见汉军已经得手,他现在要过来乘汉军连续作战已经疲惫不堪,一鼓作气夺取汉军取得的胜利果实。而韩信并没有因为齐王已经逃窜就去追击。他率一路人马进了平原就按兵不动了。而另外两路汉军则是回了即墨和阿郡驻防。汉军现在已经是整个齐国的主人了。

不多久,楚军就把个平原团团围住。汉军的确疲乏了,他们三次想冲出重围,也没有成功。最后,汉军在平原城头干脆高挂免战牌。高挂免战的汉军任由楚军挑战也是纹丝不动。他们的官兵士卒都在耳朵里塞了马毛,完全地不去听外面的叫骂声了。落荒的齐王见楚军已经包围了汉军,又圈马回来,他现在要和龙且合作,要重新利用汉楚矛盾恢复自己的齐国。龙且对齐王的打算是心知肚明的,他现在还要用一把这个已经破败的齐王,也就没有说穿了。

齐楚联军现在是天天在外面呐喊挑战,而汉军就成了缩头的乌龟,躲在城墙后就是不出来应敌。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春天也已经来临了。环绕平原的沩水也开始解冻了。水流潺潺,冲击着冬天最后的萧瑟。汉军依靠齐国都城丰富的粮草依然坚守着城池。而楚军在城池外的驻防的日子就很是艰苦,士卒纷纷有了思归之心。

就在楚军士气低落的时候,韩信带着他的人马杀出了平原。汉军在平原休整了不少日子了,现在是兵马精猛,士气高涨。他们的出击,使楚军完全没有防备,他们的包围一举就被冲开一个缺口。在楚军身后,汉军的另外两路大军在得到汉王的补充和增援后,已经聚齐了二十五万人马向龙切杀过来。三路大军品字形地企图钳制住龙且的二十万楚军,以使楚军不攻自破。善战的龙且,他想尽快在汉军大军还没有和韩信大军汇合前就把那个胯夫收拾在沩水边上。现在六万汉军和二十万楚军是隔着沩水相距,而在楚军的背后,平原城里还有两万汉军据守着平原城。现在的态势,龙且就是有三十万人马也是不敢两面受敌地去攻打平原的。平原虽然在二十万楚军的环视下也是安然无恙的。

探马来报告龙且,前来增援的二十五万汉军在距离平原八十里处安营扎寨了,看样子他们的后勤出了问题,辎重供应不上了。这个消息令龙且大喜。他马上命令全体楚军向沩水对面的韩信军队发起猛攻。而且,更令龙且高兴的是根据他的探马的报告和侦察,对面的汉军已经逃散了一万有余。现在的军力只有七万不足,而且他们现在是军心动摇,再加上天公作美,沩水只有涓涓细流。就是强行涉河也是完全可以的。

楚军准备进攻韩信了。可是这个死催的韩信,他居然率领他的不满七万的部队率先一步向楚军发起进攻。过去,龙且还害怕韩信信会利用这条沩水做点什么文章。但是,现在韩信居然自己也趟几了这条河流,他就是想搞点名堂也是不可能了。龙且下令楚军全线出击。龙且向来是瞧不上汉军,更是没有把韩信这个过去的楚军守城门的执戟郎看在眼里。这些楚军也一般知道韩信这个人,知道他自从出世后打过几场好仗。但是,他不是打的是杂牌军就是使巧取胜的。他们这些楚军官兵在心底里还真是不是很瞧得上他们的过去的同事。二十万大军瞬息间全都下了河流。沩水不深,但是却在平原地区的河床有三四里路那么宽阔。加上两边的河滩,足有十来里上下的阔狭。

汉军士兵看见楚军二十万大军刀枪鲜明、旗帜猎猎地冲过来了。他们也远远地射了几箭,对天虚挥了几下刀枪。然后,这些士兵统统地倒卷旗帜,或是干脆扔下汉字大旗,来了个两脚丫加一个脚丫子,散丫子就逃跑。而在汉军逃兵的身后,楚军士兵无不哄堂大笑。韩信骑在马上,也被那些溃败的士兵冲击得盔歪甲斜,连马也骑不稳当。更不要说指挥打仗了。二十万楚军现在是象水一样漫得沩水四处都是。而汉军在刹那间都逃上了河岸,一个个……败兵应该干什么呢?跑啊!

然而汉军并没有乱跑,他们在沩水的河岸很快地集结起来,排列成阵势,对着还在河床里的楚军严阵以待。龙且不愧是大将,他很快发现了这个情形头点不对劲。但是,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三里地不是几分钟可以撤离回去的。上游的水已经发了下来。原来,所谓汉军逃散的那一万人,已经在两天前就在沩水的上游把水源给截断了。现在他们看见自己方向升起烟火信号,就立即把堵塞河谷的麻袋给迅速拽开。那些早已经憋坏了的洪水现在是轻松地释放出自己全部的能量。一时间,河谷里的楚军开始自相践踏起来。他们都想在洪水来到前上岸。但是,这个时候的河谷可不象他们进攻的那会子那般容易了。河床里的石子、软泥现在全都跑出来捉弄这些急于逃命的楚军。平原城里的两万汉军也出来了,过去用来攻打阿城的弓箭战车也搬出来了。这些弓箭车可以发射连弩,力道强劲,足够穿透三个士兵的身体才可以停止下来。这些箭都是些短小的没羽箭,杀伤力是惊人的。一百多驾这样的战车,一分钟可以发射三千多支连弩。不到一个时辰,残留在沩水里的楚军尸体已经把整个沩水堵塞得水流不通了。十八万官兵毙命河谷之中。龙且自己也身中三箭,又被自己的士兵践踏为了肉泥。整个场面之惨烈,就是汉王指挥的雎水会战的惨败才可以与这次楚军的惨败相提并论。逃得性命回到楚国,见到项羽哭述的士兵只是三四千人而已。一万多残余的楚军被汉军打捞起来,救了他们一条命之后就表示愿意投入到汉军的编制中来,成为汉军的一名的士兵。一场大捷,汉军伤亡也就在一万上下,现在又得到了超过这个数目的楚军的补充。汉军是凯歌高奏,胜利回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