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郦生说齐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48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郦生说齐 文 / 天涯情缘




汉王在对楚项羽取得了一定的军事胜利后,他又对齐国展开了战略进攻。就在汉王准备下令对齐国展开总攻的时候,有一个人出来,他想用嘴巴来建立降伏齐国的巨功。这个人不是旁人,正是汉国第一名嘴,广野君郦生。他对汉王说:“大王,大军尽管去围困齐国,小臣我只需要一张嘴,两个童儿,就可以说得齐王广前来投诚。”吕后冲汉王一使眼色,汉王就明白了,与其这功劳给那骐傲不驯的韩信,还不如把这功劳给郦生,怎么说他也只是个文人,俗话说文人造反,三年不成。统御他郦生可是比控制韩信方便多了。于是,汉王站起来对郦生一鞠躬,说:“有劳先生了。”

郦生依然一副儒生打扮,乘了一辆楠木驷马大车,由两个甲士驾御,两个青衣童儿陪伴。郦生怀抱桐琴,腰挎一柄狭窄的越女剑,车上还有几卷诗书。郦生在车上,时而摇头晃脑,时而高声歌吟,时而低叹漫嗟。其神情也是时而激扬,时而低缓、时而兴奋、时而消沉。不多几天,车已经抵达齐国的国都。在这个时候,韩信已经对齐国实施了战略包围,应该是什么人也不好进去。但是,郦生是何许人也?他可是汉王驾前的红人,是大汉国的广野君,哪个将官敢不给他老人家七分薄面,敢于阻挡他去给汉王办差,又有谁敢于询问他去汉王办什么差使?总之,郦生是顺利地进了齐国的国都。韩信知道吗?知道,但是他假装不知道。上面没有人知会他,他可以不知道啊。

这个时候的齐国,正是在楚国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刚刚决议投诚楚国,而出使楚国的使臣还没有来得及派出,汉军就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态势包围了齐国。现在,汉王又派遣了使者前来和齐国谈判。这个举动,使得已经在战火中煎熬了很久的齐国臣民大为鼓舞,他们和他们的国王田广、丞相田横都看见了希望。他们现在的任务和使命就是象去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牢牢地抓住眼前这个郦生,他也许就是齐国的救命稻草呢。

前去打探汉使行踪的探马每天三次地往返报告着汉使郦生的行踪和位置。在汉使距离齐都还有三十里路程的时候,齐都的大小街道都已经打扫得干干净净,而自丞相田横以降,齐国的啊小官员都去了十里长亭排摆盛大的接风宴席欢迎郦生的光临。终于,郦生和他的驷马大车抵达了齐都的十里长亭。齐国的官员在相国的带领下,先是把郦生搀扶下了马车。而郦生则是半眯缝着双眼,仿佛这些齐国的官员已经是他的阶下囚似的。齐国的官员对郦生的这一表现很是不满意,但是他们的尴尬只是一瞬间,他们就赶紧说:“使者大人旅途劳顿,精神自然不佳,快请大人长亭用点便饭、喝点水酒,再行起程不迟。”郦生从鼻子里低声地冒了一股气体,算是回答了,又冲田横微微一颔首,就是招呼了。

说是便饭,自然是不会差劲的,水陆珍馐是应有尽有,酒也是十年八年的陈酿,酒器也是非金即银,要不是玉石打造,尽显华贵。郦生确实是饿了,但是他不失面子,每道菜、每盏酒都是浅尝则止。大国使臣怎么可以显出狼狈和饕餮的样子来呢?郦生这次的出使与前面几次都不同,这次可是强兵压敌境的大好形势下的出使,是底气十足的出使。在用过十里亭华宴后,郦生在一群齐国官员的簇拥下,缓慢地向五里亭驶去。在五里亭,也有一群欢迎的人群。这些人可是齐国的众家王子、宗室贵胄,他们的人数虽然少于十里长亭的欢迎人数,但是规格却是更高。他们是代表齐国国王田广的家属来接待这个来自汉国的使臣郦生的。这里的水酒菜品也不多,却是极尽华贵,都是上品的水陆上八珍。对于这些,郦生也是如法对待。在郦生的嘴巴里,已经分不出九尺鱼翅与凉粉的区别了,他很急于见到齐国国王,成就自己的功业。

终于到了齐国的王宫了,齐王田广满面含笑,又是用美酒、佳肴来款待远来的汉王的使者郦生。郦生对齐王的一日三宴很有些厌烦了。他的胃肠也实在不能够容纳更多的东西了。但是,对方始终是个王子,不是那些寻常大臣可以比拟的。郦生就不得不喝一点、吃一点。而郦生的眼睛更多地是在那些服侍宴会的妖姬身上。燕赵固然出美女,齐国的佳丽也不逊色啊,直看得郦生的嘴巴也不知道喝了多少,舌头打卷了也不晓得。齐王见郦生已经沉醉,就知道今天是不能够谈判了,于是下令送郦生去了馆驿。齐王见郦生对那几个侍宴的美女很是青睐,于是就命令那几个美女去给郦生侍寝。在美人窝里,郦生简直就象是死去了一般。

翌日,晨光拨开,郦生从锦缎被褥里爬起来。他身边的三个美妾立刻给他洗漱完毕。郦生还没有走出房门,一个齐王的王官就前来给郦生问安并送上一盘子马蹄金。开门见金,可是是一件很吉利的事情啊。郦生固然对金钱不是很喜爱,但是、对这样的彩头还是很喜不自禁的。他不由对齐王产生了很大的好感。见到齐王后,郦生马上对齐王阐述了汉王对齐王的要求和希望。汉王希望齐国成为汉国的一个附属,军队不得自行调动,但是可以保持自己的常备武装。税收要缴纳一半左右给中央,不过一些细微的收入还是可以自理的。齐王的称号依然保留,比照赵王的例子,只是不再是个独立的国家。齐王对这样安排基本还是满意的。他看郦生很高兴,就对郦生说;“大人,你可不可以在汉王面前给小王美言几句,就说小王偶染风寒,不能前去拜谢王恩,能不能让小王在齐都接受汉王的封号。”

郦生对齐王的这一新的要求没有马上同意。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甲士跑过来报告郦生:“先生,我们的马死掉了一匹,另外三匹也不服齐国的水土,显得焉耷耷的,请先生定夺。”这话说的声音本来就大,战士嘛,没有几个是会小声说话的,他们的报告要显示一种军威,小声怎么得成?齐王看又是一个机会。他便拉了郦生的手:“先生,小王的马廊里,虽然不敢说是千里马云集,但也颇有几百匹好马,先生你看上哪几匹,你任意地挑选。不过,给先生一个忠言,驷马车的四匹马,性情和毛色最好挑选得尽量一致为上。来人,请赛伯乐先生来为郦大人挑选好马。”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郦生居然违背了汉王的意旨擅自答应了齐王要求在齐都赴职的条件。齐王和齐国上下对这一谈判成果无不欢欣鼓舞,喜笑颜开。但是,在齐国的外围,韩信的军事准备也依然在不折不扣地进行着。汉王并没有下令给韩信要他停止对齐国的攻击。一场大战和一场对郦生的生死考验近在眉睫。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